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42 艾瑞克(下)

椅子 | 2021-11-30 16:47:33 | 巴幣 2 | 人氣 46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3 永恆

42 艾瑞克(下)

艾瑞克帶著真理杯往布魯家疾馳,丹尼也和他一起回去,但不能讓人發現丹尼和艾瑞克一起,這樣艾瑞克會被逼問丹尼爾的行蹤,艾瑞克一路都讓丹尼坐在自己身前,直到快到布魯家就先放丹尼下馬,距離近,這傢伙認得回家的路。

艾瑞克到布魯家門前時,不禁嚇了一跳。

只見城堡門前豎立著一根根長槍,槍頭上各插著一個人頭。艾瑞克認得,這一排人頭是派克家的人,邦妮的家人。

艾瑞克勒馬急停,馬放聲嘶鳴,仰著蹄走了幾步才停下來。

艾瑞克雖然身經百戰,什麼場面沒見過,但回到家看到同為家臣的人全部被斬首立於家門前,這還是第一次,心下驚愕萬分。

「不許動!」

一名弓箭手喊,門前一排弓箭手正將箭頭指向艾瑞克,只要一聲令下,艾瑞克頓時會被萬箭穿心。

「在沒弄清楚身份前,不許再往前靠近一步。」弓箭手喊。

「我是艾瑞克‧加里坡底」,艾瑞克對著城堡大喊,「強納森大人的第一近衛,不認得我了嗎!」

弓箭手聽了,似是有些遲疑,派人去通報。但門前一排弓箭手仍沒將對準艾瑞克的箭放下。

是太久沒回家,還是我這副模樣太邋遢,他們才不認得人,艾瑞克心想。

盯著那一排人頭:都是派克家的人,沒有巴羅家或是其他家‧‧‧二世大人與強納森聯手對付丹尼爾?既然這樣,為什麼克萊德會被通緝?

