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 01、異界少女

藍飛璃 | 2021-11-30 13:08:57 | 巴幣 232 | 人氣 244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一扇巨大的灰白色石門,上頭刻劃著圓形、文字等圖騰,門與門正中間的接縫上有著一顆淺綠色的圓形水晶石。
一名紫色長髮及腰的女子,精緻的五官如同漂亮的陶瓷娃娃,水眸與髮色呈現同樣的紫羅蘭色,飽滿紅潤的唇瓣,嬌滴玉嫩,她的美令人無法忽視,然而那白裡透紅的粉臉上,卻無任何情緒表現,水亮的紫色眼瞳也同樣毫無溫度,彷彿一尊沒有溫度的人偶。
她沿著一條長廊前行,直到靠近灰白色的石門前才停住,伸手輕放在門中央的水晶石上,淡淡白光突然閃現,巨門緩緩打開,呈現出巨大的房間,數十名人員各自忙碌著,有的抱著書與他人交談,有的則對著鏡子般的物品,與裡頭的身影說話。
女子似是在確定般,冷眼掃過眼前的一切,最後定睛在某處,才跨步進入。
「嵐月殿下。」一名抱著書的人員在見到她的身影後,停下移動步伐,恭敬的微欠了身。
嵐月冷眼瞥過他,沒有停留,繼續舉步朝目標地走去,當她來到定點後,負責此區域的女子,正忙碌於許多漂浮在空中水晶前,她忙著將鏡中收到的資料,伸手釋出淡淡白光,鏡中的文字,不論字數多少,全在瞬間變成一張白紙飄落下來。
她伸手接下,簡略閱讀過後,轉身就要將紙張放到指定位置,但卻在轉身之際,看見了嵐月的出現,趕忙的,女子放下手中的紙張,正視面對她。
「見過公主殿下。」她雙手交疊,擺放在下腹,恭敬的彎身行禮。
嵐月沒有說話,只是淡漠看了她一眼,視線便落在一旁桌上成堆的白紙上,女子見她沒有出聲,抬頭偷看,便注意到嵐月眼神的位置,意識到她此次前來的目的,她站直身,伸手便將其中已經準備好的張紙拿起並交遞給她。
「這是這次的任務地點,且已完全確認過他們就在那個世界裡。」女子解釋。
嵐月伸手接過,眼眸卻完全沒有與她對上,反而直接落在手上的文件裡。
世界:艾爾摩亞丁
概要:該世界有著許多種族及許多諸神,主要中心地是位於該世界東北方,有著被譽為最繁榮且僅有最高領導者才能居住的城鎮─亞丁城,而艾爾摩亞丁,則是以北方的艾爾摩領土和這中心城鎮命名而來。
調查內容:現任的亞丁王──阿瑪戴歐,是當朝聲望極佳的皇帝,在他的領導下,艾爾摩亞丁握有與被稱為天空之都──格勒西亞土地上的貝里歐斯帝國相對等的勢力。
然而在近幾年,由於格勒西亞的軍事力突然逐漸增強,進而威脅到了艾爾摩亞丁。
原本維持多年的和平條約因此出現裂痕,此過程導致已統領一時的亞丁王──阿瑪戴歐,疑似起了想茁壯勢力的念頭,進而疑似與追捕對象有所接觸。
於世界能量偵測指出,此世界氣息逐漸出現不穩定跡象,甚至感測到不應存在於此世界的能量源。
於進一步調查發現,由於能量源的紊亂,以確認有部分生靈死去但靈魂卻不知所蹤,藉此追蹤魂魄的留連處,微弱的氣息展示出了該群人存在的可能性。
藉由該僅存氣息深入探查,確實發現追蹤目標的身影,於氣息的確認下,已肯定”瓦嘉莉"等人確實存在於該世界。
以此,懇請本界盡速派人前往支援。
看著文中的訊息,嵐月本就冷如霜的紫色眼瞳,在讀完信之後,緩緩滲入了其他情緒,恨。
內心的情緒連同過去的記憶被翻攪激起,她下意識地握緊了拿著紙張的手,歛眸掩蓋內心的思緒後,抬眼,她看向前方的女子淡道:「有過度涉入嗎?」
「回殿下,並沒有,由於那女人行事謹慎,為避免打草驚蛇,探查者遵照您的指示,僅於氣息確認後便返回,並無深入追蹤。」女子恭敬的回。
「很好。」嵐月點頭,同時將紙張收起,轉過身,直接走往另一處有眾多鏡面的區域,來到此處,腳步剛停,一件黑色斗篷便憑空出現,並自動將她包裹在其中。
見到嵐月的到來,負責該處的一名男子恭敬的叫喚:「公主殿下。」
嵐月的視線,於斗篷中僅瞥了他一眼,便冷聲道:「開啟通往艾爾摩亞丁的通道,我要到該世界去。」
