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39. 墜落的花背道而馳

青小豆 | 2021-11-30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53





【39. 墜落的花背道而馳】
異なる道を歩む二人



  自從考執照那天親眼看見土霧死操終結掉許多人的性命之後,茉紅梨開始變得多愁善感,她總是在思考何謂英雄。

  英雄也有分強弱,也有分性質,當然越強才對自己越有保障。不過成為強大之人的前提,究竟要犧牲多少呢?

  如果土霧死操並不是英雄,擁有強大身手的他是敵人、如果他殺死的人也沒辦法復活的話,她現在還能坦蕩蕩地站在這裡參加典禮嗎?不知道,茉紅梨不曉得。

  她想變強,變得能夠保護他人,但她也想珍惜身邊所有重要的人,所以至少現在,她想把這份心情傳達給身邊那位重要的人。

  「茉紅梨,那個......春菅說有人撿到妳的手機了哦。」

  原本即將脫口而出的話哽在嘴邊,看來現在不是時候呢。茉紅梨自嘲地笑了笑,開口:「太好了!」

  「妳先現在這邊等,我去帶春菅他們過來。」

  這個典禮的大廳非常大,畢竟典禮會場是個可以容納一萬人的大舞台呢。茉紅梨就待在其中一個牆壁接近角落的位置等候著,在這個社會紅髮不再突出,身高也僅僅162公分的她被淹沒在人海之中。

  散場的人龍就像新年的神社參拜一樣擁擠,如果不像現在這樣待在牆邊,絕對會順著人海的移動方向被推向出口的。

  典禮期間的座位是按照身份去區分的,贊助商及家屬的位置是在一樓台前的左側,而被提名的英雄及家屬則是坐在舞台的正前方。

  本來就坐在不同區域了,要會合的確需要花上一點時間。

  「找到妳了,時流。」
  「春、癒花姐?獨人呢?他去找你們了耶。」
  「欸?我剛剛跟他說我過來就好了啊,他剛剛電話掛太快了一定沒聽到......」

  「沒關係我傳訊跟他說。」春菅在螢幕敲了幾下鍵盤,「我剛剛又打一次妳的手機號碼,接通了,聽起來是一個跟妳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撿到的,我跟她約在渡假村的入口外面。」

  「嗯,謝謝你啊,春。」
  「那個......抱、抱歉,剛才的事。」

  看著師傅很努力拉下臉來跟自己道歉的模樣,他撇過頭,一副覺得很丟臉的表情,茉紅梨看了就想笑。

  「癒花姐,你老公平常總是坦蕩蕩的,在屁孩面前就會變了一個人欸。」
  「噗......」
  「好啦春,我原諒你,反正我也不會有需要讓你跑來救我的時候嘛。」

  身為老婆的癒花不僅沒有幫自己講話就算了,還噗呲的笑出來,這讓春菅覺得自己根本顏面盡失,惱羞回嗆,「就算有那種時候我也不會去救一個屁孩的,想得美。」


  「為什麼妳也會在這裡啊!」


  ......這個聲音是?

  茉紅梨在聽聞聲音的當下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轉頭,驚訝到根本就發不出聲音,她壓根就沒想過會在這種地方遇到他。

  「茉紅!?妳怎麼會在這裡!」

  什麼什麼?同學會嗎?旁邊兩個大人的眼裡目前的情況看起來就像這樣吧。

  「你們怎麼會來?!」
  「喂是我先問妳的吧!」
  「獨人那邊有公關票所以......」
  「嘁,盡是群搭人家便車的傢伙。」

  咂舌之餘不忘擺出瞧不起人的表情往一旁撇去。為了拯救沒禮貌同學搞壞的場面,切島出聲了,「他說的搭便車是指我啦,爆豪這傢伙不是UFC的冠軍嗎?獎品是入場門票哦,而我是扒著他來的。」

