小說

聖泉 43 國軍

椅子 | 2021-12-01 16:32:36 | 巴幣 2 | 人氣 22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43 國軍

安德莉亞帶著米歇爾與艾薇兒離開保護區,躲躲藏藏的往秘密小屋移動。

「國軍的消息真快,竟然深夜來抓人,可惜連累提姆與費絲‧‧‧要不是因為收留我們,他們也不會‧‧‧」米歇爾眼神哀傷,「保護區是不能待了,繼續待下去,也只是連累旁人‧‧‧還是趕快與亞力士他們會合吧!」

安德莉亞點頭,暗自想著提姆說的紡織女神的預言:其中一個孩子不屬於伊利亞人‧‧‧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當中有人是巴爾人?這怎麼可能呢?我們都是跟著父母,一開始就出生在這裡,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據說紡織女神雖不能說出預見的未來,但說出來的話卻都是千真萬確‧‧‧或許真如提姆所言,族人都是記著當初紡織女神所言,才會一口咬定我們一家是叛徒‧‧‧總之,這一切等見到父親再問他吧‧‧‧

行了一陣,三人坐在路邊休息。安德莉亞射下附近樹上的果實,三人邊吃邊休息。正吃著,忽然聽見腳步聲與說話聲朝這裡走來。三人一愣:都已經盡量選偏僻的路走了,怎麼還會遇見人?三人悄悄躲在一旁,等來人走過。

腳步聲與說話聲越來越近,出現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個子嬌小,一頭藍色捲髮;女的年近三十,身量高大,一頭閃耀的金髮。只見兩人也是躲躲藏藏的走著,女子不時東張西望,四下察看,好像在確認四周有沒有人,少年看起來則對周遭漠不關心,看來心事重重,兩眼無神,不知正在發呆,還是在想事情。

三人見到這兩人,心下狐疑:不是族人,卻到這裡來幹嘛?看他們的衣著,也不像國軍‧‧‧這裡離秘密小屋已不遠了,只要能藏到與亞力士他們會合之前就行‧‧‧

女子:「累了嗎?丹尼爾?要不要休息一下?」

丹尼爾點頭,「好。」

女子看了一下四周的果樹,一躍而起,手裡的長槍朝果樹揮了幾下,人與樹上的果實同時落地。

三人不禁暗中叫好:這女子身手不錯!

丹尼爾將地下的果實一一撿起,遞給了女子,「妳餓了吧?邦妮?多吃點。」

邦妮從丹尼爾手中接過果實,大口啃了起來。

丹尼爾:「這裡人煙稀少,確實是通緝犯藏身的好去處‧‧‧」

三人聽了一驚:難道他們發現我們了?

邦妮:「通緝犯想的到,國軍也想的到。或許,國軍會專往這種小路堵人‧‧‧」

三人暗暗心驚:她這話是故意說給我們聽的?果然被他們發現了?

丹尼爾點頭,「這樣還沒到保護區,就能抓到人了。」

聽到「保護區」三個字,三人心中突突亂跳,更確信邦妮與丹尼爾是來抓人的。

「既然這樣,」邦妮吐出果核,「我們還是得去保護區一趟?」

三人聽了,又是一愣:既然都看到我們了,為什麼還要去保護區?難道沒發現我們?

丹尼爾:「嗯,不過不用進去,就在那附近待著‧‧‧」

邦妮:「你是怕連累旁人吧?」

丹尼爾點頭,「那裡也住著本來的人吧?我們人在異地,現在外面風聲又緊,盡量低調,就這樣躲到艾瑞克來最好,別牽連無辜。」

安德莉亞狐疑:他們到底在說什麼?他們是外地人?什麼風聲?難道不是來抓我們一家的?艾瑞克又是誰?

