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Gravity Falls】Mabill 當殺手這件事part18

貓緣 | 2021-12-01 10:20:02 | 巴幣 2 | 人氣 46


【與Boss的午茶時光】
「啊!」Mabel驚訝的看著面前的人,水色的短髮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像貓一樣的金色雙瞳幾乎是同時,將焦點聚集於她身上。
「真巧,最近過得如何?」Boss率先開口打招呼,臉上掛著與Mabel第一次相見時柔和的笑容。
「還、還可以吧……」Mabel微微低下頭,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因為她只要任務失敗不只給Bill添麻煩,也會害Boss在跟雇主交代時難以處理。
「哈哈,放輕鬆,我請妳吃下午茶吧?這間的蛋糕很好吃呢。」Boss指向他們正站著的店門前。
透過玻璃看得見一點店內的裝飾,乾淨簡潔的桌椅,以讓人感到放鬆為主,裝潢採用暖色系來設計,粗略來看是很適合聊天吃飯的地方。
Mabel往店內看了一眼,這間是曾經上過三四次雜誌的餐飲店,要是沒記錯裡面餐點的價格也相當不斐。
「好。」Mabel只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上次經過就跟Bill說過想吃看看這間店,但對方很直接就拒絕了,讓她感到很遺憾,現在難得有人說要請吃,不答應就好像和自己過不去一樣。
鈴鈴。
清脆的鈴鐺聲響起。
「女士優先。」Boss拉開玻璃門,邀請Mabel率先入內。
Mabel一進入店內就聞到一股屬於甜點的香味以及濃濃的紅茶香,同時店裡的服務人員立刻上前來詢問人數及帶位。
「請問蛋糕只能點一個嗎?」Mabel打開菜單後第一個問題就是有沒有多點的選項,太多看起來很好吃的蛋糕,只能選一個對她來說太殘酷了。
「你吃得完就盡量點吧。」Boss很爽快的答應,並暗自想著要是真的超過太多,他也會向Bill討回來。
Mabel一次就點了五個,而且都是人氣排行上前幾名的,反之Boss只點了一個。
等待餐點送上來的同時,Boss就先開口說:「原本妳並不打算長久做殺手,所以有些關於組織內部,但Bill不會跟妳講的事情我沒跟妳說,藉著這次機會順便一次講完。」
Boss為自己跟Mabel倒了白開水,見對方似乎沒有意見才繼續往下講:「我們組織裡有三個人絕對不能惹,其中最不能惹的就是Bill,但妳已經惹到他了,所以這個警告就放一邊,來談另外兩個人,『背德雙子』相信妳已經見過其中一位了吧。」
Boss說得很肯定,而Mabel也確實點了頭,她記得被Mabel‧gleeful殺掉的那名保鑣,有稱呼過她『背德雙子的毒魔女』。
「那兩個人跟Bill的仇恨很深,所以提醒妳『不要離背德雙子太近』。」Boss加重語氣,以達到警告的效果。
叩。
輕輕的,承載著蛋糕的陶瓷盤被放上木製的桌面。
Boss拿起小叉子切開蛋糕的一角,放進嘴裡享用。
Mabel見對方都先吃了,也拿起叉子切了一大口吃,味道比她想得還好吃,濃郁的香草氣息、軟綿的口感、加上不會過於甜蜜的鮮奶油,讓她一口接著一口,Boss的蛋糕才吃一半她已經吃完一個了。
「再來就是希望妳可以去掃墓。」Boss在Mabel開始吃蛋糕以後,第一次看見對方停下吃食的動作。
「…掃墓?誰的?」Mabel想了想,Dipper跟她父母的早在發燒完的後天,Bill就帶她去過了,還說有請組織的人把Dipper的頭找回來,花了他不少功夫,要她以後要更用心學習,不要拖後腿。
所以說到掃墓,Mabel真的不曉得Boss指的是誰?
「妳還記得第一次殺人時的情況嗎?」Boss不急著講,直接說白反而會讓對方感覺不到。
「很模糊。」Mabel放下叉子,努力回想當時的情況。
熟悉的家比平時冷清,不該存在於家中的水灘輕盈的響起,濃濃的血腥味異常嗆鼻,有陌生的人向她說話,但她完全沒有聽進去。
她採取了什麼動作、說了什麼話語、武器用了什麼,全都不記得了,只記得最後看見他們倒在地上,面前的Boss一臉愉快的看著她。
「想不起來也不用勉強沒關係,但妳總記得當時殺過人吧?」Boss輕啄了一口紅茶。
Mabel點了點頭,雖然不記得過程,但手上還隱約殘留著感覺。
「那兩個孩子是在同一間孤兒院裡相依為命的親姊弟,他們的感情就像曾經的『你們』,他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去遊樂園玩個一次,本來那次任務完成後就有足夠的錢…….」Boss故意不把話整個說完,他相信就算Mabel再遲鈍也該明白他的意思。
「我會去的。」Mabel考慮的時間很短。
「那我就放心了,這是地址。」Boss將一張對折成四分一的紙遞給Mabel。
Mabel將紙收過來打開,上面只有寫著一處海岸的名字,其他什麼都沒有。
Boss把剩餘的蛋糕吃完,用紙巾將嘴巴擦乾淨,等待Mabel把蛋糕吃完同時,他再度開口,「Mabel妳覺得殺手跟殺人凶手有什麼差別?」
「嗯…殺手跟殺人凶手,不一樣嗎?」Mabel喝著奶茶邊想,她認為兩者沒什麼不同。
「不一樣喔,妳要以成為殺手為目標。」Boss朝Mabel伸手輕輕梳過她前額的瀏海,同時偷偷將藏在她髮飾裡,連Mabel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破壞掉,「記得目標是誰、理解對方是誰、明白死者是誰,絕對不能忘記無論殺過多少那些都曾經是人,如果忘卻妳就只是和……」
磅!!
巨大的爆炸聲從店外傳來,相隔不過幾秒鐘,一群身上帶著武器的黑衣人打破門闖進來,有的人身上扛著大袋子,他們一進門立刻就先射殺了坐在店門口附近的一對情侶,隨後威脅要店內所有人往裡面集中。
「……他們一樣的殺人凶手。」Boss像早料到會發生事情,非常冷靜的繼續坐在位子上喝掉他最後一口的紅茶。