  此時一旁的癒花一聽到『爆豪』這個名字眼睛一亮,露出八卦的表情把春菅拉到旁邊一起看戲。

  「原來冠軍獎品是門票啊?我完全沒注意到。」

  「哈,也難怪啦,妳根本就跟冠軍無緣啊。」

  額頭上浮起了青筋,茉紅梨挑眉,「你囂張的死性子真的不改耶,有種現在來比一次啊?」

  「隨時放馬過來啊,不管來幾次老子都會打爆妳的啦!」

  「這可是你說的......」茉紅梨露出一抹你上當了的陰險笑容,轉頭看向一旁喊著:「這傢伙說放馬過來,聽到了沒?快給他點顏色瞧瞧!閃翼!」

  「關我屁事啊!!!」

  直到春菅在一旁大吼,切島最後還是忍不住發問了,手拱在嘴邊靠近茉紅梨的耳朵,「那個茉紅啊,妳跟閃翼是『那種』關係嗎?我看到妳們一起吃飯......」

  「噗......!」這個笑話似乎讓剛才被爆豪嗆的憤怒一掃而空,茉紅梨搖了搖頭,拇指指向另一頭站在春菅旁邊的癒花,「切島,你看到那邊那個大美女了沒?人家是閃翼的太太喔,你的誤會可大了。」

  「噫!對不起!」

  雖然他們的對話音量很小對方應該根本就沒聽到,但順著茉紅梨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對上癒花的視線,切島被美女的笑容壓迫立馬鞠躬道歉。

  癒花也不明白切島的意思,嗯?的歪頭,朝一旁的春菅開口道:「吶吶,那個叫爆豪的是你最討厭的類型耶,是個指高氣昂的小伙子呢。」

  「是呀,現在鞠躬的這個好多了。不過也罷,屁孩就是要跟屁孩配在一起才對味嘛。」


  「嘛,為了不讓這種令人困擾的誤會繼續產生,我先跟你們講清楚,閃翼是獨人的好朋友,也是我的武術師傅,所以我這幾天會跟他走在一起。」光想到別人在背後擅自臆測自己跟那個春是一對,茉紅梨就覺得胃一陣翻攪非常想吐。

  「欸——!武、武術師傅?」

  「不知道對吧?那個傢伙身手其實很好喔,就算不靠個性也非常強,只是他現身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專攻在救災那一塊,所以根本沒人知道。」

  「這樣也難怪妳有辦法跟爆豪打的不相上下了啊,師傅竟然是閃翼......」

  聽到切島的讚嘆,茉紅梨忍不住嘴角失守,得意的笑憋都憋不住,倒是爆豪聽了可不服氣了。

  「誰跟誰打的不相上下了呀?老子贏了好不好!拿到典禮入場券的冠軍可是我啊!給我搞清楚你這個雞窩頭!」

  茉紅梨覺得眼前爆豪爆氣敲著切島的頭的畫面莫名可愛而露出謎之微笑,隨即注意到了旁邊正在跟春菅說話的人,「啊,獨人!」

  既然人已經順利會合,那就該開始辦正事了。

  出了會場跟切島爆豪他們道別之後,來到約好的渡假村門口,茉紅梨走出去往四周掃視。

  春菅在後頭補充:「她說她在入口旁邊的計程車停車處附近,藍色頭髮、穿著黑色大衣。」

  「有了!」計程車接駁的告示牌旁邊就站著一個有非常漂亮髮色的可愛女孩子朝這邊揮手,茉紅梨也揮手打了個招呼,跑到她面前,「聽說妳撿到我的手機,對嗎?」

  「嗯嗯,我家就住在機場旁邊,剛才在回家的路上撿到的。小心點呀!雖然妳應該不會跨越『線』,不過另一頭可是很多扒手哦,如果被他們撿到就再也拿不回來了。」

  茉紅梨伸手接過手機,「謝謝妳,我會注意的,幸好是被善良的人撿到。」

  「妳們剛剛在典禮現場嗎?」
  「對啊。」

  「怎麼樣?很棒嗎?現場一定很震撼對不對!」那名少女流露出盯著食物流口水的小狗眼神,攻勢猛烈的追問,「黑幫虎鯨這次有得獎嗎?黑幫虎鯨!我是他的粉絲!」

  氣勢上完全被壓制住,茉紅梨有些退卻的往後退一步,「欸欸......有、有喔,最像敵人英雄獎,這次終於換他得這個獎了。」

  「哇——太好了!真希望我也能在現場......」
  「妳是這裡的居民吧?這樣也不能進去嗎?」
  「不行,只要沒有入場券,不管是誰都進不去。」

  剛才迫切渴望食物的小狗水汪汪眼神已經徹底轉變成傷心欲絕發出哀號的小狗勾了,這份熱情茉紅梨很懂的,以前在電視前面看轉播時,她也是非常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在現場看偶像頒獎的啊。