邦妮:「這樣最好,我們已經不能再惹上風波了‧‧‧不知道克萊德現在怎麼樣了?」

丹尼爾安慰,「沒事的,克萊德文武雙全,加上有席妮與洛基‧‧‧他一定很快就能與中陸王會合,找到聖泉。」

三人聽到「聖泉」,心中又是一凜。

邦妮知道丹尼爾是在安慰自己,點了點頭,仍是眉頭深鎖,手中拿著新的果子卻遲遲不入口。

丹尼爾見邦妮悶悶不樂,想轉移她的注意力,從懷中摸出那隻從尚恩身上撿來的笛子,「你會吹笛嗎?邦妮?」

三人一見到笛子,皆大驚─那是艾倫的笛子。

艾薇兒忍不住,率先衝上前問:「這笛子怎麼會在你手上?」

米歇爾與安德莉亞跟著從身後走出來。

邦妮與丹尼爾嚇了一大跳,兩人渾然沒察覺身後竟然藏著三個人。邦妮一把將艾薇兒抓起,讓她遠離丹尼爾。

艾薇兒雖然仍在邦妮手上,嘴上仍不停問:「笛子的主人呢?為什麼笛子在你手上?」

丹尼爾見艾薇兒如此激動,知道她一定認識這笛子的主人,「妳放心,他沒事。這笛子是當時他離開時,從他身上落下的。既然妳認識笛子的主人,交給妳還給他吧?」丹尼爾將笛子交給艾薇兒。

艾薇兒伸手接過笛子,邦妮將她放下。

艾薇兒:「你遇見了這笛子的主人,他看起來如何?沒事吧?他一個人嗎?」

丹尼爾回想當時遇見尚恩的場景,據實回答:「我們遇見他時他身受重傷,但我有個朋友有治癒能力,將他治好了,妳可以放心‧‧‧當時他是一個人,不過好像還遇上了他的另一個朋友‧‧‧」

艾薇兒狐疑:「另一個朋友?誰?」

丹尼爾想了一下,才說:「我記得他說他叫歐文‧‧‧」

「歐文‧‧‧」艾薇兒轉頭問身後的米歇爾與安德莉亞,「他有叫歐文的朋友嗎?」

米歇爾與安德莉亞皆不知道。

米歇爾問丹尼爾:「你說他身受重傷又治好了?是你的朋友替他醫治的?謝謝你們!」

丹尼爾:「不,這也是作為交換條件‧‧‧」

邦妮用手肘推了丹尼爾一下,示意他別多嘴。

安德莉亞敏銳的捕捉到:「什麼交換條件?」

丹尼爾:「當時歐文手上有我們想要的東西,我們以治療換取那東西‧‧‧」

艾薇兒:「什麼東西?」

邦妮率先回答,「那是我們的私事。」

艾薇兒聽了,遂不再問。

安德莉亞狐疑:他們說的是什麼東西?歐文‧‧‧沒聽過艾倫有這個朋友‧‧‧難道會是這兩人聽錯或記錯?

丹尼爾:「我朋友確實將他治好了,你們大可放心。」

米歇爾吁出口氣,「那就好。」

丹尼爾見米歇爾如釋重負,隱隱猜到:「他是你們的家人?」

米歇爾點頭,「他是我兒子。」

丹尼爾點頭,「原來是這樣。」

安德莉亞微感奇怪:任誰看見艾薇兒都會知道她與艾倫是雙胞胎‧‧‧他們真的遇見艾倫了?

「時候不早了,我們就此別過吧。」邦妮拉著丹尼爾轉身要走。

「慢著!」艾薇兒喊,「不去星落城嗎?都看見我們了?」

邦妮與丹尼爾一驚,以為艾薇兒等人要將他們抓給當局。

邦妮擋在丹尼爾身前,「你要我們去星落城?」

艾薇兒:「不然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竟然找到這裡來‧‧‧」

艾薇兒以為邦妮與丹尼爾是為了抓他們而找到保護區附近,邦妮則以為艾薇兒她們是要來抓他們的,因此希望邦妮與丹尼爾去向當局自首。

邦妮:「聽好了,我不管妳們聽到什麼,那些都不是真的。能不能看在我們的朋友曾救過妳們的兄弟,今日就當作我們從未見過‧‧‧」

米歇爾狐疑:「你們怎麼知道這事不是真的?」米歇爾指的是你們兩個外地人怎麼會知道拉瓦家沒有叛變。邦妮則是在說她與克萊德殺了愛德華王劫走丹尼爾一事。

邦妮不想再多做解釋,只說:「我就是知道。希望妳們能當作今日我們未曾碰面‧‧‧」

艾薇兒:「今日,那麼明日呢?行蹤被發現了,心裡總是不踏實。」

艾薇兒的意思是,你們今日不知道為什麼不舉報我們,該不會是今天人手不足,才想著明天帶更多人來抓我們?被你們發現行蹤,我們的心裡很不安。但邦妮聽起來,卻覺得艾薇兒是在暗諷自己,既然行蹤已被發現,別想安穩的藏在這裡。

