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二十三章 我的小助理?

坐著 | 2021-12-01 00:00:02 | 巴幣 6 | 人氣 76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方奕汎一直到傍晚才總算清醒過來,他醒來後我沒有像霍子煜那般溫柔貼心的噓寒問暖,而是直接乾脆的將他扔進浴室裡!
  老娘的沙發都快被他睡發霉了!我心裡那叫一個心疼啊!
  方奕汎沐浴完正好我叫的餐廳外送也到了,便直接拉著他到飯廳一起用餐,但我特別為他叫的滿桌高檔義式料理他硬是一筷子都沒動。
  「怎麼了?吃不下?」發現方奕汎臉色不對,我溫聲開口。
  「我是不是給妳添麻煩了?」聲音悶悶的,聽上去可憐兮兮的。
  「這個啊,清乾淨就好。」沙發這種東西不難清,倒也算不上麻煩吧。
  「不是。」他抬起低垂著的頭,「我是說我的要求。」
  他這樣問要我怎麼答,我好意思當著他的面說 : 是,我覺得很麻煩,這樣嗎?
  「我說會的話,你會打消念頭嗎?」我無奈開口。
  「不會。」他一掃先前的陰霾,給我一個陽光般燦爛的笑容,順道塞一根蘆筍進自己嘴裡。
  靠,玩我啊,就知道這傢伙沒那麼好打發,問也只是問心酸的。
  他醒著和醉時簡直判若兩人,若說醉了的他脆弱的能輕易惹起人心底疼惜他的慾望,那麼現在清醒的他就是白目地能輕鬆激起我揮拳的衝動。
  「噗。」這興災樂禍的噴笑,不用想就知道是來自那個挑事精。
  「哥做的比較好吃。」方奕汎看都不看沉著臉的我,嚥下嘴裡的菜,開口就是一句恭維。
  「那是自然。」被恭維的人一點也不害臊,心安理得地收下。
  這兩個人一搭一唱又是在演哪出,還有方奕汎叫霍子煜「哥」?
  才過一晚霍子煜就把方奕汎收服了嗎,他這算什麼,男女通吃?
  有些事繼續藏著著也沒意思,不如攤開來說還來的好一些。
  原本讓方奕汎體驗一下我們所過的生活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一手支著腦袋,一手以指甲敲擊著桌面。
  「邱舒穎啊。」方奕汎被我問的一愣。
  「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揉了揉太陽穴,「這樣說好了,你知道鬼玫嗎?」我想我非常有必要和這個天真活潑又可愛的傢伙說明一下狀況。
  「嗯……聽過,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誰。」這是某個傻兮兮的傢伙歪著頭想了半天後給出來的答案。
  此話一出,我身側瞬間爆發出一陣大笑,我們家霍大少爺笑得東倒西歪,半點面子都不給我留。
  大哥,您能不要這麼誠實嗎?
  還有,您連我是哪根蔥都不清楚,僅憑著直覺就說要跟著我,您還真不是一般的隨意啊。
  「絨啊……看來妳宣傳做的不夠啊……」霍子煜調侃的語句裡夾雜著凌亂的笑聲。
  我假咳一聲,一把推開笑倒在我身上的霍子煜,一本正經的向方奕汎自我介紹,「你好,我是鬼玫,初次見面,認識一下?」
  看著方奕汎瞪大的雙眼,我頓時明白我們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而且這誤會還不淺。
  「來,我幫你介紹一下。」霍子煜笑夠了,一手攬了上來,「坐在你對面的這位呢就是鬼玫本人,她這人也沒什麼長處,你也不用了解太多,只要知道她是個歌手就好,但是,有一點你必須了解,她是公認的花心,緋聞男友多到數不完道不盡,其中也包括我在內。」
  指尖挑起霍子煜那弧度完美的下巴,我捏起嗓子嬌嗲的回敬他,「霍少爺,您似乎忘記自己也是花名在外的人啊,跟你曖昧的女人比和我傳緋聞的男人只多不少呢,需不需要我幫您數一數?」
  「現在知道她是誰了吧?」霍子煜揪下我抵著他的手。
  「既然你都知道我惡名昭彰了,應該不會想跟著我了吧?」霍子煜的介紹讓我找到了一個突破口。
  「想!」沒想到方奕汎不但沒有退縮甚至還雙眼放光。
  我此刻恨不得撬開這傢伙的腦袋,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我亂七八糟的老底都被霍子煜揭了,他不是該露出鄙夷的神情嗎,可他露出的怎麼是猶如狗兒看到屎的興奮神色?
  若不是他方才連鬼玫是誰都不知道,我都要以為他是死心踏地追隨我多年的瘋狂粉絲了,連這種令一般人不齒的醜聞都能視而不見。
  「你不是不知道我在外面的名頭,如果一直跟著我亂跑被拍到,到時候他們一定會把你當作我的新歡大肆報導。」
  「沒關係呀,我不在意。」他回答的隨意。
  「你有想過之後的影響嗎?」我難得的嚴肅起來,  「你可能從此之後都要背著『鬼玫緋聞男友』這個標籤,未來若是你有所成就,外人便會開始翻查你的過去,說你攀關係,然後輕易的抹滅掉你的努力,這樣你也不在意嗎?」這次不是我刻意嚇唬他,而是認認真真的和他說明其中的風險。
  我相信他釀出來的酒絕對有在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的實力,未來打出些名號也不是不可能,酒紅了之後大家便會開始尋找釀造的酒廠,不屬於任何酒廠的他很快就會被挖出來,當媒體發現他曾經和我傳過緋聞一定會以「鬼玫的緋聞男友」來稱呼他而不是他的本名,因為這樣的標題才能吸引目光,或許那可以是一種行銷手段,但後果就是大眾不會記得他的名字,只會記得那個貼在他身上的標籤,試問有哪個創作者希望別人提起自己的創作時記住的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自己跟某人的關係?
