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中世紀的醫學與醫療

帝國人 | 2021-11-30 08:41:10 | 巴幣 17324 | 人氣 1645


(一、)中世紀的醫學

中世紀的醫學觀念與我們現在的觀念大不相同,現代人很容易認為古人對於醫療的看法都是迷信或相信魔法的,無知甚至是愚蠢,大多數中世紀關於什麼導致疾病的想法都是理性和合乎邏輯的,也符合人們對世界如何運作的看法,由於宗教的關係,中世紀的人們相信上帝掌管一切,空氣品質不好或行星運行軌跡的想法也與上帝有關,除此之外,古典時期的醫學理論仍然延續著,中世紀醫生繼續沿用由古希臘希波克拉底開始的四體液理論,實際上這也是一個理性的理論 (對現代人不是,因為我們對現代的醫學習以為常了),因為當有人生病時,經常會看到諸如血液和痰之類,肉眼可見的病狀。

中世紀醫療並非只有偏方而已,雖然過去的醫療方式不少在現代都沒甚麼效果

實際上,簡陋的民俗偏方與正確 (以希臘的標準) 的醫療知識在中世紀是一起存在的,中世紀醫學在歷史上有兩個截然不同的時期,第一個代表了早期中世紀,大約從 6 ~ 9 世紀,主要是那些傳承古希臘醫學的部分,但這些知識並不普及,而第二個代表了早期的文藝復興時期,當時希臘、阿拉伯醫學作家的知識逐漸重新回歸到人們的視野,中世紀的醫學最讓人詬病的一點是迷信跟不可靠的民間偏方太多,那為什麼人們寧可去看偏方也不願意找醫生呢?,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醫生看病太貴了,二是醫生數量稀少且缺乏訓練,三則是醫生使用的處方實際上連富人都不太敢相信。

醫生訓練時間長且昂貴,所以專業的醫生在中世紀並不普及

另一個中世紀醫療的認知會認為教會是一種阻擾醫療進步的存在,實際上在早期,許多衛生與醫學知識都是教會領先實施的,中世紀的醫學的文獻,大多是拉丁與希臘文本,而這絕大多數都由精通拉丁語的教士所保留下來,多虧了他們勤奮的抄寫員這些書才沒有像亞歷山大圖書館一樣湮滅,教會也是許多古羅馬與希臘醫學的實踐者,比如說在羅馬帝國時期的小亞細亞,基督教教會就盛行醫院組織,這種收容病人的系統大約在 4 ~ 5 世紀開始,由西方教會傳承了下來,西方的聖本篤教規特別堅持徹底履行這一職責,聖本篤的教規也相當重視教會與周遭社區人們的身體健康與衛生。


(二、)為何中世紀盛行民俗偏方

中世紀如何判斷一個病人是否會死? 有一種民俗偏方在法國某處被使用,做法是,左手拿著一隻狗身上的蜱蟲進入病房,如果病人馬上就轉頭看著你,代表他可能會死,另外一種中世紀的偏方是用一塊豬油擦拭病人,然後把它扔給街上的狗,假如狗吃了那塊豬油,代表病人會活下來,這種荒謬的醫療方式基本上存在於任何人對於中世紀的刻板印象中,講客氣一點,就像學者格哈德 (Gerhard Baader) 形容中世紀醫學是 ''原始'' 和 ''樸素'' 的。

中世紀人民對於疾病哪裏來基本上都有清楚的認知,並不是全部都怪在天譴上

當時嚴肅的醫學科學和醫療實驗的空間很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冠上褻瀆與異端的罪名,這種情況在十字軍東征時,十字軍貴族與士兵把木乃伊當作磨碎的藥物一樣尷尬,或著是死刑犯處刑後,骨頭上長出來的蘚苔都有醫療功能,不過這並不是中世紀醫學的全貌。中世紀的醫學應該要被區分為兩個概念,一個是正式的醫學體系,另一個則是民俗偏方,少數接觸過拉丁文本的醫生是個讓人景仰的 ''工匠'',1140年,西西里王國禁止任何人無證行醫代表他們是需要考證照的,而他們師承希臘醫學並不會被視為異端 (而教會其實對亞里斯多德跟柏拉圖是非常推崇的)。

清潔在上一篇有講過,中世紀的衛生不糟 (以當時的標準),清潔上上至貴族市議會,下至民眾都知道要清掃清潔

在中世紀人的想法中,疾病的處理方式實際上是符合邏輯的,祈求上帝結束瘟疫當然是首要的,大多數人可能會因為瘟疫的關係跑出去旅遊跟朝聖,免受故鄉瘟疫之苦,國王與貴族會要求清潔城鎮的街道以去除不良空氣與穢物,人們使用草藥與通風來試圖遠離有傳染性的空氣,醫生則建議定期放血,以防止體液失衡並導致疾病 (四體液說的影響) ,城市的市議會為清理街道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僱傭了更多的人來清潔街道,建造公共廁所、清潔供水、清潔街道。


