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下雨哭,能遇到晴天嗎?2 遊戲佔了生活很大的一部份(二)

星鴞 | 2021-11-30 00:48:17 | 巴幣 2 | 人氣 58



  我們到了約定的地點,是一家公司,不過裡面幾乎沒有幾個人,辦公室零零散散,每次來都是這樣,聽說是把人都移走。

  進入會議室,認得的人幾乎都到齊,還有幾個沒見過的。

  凝雨一直抱住我的手,只要有女生的視線過來立刻蹬上去,像是貓咪護食一樣,只差不會發出低吼聲。

  「盾語,你怎麼可以讓女生等呢?」

  「朵莉娜,我們的問題不是這邊女生太多了嗎?」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整個公會幹部就慢慢被女生取代,最後只剩我跟會長是男的。

  這也是凝雨不喜歡來的原因之一,她不喜歡異性靠近我。

  「是嗎?你踏入我們女孩子的領域,是多數人想要的耶?而且我們這邊有長相差的人嗎?」

  「重點不是那個啊!你看冰語的表情!會死的啊!」

  凝雨笑得很燦爛……讓我心裡發寒,明明受害者是我啊!

  「啊?學長也在同一個公會嘛!好高興!」

  禾奈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回頭看到一個穿著白色長板毛衣的小個子,把帽子拿起來,她刻意抬起頭,仰望我,給人一種崇拜的感覺,立刻有股保護欲湧出,正想伸手摸她的頭,立刻被凝雨捏了腰。

  「禾奈?妳打工不是很忙?」

  「所以才來的喔!因為報酬很豐厚呢!」

  
--禾奈

  而且啊,是會長不小心提到你,我才會來的喔,雖然被拜託不能說出來就是了。

  身邊的那個應該不是人的範圍了吧?怎麼看都是寵物啊,這種佔有慾。

  「對,很花錢,在場的各位都很花錢。」

  「耶?那我先走,幫會長省點錢好不好?」

  會長看著我,舉起雙手投降,畢竟人家很可愛,而且在遊戲中人氣很高呢!同時也是牧師,這遊戲的補血位可是很稀缺的,雖然像學長那樣的純坦更少就是了。

  「唉,好了,準備開始吧,先從暗區開始,盾語!你來處理。」

  「你自己來不就好了?」

  「是誰把對方殺到來繳保護費的?」

  「練技能啊!又不是我喜歡,技能判定就很奇怪。」
 
  「聽說啊,他還為了節省武器耐久,開始用地圖上的各種場景物件弄人死。」

  「朵莉娜,那種事不要笑著說出來,搞得好像我們公會都跟他一樣嗜血。」

  「凝雨!妳知道我不會亂殺人的吧?而且這遊戲修武器很貴的好嘛!」

  學長嘗試求救,但那個女人直接靠在肩膀上睡著,於是向我投來求救的目光。

  「學長你就老實做吧,不然可能會一直被消費。」

  同時滑手機,看了一下學長的擊殺數,有段時間的成長甚至超過那些專門殺人奪寶的玩家。

  「學長你真的在那段時間殺了很多人耶。」

  「我知道啦!我做就是了!」

  學長開始認真講解狀況,哪裏有地形可以利用等等,雖然愛抱怨,但總能把事情做得很完美,估計是不喜歡臨時做吧?仔細想想好像沒有一次不抱怨的,除非有興趣,不過成果確實能有讓人去開口的資本。

  所有人專注在解釋上的時候,我注意到一個人,是個女人,專注不是放在PPT上,而是學長身上,一身純黑的穿著在人群中相當不明顯,要不是學長注意到了,動作遲疑了一下我也不會發現。

