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BL長篇?】第七章(2)

葉悠慕 | 2021-12-01 14:17:27 | 巴幣 48 | 人氣 94

連載中【原創CP坑】
資料夾簡介
一次意外,葉泉被身為吸血鬼的白隱盯上了血,從此以各種手段來坑他。他也產生了從未有的感情——當背後的陰謀浮現,他才知道,能依靠的對象,只有這吸血鬼了。

吃飽後,葉泉想想也沒事做,就先洗澡去了。

他披著浴巾,站在浴室的鏡子前,發現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沒有留下什麼疤痕。

不過脖子被咬的地方特別明顯,留下了痕跡,看起來就跟吻痕一樣。

葉泉很無奈,沒想到那吸血鬼咬人會那麼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他抬手摸了上去,仍有淡淡的灼痛感,身體還能稍微想起被咬的快感,讓他嚇了一跳。

「那變態吸血鬼⋯⋯」

他放下了手,深深嘆一口氣,到底是為什麼會有感覺啊?

每次親密接觸的時候也是,身體的反應也特別不一樣,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沒再想下去,趕緊穿好衣服離開浴室,先回了二樓房間。

房間比他的還要大很多,不只放了書桌,還放了兩個書櫃,角落還擺了藝術花瓶,那張床睡兩個人還顯得寬敞。

葉泉走到窗邊的書櫃前,上面除了他的書,還放了各種語言的書,甚至還有年代久遠的手寫書,價值不菲,看得出白隱也很喜歡書。

他抽出等等要看的教科書後,就躺坐在了床上,先玩起手機,這幾天都沒有認真刷關卡,害他少了很多資源,也沒有多的錢可以抽卡池。

葉泉很認真的思考,現在他的身體狀況恢復得差不多了,或許可以多接幾個任務,賺點錢抽這期的卡池,剛好卡面是他的愛角。

正當他在研究隊伍的時候,白隱開門進了房間,來到了他身邊,伸手繞過脖子,抱住了他,頭靠在他肩上看著他的手機畫面。

「你真的很喜歡玩遊戲呢,不過現在可不能想這樣玩了哦?不乖乖聽話的話,我可是會咬你的呢⋯⋯」

「你只是想找藉口咬我吧,克制點好嗎?我自己會控制玩遊戲的時間⋯⋯還有,你打算怎麼訓練我?」

葉泉瞄了他一眼,能聞到他身上的香味,微濕的頭髮披散下來,看得出是剛洗好澡。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抱住的姿勢,讓他莫名的不自在,但對於他這種行為,已經懶得說什麼了。

「嗯,你很快就會懂了。」

白隱沒打算多說,盯著手機上的少女,微微沉下了眼,嘴唇貼在他耳根下方,輕聲的道:「只是現在我們是交往的關係⋯⋯應該要多陪陪我吧?嗯?」

「啊⋯⋯?你連遊戲人物的醋也吃的嗎?」

葉泉感受到冰冷的癢感,頓時泛起寒意,有種不妙的預感。

「嗯?只是想到⋯⋯你把遊戲裡的人物當老婆,就很不愉快呢,這樣是不是也該把我當成老公呢?」

白隱伸手撫摸他的臉頰,眼神帶著冷意,語氣也變得低沉,讓人不寒而慄。

葉泉打了個寒顫,認真覺得他吃醋起來還真是個麻煩,而且這根本就是在鬧小孩子脾氣吧?

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安撫,只能轉過頭看著他,又突然瞄到被弄濕的肩膀,很無奈的說:「那不一樣,她再怎麼婆也是遊戲裡的人物,又不是現實,你到底從哪裡得出這個結論的啊?是說你把頭髮吹一下吧,整個都濕的。」

「我沒那個習慣呢,嗯,你來幫我吹如何?昨天那樣,感覺很不錯呢⋯⋯」

白隱微微勾起嘴角,整個頭靠在他肩膀上,與他對視。

「廢話,有人幫你吹頭髮當然不錯啊!」

葉泉看他這模樣,知道他擺明就是故意,要是不答應可能會直接賴在他身上。

他嘆了一口氣,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妥協道:「真看不出來你這吸血鬼也有懶的一面,吹風機在哪?」