等了一陣,大門才打開,強納森騎著馬親自上前迎接。

弓箭手們都退下去了。

「艾瑞克!」強納森看見艾瑞克很高興,「什麼風這麼厲害,能將你送回家?」說著下馬。

「家裡事鬧那麼大,能不回來嗎?」艾瑞克也跟著下馬,與強納森並肩往城堡走。

強納森:「你都聽說了?」

艾瑞克點頭,「我正是從西南方來的‧‧‧」

強納森:「你有遇上丹尼爾嗎?」

艾瑞克搖頭,「我應該嗎?他在那裡?」

強納森:「有消息說丹尼爾在那‧‧‧既然你從那裡來,想必已聽說‧‧‧」

艾瑞克:「邦妮與克萊德被通緝?我知道,但為什麼?外面傳聞說他們密謀殺了愛德華王,劫走丹尼爾?你不會也這麼相信吧?強納森?」

「‧‧‧剛才你看見了吧?」強納森示意門前那一排人頭,「派克家的下場,這是殺雞儆猴,以防布魯家又出現心懷不軌的叛徒‧‧‧」

「派克家不是叛徒,你深知這一點,」艾瑞克眼神銳利,「他們自始至終都對愛德華王忠心耿耿,這點有目共睹,無庸置疑。」

艾瑞克知道強納森知道,他只是迫於二世,二世是現在布魯家的實質掌權者。

艾瑞克:「愛德華王呢?真的過世了?」

強納森:「當然是真的,我怎麼會拿自己父親的生死開玩笑?」

艾瑞克:「謠言裡叛變的是派克與巴羅,為什麼只殺派克家?巴羅家呢?他們人呢?」

強納森:「他們隸屬愛德華,我無權干涉。總之,現在最重要的是將丹尼爾找回來,他和邦妮與克萊德待在一起太危險了。雖然你才剛回來,但我們立刻要出門了。」

艾瑞克:「去哪?」

強納森:「去你剛來的地方。」

艾瑞克:「你要親自去將丹尼爾找回來?」

強納森:「不完全是,我要去和中陸王會合,我們要去找聖泉。既然路上發生丹尼爾這樣的事,我得去增援。」

艾瑞克:「你親自去?黎明騎士團呢?」

強納森:「他們被愛德華派出去辦別的事了。」

艾瑞克:「都什麼時候了?還有什麼別的事?」

強納森:「我不能透露太多,只能說是攸關北境的事。」

都說到這裡了,艾瑞克也就明白野心勃勃的二世打算幹什麼。遠交近攻,黎明騎士團想必正在為與北境的外交奔走。

強納森見艾瑞克明白,繼續說:「據國軍傳來的消息,克萊德已被國軍交給同在附近的中陸王。他們見中陸王打著布魯的旗幟,便認為他是布魯家的人。」

艾瑞克一愣:「那個中陸王為什麼會打著布魯的旗幟?」

強納森便將愛德華王託李奧帶著丹尼爾找聖泉的事說了。

艾瑞克:「你相信那東西存在嗎?強納森?」

強納森:「不管相不相信,我都得去一趟,我們有軍隊在那裡。你和我一起去吧,明天啟程。」

艾瑞克:「當然。走之前,我想看一下愛德華王的墓。」

兩人來到布魯家墓園。

愛德華王的墓莊嚴肅穆,被人整理的乾淨,與一旁辭世多年的兒子葬在一起。二王子丹尼爾的墓碑前被人擺了些花,艾瑞克認不得那是什麼花,只覺得一叢叢幽藍擺在那裡挺好看的。這些花看起來被擺在這裡不長不短的時日,說長,卻仍未枯萎,說短,卻已鮮嫩不再。

艾瑞克在布魯家見過幾次這種花,但他長年不在家,想不起來這花都種在哪裡,為誰所種,想著必定是哪裡的下人,遵循愛德華王的指示常來二王子墳前打理。而愛德華王自己的墓,倒是孤高清冷,什麼都沒有,一代金貴的王縱使生前擁有多少領地,死後也與常人一樣,只能占眼前一方地安身。

艾瑞克走至愛德華王墓前,蹲下身輕撫墓碑,陷入長久的回憶。

加里坡底一家全為了愛德華王犧牲,艾瑞克卻沒有因此成為無依無靠的孤兒,愛德華王對他如同親兒子一般,艾瑞克能有今日,全是拜愛德華王所賜。

愛德華王之於艾瑞克,既是君,也是父。

艾瑞克盯著愛德華王的墓,百感交集。

良久,艾瑞克才對墓碑輕聲說:「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丹尼爾。您不會這麼快就見到他。」

艾瑞克知道,比起布魯家,愛德華王更重視丹尼爾。比起守住布魯家,愛德華王更想保住自己的孫子。

「二世大人呢?」艾瑞克起身,「總不會與我們一起去?」

強納森搖頭,「得有人留守,他會留下。」

艾瑞克點頭。

強納森輕拍艾瑞克的肩膀,「今日好好休息,我們明早出發。」說著先行離開。

艾瑞克一個人至高塔下徘迴。他知道這裡是二王子丹尼爾最喜歡的地方,也是愛德華王最常來的地方,昔日愛德華王喪子常來這裡思念兒子,今日換他來此思念已故愛德華王,看一眼高塔,高聳巍峨,冷冰冰的矗立在寒風中,直入雲端。這座高塔早在布魯家莊園在此興建之前就存在,它在這裡見證過多少出生、多少死亡?這座高塔,比布魯家兩任繼承人都還要長久的站在布魯家的土地上。


「艾瑞克?」

艾瑞克回頭,只見伊芙琳有點驚訝的看著自己。

伊芙琳:「剛才聽說你回來了,原來是真的!」

艾瑞克與伊芙琳並不熟悉,就連話都沒說過幾句,只知道她是茱莉亞的侍女,丹尼爾的保母,見她看見自己這麼驚喜,微感奇怪,向她點頭,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你剛才盯著高塔發呆,是在想什麼嗎?」伊芙琳走近,手上提著個竹籃,籃子上覆蓋著一層白布,讓人看不見裡面東西。