邦妮:「那麼,妳想怎樣?」

「想領賞金,要看有沒有本事‧‧‧」艾薇兒話還沒說完,腿一掃將邦妮絆倒,往她臉上一拳揮過去,邦妮閃過她的拳頭,艾薇兒不讓她有機會起身,對著邦妮又是揮拳又是踢腿的,卻都盡數被邦妮閃開了。艾薇兒見邦妮人高馬大,手持長槍,知道自己絕非對手,才打算靠偷襲,先將她絆倒,讓她在地上無法發揮身高優勢,拉近距離,讓她不能有效利用長槍,艾薇兒自己則是能盡情施展擅長的近身攻擊,就算自己處下風,一旁還有安德莉亞與米歇爾,自己佔了人數優勢,不至於落敗才敢出手。

邦妮早在前面認為洛基救了她們的兄弟,並替她們找回笛子,她們理應會看在這些分上,裝作未見過她與丹尼爾,畢竟這又不是什麼難事,只是要她們不去通報而已,因此萬萬沒想到艾薇兒竟然會攻擊她。且看不出來艾薇兒這一個小女孩,打起來竟然如此拼命,她年紀較丹尼爾還小,身型又瘦弱,邦妮實在不忍對她動手,只是一昧閃躲她的攻擊。邦妮對於艾薇兒的攻擊沒有憤怒,只有驚訝:難道她們真的這麼缺錢?急著將我們抓起來換那大筆賞金?

丹尼爾急喊:「妳怎麼忽然打人?快放開邦妮!」

邦妮聽了覺得好笑,心想:難道在你眼中,我是被她抓著打嗎?

「安德莉亞!」艾薇兒忽叫,從邦妮身上翻滾至一旁地上。

此時安德莉亞已將弓箭對準邦妮。

丹尼爾衝上前擋在邦妮與弓箭中間,「等等!妳們想領賞金,將我交出去就是!但拜託別抓邦妮,那傳聞不是真的!她不是叛徒!」

「什麼?」安德莉亞將弓箭放下,「你說什麼?」

丹尼爾:「這不就是妳們的目的嗎?要將我們交給當局領取賞金,剛才那女孩不也說了,「想領賞金,要看有沒有真本事‧‧‧」」

米歇爾愕然:「你們不是來抓我們的?」

丹尼爾一呆,「我們為什麼要抓妳們?」

雙方這才將話說清楚,也才明白,原來雙方都正被通緝,才會造成彼此的誤會。

艾薇兒上前向邦妮道歉,「抱歉,我剛才失禮了。因為我以為你們要抓我們,心想我們絕對贏不了這麼高大的女子,才想說用偷襲,施了點小手段。」

邦妮性情豪爽,加上原來只是誤會一場,早已沒將剛才的事放在心上,一手搭著艾薇兒的肩,笑說:「話說清楚就好!小女孩,妳的身手不錯,看來心念也動得很快,但日後遇上敵人,要是不像今日有幫手在側,就不能這麼蠻幹了啊!」

艾薇兒稱是,記取教訓。

丹尼爾:「所以剛才說的,妳們的兄弟,他也正在逃亡嗎?」

艾薇兒:「是,我們正要與他會合。」

邦妮:「既然這樣,就別在耽誤時間了,我們在此分別吧!大家都是通緝犯,希望能對彼此的行蹤保密。」

米歇爾點頭,「當然。」看一眼丹尼爾,心想:沒想到,這就是布魯家的王子‧‧‧完全就是小孩子,亞力士看起來還比較可靠呢‧‧‧

雙方正要分別時,聽見有說話聲逐漸靠近,有兩個人正邊說話邊走過來,雙方忙躲在一旁的樹叢裡。聲音的主人現身時,雙方都是一驚。丹尼爾更是開心的喊出聲:「妳們的兄弟!」

那兩人被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紛紛轉頭往樹叢看:「誰在那裡!」

米歇爾率先竄出樹叢,喜叫:「你沒事吧?艾倫?」

那兩人正是拉瓦家最小的兒子艾倫‧拉瓦,與年輕的國軍將領尚恩‧拉維尼。

尚恩當時為了救亞力士而中毒,在路上遇上丹尼爾一行人,歐文拿真理杯交換洛基醫治尚恩,尚恩的傷好之後,便回去找艾倫。這幾日,尚恩與艾倫回保護區尋找其他的拉瓦。

「母親!您沒事!」艾倫乍見親人很高興,撲進母親的懷抱。

安德莉亞與艾薇兒也紛紛現身。

仍躲在樹叢裡的邦妮與丹尼爾,看到這一幕不禁一愣,因為當初笛子是尚恩落下的,兩人都以為尚恩才是她們的兄弟,沒想到竟然另有其人,而這人,長的與艾薇兒簡直一模一樣,看來兩人是雙胞胎。