(三、)中世紀的治療方式

在十字軍東征的時候,一位阿拉伯醫生和一位歐洲醫生就如何治療騎士腿上受感染的膿時,雙方爭論不休,阿拉伯醫生準備了一種帶軟膏的敷料與繃帶,想以刀切開膿包並取出腫塊,而歐洲醫生則堅持唯一要做的就是砍掉這條腿,富有的病人也對醫生普遍抱持著不信任的態度,因為體液說的緣故,中世紀的醫生特別喜歡用水蛭或其他方式給病人放血,使病人變得更加虛弱。

由於時常戰爭的關係,對於人體結構的發展歐洲也是快人一步

但前述只是一種早期的刻板印象,中世紀的醫生在治療上也有獨到之處,中世紀醫生在動手術上並非一點傷口就要截肢的庸醫,而放血治療也只是傳承希臘羅馬的作法,在某些方面也跟阿拉伯醫生不相上下,下面列舉幾個中世紀醫生最常見的治療 (且不致命) 方式:

1.藥草治療
草藥療法被廣泛使用,草藥通常會與蜂蜜、車前草混和,被認為有助於治愈傷口感染,許多中世紀的草藥成分也用於現代醫學,然而中世紀的大多數人從未看過醫生,他們的疾病治療大多由當地熟練使用草藥的長者或女性治療,或由牧師或理髮師來進行拔牙,治療骨折。


除了有抄寫本的教會外,這些治療者很少或根本沒接觸過拉丁或希臘文本的醫療知識,所以他們的治療方法大多是迷信的,包括魔法石和護身符來抵禦疾病、用儀式驅除精神病患者身上的惡靈,和前面提到的比較可靠的草藥醫療,在一個中世紀村子裡,擅長草藥學的男女往往有好幾代傳下來的知識 (就像神農嘗百草那樣),以及多年使用草藥的經驗,但這種事情是有風險的,特別是女性沒治好人會被指責為女巫燒死之類的。

假如你玩過天國降臨,裡頭會有要去找抄寫員的關節藥物的任務,而這種中世紀關節藥物的配方為:

(1.)取蘿蔔、厚朴 (Bishopwort)、大蒜、艾草、堆心菊 (Helenium)、青蔥 (Cropleek) 和蕨菜 (Hollowleek)。
(2.)把它們搗碎,把他們用白屈菜和紅蕁麻混在一起在奶油中煮沸。
(3.)把混合物放在黃銅鍋裡,煮直到它變成深紅色。
(4.)用布過濾,這些液體就可以拿來塗抹在疼痛的關節上。

2.放血
四種體液的理論讓中世紀很盛行放血,進行這些以重新平衡體液從而恢復健康,但醫生在放血後還建議病人要多鍛煉、改變飲食和休息,但放血後的病人往往都會比較虛弱,並且正如拜占庭醫生亞歷山大 (Alexander of Tralles) 認為,如果一個人咳血,是由於肺部血管破裂而引起的,他會建議在手肘或腳踝切開靜脈放血,直到 ''過多的液體'' 流完為止,除了割裂放血外,用水蛭放血也相當常見。


3.食療
亞歷山大也極力推動沐浴與食療給放完血的病患,冷水浴、冷敷和清涼飲食是他最喜歡的療法,他也鼓勵熱浴出汗,並在患者虛弱時給予酒這種刺激性飲料,亞歷山大也建議多喝奶類,在他看來,驢奶和馬奶比牛奶和山羊奶要好得多,我們現在因為化學的關係才意識到食物有著不同的養分來滋養身體,而這種服用不同種類的牛奶的紀錄,暗示中世紀的人們是了解某些食物是有特殊成分可以用來食療的。


4.內科或外科手術
由於中世紀的戰爭頻繁,醫生有都有治療傷口和骨折的經驗,中世紀的醫生知道如何在石膏中固定斷骨,以及如何使用蛋清或酒來清洗傷口以防止進一步的細菌感染,中世紀的醫生也知道要如何動手術,教會對於對身體動刀其實沒有太多顧慮,在整個 12 世紀和 13 世紀,國王和貴族都在教會同意下進行了屍體的切割,使得他們的屍體在死後可以被運送到他們喜歡的埋葬地點,並使他們的心臟可以放在一個教堂的棺材裡,而他們的骨頭則放在另一個教堂裡。


中世紀的醫生實際上並不比當時的阿拉伯醫生差,歐洲的醫生知道如何使用酒精或曼陀羅草這樣的植物來讓人入睡來減輕手術的痛苦,他們甚至可以切除身體的患病部位,例如膽囊,並通過剖腹產來接生,中世紀訓練有素的醫生 (抖) ,也很擅長現在的 ''微創手術'' ,比如伸入鼻口到達腦部進行腫瘤切割,大量證據表明德國西南部發掘出了 6 ~ 8 世紀的頭蓋骨上有著顱骨手術的痕跡,同時期的阿拉伯醫療卻很少有外科手術的考古遺跡發現。