艾瑞克不願多說,「沒什麼。」轉身就走。

「等等,」伊芙琳追了上去,「聽說你剛從大陸西南方回來,怎麼,你有遇見丹尼爾嗎?」

艾瑞克搖頭,「沒有。」

「這樣啊‧‧‧怎麼會呢,」伊芙琳失望,「我聽說他在那裡‧‧‧那麼他會去了哪裡?」臉上神色擔憂。

艾瑞克見狀,心想可能是茱莉亞派伊芙琳來向自己打探丹尼爾的消息,安慰:「丹尼爾不會有事的,妳要夫人放心好了。」

伊芙琳愣,「什麼?」

艾瑞克:「不是夫人要妳來向我打探丹尼爾的嗎?」

「是‧‧‧是啊‧‧‧」伊芙琳眼神閃爍不定,「她很擔心丹尼爾‧‧‧」

艾瑞克:「明天我就要啟程,我會找到丹尼爾,妳們放心好了。」

「明天?」伊芙琳驚,「這麼快?你與強納森大人一起去嗎?」

艾瑞克點頭,「怎麼了?」

伊芙琳不語,神色凝重。

艾瑞克見她這副模樣,心想:她為什麼這副表情?‧‧‧難道是見了派克家被斬首示眾,又聽說了邦妮與克萊德的謠言,擔心丹尼爾嗎?

「我不知道妳聽到多少,」艾瑞克安慰,「但是相信我,那些都不是真的。我們會將丹尼爾平安帶回來,重振布魯家。」

伊芙琳:「‧‧‧二世大人也會與你們一起去嗎?」

艾瑞克:「不,得有人留守。」

伊芙琳:「‧‧‧我得和你談談,艾瑞克。」

「進屋談吧!」艾瑞克環顧四周,「要起風了,會越來越冷‧‧‧」

伊芙琳堅持,「就在這裡談。」

她堅持在這裡,是為了避人耳目?艾瑞克心想。

伊芙琳四下張望,確定左右沒人,才說:「這事只能仰賴你了,艾瑞克。我不知道還能向誰求助‧‧‧你知道愛德華王是怎麼死的嗎?」

艾瑞克一愣,便知道愛德華王的死另有隱情,立即搖頭。

伊芙琳:「是被二世大人和強納森大人親手害死的!」

「什麼?!」艾瑞克這一驚非同小可,「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妳從哪聽來的?」

伊芙琳:「這不是聽來的,是我親眼所見。除了布魯家的人,誰也不能上這高塔,當時,我就在高塔底下,就在這附近‧‧‧我親眼看見愛德華王從塔上摔下來,我急忙上前察看,猛一抬頭,雖然只是一瞬間,我確定當時二世大人與強納森大人有從窗臺探出頭來看‧‧‧」

艾瑞克:「妳確定沒看錯?上面沒有其他人?」

伊芙琳:「我當時沒去通報,而是在一旁躲起來,親眼看見二世大人與強納森大人一前一後從高塔出來‧‧‧當時塔裡確實只有他們倆,是他們兩個殺了愛德華王。」

「妳確定?」艾瑞克不敢置信,「妳也說了,那只是一瞬間,且妳從這麼低的地方往上看‧‧‧」

伊芙琳:「我知道我看到什麼。若愛德華王是不小心摔下去,他們應該要慌張的下樓察看,而不是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等人來通報愛德華王的死訊才故作驚訝。」

艾瑞克:「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只因為王位?」

伊芙琳:「「只因為王位」?這話也只有你這樣的閒雲野鶴說得出來‧‧‧你不明白,他們願意踩著多少人的屍體,只為了爬上那王座‧‧‧愛德華王被解決了,他們卻對外放出消息,指稱愛德華王是被派克家與巴羅家聯手背叛謀殺,還將丹尼爾劫走,捏造這些都是為了將丹尼爾與邦妮和克萊德抓回來。」

艾瑞克想起被斬首的派克家,「他們要殺邦妮?」

伊芙琳:「巴羅家隸屬二世大人,他們不會有事。但派克家不一樣,他們支持丹尼爾,二世大人與強納森大人現在要除掉的就是丹尼爾,他們會毫不猶豫將他的勢力除去‧‧‧你看見他們怎麼對派克的‧‧‧邦妮是最後一個派克‧‧‧」

「就算強納森要殺邦妮,他也不會要丹尼爾死,他‧‧‧」艾瑞克欲言又止。

伊芙琳知道艾瑞克想說什麼,「你是指他會因為擔心丹尼爾是他的兒子而有所顧忌?」

艾瑞克驚:「妳知道了?」

伊芙琳:「我跟在茱莉亞小姐身邊很長時間了,她沒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當年她與強納森大人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艾瑞克:「因為這樣,強納森不會殺丹尼爾吧?」

