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獵魔麥格農-中二眼(上)

Mr.DD | 2021-11-30 20:00:04 | 巴幣 0 | 人氣 42


  下課休息時余蓮同學又再替老師開小差幫忙發批改好的考卷,雖然說洩漏個人小考成績這是犯法的,但是老師和學生們沒意見大家就裝作不知道就好。
  余蓮華給人感覺好像家裡很有錢,有著JK偶像級的美貌是本校公認的校花,一頭長直黑髮配上切齊的前額瀏海,半遮的眼神彷彿是從古典畫中跳脫出來的美人。她沿著桌子發考卷,但是發到在下課時也要埋頭看著下堂課教科書的肥宅同學面前時,她突然地將考卷重拍在他的桌上,「死肥宅,你的考卷。」
  肥宅同學愣了一下,平時根本沒交集的同學有必要這樣?唉,算了…反正肥宅本來就很惹人厭了,肥宅看了下考卷,心中想著這個成績應該落在班上第五名吧?
  「班上第三名…」余蓮同學稍微用力按了一下考卷,故意停留幾秒鐘在上面留下手印形狀的皺摺,從瀏海的間隙中透露著普通人對於肥宅的尋常厭惡感。
  肥宅被這樣對待已經很習慣了,只是向來很注重表面形象的偶像級校花,也終於對他常駐的噁心靈氣不忍了嗎?考卷上的手印痕真是明顯,肥宅比對了一下,她的手還真嬌小。

  「哎呀…」余蓮同學突然捂著左眼,她的眼睛正在流血,鮮血從指縫滲漏出來,像是打翻的茶杯一樣開始流滿全身,還沒發完的考卷散落一地,白色的高中生制服都被染成紅色,旁邊的同學見狀也上前關心,余蓮華熟練地從口袋拿出紗布打開包裝按著眼睛,其他人也攙扶著她,一群人浩浩蕩蕩地拉著余蓮華去保健室。
  只有肥宅自己一個人依然留在座位上,這不是余蓮華第一次眼睛流血,從上個月開始她就有這種症狀,流言蜚語說似乎是什麼眼底黑色素癌啥來著的,一開始她幾乎天天流血,但是都是眼淚的量,然後流血的頻率有下降,但是每次出血卻越來越嚴重,近一周以來她已經被救護車送醫兩次。
  肥宅不打算湊熱鬧裝忙,因為他知道余蓮同學早就可以自己應付狀況了,她在口袋裡放著消毒紗布,書包還有隨身攜帶的藥物,看著那些同學只是為了表達自己的虛情假意和逃掉下一節數學課,害得余蓮華來不及去吃書包裡的藥就被擄去保健室覺得好笑。

  數學老師不是笨蛋,他大罵那些虛情假意的同學,而余蓮華也沒有坐救護車去醫院,她在保健室吃過保健室護士準備的藥之後,換上了備用的制服回到教室上課,除了臉色略微蒼白以外沒有太多變化,看不出來她剛才是個眼睛大出血的病人。
  總算挨過了數學課,下一堂歷史課進度到了歐洲中世紀,這所分數很高的升學高中,作為從教會私校轉型的歷史傳統特性,這個進度的歷史課會由十字教會派出的神父與修女來上課。
  當授課的神父和修女走入教室時,全班同學同聲驚呼,神父雖然散發著神職人員的面色神情與氣質,卻長得又高又帥,修女人美身材還超級暴力,即使修女服也遮掩不住的G級GOD神級巨乳。
  「上帝保佑,各位同學,我是安傑李柯神父,身邊這位是夏莉莉亞修女。」神父率先發語,「余蓮同學,剛剛保健室護士有跟我提及你的狀況,我建議你最好讓『眼睛』休息一下。」
  到底是因為授課的神父修女是帥哥美女,還是因為神父修女生動的授課內容深入淺出的解說,搓揉了中世紀各種觀點,全班的同學卻都聚精會神地上課,不然歷史課通常另人昏昏欲睡,但是肥宅瞥眼一見余蓮華真的給它睡下去了!只是授課的神職人員沒意見,開始就要她休息也是這個意思吧。