「是。」男子聽了,趕緊走往其中一面鏡子前,伸出的手正要碰上時,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突然一頓,緩緩回身,他語氣擔憂的開口:「公主……那女人在那世界,屬下真心建議您還是帶著護衛前往吧……」
神情憂慮的凝視著再次沒護衛同行的公主,男子好看的眉忍不住收緊。
她……又打算獨自前往了……
「不必,有支援需求我會再通知。」她毫不思考地冷漠回絕。
在她拒絕的話語下,凝視著她片刻的男子本還想多勸幾句,但見她態度如過往一樣堅定,還想勸說的話也就只能吞下了。
多年來如一日,眼前這公主孤傲的個性是眾所皆知,只不過清楚她背後的理由,因此多數人都只是於心底心疼她,卻無法進一步做任何事,只因為她是主,他是臣。
收回視線,縱使擔心,他也只能於心底無奈嘆息,伸手觸碰鏡面,注入力量,他的身影頓時從鏡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閃爍著各種不同顏色的畫面。
「公主,界門通道已開啟。」他退開,對嵐月彎身行禮並等著她動作。
嵐月邁步,在踏入鏡子前,冰冷的嗓音輕啟:「隨時保持聯繫。」
語畢,她伸腳跨入,同時一道小到幾乎不可察覺的聲音,帶著那幾乎不曾流漏的溫柔,隨著她的進入一同響起。
謝謝你……
男子聞聲,慌忙抬頭看向早已無她身影的通道口,面露驚愕。
瞪著那閃爍不同顏色的通道,她的聲音彷彿還在的於耳邊圍繞,怔愣的望著那扇門,片刻後,他才緩緩露出一抹苦笑,伸手準備將門關上。
謝謝嗎?
思複著那道謝話語,他伸出並打算關閉通道的手忍不住握緊,但幾秒後,他仍鬆開了力道,將力量注入鏡面關閉了通道,收回手,他無奈的嘆了口氣:「該說謝謝的是我們啊……」
自從那件事發生後,緝捕令一下,所有族人都準備出手,共同追罰那個女人,可是她,他們那溫柔心軟的公主,卻要他們停手,全權由她處理,即使他們想以保護她的名義奉獻,她仍設法甩掉他們,只因她清楚那女人有多危險……
收回手,凝視著關閉通道的鏡子,倒印著他的模樣,再次嘆了聲,他才繼續開始自己的工作,縱使內心有話想告訴那獨自承受一切的公主,但只要事件不落幕,那些話都只是枉然,真心希望這一次的任務能到此就結束,終結掉那早已影響他們深遠的恐懼,這樣溫柔的她才能從此解脫……
*****
進入界門,嵐月施展飛行的力量一路前行,最後通過目標的光亮,她出現在目標世界的天空中,經過了傳送通道的界門,印入眼簾的是一片優美的景色,紫色的眼,冰冷的掃過眼前的景物。
視線的前側,茂密深綠的森林與一旁青綠的平原草地緊連,靠近自己腳邊的下方,有一處由灰白石塊切砌而成的高聳城牆,城牆中保護的是一片有許多民房的城鎮。
從她的腳下延綿至身後的房子,從簡單的建設到華麗的構造,明顯展現出越內部越是貴族的居住區域。
視線沿著眼前的一切,最後緩緩落在城牆中間最大也最顯眼的建築,一座被水渠道圍繞的華麗城堡。
凝視著這大陸最尊貴者的居住的,它肯定就是亞丁城。
她想著,同時略施力量,感知著世界的氣息流動,突地,一抹獨特氣息被力量感應捕捉,抬眸,她凝視著眼前看似祥和的華麗建築。
她揚起紅唇,勾出一抹冷笑:「呵……人類就是人類……」
隨著感知的範圍擴大,察覺到的氣息隨之增加,一道與亞丁城內類似的氣息,讓她轉身朝著天空的某一方向看去。
「天空之都……」她低語,注視著該方位的雙眼,緩緩變得冰冷。
看樣子那座被譽為空之島的地方,有必要親自前往探查了,因為那裡明顯圍繞著不該有的氣息。
然而,就算如此,事情還是有輕重緩急,她首要先處理的事情,就是她必須先有個能夠掩藏身分的地位,以及能掌控這世界絕大多數事物的權力。
收回目光,她回身,冷眼瞪著眼前這座看不見中心處的城堡,在能力的探知下,她清楚那裡是王座的位置,而此刻,那個統領這座大陸的男人,亞丁皇帝──阿瑪戴歐,人就在那裡。