Mabel摸向大腿的短刀,雖然有武器但她沒有高超的技術,不敢隨便亂賭,要是失手死的肯定不只來吃蛋糕的客人,還有她自己,於是她看向對面一臉冷靜的Boss,猜想對方一定有辦法。
但Boss沒什麼特殊動作,就只是按照黑衣人說的起身往裡面走,跟要她也照做。
Mabel大略算了下闖進來的黑衣人人數,裡面有十二個人左右,店門口外面有沒有就看不太到,她被其他客人擠到太裡面去了。
一反所有人絕望的表情,Boss一派輕鬆還帶著笑容的樣子異常突出,讓Mabel忍不住小小聲問:「Boss很強嗎?」
「不,我只是個柔弱的幕後。」Boss不像Mabel有壓低聲音,他用很普通的音量回答,在情緒緊張的環境中格外清楚,「但白馬王子會來。」
「喂!你!」一名黑衣人用手槍指著Boss要他起身,但在Boss起身之前,對方卻突然倒下,從腦袋流出滿滿的血。
注意到異狀的同夥立刻圍過來,但只要將槍對著Boss就會被莫名其妙的擊殺,在死第二個人之後他們轉移方向,朝子彈過來的店門口。
黑色靴子踩在破碎的玻璃碎片上,Bill臉很臭的走進來,往店內巡視一圈,找到位於人質堆中的Mabel跟Boss,完全不管現況口氣很差的朝Boss大喊:「你就不能自己解決嗎!」
「我讓你賺加班費耶,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吧。」Boss完全藏不注心裡的笑意,直接笑出聲來。
不打算讓Bill跟Boss繼續聊下去,其中一名黑衣人將槍口朝向Bill,別說瞄準連開槍都來不及就被反過來擊殺,於是他們的對話不受阻礙的繼續下去。
「最好不要太少。」Bill快速評估解決剩下的人需要多少時間、用什麼方法最快,隨後立刻動作。
黑衣人們也不是打算等死的傻瓜,只不過是技術不如人的蠢蛋,在明白Bill跟Boss是一夥的時候,私下打了暗號。
「等一下。」Boss趕在Bill開槍解決全部人以前喊:「記得剩一個。」
Bill沒有回應,直接動作。
Boss悠閒的坐著等待事情結束,而圍在他身邊的其他人質不是因為血腥場面昏倒就是情緒崩潰,Mabel望著這幕反差極大的畫面,深刻的感覺到自己和一般人的差別。
雖然不到Boss那般在這種情況下依然處變不驚,卻也不會像其他客人那般崩潰,她是介於中間還未完全定位的『不一樣』。
「喂!你!」一名黑衣人趁著同夥拖住Bill的空隙,將槍指向Boss的臉說:「快叫他停下來。」
「為什麼?」Boss反問,臉上的笑容依然不變,手指輕輕的勾了一下。
「啊!!」那名拿槍指著Boss的黑衣人,拿槍的手突然像被人拿刀切開一樣,整隻手臂切口完整的掉落地上。
比起疼痛他最先感覺到的是不明所以的恐懼,隨後才是劇烈的疼痛感,用殘存的左手緊抓著右手的傷口彎下身體。
「你還沒回答我喔?」Boss悠閒的站起來,彎下身體的黑衣人看來就像在向他鞠躬,「為什麼?」
黑衣人完全回答不出來,同時他的夥伴們也全都倒去。
「說不出來就由我來回答吧,因為你自願當那最後一個對吧?只不過……」Boss抬眼看向周圍,「似乎已經太遲了呢。」
Boss正在對那名存活的黑衣人說話時,Bill收起武器朝還坐在那邊看的Mabel拉了下衣服。
「回去了,還看!?」Bill扯著Mabel的毛衣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往餐廳後門走,一直到距離餐廳一段距離以後他才放開Mabel的毛衣。
「妳還真敢跟他吃飯。」Bill不知道該說是無奈還是憤怒的情緒盤繞在心上,「那傢伙才不會平白無故的邀人吃飯,記得之後看到能閃多遠就閃多遠。」
Mabel聽著Bill的話,把它記在心裡,她也不希望每次吃個飯都遇到這種事情。
看著逐漸慢下腳步來的Bill,Mabel想起了剛才和Boss聊天的話題,便開口問了對方:「Bill是殺手還是殺人兇手?」
「啊?當然是殺手啊。」Bill對於Mabel的問題感到莫名其妙。
「那你還記得以前殺過的目標們嗎?」Mabel回想著Boss說的話,她覺得Bill不像是會去記得那些事情的人,所以他也應該是殺人兇手而不是殺手。
「怎麼可能記得。」Bill的答案就如Mabel所想的,「但我也不是殺人兇手。」
Bill的下一句令Mabel陷入了不解。
「那傢伙有屬於他的方式去當殺手,而我有我的方式。」Bill一看Mabel的表情就知道,她又聽不懂了,耐著性子他試圖用簡單一點的方式去解釋,「殺手與殺人兇手最大的差別不是在記不記得,而是在於責任。」
Bill停下腳步轉過身,他看著Mabel的眼睛說:「妳有沒有能夠承擔起另一個人生命的責任心。」
Mabel面對著Bill的眼睛,她殺了那兩個孩子,讓他們的夢想再也無法成真,那時候的她沒有想過這件事,因為她原本也是要死的人,所以下意識的逃避了這件事。
Mabel低下頭避開了Bill的眼睛,而現在她活著,要去承擔並背負起這件事,從殺人兇手轉為殺手。
「妳要活著,比原本的自己更努力的活著,知道嗎?」Bill用手抬起Mabel的下巴,讓她直視自己。
「……知道了。」Mabel透過Bill的眼睛看到自己充滿不安的表情。
Bill放開了Mabel,他知道對方已經明白他的意思,這讓他感到有點欣慰,Mabel還沒蠢到連這種事情都不明白。
「對了,還有這個。」Bill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黑色的小東西交給Mabel。
「這個是?」Mabel看著Bill交到她手上的黑色小點,完全沒印象看過。
「GPS定位器,原本我裝在妳身上的被那傢伙毀了,再補新的給妳。」Bill回答的語氣很平淡,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你有在我身上裝這個!?」Mabel一反對方的表現,反應超大。
「不然妳以為我是怎麼找到妳的?」Bill挑了挑眉。
「神力。」Mabel一臉認真的回答。
Bill一手抓住Mabel的臉開始用力,抓得Mabel開始連續喊痛,認為Mabel終於有點成長的他深深感覺到自己錯了。