米歇爾摸著艾倫的臉,看了看他,才說:「艾倫,你父親呢?哥哥姐姐呢?怎麼沒跟你在一起?」

「就是啊,這位是誰?」艾薇兒指著一旁的尚恩,「難道是你那個名叫歐文的朋友?」

尚恩一聽見歐文的名字,眼睛一亮,「你們認識歐文?」

艾倫一呆,盯著艾薇兒,「我沒有叫歐文的朋友啊?」

艾薇兒:「啊?不是聽說是因為歐文,你身上的傷才能好?」

「我沒有受傷啊?」艾倫越聽越糊塗,「妳從剛才都在說些什麼啊?艾薇兒?」

艾薇兒拿出艾倫的笛子,「你的笛子!救你的人從你身上撿到的!」

「我的笛子?我之前交給尚恩了‧‧‧」艾倫看著尚恩。

尚恩點頭,心想:他們剛才說的是我才對‧‧‧

一旁的邦妮與丹尼爾看向艾倫,心想:原來這笛子是他的,他才是她們的家人。

艾薇兒也被搞糊塗了,「你把笛子給他幹嘛?」

艾倫:「因為當時尚恩正要去找亞力士與艾葛莎,我要他拿著笛子讓他們相信他說的‧‧‧」

安德莉亞:「找亞力士與艾葛莎?他們人呢?父親呢?」

艾倫這才想起,看了母親一眼,深吸一口氣,才聲淚俱下的說:「父親他‧‧‧當我趕到秘密小屋時‧‧‧父親與其他族人已全被吊死了!」

「什麼?!」米歇爾雙腿一軟,跌坐在地,頓時淚流滿面。

艾倫上前與母親抱在一起痛哭,安德莉亞與艾薇兒也都流下淚來。

艾薇兒哭問:「亞力士與艾葛莎呢?他們說要去找你,怎麼沒跟你在一起?」

艾倫哭說:「我沒遇見他們‧‧‧不過,尚恩有遇見‧‧‧但他也為了救他們,差點中毒身亡‧‧‧」

安德莉亞聽了,看一眼尚恩,只覺雖然從未見過他,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是怎麼回事?艾倫?你與這位怎麼認識的?」

艾倫抹了抹淚水,緩了緩才說:「尚恩是國軍,此刻他是來邀請我們一家加入國軍的‧‧‧」

此言一出,不僅米歇爾、安德莉亞、艾薇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連躲在樹叢裡的邦妮與丹尼爾都不敢置信,心想:你們不是正被國軍追殺嗎?

「你在說什麼?艾倫?」艾薇兒沉聲,「你知道現在族人都怎麼說你嗎?他們說你背叛族人,要投靠巴爾人,不只你,我們拉瓦家現在都被這麼說,國軍也說我們是叛國賊,正四下通緝我們!在這緊要關頭之際,你竟然說要加入國軍?難道你真的如眾人所說,是背叛族人的叛徒嗎?」看一眼尚恩,「是這傢伙給你洗腦的嗎?」

艾倫:「不是的,妳冷靜聽我說,艾薇兒。尚恩此刻邀請我們加入的,不只是一般的國軍,而是國軍裡的秘密組織。妳也知道有許多伊利亞人至中央做事吧?他們‧‧‧」

艾薇兒:「他們被族人稱為叛徒,就和你現在的處境一樣!那群人專替外族欺侮本族人!簡直不可饒恕!艾倫,你難道也要成為他們的一份子?」

艾倫搖頭,「那群人其實瞞著中央建了個秘密組織,正在等待時機推翻巴爾人!你們想想,處在能獲得較多資源的地方,不是更能密謀復興計畫、更有機會重建我們的家園嗎?」

「這麼說來,」安德莉亞指著尚恩,「這傢伙也是伊利亞人?」

尚恩盯著安德莉亞,「沒錯,我與父親彼得‧拉維尼侯爵皆為伊利亞人。我們表面上是替當局做事的國軍,其實是正在密謀反叛的伊利亞人,不只我們,當局許多掌事官員也都是如此。現在你們拉瓦一家正背負著叛國罪的罪名被追殺,被抓到了會被全部處死。但拉瓦一家的強悍,眾所皆知,就這麼死去實在太可惜了,父親便要我前來勸降你們一家,要你們表面上假裝投效國軍,實則暗中加入秘密組織,共謀復興大業。你們意下如何?」

