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此身為樂》第二十九章 耳邊的吐字/第三十章 五首希伯來情歌

牧葵 | 2021-12-01 10:41:51 | 巴幣 104 | 人氣 88


  1.
  週五的中午過後,整個音樂系館便空了不少。走廊上的各種琴聲少掉了一半,讓人把自己練唱的聲音聽得格外清楚。
 
  當治穎分神留意聲音,便會忘了在唱的同時屏住氣。謝孟聲老是說他在發聲時漏氣,為此每次要提醒他不下數十遍。可他總難免疏忽,樂句到了後面便容易因氣不足而中斷。同一首練習曲他練到第二週了,竟還沒能完整唱完。
 
  「好好換氣,把氣留住。我們回去唱一下音階。」
 
  謝孟聲邊說邊從低音彈起,劉治穎只來得及吸好一口氣,便得開始唱。他們很快地唱過了低音與中音區,進到治穎常因為沒把握而唱不好的音域,謝孟聲的鋼琴越彈越快、越逼越急,逼得他一點多想的空間都沒有。
 
  「這才對嘛。你看,明明不難。」
 
  腦袋失去多想的機會,聲音像雲霄飛車一樣毫無阻礙地衝上去。音量和音高把劉治穎自己嚇了一跳,孟聲回過頭、朝他挑起眉毛。
 
  「能記住這種感覺嗎?」
 
  「……大概。」
 
  「那再來唱練習曲。」
 
  聽得出治穎發聲的狀況越來越好,但想應用到曲子上,又成了另一道難題,唱曲子時他太容易代入過去未經練習的習慣。果不其然,唱到第四行譜,這次他又不小心在樂句中間沒氣了。
 
  「你要唱這個高音──不能才吸好氣就把氣吐光啊。說過很多次了,你得把它留在肚子上。」
 
  「抱歉。」
 
  「不要道歉。」
 
  謝孟聲低八度示範了一遍,手邊這本高音用的練習曲譜還是他和小雯借來的。他自己一個人時偷偷試著用原調唱,可惜聽起來比劉治穎還慘……這種事他當然沒說出口。
 
  「我們再試一遍。從第四行開始。」
 
  「好。」
 
  治穎緊張起來,身體反倒變得更加緊繃而不受控制。吸進肚子的一口氣沒維持兩秒就隨著漏氣的聲音用光了,鋼琴聲停住,謝孟聲忍不住站起身。
 
  「習慣太差了。你把注意力都放在你唱出來的聲音上。讓聲音自由點,重要的不是別人聽起來怎麼樣,你現在需要更多去感受你的樂器──」
 
  他一邊碎念一邊來到劉治穎身前,手猝不及防地摸上來。
 
  「別忘記這裡用力。」
 
  「咦!」
 
  治穎的肚子和後腰被他一摸,整個人忽然縮了下。隨後他蹲到地上,用手捂住了臉,謝孟聲無言地看他,過了好幾秒,猛地笑出聲:
 
  「你會不會太誇張了?」
 
  劉治穎沒說話,在這種時候的感受是件不合時宜的事。他尷尬到謝孟聲揉亂他頭髮都顧不上抗議,那人笑個不停,好不容易才停下來。
 
  「之後我拿本藝術歌曲來給你練練看吧。」
 
  「嗯?不會太快嗎?練習曲都沒唱好……」
 
  「不會啊。」
 
  治穎拿開手,謝孟聲跟著他蹲下,兩人的視線對上,他故意碰了碰劉治穎紅紅的耳朵。
 
  「我們會練曲子,在歌曲裡再找到發聲的問題。回頭修正它,一點一點地琢磨出音樂的感覺。」
 
  他笑了下,手掌貼住劉治穎的臉頰,像在摸什麼小動物一樣搔了搔他的下巴。
 
  「一切都是從感受出發。其實我們練習發聲、練習呼吸,都是訓練感受的方法。我是說真的,你太在意你自己聽起來怎麼樣了。」
 
  「……嗯。」
 
  「唱歌是身體的事,你不能一直用腦子想它怎麼唱。」
 
  治穎難為情地拿開他的手,盯著自己的腳尖沒說話。謝孟聲站起身,伸了個懶腰,隨著空氣充滿肺部,全身都放鬆下來。餘光瞥見了劉治穎,那人在看他因動作而從衣服下露出的皮膚,注意到他的視線、才反射地別過臉。
 
  謝孟聲想起什麼,假裝漫不經心地在琴椅上坐下,不經意地問:
 