白隱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放開了他。

葉泉坐在他背後,無奈的幫他吹著頭髮,順便幫他稍微弄順一點。

這時候,葉泉也發現他髮絲會微翹的原因,可能是本來就沒有吹頭髮的習慣。

不過也算是可以理解,以前的時代也沒有吹風機,應該是都放著他自己乾。

白隱似乎感到很放鬆,微微垂著眼,仍是淡淡的笑容,完全沒了剛剛的不愉快。

差不多吹乾後,葉泉把吹風機關掉,收起來放回了櫃子,白隱也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教科書。

「等一下要看書嗎?後天就考試了吧?」

葉泉坐回到床上,想到還沒看的範圍,就有點懶得再念了。

可是又想到,白隱已經幫他翻開了書,也不好再他面前繼續玩手遊。

萬一又像剛剛那樣吃醋,就難收拾了。

「要啊,看了一半了吧。」

「嗯,我陪你吧。」

白隱把書遞給了他,微微一笑,撐著頭,側躺在了他旁邊。

葉泉也只能接過來,乖乖的唸起書,但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事。

他沒再多想,認真的讀著書上的內容,也不知不覺越看越睏,打起了瞌睡,慢慢往旁邊倒下。

白隱見他快要睡著,輕輕抱住了他,讓他在床上躺好。

葉泉皺起眉頭,微微睜開眼,又很快閉眼睡了過去,發出平穩的呼吸聲。

白隱坐在了他身旁,輕輕撥弄他的頭髮,露出整張熟睡的臉,那放鬆下來的模樣,就像乖順的小動物。

他雙眼湧現紅光,有些忍耐不了,俯身往下,輕輕吻上他的唇,但又不想吵醒他,很快就分開來。

白隱再撫摸上他的嘴唇,對他的強烈渴望,令喉嚨飢渴難耐,想要再咬住他的脖子,享受佔有他的快感。

「真是毫無防備的小傢伙呢,真想就這樣把你變成我的⋯⋯我已經不能沒有你了,你會永遠陪在我身邊吧?」

他的嗓音變得沙啞,怎麼也沒想到,葉泉能挑起他強烈的欲望,相處越久,就越難以壓抑,無時無刻都有種衝動,想要佔有他的一切。

那個時候,奪去葉泉身體的自由,令他得到了滿足感,那沉醉的反應,也刺激著他的欲望。

不知不覺中,只有跟他接觸,欲望才能得到緩解,內心也產生依賴,再也放不了手。要是葉泉真的離開他身邊,或許他真的會再次失去理性。

白隱這才感受到,從他身上得到的感情,是一把雙面刃,但又難以割捨。

他又想起葉泉提出的那個問題,正是清楚葉泉一定會答應,才放棄了這機會。

白隱想要的是,心甘情願成為他的人,一心一意陪在他身邊。

所以還不著急,他還有時間可以慢慢來,一步步的培養感情,等到葉泉發覺的時候,就完全逃不了。

白隱興奮的笑了起來,內心充滿期待。

隔天一早,葉泉一睜開眼,就對上了白隱的暗紅的雙眼,心裡突然有種怪異感。

白隱似乎整個晚上,都維持同樣的姿勢,看他睡覺。

「醒了?要先吃個早餐嗎?」白隱側著頭,微微一笑。

「啊⋯⋯好。」

葉泉覺得很奇怪,白隱就躺在旁邊,他居然還是睡得很熟,也不會感到不自在。

明明只一起睡過一次,居然就不介意了。

用過早餐後,葉泉就窩在了沙發上玩手機,打算趁白隱還沒忙完,先偷玩一下下,再去看書。

白隱收拾完後,也來到客廳,坐在了他旁邊。

葉泉趕緊關掉遊戲,免得又被他看到隨便吃醋。

白隱發現了他的小動作,微微勾起了嘴角,心情似乎變得不錯。

他湊近了葉泉,伸手摸上他的臉頰,笑笑的道:「這幾天,我都會出去調查一些事,要是我來不及回來,就自己出去買吃的,可別餓到了呢?」

葉泉愣了一下,心裡有點意外,但好像也沒什麼不對。

「哦,好啊,看來你也是很忙的呢⋯⋯」

「嗯?這麼快就會寂寞了呢?」

白隱手慢慢往下滑,抵住了下巴,輕輕抬起,臉上笑意更深。

「誰寂寞了啊,那你還會回來休息吧?」

葉泉無奈瞪著他,算是鬆了口氣,感覺跟白隱待得越久,自己就變得越不對勁。

「嗯,也是要進食呢?」

白隱手輕輕摩擦起來,視線往下盯著他的脖子,透出了欲望。