  「妳跟我來一下。」下定決心點了頭,她一把拉住少女的手來到入口,而同伴們就在這邊,「獨人,你有多的公關票對不對?可以分給她嗎?拜託......就當作是幫我找回手機的謝禮。」

  「可以啊,謝禮這樣就行了嗎?」

  獨人從質感的黑色長夾中抽出一張多的入場券交到少女的手裡,而少女則是又驚又喜,不停地問著『可以嗎真的可以嗎』,眼淚都快要飆出來了。

  「太好了呢!雖然頒獎典禮錯過了,但剩下兩天渡假村內的活動都可以參加,說不定妳能見到黑幫虎鯨本人耶!」

  少女像是聖誕節早晨發現客廳聖誕樹下突然出現的禮物,拆開來不斷驚呼的孩子,這讓茉紅梨跟獨人感覺自己彷彿做了樁善事,心情甚佳。

  拿了聖誕禮物第一件事當然就是拆開了,那名少女握著入場券咻地衝到遷入櫃檯,高效率的登記了指紋和臉部辨識,只是櫃檯人員的臉有些不好意思。

  「鯨吉小姐,不好意思,因為渡假村內的房間都是給在典禮前就事先預約的貴賓入住的,您的房間會被安排到附近車程大約十分鐘的五星級飯店。可能會比較不方便一點,還請您見諒了。」

  「所以渡假村內部已經沒有空房了嗎?」
  「真的很不好意思,這是本渡假村的規定......」
  「嗚......」

  可愛的少女一臉就是『拆開的禮物雖然很喜歡,但還是有些地方不滿意』,明明很開心卻又很想鬧彆扭的表情,注意到不對勁,茉紅梨上前詢問狀況,她思考了一會。

  「不然來我房間如何?」

  雙手叉腰非常豁達的提出意料外的意見,少女簡直難以置信,「真的嗎!!!」

  「嗯,反正我們都是一人一間雙人房,備品什麼的也都是兩份,不過妳得跟我擠同一張ㄔㄨㄤ——」

  「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睡地板我也願意!謝謝妳我簡直愛死妳了!」

  少女用盡全力抱緊茉紅梨,勒得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但這樣粗魯的反應茉紅梨並不覺得反感,她感受得到對方肩膀、手肘、手腕就連指尖都毫無保留的使力甚至顫抖,是真正打從心裡感到開心太過興奮而引發的顫抖。

  這樣誠摯的情感怎麼可能不喜歡呢?更何況,不知怎地,竟然讓她回想起當初和精細雙莎互相道出夢想,開心抱在一起的回憶了呢。

  「我是時流茉紅梨,室友妳呢?」茉紅梨在她耳邊輕道。

  少女這才趕緊鬆開手退到適當的距離外,打理了下剛才用力而擠出皺摺的大衣,抬頭燦笑,「落花,我叫鯨吉落花!」



-


  「落花妳的名字好美哦,好詩情畫意。」

  獨人、春菅與癒花正在酒吧享受大人的時光,而學生組的茉紅梨為了明天一大早要參加渡假村內的活動就先回房間休息了。

  在房間內為落花大致介紹渡假村的設施以及明天的活動項目種類後,茉紅梨坐在特大雙人床的床邊,本來是滑著失而復得的手機,突然將注意力轉移到床另一頭的人身上,討論起她的名字。

  「才不呢。」嫌棄的口吻訴諸著對這名字的強烈不滿,「掉落到地上的花,不是被人踩扁就是變成土地的肥料,就好像低人一等一樣,人明明應該都是平等的!」

  「可是沒人說妳低人一等啊?」

  「抱歉......不小心帶入情緒了,我只是常常會想,如果我不叫這個名字,人生會不會順遂一點。」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變得如此激動,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吧。茉紅梨在對方主動開口的之前是不會過問的,她靜靜反駁,「可是我覺得花從眼前掉落的瞬間才是最吸引人注目的。」

