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妳:下

書店 | 2021-11-30 23:53:26 | 巴幣 120 | 人氣 77



-

-

圍坐在吧前的三位在神奇的巧合之下同時眨眼,不過零點幾秒的黑暗過去,他們看見的就是從端坐高腳椅轉為向後倒下的言。

以超越人類數倍的反射神經動作,2327疾手快的翻進吧台,沒管被他掃下吧台的所有,迅速低下身,在人類後腦勺重嗑地面以前張手替對方護著。

「阿言!」

慌忙之中,莉絲並未意識到自己似乎”又”缺少了什麼,瞪大一雙滿佈暗紅血絲的雙眼,撐著檯面拉高身子,心急的往消失在平視範圍的男子望去。

直到確認老友確實接住了言,這才鬆下情緒。

「......怎麼回事?」

伸出背後的肉翅在最後一刻接住即將連鎖落地的瓶瓶杯杯,阿莉莎叼著菸一邊將所有杯瓶隨意放回桌面,鎖上眉頭,同樣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態感到不解。

難道言,有什麼沒說過或不知道的隱疾?

過去好段時間,言鬆軟的軀體像是被抽走七魄,去除斷斷續續的呼習,無論莉絲灌輸了多少治癒魔法,怎樣都沒點反應。

「……要我電他嗎?」

凝視著男子靜若塑像的面龐,2327沈默了會,疑惑的請示莉絲,殺人的經驗他是不少,不論敵人或戰友。

可救人並不是他的強項,他記得要處理人類肉體的傷痛相當複雜,不是打兩支激素、睡一覺就能搞定的,既然現在連莉絲都束手無策,這樣,他或許可以嘗試些激進的手段?

「不准!阿言是一般人類,失去生命跡象以前不需要電擊。2327,你先回店裡幫我把藥櫃裡最高級的魔藥都帶來,阿莉莎,我們帶他上二樓沙發歇會觀察看看。」

不料莉絲是斬釘截鐵地回絕,並對2327和阿莉莎下達了明確指令,自最後一次任務以後,她鮮少擺出如此強硬的態度。

過往阿莉莎都會開玩笑回嘴要莉絲不準命令她,但面對莉絲這罕見的直接與菸友完全不明朗的狀態,她一時也亂了節奏,聽話的將言橫抱而起,並用肉翅護著人類的垂下的腦袋瓜與雙腿。

-

將言安置妥當後,阿莉莎撇了眼跪在一旁,焦急全寫在臉上的莉絲,心裡一樣煩躁的很,不過她除了現場把對方變成惡魔讓言自癒以外,也沒別的手段能幫上忙。

莉絲連電擊都不讓2327用了,更不可能答應這條吧?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人類跟前人類為什麼通通這麼麻煩。跟那個老頭一樣!!!”

當她準備打開陽台的落地窗,正欲來個兩支煙看看能不能抽走雜亂之時,以赫德克拉廣場為中心,直衝天際的火光瞬間照映了整座阿斯嘉特城。

世界的延續者、始源神,亦是現任城主織羽紅雀,親手焚毀了那座剛才被證實是瘟疫之窟的參天大樹。

瘟疫的爪牙被正規軍揪出巢穴,在廣場上排成一列公開處刑,其中,不乏被稱做“質點者”的強大存在。

這刻,被吸引注意的阿莉莎、莉絲都愣住了,記憶裡,那棵巨樹已然佇立此城不止一陣子,這等體積要被焚燒至此,很明確的不是簡單意外,而有此等魔力造就如此現象的,肯定也非等閒之輩。

又和戰爭之災一樣,瘟疫也襲來了......嗎?