這番話說的驚心動魄,在場所有人聽了皆血脈賁張。就連邦妮與丹尼爾也覺得這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安德莉亞問尚恩:「你見到亞力士與艾葛莎了?他們現在在哪裡?他們知道嗎?」

尚恩:「當時他們正被國軍圍攻,亞力士‧拉瓦中了毒箭,之後我也中了同樣的毒箭就與他們分別了‧‧‧因此,我也不知道他們的下落‧‧‧」

艾薇兒:「你中箭後去了哪裡?國軍將你帶回去治傷?他們有將亞力士與艾葛莎抓走嗎?」

尚恩搖頭,「中箭後我遇上了一幫外地人,其中一人有特殊的治癒能力,是他醫治我的。」

安德莉亞想起剛才丹尼爾所言,只覺得尚恩的經歷與其相符,又想起剛才丹尼爾手上持有艾倫的笛子。心想:看來他們剛才說的是他‧‧‧畢竟艾薇兒與艾倫長得一模一樣,若那人是從艾倫身上拿到笛子,應該一眼就能認出我們是笛子主人的家人,而不會是剛才那樣的反應‧‧‧

「亞力士中箭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剛聽到丈夫的死訊,米歇爾看起來憔悴萬分,仍舊擔心的問尚恩:「你是在哪裡看見亞力士的?」

尚恩:「艾倫說那是你們的秘密小屋附近‧‧‧我復原後曾與艾倫回到那裡,亞力士與艾葛莎已不在。我回星落城後會去確認他們是不是被軍隊抓走了‧‧‧總之,你們要加入嗎?拉瓦?我們需要你們的力量,伊利亞人需要你們。」尚恩說這話時,一直以來冰冷的目光終於出現溫度。

艾薇兒:「加入秘密組織之後呢?對於重建家園,你們有什麼計畫?」

尚恩:「相信你們都知道,當局正在為了聖泉遠征軍徵兵‧‧‧」

邦妮與丹尼爾一聽到「聖泉」,眼睛都亮了起來,更是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尚恩:「我們的計畫是,助當局尋得聖泉,尋得後將聖泉搶過來許願,將巴爾人趕出去,重建伊利亞人的家園。」

艾薇兒眼睛一亮:「事情能這麼順利嗎?」

尚恩:「我父親是國軍統帥,若能尋得聖泉,我想他有辦法讓我們待在最靠近聖泉的位置,前提是要能找到聖泉,這點需要你們的力量‧‧‧」

米歇爾:「你已經答應了?艾倫?」

艾倫搖頭,「我想與你們討論之後再做決定。若我們選擇加入國軍,有可能在對聖泉許願之後,替我們贏來一個新的家園,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夢,但找尋聖泉的路上凶險,我們有可能從此一去不復返;若我們不加入,就得一輩子待在保護區,我們將不能在我們祖先當初踏過的土地上歌舞,不只我們,我們的子孫也不能,伊利亞人將世世代代生活在他們自己領土上的一小部份,那被標記的禁區‧‧‧」艾倫看著他的家人,「我寧可在爭取自由中死亡,也不要一輩子安逸的活在他人替我畫下的區域裡。伊利亞人是人,不是困獸。」