「啊,對喔,昨天我好像不小心睡著了⋯⋯會餓的話要現在嗎?」

葉泉這才想起來,昨天不小心忘了這件事,奇怪的是,白隱居然也沒有提醒。

「哦⋯⋯現在會主動了呢?」

白隱笑瞇了眼,手指慢慢滑移到下方,又觸碰到咬痕。

葉泉莫名有種觸電般的感覺,不自然的轉過頭去,下意識想要躲開。

「才不是好嗎!誰叫我昨天答應你了,而且我也不想讓你太餓,免得你又在外面想到就給我亂來!」

他心下很無奈,每次白隱要幹嘛,都不會先打聲招呼,根本沒在顧別人的眼光。

白隱察覺到他的反應,笑得更加愉悅,輕聲的說:「嗯?這樣也不錯呢,很餓的時候進食,那個味道才是最美味的⋯⋯」

「你個吃貨,果然想法跟別人不一樣啊你,但你也考慮一下我吧!每次都突然被你拉過去,好歹也先讓我做個心理準備啊?」

葉泉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感覺這吸血鬼還真的滿腦子都是吃。

「我昨天可是有先問你哦?」白隱微微挑眉,好像不認為做錯什麼事。

「可惡,就算是這樣,你也沒給我拒絕的時間啊?再說也要看場合啊⋯⋯不要在外面可不可以啊⋯⋯」

葉泉越說越無力,有種根本講不過這吸血鬼的挫敗感,到底哪來那麼多歪理。

白隱想了一下,慢慢靠近了他,輕笑道:「嗯,那⋯⋯你主動親我,我就答應你?」

「啊?為什麼⋯⋯我又不會⋯⋯」

葉泉盯著他顯得蒼白的嘴唇,又想起被吻的柔軟,還有帶著刺激的冰涼,莫名紅了臉。

「臉紅了呢,你還真是害羞。嗯,就像我做的那樣,不會很難的哦?」

白隱見到他的反應,更加愉悅,直接湊近他的臉,手又摸上他的嘴唇。

「那是你!你到底為什麼能那麼熟練啊!一點都不像是沒交過女朋友啊!」

葉泉撇開目光,想到要自己吻上去,就羞恥得要命,心裡那道坎過不去。

他也實在很懷疑,這吸血鬼根本身經百戰,不然為什麼能夠若無其事的做這種事。

「嗯?你也吃醋了嗎?」

白隱微微側頭,瞇笑著眼看他。

「才沒有,你交過好幾任女朋友也不關我的事好嗎!」

葉泉狠瞪了他一眼,才不想知道他的這些事,只會心煩。

白隱微微一笑,認真的解釋道:「放心吧,我只有過你一個人,就算有,也只是各種場合上,被老頭子硬塞過來的女伴,不過呢,我對他們最多是禮貌性的接觸而已,那個時候我不是說了嗎?那是我的初吻呢。」

葉泉愣了一下,沒想到他會突然說這些,不免放軟了態度,小聲的道:「你這樣解釋,搞得好像真的在哄什麼吃醋的另一半⋯⋯」

「嗯?難道不是嗎?」白隱愉快的反問。

「我沒有吃醋好嗎!算了,所以你有要現在進食嗎?」

葉泉沒好氣的澄清,順便結束了這話題,感覺再糾結下去好像顯得他真的很在意。

不過聽到他那些話,居然有種放心的感覺。

「嗯,不過⋯⋯我還在等你親我呢?」

白隱又往下抬起他的下巴,雙眼微微瞇起,透著隱隱的紅光。

「可惡,本來想矇混過去⋯⋯」

一想到要主動吻上去,葉泉腦袋就微微發熱,漲紅了臉,但也沒有辦法。

他也想不到有什麼能讓他克制的方式,這樣交換條件好像更簡單一點。

反正不就是接吻嗎⋯⋯應該可以的吧?

「那你可要說話算話啊!在外面就給我克制,吃醋也不能咬我!」

「好。」

白隱收回了手,臉上充滿笑意,注視著他。

葉泉盯著他的唇,莫名緊張起來,眼神變得慌亂,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做。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回想白隱是怎麼做,手放在了他肩膀上,臉慢慢湊了過去。





創作回應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有種葉泉又要被坑的感覺...
但是葉泉睡,白隱不會隨便幹嘛又覺得好乖 ...
2022-01-04 18:06: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