嘴角微揚,冰冷的眼透出鄙視神情,那個人類,亞丁的君王,以他做過的事,她有絕對的籌碼和他談條件,而此刻她也正好需要一個能協助任務進行的身份。
從氣息上的研判,亞丁王絕對做了那件不該做的事情,而她就是知曉那秘密的人,想必她的出現,他一定是無法反駁並否認的。
施展力量,她瞬身前往亞丁王,阿瑪戴歐的所在區域──王的書房。
她絕對會讓他交出權力,並親手接手管理這裡的一切的。
*****
「陛下……」
於亞丁城中王的書房裡,奈德,身為王的輔佐,本應為身為王的阿瑪戴歐奉獻自己的一切,然而此刻的他,卻什麼也做不成,只是手中捧著一疊厚紙,神情憂慮的看著坐在書桌前,那位他是奉的君主。
「那是……真的嗎?」阿瑪戴歐神情凝重地看著桌前的信函,臉上的憂愁明顯透著憤怒,甚至是不安。
「回陛下,那封信的內容……恐怕是千真萬確,因為我確實是從身為王的影子亞潘的手中獲得的……」
凝視著阿瑪戴歐的模樣,奈德不解,因為那神情中竟然還透著不安,雖說派出去的軍隊突然失去消息,這種事情是值得注意,畢竟是亞丁城旗下的騎士團,但為何王會露出此刻的表情呢?
抓著手中厚紙的手,在阿瑪戴歐的表現下,他困惑的思緒也悄悄地開始被這不安的氣氛渲染了。
雙眉緊皺,視線落在那張紙上,那是透過王的影子,也就是於暗處默默侍奉王的暗部手中取得的秘密信函,上面的內容,在陛下的轉述下他大概知道了其中的原因。
信中所描述的是,奉陛下命令前去古魯丁城,協助受到魔物侵害的亞丁騎士團,在經過離古魯丁城最近的城鎮──狄恩城時,不久便失去了消息,而且還是整整近五十名左右的騎士,全部憑空消失。
這件事情也是幾週前的事,只因為本該隨時回報進度的精靈族成員,在多日等待後依舊遲遲收不到報告,最後才會由暗部的人員進行調查。
當然,這一切因為會影響到許多家庭,甚至是貴族的關係,所以才會私下進行調查,只是萬萬沒想到,這一切的發展竟如此離奇,因為前往古魯丁的騎士團,雖不算是亞丁騎士團的主力隊伍,但仍是一群不可輕忽的菁英團隊。
可是……這樣的團隊,為什麼能夠在一瞬間就消失不見……
「中途消失的足跡……」阿瑪戴歐瞪著那封信上的幾個字,似是要確認信中的真假,顫著手,拿起信紙反覆的看,細細的讀著。
「陛下,沿途上都有魔物的蹤跡,也許騎士團只是碰到了難以處理的魔物而因此分散了,或許再花點時間找找,就有機會找到也說不定。」奈德遊說著,同時漾起一抹安撫的笑,希望能透過這些行為來穩定幾乎情緒快失控的阿瑪戴歐。
「這世上能有什麼魔物能讓一整團的菁英隊伍憑空消失?除了神,還能有什麼東西做得到這點!」聽到他的話語,阿瑪戴歐幾乎是潰堤般地大吼。
「陛下息怒,是臣考慮不周……」奈德趕忙地彎身道歉。
確實如陛下所言,究竟有什麼樣的魔物可以讓一整個精銳部隊憑空消失?而且還找不到其他足跡……
信的內容明確指出,馬蹄印僅在半路上就不見了,四處也找不到馬匹紛亂的奔走跡象,就像走到某個定點後突然進入了某個次元,使整個軍隊失去蹤影。
「真沒想到一國的君主,竟然如此玩弄自己人民的性命,太可笑了。」
女性清冷的嗓音,帶著嘲諷,突然介入他們之間。
「是誰!」奈德警戒的回身,只見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不知何時竟然進入了王的書房。
身為騎士的他,瞬間鬆開手中握著的紙疊,抽出腰上的配劍,不顧散落的紙張,怒瞪著眼前這名身穿黑色斗篷,且突如其來的陌生者。
「妳……妳是……」阿瑪戴歐站起身,震驚的看著這突如其來的人。
「妳是怎麼進來的!竟然能直接進入書房!外面的人在幹什麼?來人啊!」奈德舉著劍,擺出戰鬥姿態,警戒著眼前這突然闖入的外來者,深怕她突然攻擊而傷了陛下。
「不用喊了,他們聽不見的。」她笑了聲,拉下斗篷的帽子,絲毫不避諱地展露出自己的樣子,「至於我怎麼進來的,當然是光明正大走進來的。」
嵐月噙著冷笑,鄙夷的視線瞥了阿瑪戴歐一眼,隨即跨步朝房內的沙發椅走去,豪不客氣的落坐在面向阿瑪戴歐的單人椅上。