..................................................(分界線)
參考了一點華爾滋的梗,說殺手與殺人兇手之間的差別
不過華爾滋的差別比較偏說殺人有沒有利益可以賺,而我講的是責任感,有沒有辦法去對一個因為她,而失去一切的人負責他失去的人生
他的曾經用多少時間成長,他的未來能有多少貢獻,全毀在一個人手裡,而那個人有沒有趣體認到這件事情,這是我想表現出來的東西
原本我是也想照著華爾滋講的也用有沒有利益來說,但那就是另一篇才有辦法說,這篇主要想順便讓Boss講掃墓的事情跟注意雙子,就算是簡單提到說差在責任心上,之後另一篇再講還有利益
搞得好像很深奧一樣,但其實這篇的重點我只是想講說Bill有在Mabel身上裝了GPS而已,差別是順便講的
啊,想到一個要補充的,Bill說是責任這樣感覺起來他好像高尚一樣,但其實他指的責任還有另一個意思,就是對於工作上的責任,因為背起了另一個人的生命,所以要比任何人還要更努力活下去,所以工作要做好才有錢吃飯 ,其實還有一層這樣的意思,但是塞不進去就沒有講清楚,大概會留到下一篇去講 ,而下一篇會什麼時候生出來我也就不知道了(掩面)




以上

創作回應

阿七的月亮不圓
呃啊啊啊坐等下一篇(⁎⁍̴̛ᴗ⁍̴̛⁎)
2021-12-12 21:33: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