  上完歷史課也是放學後的晚自習時間,神父和修女親切地到余蓮華的桌前喚醒她,「睡得還安穩嗎?」
  「嗯!啊!對不起…」余蓮華立刻站起來鞠躬道歉。
  神父說,「關於『眼睛』的狀況,可以借一點晚自習的時間談談嗎?就在學校的古蹟教堂裡。」
  修女用一本有點厚重的書本抱在胸口,帶有暗示意味地把書的封面給余蓮華看到。
  余蓮華看向一旁的肥宅同學,他開始看晚自習的參考書了,想應該還有時間吧?「我雖然會晚自習,但是沒被強制要求,沒問題的我跟你們去吧。」
  校園內古蹟教堂是國內罕見的八角形圓頂教堂,被政府指定為一級古蹟與重要文化資產,只可惜也就是被擺著而已沒有教堂的功能了,信徒不會來這裡禱告,教會也不會在這裡舉行彌撒儀式,學生頂多參觀一下就沒興趣了所以人跡罕至,最多是建築文物保存專家定期來巡視和修補而已。
  神父與修女一前一後把余蓮華帶到這裡,神父確定教堂周圍沒有別人之後,「我們來是解決問題的,請放心課堂上那些燒巫女的事情不會在21世紀發生,你看了這本書對吧?」神父一手從修女那把書接過來舉到余蓮同學面前,「這本書你認得嗎?這本書在中世紀時被十字教列為禁書,你看過了嗎?。」
  「那是從學校圖書館借來的,不會有啥問題吧?而且我也看不懂,沒幾天就還回去了。」余蓮華坦言不諱,畢竟學生證借書有電子紀錄不用狡辯。
  神父開始說明,「這種學校的圖書館收藏中世紀時期的宗教禁書並不是特別嚴重的事,以這個國家的歷史來看的話。最後一次世界大時,十字教封聖會為了避免珍貴的文物落入社會主義者手中,所以把文物分送給位於同盟國安全地帶的分會,但是戰爭之後共產崛起橫掃歐洲,分會更是全力逃竄遠離共產黨無神論,導致冷戰後十字教也無力收回這些文物,時過境遷來到現代,禁書令失效,這樣一本珍貴的古書,照道理應該是蒐藏家奇貨可居的目標,或是博物館的典藏文物。但學校轉型時誤把教堂裡的禁書櫃當成鑰匙遺失的普通骨董書櫃,雖然找了文史專家充當鎖匠,卻還是沒注意到裡面唯一的一本書有多珍貴,就直接把禁書打上電子編號放到圖書館裡。」
  「所以你們是來要回這本書的囉?原來那本書這麼珍貴,我只是好奇借來看看而已,可沒有在裡面亂加筆記,再說了裡面寫的都是拉丁文,我一個字都看不懂所以隨便翻了一下就還回去了。那個如果都沒問題,今天我還有要事處理,而且還要晚自習。」對於神父的長篇大論,余蓮華開始藉口想脫逃。
  「等等,你從書上學到的…」
  修女見狀前去擋住神父,「好啦,羅柯,我來吧!」夏莉拿下頭套順了順長髮,「你很在意吧?那位身材像是聖誕老人的男同學嗎?」
  「欸?」女同學愣了一下,雖然神父很嘮叨但是修女卻明察秋毫。
  「假裝在睡覺,其實另外一隻『正常的』眼睛正在看他。」修女拿出手機,「證據在此,表面上是在拍攝上課過程,其實我有在偷偷注意喔!」
  「也不是啦,就覺得還…還可以…」余蓮華害羞地回話。
  「嗯,那就去吧!」夏曆打算放人,「這本書的問題改天再說吧!歐洲史中世紀還有好幾堂的課。」
  「嗯!」余蓮華同學鞠躬,「謝謝修女,那我先離開了。」
  目送女同學離去之後,羅柯本來想抱怨,想想還是算了,他已經受夠照顧這些小屁孩的案件,本世紀文明高度開發人類理智能力已漸趨成熟,真正能使用法術造成事件的成年人幾乎沒有,只剩招搖撞騙的爛神棍,夏曆的年紀剛出社會跟這些學生可能比較談得來,就讓她去吧。