雙腿交扣,她悠然自得的身子前傾,動作優雅的以單手肘靠著大腿,手拖著下巴,紅唇微揚,紫色的眼瞳冷冷地盯著阿瑪戴歐,白皙的臉蛋上完全嶄露出對他的鄙視。
奈德見到紫髮紫眼的她,那明顯精靈族才有的髮色與瞳色,但耳朵卻沒有精靈族特有的尖耳,反而是人類圓潤的耳廓,咬牙怒吼:「是混血!妳是魔法師?不然怎麼透過外面的守衛近來?王城明明都有設置結界的!」
「混血?難道混血有什麼特別的嗎?」嵐月疑惑的微歪了頭,隨即冷笑道:「如果一名混血魔法師就能簡單闖入王城,那這王城的戒備也不過如此嘛!」
「少說廢話!就算混血的能力比一般魔法師強大,但仍是個混種!無視帝國的象徵,隨意進入就是該死!」奈德怒聲道,一個箭步,直接朝嵐月出手揮劍。
然而她卻絲毫沒有動搖,臉上依舊帶著豪不在乎的笑容,直視著他,只見那鋒利的劍刃,在砍到她的瞬間便靜止不動。
「怎……怎麼可能……劍竟然……」
保持著揮砍動作的奈德,在砍向她的剎那,莫名的一股阻力擋住了他的攻擊,手上的劍就這麼直接的停滯在她的眼前,不論他如何施力,劍就是無動於衷,而眼前的她也毫不在意,神情仍是一派輕鬆。
「別這麼生氣,奈德.普羅特侯爵。」
嵐月露出無害的微笑,伸出單指抵住他的劍鋒,毫不吹灰之力的便推開了他的劍刃,改變了他攻擊的方位,她就這麼遠離了他的攻擊路徑,下一秒,奈德施出的力道似乎不再受阻,施壓的動作讓他一個重心不穩,跌倒在地。
瞥了眼跌倒的奈德,嵐月的視線移落在阿瑪戴歐身上,望著面容看似平靜,但卻臉色泛白的他,她好笑開口。
「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跟你們打鬥的,而是要處理一些事情,相信眼前這位明事理的國王陛下,應該非常清楚我在說什麼。」
她刻意加強了明事理三個字的語調,視線緊鎖著阿瑪戴歐,但他只是抿著唇,一個字也不說,最後,她得到的是奈德憤怒的咒罵。
「妳這個招搖撞騙的傢伙,膽敢對陛下無禮!」奈德起身,握住劍柄,準備再次朝她攻擊。
「奈德,夠了!」阿瑪戴歐凜著臉,沉聲喝止。
「陛下……」他的喝令,讓奈德頓住,不敢置信地看向阿瑪戴歐,只見他所示奉的王,此時神情嚴峻,臉上雖看不出什麼表情,但臉色卻泛白。
那模樣使原本意氣風發的阿瑪戴歐,彷彿老了好幾歲。
阿瑪戴歐凝視著眼前這高傲的女人,不,應該說是名少女,她的外表看起來還未成年,似乎僅只有十七、八歲左右。
「妳……是他們的人嗎?」困難的嚥了一口,阿瑪戴歐輕聲地問,但下一秒,他卻苦笑著搖了搖頭,「不,應該不是,氣息上完全不同。」
他的回答使嵐月臉上無害的笑容瞬間消逝,取而代之的冰冷的面容,她面無表情的看著阿瑪戴歐,出口的語調同樣毫無溫度。
「看樣子,你不只是拿人民的命去抵押,就連自己的靈魂都賠上了啊,愚蠢的亞丁王。」她低下頭,拖著下巴的手撫著額頭,無奈一嘆,「本來以為不需要這麼做的,沒想到你竟然出賣了自己的靈魂……」
「朕沒有,朕只是……」
「只是簽訂契約,而且是公平條約,只有賠上自己的魔力。」她截斷了阿瑪戴歐的話語,抬頭看向他繼續道,「條件是希望亞丁帝國能獲得與格勒西亞相對等的力量。」
她的言詞,阿瑪戴歐沒有說話,只是選擇了沉默。
「真是可笑,竟然選擇的是對等力量,既然想要變強,何不乾脆求個把格勒西亞滅掉的條件呢?這不就乾脆的杜絕後患,一勞永逸嗎?」
「不能那樣做!」阿瑪戴歐瞪向她,神情嚴肅,「就算兩國之間的關係失衡,人民依舊是無辜的,若貿然開戰,他們最終都只會成為政治利益下的受害者。」
「意思是你想要收納格勒西亞的人民?既然要假裝的這麼慈悲,為何卻是犧牲自己的人民呢?雖說這種假惺惺的國王不在少數,不同的世界總會有這種愚者存在。」嵐月無所謂的擺擺手,彷彿這些話都毫無用處。
「不許妳質疑陛下!他是個為國為民的仁德君主,艾爾摩亞丁的繁榮都是因為有陛下的引領才有今天的!」在旁聽著的奈德,忍不住不滿的出聲。