  說來也奇怪,過往在和那些曾經和我傳緋聞的人曖昧時我壓根沒想那麼多,我會計算能不能達到我要被媒體關注的效果,卻似乎從不曾特別去思考這件事對對方帶來的影響。
  除了被我故意拖下水的阿揚和霍子煜外,其他人大部分都是對我有所圖謀,他們圖的可能是女友是當紅女星,拿出去外面說嘴有面子,而我謀的是製造話題和搏些版面,簡單來說是互利,說的難聽一點就是彼此利用,反正利用完了大家自然就一拍兩散,似乎也不需要我多花心思在誰身上。
  至於被我拖下水霍子煜,先不提他時常拿我當擋箭牌的事,好歹霍子煜也算是半個公眾人物,大家都知道他是家電公司董事長,也就沒有誰名頭壓過誰的問題,反正他本身就一堆緋聞,也不差我這一樁,而阿揚呢,他在圈內圈外都也有些名氣,那緋聞對他一點影響也無,頂多就是被消遣兩句而已,根本不用我擔心。
  照理說這種你情我願的事,我也不需要多想什麼,或許是因為方奕汎背後的意圖太過單純了,單純到我不忍他犯險,也可能是因為我沒想從他身上謀求什麼,所以才會如此替他著想吧。
  「妳是我遇過的所有人裡工作最有挑戰性的啊,如果我沒有跟在你旁邊接受刺激,說不定我一輩子都沒辦法得到啟發,也就釀不出我要的酒,如果是這樣的話,冒這個風險對我來說很值得啊。」他倒是看得很開。
  釀酒在我想來就是運用各種食材的結合在味蕾上展現多層次的變化,這麼說他隨便找個廚師跟著,都比跟著我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歌手來的強的多啊,雖然我也是調酒師,對酒也小有研究,但對釀造我真的不在行,最多就是自己*infuse一些酒而已。
  說真的,我真想不明白人生經驗到底和釀酒的層次變化有什麼直接關聯。
  不過他都說有了,那就有吧。
  「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體驗妳糜爛的生活的,既然他想清楚了,就看妳了。」一直沒吭聲的霍子煜終於開了口。
  仔細想想大概是我多慮了吧,畢竟我當紅女星的身分擺在那,葉氏暫時應該不會有太大動作,就算他們真的動手了那點抵抗和反擊的自信我還是有的,只要在那之前讓方奕汎離開便不會讓他受到牽連,況且霍子煜都開了金口那就表示他覺得方奕汎的提議可行,當事人也都表示不在意風險,這事對我來說也不難,再拒絕,倒顯得我很不近人情似的。
隔日我開著拉風的跑車在路上疾馳,享受著冬日難得的明媚的陽光,副駕駛座上是心情比正午陽光還要明媚的方奕汎。
  看他東張西望一臉快樂滿足的樣子,我有些好笑,他只是從他活膩的地方來到我活膩了的地方就開心成這樣,我無聲的搖搖頭,或許一開始會感到新鮮,但時間久了便會感到乏味了。
  因為他我特意推遲了許多行程,但延得了一時延不了一世,有些工作已經拖不得了,累積了一段時間的工作量肯定不會小。
  我呢,還債來了。
  我急急忙忙的趕往團練室,和我的御用樂手們一起練團,準備要在新北耶誕城的耶誕演唱會上演出的曲目,雖說都是唱自己的歌,但為了配合耶誕主題我還是得和樂手們一起討論微調編曲,這一練就到了晚餐時間。
  當團練告一段落,我掏出手機準備幫大家叫外送時我們家的吉他手和鼓手已經將一大袋便當抬來了進來。
  沒錯,每次團練幾乎都是我這個「愛擺架子」的人在幫大家訂飯。
  在團練室外就是我最大,他們知道我需要維持「特殊」的形象所以會給我留面子,但只要團練室門一關我就是最小的那個,我的樂手們各個脾氣都比我大,為了一個小節跟我叫囂互嗆都是家常便飯,做音樂的大事都是交給他們,像這我這種只出一張嘴的,自然是要擔起叫飯這類雜事。
  只是我飯還沒叫啊!這幫大爺們手上的飯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偷其他公司同事的?
  「喂,鬼玫,妳這小助理不錯啊,比妳有用多了!」出聲的是我們家最嘴毒的吉他手。
  小助理?
  我什麼時候請助理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當我看到從門外轉進來的方奕汎,我瞬間想起來了。
  我家樂手最是龜毛,無關的人員通通不准踏入練團室一步,為了不讓方奕汎淪落到坐在冰冷的走廊吹風的地步,我只好隨口胡謅他是我助理,這群大爺才勉強答應讓他入內,之後我專心致志的練團倒是把他給忘了……
*infuse: 自製的浸製液。用一些自己想要的食材入酒,透過選酒、溫度、時間、比例調配浸製,而得到的風味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