「你聽起來真像你父親。」米歇爾輕撫艾倫的頭。

艾倫微笑,「我想父親也會這麼做的。」

拉瓦家相視點頭,眾人均明白,他們答應了。

尚恩:「我們先回去確認亞力士‧拉瓦與艾葛莎‧拉瓦是否已落入國軍手中。」

艾薇兒:「你怎麼隻身出來,沒帶軍隊?回星落城不知道還要走多久,要是有馬就好了‧‧‧」

艾倫笑:「這妳放心,艾薇兒。尚恩能瞬間移動,他能直接帶我們回去。」

眾人聽了,皆大驚:「瞬間移動?」

安德莉亞聽見瞬間移動,心下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好像有什麼事,卻想不起來。

艾倫笑:「是啊,若亞力士與艾葛莎現在人在星落城,等會兒就能見面了!」

眾人一想到馬上就能見到失散的家人都很高興。

尚恩點頭,「那樣最好。我們現在就回去,你們過來搭著我的手‧‧‧」

「我也能加入嗎?」

丹尼爾從草叢中竄出來。

「丹尼爾!」邦妮也跟著出來。

兩人這樣竄出來,眾人皆是一驚。尚恩與艾倫並不知道一旁還有人,其餘三人則是在談完復國大業後,早忘了有人躲在一旁。

「是你們?」尚恩認得兩人是之前救過自己的那群人,「你們不是外地人嗎?要加入國軍?」

丹尼爾:「你剛才說,你們正為了「聖泉遠征軍」徵兵吧?我也在找聖泉,請讓我加入!」

尚恩:「少年,我想你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這不是遊戲。且你是外地人,我不認為你了解自己的立場‧‧‧」

丹尼爾:「我想是你不了解我的立場。你口中的國軍,正在四處尋找我與我的家臣。」

「你們?」尚恩警惕,「你們是誰?」

尚恩隻身前往保護區尋找拉瓦一家,還不知道國軍正在通緝布魯家家臣一事。

邦妮:「他是國軍,丹尼爾!而你要告訴他我們的身份?」

丹尼爾:「看來你正在忙拉瓦家,還不知道最近當局在忙什麼,讓我來告訴你吧!我是布魯家的人,丹尼爾‧布魯,」指著邦妮,「她是我的家臣邦妮‧派克。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可怕的謠言‧‧‧外面正謠傳,我的家臣派克家與巴羅家殺害了我的祖父愛德華王,並將我劫走逃至貴地。因此,現在四下都是要找我與邦妮的軍隊。你可能不會懂,但我現在不能回我的領土,我也不知道我能在這裡躲多久而不會被發現‧‧‧但加入國軍,隱身在軍隊裡,我想是最安全的‧‧‧」

尚恩失笑,「躲在軍隊裡最安全?」

丹尼爾:「你不用保護我的安全,你只需要讓我混在人群中,我也想去找聖泉。」

尚恩:「我怎麼知道你所言屬實?還是這只是另一個布魯家的陰謀?我為什麼要帶布魯家的人去找聖泉?」

丹尼爾:「你擔心什麼?你不是正打算推翻政府嗎?就算這真的是布魯家的陰謀,也只是助你們一臂之力,加速推翻巴爾人的國家‧‧‧噢,我忘了,這還只是個秘密,對吧?」狡黠一笑,「你知道保存秘密的方法,而我卻懂得如何摧毀它‧‧‧」丹尼爾的言下之意,是他要將伊利亞人秘密組織的事說出去。

尚恩目露凶光:「你敢?」

丹尼爾:「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無論是伊利亞人的秘密組織,還是布魯家的王子死於這塊土地,對巴爾人的政府來說都是重創,皆會大大影響他們找聖泉,若無法成功找到聖泉,重建家園可能永遠只能停在美夢階段‧‧‧」丹尼爾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他已從尚恩的眼中看見殺機,尚恩會為了秘密組織,殺了丹尼爾滅口。因此丹尼爾特意提醒尚恩,自己可不是能輕易殺害的對象。

尚恩一咬牙,的確,若他真的是布魯家的王子,便不能輕易對他動手。

邦妮:「你確定要這麼做嗎?丹尼爾?」

丹尼爾點頭,心想:只要能得到聖泉,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尚恩:「你的家族聽起來正混亂著‧‧‧愛德華王真的死了嗎?」

丹尼爾黯然:「我希望這只是謠傳。」

尚恩:「無論這是真是假,讓布魯家的王子加入國軍簡直是胡來,你有沒有想過,當其他人發現後會怎麼樣?」

丹尼爾:「你能裝作對一切都毫不知情。我現在只是需要一個藏身處,而我現在發現這個藏身處竟然還能帶我走向聖泉。」

尚恩:「你確定是帶你走向聖泉,而非走向毀滅?」

「看在我們曾救過你的份上,」邦妮出聲,「你能否裝作不知情,讓我們藏身在軍隊中?」

尚恩:「我就是看在你們曾救過我的份上,才奉勸你們別做傻事。但若你們執意這麼做,我也無話可說‧‧‧我能替你們隱瞞身份,但這也是我唯一會替你們做的事。加入軍隊,我將視你們為一般人,而非布魯家的王子,不會特別保護、關照你們。」

丹尼爾:「當然。」

尚恩向丹尼爾與邦妮引見拉瓦家,接著用瞬間移動帶著眾人回星落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