她們正欲往細思考,卻在釐清的環節就忽然像是被拔掉了記憶卡,斷了載入。

「阿莉莎,妳先......」

「我先回店裡找2327去看看狀況,言交給妳。」

直接攀上陽台的圍竿,阿莉莎沒等莉絲把話說完就自己做了結語,同為女性、曾經共同出生入死,她明白莉絲一直以來的心思,綿延到言倒下那瞬間擴大的激動反應。

她向來不在意正常社會框架下的倫理道德,但她始終沒有給予過對方任何鼓勵,是因為她知道,莉絲身上還存有大部分不死族都背負著的隱憂。

離開前,阿莉莎沒回過頭,平淡的留下一句話。

「莉絲,記得。妳曾吃了妳的丈夫。」

-

有人說過,食慾與性慾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她可不想看到,沒有知覺的殭屍,重新體會到痛的樣子。

-

這些往事屬於莉絲,她比任誰都要清楚。

聽著阿莉莎錐心提醒沒下,莉絲看向小茶几上黎瑟安在相框裡的笑容,此刻,那張笑臉有多燦爛,她心裡的嫉妒就有多酸。

她也曾是人,留下了屬於生者的心。

“是妳,不懂得珍惜。”

伸手將那張照片蓋下,莉絲替自己多按了兩下香水。

-

扶著快要炸開的頭殼甦醒,明亮且濃郁的香水氣息立刻鑽進言的鼻腔。莉絲在沙發邊正襟危坐,見言醒過,便屈身湊近,一人一屍間就剩層薄紗的距離。

「阿言,還好嗎?」

「嗯,應該吧。可能前面連日又是監工又是修復結界的,有點太累。」

同樣意識到被窗外閃爍的赤光,腦袋靈光的言一下便將自己突然昏厥的異狀連線上去,但亦同樣被截斷了思緒,無從深究、探索。

「莉絲,我睡了多久?還有,外面是哪燒起來了?」

「你在三十分鐘前突然昏到,據阿莉莎跟2327回傳的訊息,外面燒起來的......是瘟疫之災一直隱藏在城裡的大本營,廣場上那棵大樹。」

將冰涼的手心包覆著對方溫熱的手,莉絲催動可以安神的術法將魔能一點一點傳導至言體內。

「你先喘喘好嗎。這次戰襲似乎沒有戰爭之災這麼猛烈,城內的禍首也都被抓住了。不要擔心這麼多。」

感受到對方的脈搏一下急速了起來,她將嗓音放至最細最軟,抓著對方的手指不禁撫動了下。

慌亂吞噬了失去永生者淡然的普通人類,記憶最深處停在他於已經覆滅的北方小國被當作軍犬豢養的日子,三十多年的光陰堆積不出足以讓他直面此生最初、唯一的摯愛於這末日將近的世界不知去向的勇敢,心神一下揪成打不開的死結。

他不再是那個目空一切的通曉者,言不過就是個初嘗自由滋味沒有幾年的戰爭機器,心靈堅固的程度甚至不如少年。

「但黎瑟安......前幾年外出後就一直沒有音訊,如果那棵樹屬於瘟疫,那代表他們早將爪牙伸至妳我身邊,我怕......」

恐懼很快佔據言的所有,溫熱水霧在此生首次次暈開他總是泰然、透晰的視線。

然後,一片枯黃的肉色逼近了他的面們,在他唇上留下冰涼、柔軟的觸感。

「阿言。」

或許正是在這危機四伏的末日之下,莉絲終究選擇不再隱忍,將手撩上男子的大腿內側,她在突如其來的一吻過後靠上對方肩頭,鼻尖輕輕在人類頸間搔弄,將微薄的氣息貼上言開始燥熱的耳根。

「安安......總是把你留在這裡,不論這次,還是以前。你說過,你是來到這座城尋找屬於自己的自由,而她,以愛為名,把你栓在這座籠裡,替她守著歸處。當然,我知道你很愛她,所以你心甘情願,但世界都這樣了,她仍沒回來陪你渡過。」

雖説死去多年的肉體已不再有任何明顯的生理反應,她仍是不自禁的夾緊雙腿。

「縱使至今你仍忠情的替她操心......我......卻真的很心疼你這樣子,看得我心如刀割。」

-

「阿言,我,不行嗎?」

-

-

延伸閱讀

〖人造人〗(莉絲、2327、阿莉莎前傳作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