伊芙琳:「那是當時,但現在情況不同了‧‧‧」

艾瑞克:「有什麼不同?」

伊芙琳深吸一口氣,「茱莉亞小姐懷孕了。」

艾瑞克驚,「什麼?!」

伊芙琳:「而這次,千真萬確是強納森大人的孩子。強納森大人不想再繼續猜測丹尼爾是否是自己的兒子,這次,他確定有自己的親生孩子,他能毫無顧忌的將丹尼爾殺了,與二世大人爭奪王位,並將王位傳給他真正的孩子。」伊芙琳說完,打了個寒顫,擔心自己所說會成真。

艾瑞克以為她會冷,脫下外衣罩在她身上,她嬌弱的身形在風中顫抖,像極了一朵在寒風中仍奮力抵抗不願被吹散的花。

艾瑞克:「茱莉亞夫人知道嗎?她知道她寶貝兒子的處境嗎?或許她能勸強納森?畢竟無論丹尼爾的生父是誰,他終究是茱莉亞夫人的兒子。」

「勸?」伊芙琳失笑,「茱莉亞小姐同意這事。」

「同意?!」艾瑞克大驚失色,「妳是說茱莉亞夫人不僅知道強納森要殺丹尼爾,還同意?怎麼可能?」

伊芙琳:「她雖然沒有明著說同意,但她知情卻毫無作為,等同默許‧‧‧你不明白,當時小姐並不想嫁給二王子丹尼爾‧‧‧」

艾瑞克:「就算不想,這與丹尼爾有何相干?丹尼爾仍是她的兒子吧?」

伊芙琳:「比起一個不知道是和誰生的兒子,她更想要自己與愛人的結晶‧‧‧這次,茱莉亞小姐能確定腹中孩子的父親是她真正的愛人。」

「太荒唐了‧‧‧」艾瑞克不敢置信,「難道她對他人的愛竟然更甚對自己的兒子嗎‧‧‧」忽然想到,「剛才不是茱莉亞夫人要妳來向我打探丹尼爾的吧?」

伊芙琳不答。但即使她不說,艾瑞克也能從她的眼中得到答案。

艾瑞克:「是妳吧?妳是丹尼爾的保母,妳對丹尼爾的關心不會少於他生母‧‧‧反而還更多‧‧‧」

伊芙琳:「請你別告訴丹尼爾,請讓他深信自己有一個深愛他的母親。」

艾瑞克輕聲嘆:「我的天啊‧‧‧」

伊芙琳:「這事只能仰賴你了,艾瑞克。既然你要與強納森大人同行去找丹尼爾,請你保護他。向來保護他的派克家已被滅了,我又不能將這事託付給巴羅家。但你與其他人不一樣,不慕榮利,又無派系,你在布魯家是唯一自由的人,丹尼爾能託付給你。你不一定要帶他回來,要是能讓他在外面過著安穩的生活,他不一定要回來稱王。」

艾瑞克:「妳確定?這樣妳有可能永遠無法再見到他‧‧‧」

伊芙琳深吸一口氣,「要是這樣能換得他平安,也值得了。」目光含淚,「求你救我兒子,加里坡底。」

艾瑞克:「別這麼見外,就算妳不這麼說,我也會這麼做的,丹尼爾也是我的兒子,我不會讓他這麼早去見愛德華王‧‧‧」想起愛德華王,「對了,為什麼愛德華王過世那天,妳會這麼剛好路過?妳常來這裡?」

伊芙琳點頭,看向遠方,「我來掃墓‧‧‧」

這回答有些奇怪,畢竟高塔與墓園並不順路,自己也是因為想來愛德華王身前最常待的地方緬懷愛德華王,才會從墓園繞來這裡。

微風拂過,將伊芙琳覆在竹籃上的白布輕輕撩起一角。

艾瑞克眼神銳利,雖然只是一角,仍是敏銳的捕捉到藏於底下的一抹藍─那是同二王子丹尼爾墳前那一叢叢一般的藍。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