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作品名還沒想到,等我想好再說。"2

忘川河畔彼岸花 | 2021-12-01 14:48:17 | 巴幣 1000 | 人氣 67

2.
同樣的城市,同樣的小巷。
 
時間來到二十分鍾後左右。
 
一名老婦來到同樣的垃圾桶前,若有所思。
 
雨已經停了,只剩屋簷還淌著些許雨水,一滴滴落在地面上,或敲擊著某些金屬物,發出讓人有點煩躁的聲響。
 
「看來剛走不久,雖然沒留下什麼氣息,不過……」老婦用手指捻起垃圾桶內燃燒完的灰燼,在兩指間搓了搓。「御火如此純青,不是簡單的人物,但這正邪參半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老婦伸出左手掐指一算,卻好像遇到什麼阻礙似的,讓老婦皺了眉頭,隨後食中指併成劍型,那兩指間竟憑空出現一張長方型黃色符箓。
 
符箓上頭用鮮紅朱砂畫著各種奇形怪狀,每個符號看似毫無章法,但組合起來卻又整齊劃一,頗有美感。
 
「天地同生,掃穢除愆,煉化九道,還形太真。」老婦邊唸邊用符箓對著空中比畫著什麼。「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誅邪盡現,啟!」話畢,老婦將夾帶符箓的劍指停在兩眼間前。
 
只見劍指中的黃符從底開始燃燒,老婦周邊亮起絲絲螢光,同時垃圾桶前隱隱可見有什麼畫面開始出現,符箓燒至半處時,不知從何而來吹起一股陰風,吹熄了符箓的火焰,畫面戛然而止,逐漸淡化。
 
老婦愣了一會兒,莞爾一笑:「有趣,老婦我倒要看看,哪位高人裝神弄鬼。」隨後拂袖而去。
 
 
無常山,半山腰處,一座密林內。
 
密林中間空著一塊地,地中間有個用木材建造的簡陋小屋,雖是簡陋,卻頗具雅致。
 
少女將用清水洗淨的嬰兒帶到木屋前的一處石桌椅旁,以掌化刃,輕易切下一塊裙擺,本就只有及膝長度的衣裙,又往上短了幾吋,露出衣擺下光潔無瑕的纖纖細腿,少女對缺了一角的衣服毫不在意,專心且仔細的用切下的那塊白布仔細的將嬰孩包裹起來。
 
~白貓跳到石桌上,看著少女的動作,嘴沒有張開,卻有一股與少女聲音相似的話音至牠的方向傳出:「玄,這樣做有意義嗎?他已經…」
 
名叫玄的少女並沒有看向白貓,自顧自的繼續手中的動作,答到:「我能感覺到他的魂魄尚在。」
 
「魂魄在又怎樣?都成這樣了,先不說救不救得起來,就算救起來也只是廢人一個,還不如不救。」
 
「我打算用那個。」玄把用白布包裹好的嬰兒放在石桌上,看向白貓。
 
「哪個?」白貓歪頭表示不解。
 
「荒山那次帶走的那個。」
 
「妳瘋啦!」白貓整個毛團炸起,尾巴高高豎立,對著玄齜牙裂嘴。「那是妖魔的身軀,妳知不知道妳在做什麼?非親非故的,圖個什麼?況且他有可能就是傳言中的降世咒子,妳嫌世道還不夠混亂嗎?」
 
「有緣。」玄伸手輕輕撫平白貓的毛髮。「況且我能感覺到他不是降世咒子,在他的心中,我還能感受到一線善念,變成那樣,不是他的錯。」
 
「算了!」白貓躲掉玄伸來的手掌。「我不懂妳這突然的聖母心是怎麼回事,但請妳至少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隨便妳怎麼搞吧,反正我管不著妳。」
 
「嗯。我記得。」玄把手收回。「放心,我不打算用魂移之法,那孩子的魂魄也承受不住那種身軀,只借幾處部位用用的話,還是可以的。」
 
「就算那樣。」白貓轉過身不再看向玄。「那還是逆天禁術。」
 
「反正不是第一次用逆天禁術了,不是嗎?白。」少女對著白貓的背影微笑。
 
「那…那次不一樣,那是…」白的聲音帶點心虛「況且,那次也不是我答應的。」
 
話音剛落,玄突然向背後看去。
得不到回應的白好奇的望向玄的方向,發現她正盯著遠處瞧,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有術法追蹤的感覺,在剛剛那個地方。」
 
「這小子鬧的動靜挺大的,況且這不祥的氣息,怎樣都說明這孩子身上帶咒了,有人來查看也正常,但有辦法追到我們的蹤跡,對方也有一定的能耐。」
 
「不,沒有追蹤到我們,我留下的式神把現場處理的很乾淨,不會有破綻的,就算對方窮追,也只是追到別處去。」
 
「那就好,不然我們也很麻煩。」白跳下石桌,抬起頭對著玄說:「那妳什麼時候要動手?」
 
「現在。」玄看著石桌上的孩子。「我怕再拖下去,那氣息會讓他有不可測的變化。」
 
「話說,那到底算是瘴氣,還是魔氣啊?」白順著玄的視線望去。
 
「不清楚,沒看過魔,真有那種東西出現,恐怕早就亂成一團了。」玄走近石桌。「也不是尋常瘴氣。」玄看向白,問了一句:「墨呢?」
 
白用一臉我也不知道的表情回應。
 
「罷了,應該也不需要他。」玄捎起那孩子,向著密林的方向。「走吧。」
 
白嘆了口氣,跟了上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