(四、)教會與醫療的關係

聖本篤,教會並不是像一些影集作品或遊戲一樣是阻礙進步的罪魁禍首,相反的教會保留了大量的古代知識,以及有熱誠的教士幫助了許多貧苦的群眾

卡西奧多魯斯 (Cassiodorus) 曾任東哥德王國的宰相,在他辭去官職後,在南義大利的卡拉布里亞建立修道院時,深受聖本篤的影響,導致該修道院特別強調對病人的照顧,以及照顧病人對醫學深入研究的必要性。卡西奧多魯斯曾說:

'' 兄弟們,我認為照顧朝聖者之人應該以模範般的虔誠履行他們的職責,讓他們為他人的痛苦而悲傷,為他人的危險而悲傷,為他們所要照顧的人施予同情,並時刻以熱忱心態去幫助別人的不幸,讓他們以真誠的學習服務,以自身的醫療知識來幫助他們 ''。

幫助弱勢是教規非常重要的一環,這在早期與中期的教會活動中特別明顯

對於教會來說,醫學是上帝創造的,又是上帝讓信徒們恢復健康和生命,修道院從中世紀最早的時期就與希臘醫學有了密切聯繫,早期教會由於是在東方特別是希臘與小亞細亞發展的,所以當地不少醫學知識都普及到了教會的內規中,聖本篤 (Saint Benedict of Nursia) 教會規定中的一項規則要求修道院院長在修道院內為生病的人提供醫務室,實際上就是醫院與療養院的雛形,教會醫療人員會以希臘的醫學知識治療病人,這條規則中強調

''照顧病人要高於一切其他職責,就好像信徒之於上帝信仰般的關係''

許多教會人員都是醫療人員,聖本篤教規中的醫務人員必須完全可靠,以虔誠、勤奮和對他負責的關懷。聖本篤規則的最後一句話是將清潔視為一種宗教義務,讓病人在需要時經常洗澡是重要的象徵。而最後許多受過拉丁與希臘文本教育的教士,都擔任了地方上大大小小教堂中的醫療人員,但要記得古時候取得資訊很困難,不是Google一下就能找到的,加上專門學醫者收費高,導致這種理想的照顧不能普及到所有地方。


(五、)正規的中世紀醫生

第一所醫學院出現在義大利南部,就像剛剛說的東哥德宰相的修道院與聖本篤會,教會本質上是相當推崇醫療系統的進步的,薩勒諾 (Salerno) 醫學院是最早期的醫學院與醫院,之所以會成為第一間醫學大學,第一有氣候宜人,歐洲許多地方的殘疾人都被吸引到這裡療養,第二則是這裡離希臘很近與西西里被阿拉伯人統治過,不少希臘與阿拉伯醫學者會跨海來工作,形成一種學術氛圍,第三當然就是鼓勵醫學的教會,比如聖本篤會就很常贊助這類活動。

12 世紀中葉,兩西西里王國頒布法令,要求在大學進行初步學習作為行醫前的準備,四年的醫學學習被規定為學位的最低要求,才能拿到授權教學的證書。大約在 13 世紀中葉,西西里國王兼任神羅皇帝的腓特烈二世 (Fredrick II) 頒布一項法律,這條法律要求醫學生在學習醫學之前應該在大學里呆幾年,跟我們現代大學四年的本科訓練差不多,只差別在於,人家通過考試就可以領照了。

醫生的訓練動輒數年,且醫療院所不多,導致醫生稀有,大多由富人聘用

在獲得學位之前,進入醫學院的學生必須宣誓:''不違背學院的教義,不教授虛假或謊言,儘管他們願意支付醫療費用、也不向窮人收取費用,不與藥劑師達成不誠實的協議,不給孕婦服用墮胎藥,不開對人體有毒的藥物。在本科畢業後,他應該花四年時間學習更進一步的醫學知識,之後通過考試,他才會被授予博士學位——即醫學教師,可以教書但不能開刀看診,若要行醫,他必須在正規的醫生那裡再實習一年,然後他才能掛牌營業,總體來說,這種教育不能普及到所有歐洲各地,故醫生的數量真的是物以稀為貴。


參考書目:

《Medieval Medicine》
《What’s Wrong with Early Medieval Medicine?》
《Medicine in Medieval England》
《Anatomy and Surgery in Europe and the Middle East During the Middle Ages》
〈What kind of medicines did people use in the Middle Ages?〉網路資源

圖片來源: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中世紀的醫療人員也好厲害的感覺
2021-11-30 15:58:56
帝國人
旦厲害的還是少數,因為過去的教育並不普及
2021-12-02 14:05:50
露諾弭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中世紀有些人不愛看醫生.... 感覺都江湖郎中
2021-11-30 17:03:46
帝國人
要看地區啦,南歐的治療會比較有效的
2021-12-02 14:06:06
駱駝商旅
生病去看中世紀的密醫,不如等看看會不會自己好(?
2021-11-30 22:30:18
帝國人
其實古時候會先去找村裡的長老或藥草師吃藥,輕症很快就會痊癒了
2021-12-02 14:06:53
Hen (DoubleHeat)
在大學裡呆幾年 -> 待幾年
2021-12-02 07:43:39
帝國人
可4我喜歡呆這個字w
2021-12-02 14:07:08
Hen (DoubleHeat)
呆的意思會變成他在大學發呆好幾年ww
2021-12-02 18:29: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