  余蓮華回到教室,晚自習的時間才進行到一半但是學生已經離開大半了,但是肥宅同學還在,余蓮華回到座位上觀察他,直到最後教室只剩他們兩人。晚自習時間結束鐘聲響起,肥宅啪的一聲闔上參考書,余蓮華見到機會上去搭話,「晚自習之後你有空嗎?會直接回家嗎?」
  「吃晚餐然後去補習。」肥宅默默地收拾書包。
  「所以你沒空啊?那改天呢?」
  「改天也沒空,再見。」肥宅拎著包準備離開。
  「欸,等等啦!」余蓮華拉著肥宅的袖子一角,「你沒覺得我在約你嗎?」
  「什麼?噱我?」肥宅退了三步,心想“噱”這是什麼新的用詞?「我聽不懂,抱歉…」於是轉頭奪門而出跑步離去。
  夏曆上樓梯撞見肥宅在走廊奔跑,「同學,不能在走廊上奔跑…」本來要叫住他卻不偏不倚地被撞倒。
  「哎呀!」修女哀嚎著撫著膝蓋似乎傷得不輕。
  此時余蓮華也趕來,「張同學,就跟你說不要跑得這麼急啊,夏莉莉亞修女,妳還好嗎?」
  「好痛,我的腳。」夏曆繼續撫著膝蓋。
  「我們帶你去保健室。」余蓮華攙扶著修女,對著一旁嚇傻的肥宅斥喝,「喂,來幫忙!男生力氣比較大!」
  「可是…」肥宅覺得男女授受不親,不敢幫忙。
  「你害修女受傷了,這是你的責任!」
  「沒問題嗎?」肥宅無可奈何,「夏莉莉亞修女,對不起,冒犯了。」
  到了保健室修女躺在床上讓護士檢查傷勢,「謝謝兩位同學,剩下讓專業護士處理吧,就先放學吧。」同學們鞠躬離去。
  余蓮華跟著肥宅來到校門口,「張恩橋,現在你有空聽我說了吧!」
  「嗯…」肥宅點點頭。
  「補習班下課後,到這間漫喫來找我,跟櫃台報你的名字,不見不散,如果放我鴿子…」余蓮同學拿出手機,「拍照加錄影,你今天跟巨乳修女親密接觸的事,就傳給班上群組。」