  「說好了,晚上要來我宿舍吧?」
 
  「這個──」
 
  「我們要定攻受嗎?」
 
  從孟聲嘴裡說出那兩個字,治穎一時間以為自己聽錯了。本來打算起身,這會兒卻被自己的腳絆了下,他跌坐到地上,顧不得狼狽、慌慌張張地看向另一個人。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種詞?」
 
  「噗,其實也只是大概知道意思,之前小雯跟我說過的。」
 
  劉治穎的臉完全紅了,他縮在地上、彷彿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謝孟聲大笑,故意戳了戳他肩頭,拉著他馬尾想讓他把尷尬的表情露出來。
 
  「怎麼?你不是也挺清楚的樣子?」
 
  「那是因為……我有姐姐嘛。」
 
  治穎放棄了思考,低聲辯解的樣子引來謝孟聲又一陣笑。他乾脆把臉埋進膝蓋、不打算起身了。
 
  「喂,你好幼稚啊。」
 
  那是他想說的話。劉治穎在心裡默默地想著。琴房內有幾秒的沉默,突然間,有個東西貼住了他的背,隨著對方的體溫透過衣物傳來,他驚嚇地抬起頭,謝孟聲半趴在他身上,手指按住了他的鼻尖。
 
  「又不高興了?」
 
  「……不、不是。」
 
  謝孟聲的眼睛好像都在笑,彎起的嘴角距離他只有短短幾公分的距離。治穎的心跳快得不得了,他偷偷地往身後瞄,確定琴房外面沒有誰經過,才敢快速地伸長脖子、親了親那個人的嘴唇。
 
  ──你會嗎?
 
  腦袋裡又響起前一次在酒吧唱給謝孟聲聽的歌,劉治穎努力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確認:
 
  「真的要嗎?」
 
  「不然你還想彩排?」
 
  他被謝孟聲逗笑,那人在他肩膀上撐了下、借力站起。他的衣服亂了,劉治穎伸出手幫他把衣角拉齊,自己跟著直起身子。
 
  「我想,不然這樣吧。」
 
  「嗯?」
 
  看謝孟聲的神情,就覺得這人肯定不懷好意。但他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們來比平板撐。」
 
  「平板撐?」
 
  劉治穎一時沒反應過來,有如那雲霄飛車衝得太高了,陽光讓他的身體發燙,眼前只看得見謝孟聲揚起的笑容。
 
  他的吐字清晰,口吻卻甜蜜得讓人幾乎沒法注意話語的涵義。
 
  
 
  2.
  ……治穎相信,如果劉芷熙知道了今天的事,一定會取笑他很久。
 
  他們在謝孟聲租屋處比了平板撐,一個人在床的側邊、一個人在床角。以謝孟聲的手機計時,兩人同時撐起了手肘。
 
  下臂直接貼著冰涼的磁磚,要維持身體呈一直線比想像中要費力多了。治穎腦袋裡一片空白,心中感到有些荒唐好笑、卻又克制不住緊張感。他都想不起自己怎麼會答應謝孟聲這麼奇怪的提議,肌肉自然而然地使力,很快地發痠。
 
  一旦抬眼就會注意到孟聲領口下的脖子,他迅速低頭。本來以為謝孟聲不可能會贏──畢竟那人的手臂那麼細,平時貌似也沒有運動的習慣──他自己多少有在健身,真比不過的話,還有些丟臉。
 
  可他很快發現,沒刻意訓練過動作,做平板撐其實很難維持平衡。他的手臂剛過一分鐘就開始發抖了,腹部痠得不得了。再一看,謝孟聲卻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你──」
 
  一出聲便差點失去支撐,他趕緊閉上嘴巴,仍沒控制住驚愕的表情。謝孟聲在保持身體穩定的情況下竟還能笑出來,他好整以暇地看著劉治穎,放在面前的手機計時很快過了一分半鐘。
 
  「現在感覺得到吧?就是你的肚子──你在唱練習曲時要在一樣的地方用力。我沒事會練練這個。」
 
  劉治穎咬著牙沒能回應,努力地保持住姿勢,卻感覺自己隨時要趴到地上去。謝孟聲看他全身都在抖了,苦笑的模樣看來也意識到他必輸無疑。
 
  「所以說,都要練習的。」
 
  難怪這個人那麼乾脆地說要比平板撐,劉治穎被比得心服口服。他正想開口認輸,卻聽見謝孟聲得意地「嗤」了聲,突然地把肩膀傾向一邊。
 
  背部著地,發出一聲悶響。在治穎有所反應以前,他已經側身轉了半圈,仰躺在地上。伸出的手因為剛才用力的動作而變得相當溫暖,捏住治穎的耳朵,他笑:
 