「仁德的君主?」嵐月瞥了他一眼,冷哼了聲,「還真是仁德啊!身為王輔佐的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做了什麼,只是一昧地相信。也對,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會有什麼樣的臣子,同樣的愚昧。」
「妳這女人──」
「奈德夠了!」
「可是陛下……」再次受到喝止,奈德震驚,想反駁,卻在阿瑪戴歐的漠視下禁了聲,一臉不甘的瞪向眼前這傲慢的少女。
「是朕的錯……」阿瑪戴歐凝視著嵐月,輕輕地,語調痛苦的出聲道歉,「對不起……一切都是朕太過渴求國家的安定才會……」
「少找藉口了。」嵐月再次無情地打斷了他,挺直身子,雙手交疊在大腿上,冷著臉,看著仍是一臉歉意的阿瑪戴歐。
「不,朕說的都是真的,朕一心希望避開戰爭的可能性,只因現在的國家局勢已經在多年前的和平條約下穩定了許久,兩國也開始有了和平共存的共識,可是格勒西亞卻……」
他停頓,想到對方國家竟開始增強兵力,雖不代表什麼,但保守一點來說,這很明顯的就是戰事前的一種準備啊……
「你認為他們是為了攻打艾爾摩亞丁所以開始屯兵力?」嵐月無奈的嘆了聲,搖搖頭繼續道:「算了,無所謂,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因為那群人就是以這種手法毀掉一個又一個的世界。」
「妳很了解他們?」煩惱著這一切的阿瑪戴歐,在嵐月的話語下,他忍不住反問,語調明顯露出希望。
「算了解,也不算了解。」她回,同時瞥見一旁因自己的無禮態度,又準備發作的奈德,她繼續說:「他們是我族在追捕的對象,簡單的說他們跟你們一樣都是人類,只是多了一些強化自己的技能與手段罷了。」
「跟朕一樣是人類?」阿瑪戴歐困惑,依照她的說詞,難道她不是?
「正確來說,從某方面而言我確實不是人類,但要怎麼稱呼我都無所謂,重點是你犯了嚴重的錯誤。」她站起身,筆直的走到書桌前,面對高自己半個頭的阿瑪戴歐,凝視著他的眼看似平淡,但卻閃過一絲不易捕捉的神情──不安。
她雖冷漠,但多少還是同情這個國王的,畢竟從他的肉體記憶中,她讀出了他的過去,即使失去靈魂,無法讀到更多的相關情報,但那已經夠了。
何況眼前的亞丁王,已剩沒多少時間可以對談,因為他的靈魂被奪,僅存用來維繫肉體的魔力也所剩無幾,她必須在他失去意識前獲得政治權限。
「面對你的事情,我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存你的肉體,不讓它腐朽,直到找回你的靈魂為止,所以在這之前,我需要你將管理帝國的權限給我。」
「妳說什麼!」一旁的奈德,聽了震驚大喊,想極力反對。
「……朕明白……朕會遵照妳說的做,想必妳應該也清楚現在的狀況……」阿瑪戴歐毫不考慮的點頭答應。
「陛下!」奈德詫異,沒想到王這麼簡單就把權限給了這不斷胡言亂語的少女。
「在這最後,能否答應朕的一個請託。」阿瑪戴歐凝視著這始終平淡,時而露出鄙夷或是少數表情的少女,只見她沒有說話,僅點頭示意,他扯動嘴角,溫和開口:「可否告訴朕,妳的名字?」
他的請託,讓她挑了眉,但也沒多說什麼,很乾脆地回應了他的要求。
「嵐月。」她說。
阿瑪戴歐聽了微頓,隨即笑道:「很好的名字。」他露出一抹笑,緩緩的,他垂下眼:「嵐月,朕的帝國……就拜託妳了……」
說完,他的身體便像力量瞬間被掏空般的一軟,就在他癱倒下去要撞上隔著兩人的書桌之際,嵐月的身體像是失去實體一般地穿過書桌,準確地在阿瑪戴歐倒下的瞬間接住了他。
「陛下!」奈德錯愕大喊,只見自稱是嵐月的少女,竟在陛下失去意識的瞬間,直接穿透過那結實的木桌,攬抱住失去力量支撐的阿瑪戴歐。
看著眼前的一切,回想著他們的對話,奈德的思緒空白,無法言語,只能靜靜地,看著嵐月抱著昏厥過去的阿瑪戴歐軀體。
嵐月瞥了眼倚靠在肩上的沉重身軀,視線緩緩落在一旁窗口外頭的天空。
他的委託,雖僅是口頭上的,那也已經足夠了,因為身為帝王左右手的人,就在這房中,在旁邊,默默的見證了這一切的發生。