  肥宅依約前來,補習班下課都已經是十點了,還要這樣鬧實在受不了,來到廂房門口禮貌地敲敲門。
  「進來吧!」余蓮華正在看動畫,「你坐啊!恩橋。你知道這是什麼卡通嗎?」
JoJo奇妙冒險不滅鑽石,但是肥宅不想回答,反而直接問,「妳有什麼事嗎?還是要我做什麼?」
  「這樣啊…」余蓮華知道肥宅故意迴避於是自顧自地說,「這個卡通裡的反派真有趣,明明有頭腦又有超能力,但是卻不想搞什麼幫派還是企業之類的,只是為了進行滿足癖好的連續謀殺。」同時模仿模娜麗莎的微笑問,「我的手讓你勃起了嗎?」
  「沒有。」
  「我覺得你很像吉良吉影,明明很聰明卻不善社交,作著符合當下身分框架的乏味工作,是為自己的人生紀錄留下一堆白紙,好為將來的連續殺人犯案製造撲朔迷離?」
  「你形容的太誇張了。」
  「那你為什麼要故意寫錯誤的答案?」余蓮華說,「文史地科就算了,理科那種科目,你把高分計算大題都答對,扣分較少的簡單選擇題卻錯答,我不相信你是不小心的,你刻意把成績控制在班上前五名左右!明明可以全班第一,不,全年級第一!」
  看來狡辯是沒用的,還不如坦承一點,「那只是因為,我想低調一點…」啊,不妙,這兩個字是關鍵字!肥宅立刻發現誤用等同承認自己是那種人的字眼。
  「低調?呵呵!」余蓮華嘴角笑地彎彎翹。
  「那個,就是說,想讓自己有點容錯空間…之類的…」肥宅嘴上這麼說但是卻默默地掏出手機,對著余蓮華和背景正在播動畫的螢幕,「校花躲在漫喫看動畫,形象就崩潰了吧!」
  可是余蓮華卻不當一回事,反而配合拍攝擺出可愛的模樣,「你覺得我看卡通這件事會讓我扣分嗎?哼哼…」
  「欸,算了…反正不是我的風格。」肥宅放下手機,「總之我不是那種傢伙啦,就是想低調一點而已。」
  「我相信你。」余蓮華好奇地繞著肥宅看上看下,「嗯,你知道我為什麼相信你嗎?」
  「因為常識判斷。」
  「好無聊的答案…」余蓮華突然比出喬二的用手指半遮眼的招牌姿勢,「看好了,這就是我的替身使者,我將它取名為,審判之眼!」
  …
  …
  …
  「嗯…很厲害,然後呢?」肥宅聳聳肩膀,推敲余蓮華應該是從不滅鑽石開始追番的,要是看過前面季度就會知道,喬二年輕的時候還沒有替身使者,而且審判的下場很慘,看過的人才不會用這個字眼給能力命名。
  「啊哈!抱歉……」余蓮華喪氣地低下頭然後尷尬地笑說:「我忘了,對每個人只能用一次,我已經對你用過了。」
  「喔喔,是喔…」
  「我這隻眼睛很厲害的…能夠審判人的罪惡,可以說是神眼!魔眼或者是邪眼!」
  肥宅搶先破梗,「光明會秘儀,全知之眼,就是美金鈔票上的金字塔之眼,遠古時期十字教腐敗墮落,神職人員不行正道,傷風敗俗、背信棄義、貪婪財色,光明會透過秘儀製造了利用目光施展法術的方式,用以審判、檢視和懲罰那些離經叛道的神職人員,但是光明會最後還是衰敗潛遁民間,而記載此項法術秘儀的書籍遭十字教截獲列為禁書,最後這本書在戰爭中隨著教堂被轟炸而化為灰燼。」
  「咦?你知道啊?」
  「這是宅圈對於邪眼設定來源的常識,審判之眼根據作品性向不同,有的被稱為傲慢邪眼,因為只有上帝可以審判靈魂,當人物設定擁有審判之眼的時候,就會是七大罪傲慢的化身…」
  「啊?聽起來好可怕…」
  「玩夠了吧…這麼晚了你不回家沒問題嗎?」
  「我家裡沒人喔!我爸在情婦那,我媽在嗑兄那…」
  WTF!突然間聽到校花的家庭其實很沉重的事情,「嗯…所以妳…還好嗎?」肥宅想起哥殺裡的劇情,女神官知道劍聖女被哥布林強奸過後的反應,所以他沒有道歉而是想安慰她。
  「還不錯,衣食無虞又有一些從容買奢侈品,為了討好我,我爸爸跟我媽媽的嗑兄都給了我很多錢。」
  看起來真的很糟,大人們為了彌補自己脫軌的行徑,給小孩很多錢好表現得自己有在負責,有在照顧小孩的模樣,從大人的觀點來看女兒已經高中生,只要給錢其他不聞不問,反而顯得自己寬大,讓小孩自由且對家教有信心吧。
  肥宅越想感覺越不對勁,皺摺的眉頭越來越沉重,眼底黑色素癌,搞不好她整個左眼會被摘掉,大人行為脫序、破碎家庭外加上癌症病人,藉由這種中二演技的行為緩和病痛的情緒…
  光是想就覺得真沉重,余蓮華是想找個不受歡迎、不善交際又說話沒人搭理的低調肥宅發洩一下吧?而且不是那種單純優等生的發洩,而是更沉重的東西。
  余蓮華突然用額頭靠在肥宅胸口,「大人都這樣,有時候…真的想跟那些大人一樣,放縱自己,狠狠的墮落一番…」
  「所以你才打算入坑?」
  「至少比亂交8+9男友、吸毒、抽煙、喝酒最後懷孕,還去酒店陪酒上班還好…」余蓮華抬起頭來,口吻馬上從陰沉轉為戲謔,「聽說宅宅帶入坑這樣的關係就叫先生…」
  「不要…」肥宅一口回絕,「你只是想報復大人才亂花錢的話,我才不要帶你入坑,而且我從來不帶人,這件事情我有原則的。」
  「嗯,你有原則啊?」余蓮華眼睛瞪著肥宅:「不然這樣,退而求其次,跟我交往!」
  「好啊,可以。」
  「這麼乾脆喔?」余蓮華有點震驚。
  「妳的條件很好,當然答應。」肥宅覺得,余蓮華再怎麼說也不是邊緣人,應該知道自己被評為校花吧?這裡先隨便她好了,反正也只是瞎鬧而已。
  「覺得這樣誠意不太夠…」余蓮華突然正跪,如同漫畫那樣正式地敬拜,「小女子不才,以後請多指教。」
  「嚇!」肥宅一見還要演嗎?於是他也回禮:「我才是,請多指教。」
  終於演夠爽的余蓮華關掉動畫瘋,「所以,我們先互相自我介紹一下,我已經介紹過了,換你了。你為什麼這麼晚也不回家?」
  肥宅換了一個比較輕鬆的姿勢說,「我家裡也沒人。」
  余蓮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青衫淚的曲調開始唱,「同是天涯淪落…」
  「沒那回事。」肥宅斬釘截鐵地說,拿出自己的手機,「我的父母只是在我上高中之後覺得我可以自理生活了,於是開始專心自己的事業,我的家庭群組大家都有聯絡。」
  「是什麼事業啊?」
  「父親在tsmc就任研發工程師,母親是骨科醫師但最近以藝術家自居,飛往世界各國替客戶製作客製化的藝術義肢,IG上有不少她的作品。」
  「令人羨慕!」余蓮華突然飛快地奪下肥宅的手機,「借一下!」然後靠到肥宅的懷裡迅速按下自拍,接著輸入訊息:女朋友。
  爸爸:幹得好!爸爸就跟你說過,要有信心!
  媽媽:好可愛,要戴套啊!別辜負人家女孩子!
  肥宅發出無言的嘆息,雖然很有個性,但是還能接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