  「我不要插你,用想得就累。」
 
  還有謝孟聲沒說出口的是:他怕反過來、治穎第一次就被嚇跑了。
 
  碼表的計時跳至第三分鐘,同一秒劉治穎再也撐不住,「咚」一下趴到了地上。他臉朝著地,半晌都起不了身。
 
  「……你放水也放得太多了。」
 
  「幹嘛?你不樂意?」
 
  他抬起腦袋,只見謝孟聲側著頭趴在自己眼前,他舉起僵硬的手扶起那人的臉龐,手背放在地上,還感覺得到一點餘溫。
 
  怎麼可能不樂意?他只是惶恐。
 
  「地板不冷嗎?」
 
  「還不都是你害的。」
 
  謝孟聲一下子撐起上身,拿額頭在他前額撞了下,治穎反射地要躲,卻感覺對方的睫毛擦過了皮膚,有些癢癢的,心口頓時湧出暖流,他看著對方的臉,想他就快要融化了。
 
  那人起身離開的時候,心裡甚至生出了惆悵感。他看謝孟聲打開抽屜,翻找了一會兒,拿出似曾相識的罐子。
 
  「我先去洗澡。」
 
  治穎哽了下,眼下的情境太過不真實,全身都燙得像要燒起來。謝孟聲走回他身邊,低頭盯著他。
 
  「都知道我放水了,就別給我跑掉啊。」
 
  他用潤滑劑在治穎腦袋上輕輕敲了敲,又把東西隨手扔到床上。劉治穎看他的腳跟踏進浴室,翻了個身,面對著租屋處的天花板。冰涼的地面都沒法讓他冷靜下來,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又用力地閉上眼。
 
  
 
  3.
  謝孟聲關掉水龍頭、把溼透的頭髮全部往後撥,他頓了一下,身邊的鏡子被水蒸氣蒙上了一層霧。
 
  他很久沒有注意過自己身體的樣子了。
 
  緯亮有種說法,說他們唱聲樂的應該要比平常同身高的人再胖上五到十公斤,但這種話往往被年輕的學生當成耳邊風,謝孟聲也不例外。
 
  林樂樂曾開玩笑說他是根竹竿,那時候,他大概反手給了損友一個中指。謝孟聲承認他覺得瘦一些站上台會更上相,但他不確定脫掉了禮服後,這副身體還適不適合展示給人知道。
 
  他的左手肘上有塊白色的疤,是小時候和仲昌打架時留下來的。他的前任們從沒注意過,他也不在乎她們怎麼想──連家人都未必知道這個疤的存在,而今他卻打算把它給另一個人看。
 
  事到臨頭才在意起瑣碎的細節。他會不會看起來很奇怪?治穎期待他是什麼樣的?
 
  這些閃過的念頭讓謝孟聲愣了下,他檢視他倒映在鏡子裡的上半身,忽然覺得心裡沒有底,他抹掉臉上的水珠,轉頭打開門。
 
  「我在想──」
 
  水珠被甩上外頭的磁磚,說到一半的話戛然而止。蹲在他床邊的劉治穎慌慌張張地蓋上手機,卻已經被他瞥見了螢幕上的畫面,謝孟聲的表情變得古怪,沒過幾秒,他笑了出來。
 
  治穎簡直想要一頭撞死,在孟聲笑出來的瞬間,更是認真地考慮從這個空間逃走。
 
  「噗……就是跟你說一聲,衣櫃上面有乾淨的毛巾。等會換你來洗。」
 
  不行了。謝孟聲「砰」地把門關了回去,靠在門板上慢慢蹲下,努力克制自己的笑聲。他沒想到劉治穎會趁他進浴室的空檔打開色情片,剛才一瞬間,他瞥見了手機上那個身著西裝的男優。
 
  「幹。還有這樣的嗎?」
 
  他知道治穎在想什麼,肌膚相親的幻想沒有誰能比他們更了解。那套作為主角戲服的燕尾服就掛在他租屋處的衣櫃裡,在第一次穿著上台以前,謝孟聲自己前前後後地檢視過太多遍。
 
  他閉著眼都知道它的樣子,包裹著防塵套、密封了他最好的聲音──
 
  原來人可以活在別人的慾望裡,不知不覺地扮演那麼久的主角。現在他能清晰地記起劉治穎認識他的那場表演。
 
  美好的幻景、說的就像那個瞬間吧?
 
  彷彿被冒犯,但又並沒有太多的不快。在皮膚上變涼的水珠好似成了某人的手指,他打了個哆嗦。過了半天蹲到腳都麻了、才扶著牆起身。
 
  忽然好想唱歌。
 
  太蠢了──居然現在才開始覺得難為情。
 

***




標題對應的曲子《五首希伯來情歌》(Five Hebrew Love Songs):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