試水溫,大改後的第一章,雖說目前已經改到第十章了。

由於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很喜歡天堂2(十多年前),所以用了該遊戲的背景去寫,基本上除了城鎮、帝王以及眾神和龍等等的角色是遊戲內的以外,其他東西都是我自己設定的。(至少人物名稱跟劇情都是我自己設,多到爆。)

但,這是我的最愛之作,喜歡可以給個GP,歡迎留言,但請不要砲我......Q_Q

後面章節,視瀏覽量而定,因為可能......不會全部發布,畢竟是我的寶貝......(怕

創作回應

『。』
骯,從每一字一句細膩的用字遣詞來看確實感受得出來反覆修改多次的用心
第一章就從兩個王室的談判中展開,一開頭就帶大了整個世界觀
可想而知那將會是一個很巨大而不平靜的世界吧
2021-11-30 13:24:58
藍飛璃
WOW......好厲害的分析,還好沒有太糟糕,剛剛貼出來之前還是有檢視了一下。>"<
謝謝評論~~
2021-11-30 13:28:08
『。』
整個故事的起頭省去了繁瑣的介紹,直接進入主軸
看來之後可以跟著嵐月的視角來一步步撥雲見日看清楚這個巨大的世界
2021-11-30 13:27:27
藍飛璃
一開始沒有的,一開始我還去複製了原著的小說呢XDDD

不過後來覺得那樣不行,所以改了又改,這是第三次大改了。QAQ
2021-11-30 13:30:13
『。』
為自己喜歡的遊戲做二創,我能體會其中難處
要讓整個故事情節符合遊戲的世界觀設定,同時還要讓角色融入進去
還有很多衍生問題諸如遊戲官方突然又增加設定或者修改設定等等[e8]

看到作品大概也能理解你會一修再修的原因了,是項大工程呢
2021-11-30 13:33:45
藍飛璃
真的會一直出新的,但還好online已經穩定了,所以劇情背景上應該是還好,畢竟我設定的東西,有包含女主角世界的事情,所以僅用到某些資訊,整個遊戲並沒有全部使用就是了。

(女主角的世界我還沒寫,因為是內心世界,有架構,但無法動工......太黑暗,會影響情緒......不好下手......囧)

因為寫作本來對我而言就是整理自己和舒壓用的,所以最愛之作,架構自然很豐富,可是卻不是能全部寫出來的故事,有些事情......牽扯到過去的黑暗經驗。>"<

總之,非常感謝你的留言和觀看。[e33]
2021-11-30 13:39:19
肥宅鯊J shark
利用一開始嵐月他們那邊的族人知道這世界的危機,再用與王的對話快速帶出大部分的事情,這種不拖泥帶水又能夠讓人迅速理解的方式我很喜歡
2021-11-30 16:50:40
藍飛璃
哈哈⋯⋯謝謝你!❤
2021-11-30 23:48: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