  眼前春天乘載著飽滿粉紅的櫻花盛開,花瓣們與微風節奏一致的擺動,散發出十足花香,那隱約的甜味觸動著鼻腔細緻的神經。

  這樣的畫面很美,太美了,美到失去了自我。

  而花瓣眷戀不捨得離開樹枝投奔大地的懷抱,不同角度產生不同風阻,速率忽快忽慢的從空中墜落,劃過眼前的那一刻才終將被喚醒,告訴世人,我完成了我精彩的人生。

  以上就是大詩人茉紅梨對落花此名字的獨特見解。

  「妳是第一個稱讚的人,謝謝。」落花似乎沒有被說服,她坐在床的另一端,嘟著嘴、手指撥弄著自豪的藍色頭髮髮梢,「茉紅梨妳的名字有種不斷努力的感覺,我覺得很棒。」

  「真的嗎?我可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說。」茉紅梨笑了出來,不過她確實很開心。

  「我是真心的,因爲我的夢想是當個英雄,『不斷努力』的感覺會讓我想到歐爾麥特或安德瓦那些很努力的英雄們,所以很喜歡。」
  「我也是!」
  「也?妳也喜歡妳的名字?」

  「不是!」床傳來猛烈震動,落花才驚覺茉紅梨已經越過整張床爬到自己旁邊了,興奮的臉都貼了上去,「我也是!夢想當個英雄!」

  「真的嗎!妳最喜歡哪個英雄?」
  「那還用說,當然是歐爾麥特啊。」
  「這答案好普通......果然還是黑幫虎鯨最棒了,又有個性又強悍,在水裡的話幾乎是無人能敵了。」
  「嘛,但是長得很像敵人就是了。」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啊!」落花在提及偶像時瞳孔都成了愛心的形狀,黑幫虎鯨迷妹真是當之無愧。眨個眼,她恢復成了正常狀態,「不過我也覺得閃翼不錯,雖然剛剛本人看起來不壞。」

  「.......不,他壞透了。」茉紅梨直接潑了冷水。
  「你們是不是感情很差啊?」
  「Yeah~妳說對了!」
  
  有著相同憧憬相同夢想的兩個普通人相遇了,她們開啟了話匣子,噼哩啪啦地聊個不停,說著自己喜歡的英雄、說了這些年來自己做了哪些事,說著自己為了夢想做了多少努力。

  她們發現自己和對方很合拍,漸漸地,心裡的想法也不再隱瞞,就算是初次見面,感覺還是可以傾訴心事。

  「妳考上了雄英高中,因為個性不適合戰鬥,所以都自己創造裝備?太厲害了吧!好羨慕妳!」

  茉紅梨發現落花對於很多事情都感到很驚奇,不管做什麼都有很浮誇的反應。講話的內容感受得到明明是個聰明的人,所以像首次出遊的孩子般的反應總感覺不太對勁,她們明明同年,落花也說自己正就讀位於賀蘿塢北方的一般高中,總不可能什麼事都是第一次體驗才對。

  「真好吶......我是無個性,當英雄什麼的根本天方夜譚,我只能做做白日夢而已......」

  剛才一同高談闊論的情緒降了下來,茉紅梨垂下眼簾,那句「真好吶」正是她在被老師們認可之前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一個認為自己當不成英雄的人羨慕那些天才們時自然而然說出口的話。

  落花有多麼失落,她大概是知道的。

  不過......

  「當不當得了英雄這種事情沒有試過誰也不知道吧?更何況,就算不做英雄也可以做其他正義的事。」茉紅梨握緊了拳頭,接下來從她口中說出的話,令落花驚訝地不知所措。



  「吶,落花,為什麼要偷手機呢?」



-



  時間回到大約半個小時之前。

  稍微帶落花在渡假村其他設施幽轉一會,大致介紹完之後她們回到房間,落花從一踏進渡假村大廳後就不曾停止雀躍的心情,現在也正在房間內東看西看的,不停驚嘆。

  茉紅梨坐在床邊滑起了手機,不見的這段期間也超過6個小時了,總有些訊息要回覆的。

  除了晚間六點多來自春菅的未接來電之外,還有一些Line的未讀訊息,她點開訊息列表,有雙莎的閒聊、班上一些同學對頒獎典禮的關心、還有專講些白爛話的群組。

  「嗯?」

  她發出疑惑的單音,訊息列表上有著紅色未讀通知的訊息有五則,畫面下方的第六位聊天訊息是已經回覆完、沒有紅色通知的狀態。

  「欸欸欸欸欸——?!」這聲淒慘的吼叫聲大概傳遍了整層樓吧。

  落花聽到慘叫從廁所衝了出來,「茉紅梨妳怎麼了!」

  「沒、沒事,妳繼續參觀吧。」

  茉紅梨緊張到都口吃了,確定落花走回廁所探險後,她瞪大眼睛緊盯著螢幕,握著手機的手不斷冒手汗,對於眼前的一切難以置信。

  這則訊息她可完全沒有印象啊?

  爆豪「喂,妳現在在哪?」
  茉紅「關你屌事?」
  爆豪「蛤?」
  茉紅「沒U啦~人家在想你<3」
  爆豪「......」

  沒錯,這簡短的訊息以爆豪無言的點點點作爲結束。

  我...我是不是又失憶了?嗚哇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

  茉紅梨臉燙的都可以煮水煮蛋了,腦袋瓜溫溫熱熱的,連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現實都有點不太清楚了。就像拳頭揮來人會不自覺閉眼的反射動作一樣,茉紅梨遇到這種丟臉事情下意識的不小心發動個性,天真得以為把手機回溯那些訊息就能一筆勾銷。

  不過發動個性當下她就想到了,回溯的只有自己的手機,就像是把訊息刪除了而已,刪除可不等於收回喔^^。

  可猜怎麼著?本以為會回溯到訊息發送前狀態的手機......

  ——消失了。

  茉紅梨盯著空無一物的手掌發愣,眉頭完全皺成一團,究竟是惱羞到頭昏看到幻影了呢?還是連丟臉訊息本身就是幻影呢?

  不行,冷靜下來,要仔細思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她深呼吸試圖讓心情沉靜些,闔上雙眼也鬆開了眉,在黑暗的精神世界中分析線索。

  首先,落花說她家在機場附近,是回家的途中撿到的,而茉紅梨抵達賀蘿塢一出機場就坐上了通往渡假村的接駁車,也就是說,她是在走向接駁車的『這段路上』弄丟手機的。

  她在那段路行走的時間很短,只有五分鐘左右吧畢竟接駁車停的地方很近,而且那是在她們剛抵達機場的時候,差不多下午三點半才對。

  然而茉紅梨剛才回溯手機的目標時間點是五點,為什麼?因為那個丟臉訊息顯示的發送時間正是17:10。

  想到這,茉紅梨發現事情不太對勁了,今天一整天所有的事情她的記得,並沒有空白時段,所以她並不是回溯腦部而失憶,訊息被回覆的那個時候她的手機早就弄丟了!仔細想想,回覆的語氣根本就不是自己平常的打字方式,很明顯就是其他人。

  如果是落花冒充她覺得好玩隨便回覆的,那也就算了,但為什麼她用春菅手機撥號的時候落花不接呢?那時候應該已經撿到手機了才對呀。

  茉紅梨此時腦海突然閃過在餐廳時和春菅吵架的原因——那個追蹤手機位置的APP。

  雖然只看了一眼當時沒有注意到,現在想起來,定位的位置是在南方,是接駁車司機以及落花口中的『貧民窟』。

  「落花......」越想越覺得說不通,茉紅梨輕聲呢喃著現在在廁所的那人的名字,「啊!」

  她想起在機場邊撞到的那個人,那個黑髮的蓬鬆程度十分違和,就像戴了假髮一樣。那個人的身高比自己矮一點,就跟落花差不多高,說起來,那個人的聲音也......

  落花......妳到底是誰呢?

  正巧此時在廁所盡情探險完的落花出來了,她在參觀完所有地方後朝著床衝刺,咻——地跳到了床上心滿意足的躺著,茉紅梨都差點被餘波給甩飛了。

  現在落花的表情是真正幸福的表情,她就像個第一次見到世面的孩子一樣,茉紅梨很難想像這樣的落花會是扒手,而且又為什麼要把手機還回來?手機又是為什麼會消失?

  茉紅梨決定再多觀察一段時間,她想多了解眼前的這個人,所以決定隨便開啟一個話題,「落花妳的名字好美哦,好詩情畫意。」

  事情與料想的完全不一樣,聊了好一陣子後茉紅梨發現她跟落花非常合拍,她非常喜歡落花,而且感受得到落花是真心想要當英雄的,因為能在她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

  這樣的發展反而讓茉紅梨有些難過,如果自己當初連雄英高中支援科也考不上,會不會最後也墮落到開始作奸犯科呢?她不自覺地會這麼想。

  而落花如果真的想當英雄,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是以什麼樣的心情面對呢?

  茉紅梨覺得內心有些沉重,但她不得不開口。


  「吶,落花,為什麼要偷手機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