  對這個人沒甚麼印象,也沒有說話聽不出聲音。

  「我有個問題,你說落石的部分是可以利用窄口?」女人開口,但這個聲音我很陌生。

  「暗區的機制跟一般地圖不同,是可以在一定時間內有限的改變場景,例如落石魔法後沒有刻意處理就會放在原地,將窄口癱瘓。」

  雖然能暫時改變地形,但落石的詠唱很久、命中率很低,幾乎沒人去學那招,不過從這點就知道這個女人是新手,沒甚麼進去過暗區。

  學長結束後,是會長接過去繼續處理,剩下我也沒注意聽了,反正需要會叫我,於是把注意力放在學長身上,抓到機會就給他微笑,偷偷用腳去蹭他。

  看他忍著的反應很好玩,旁邊的女人是一回事,但更多的是不想打斷,看的出來他有點無聊。

  「改版的部分就到這,這次比較特別,因為是官方的委託,同時也是改版後第一次大規模戰鬥,這次跟盾語配合的人選改成這次暗區的貢獻度為主。」

  「會長?」有兩個人發出疑問,一個是冰語,另一個則是朵莉娜。

  前者我不意外,但後者我不太理解,隨後朵莉娜把會長拉出會議室。


--千堂山

  我被拉到另一個房間,朵莉娜很生氣看著我。

  「幹嘛?」

  「甚麼幹嘛?激起人群的競爭心理不是很好嗎?」

  「你不知道我是冰語派嘛!」

  我無奈,盾語一直很有人氣,還有幾個CP派系,最多的還是跟冰語一起。

  「我妹說想跟他多相處。」

  「就這樣?」

  「還有奈奈她也想要參與,這些她們在事發前就要求過了,而且,妳不認為她倆沒辦法順利在一起是缺乏一點刺激嗎?」  

  大家都知道他們很親密,卻始終沒有承認這件事,只有冰語那邊有說過喜歡,但盾語沒有直視這個問題。

  「甚麼意思?」  
  
  「給當事人一點危機感,或許可以讓她們跨出那一步。」

  遊戲公測快一年了,我跟盾語認識也超過半年,在遊戲中,冰語一直跟他很親密,兩人的聲音也常常在同個人的麥克風出現,有次大家起鬨,以為她們是情侶的時候,她無奈否認,我們才知道實際上的女友是另一個人。

  「我不認同!」

  「我知道妳想說甚麼,但如果這樣就結束的話,那說明就只是這樣而已。」

  雖說有利益的部分,但我也有點看不下去,那兩個人這樣的發展對雙方都不好。

  「我先走了。」

  看著她離開,我無奈起身,聚會必須結束,我不能就攤在這邊,畢竟……惹喜歡的女孩子生氣很不好受。

  「唉……」
  
  當所有人的期望值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無非是一種龐大的壓力,一周前是奈奈,前天是妹妹,這兩個人怎麼突然都看上盾語?

  別人的話能很簡單的拒絕,但這兩個人我無法,妹妹是一定會支持,但奈奈的話牽扯到很多,操作完美的牧師在遊戲中太過稀少,加上本身很有人氣,沒有辦法很好的拒絕。

  「趕快結束吧。」

  離開,把最後收尾。


--耀壹

  看見朵莉娜離開,表情很不滿,我意識到不妙,隨後手機響起,點開,是會長的賴。

  『麻煩你幫我收尾了,之後請你到隔壁的房間。』

  「啥——!」

  「嗯?耀壹?」

  「妳睡迷糊了嗎?我是盾語喔。」

  「耀壹!」凝雨直接抱上來,在我胸口撒嬌,大家陷入沉默,等凝雨停下動作,注意到四周都是人,立刻滿臉通紅,衝出會議室。

  「總之……唉,會議到這裡,還有人有問題嗎?」

  把基本的事情處理完,問題回答完後人群散去,我趴在桌上,臨時受命,太多問題沒有準備,回答很模糊。

  「唉。」

  這時有個影子在眼前晃動,伸手去拿是個鋁罐,摸起來溫溫的。

  「咖啡,要喝嗎?」

  「謝謝了,不是應該都離開了嗎?」

  「我哥還在隔壁沒出來。」

  坐起身,是先前一直注意我的女生,全身穿著黑色套裝,右眼……應該說她的左眼有淚痣,對清秀的臉龐多了幾分特色。

  「喔喔,妳就是幸運貓?」

  「是,我是千堂幸,你可以叫我幸,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還有這樣一上來就叫名字的嗎?」

  「也對,不要看我哥那樣,他可是很喜歡穗香姊。」

  「等等!有些東西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我可不想知道這種事,等等萬一有人問,沒有動腦就順著說出來不太好。

  「吶?」

  我跟她一起移動到隔壁,會長趴在桌上,整個人非常消沉,正在喃喃自語「又惹她生氣了……」
  
  我看著旁邊的女生,她搖頭回應。
  
  「千堂學長?」

  「叫我會長……好像也沒差,幸,妳不是要去買東西,讓千鴞陪妳吧。」

  「千鴞先生?可以當作約會嘛!」

  「應該可以,他不太擅長拒絕女孩子。」

  「喂喂,我的感受呢?」

  「不行啊……」換成女生消沉趴在桌上。

  這兩個人終歸是兄妹啊……連消沉的樣子都差不多。

  「唉,反正我晚上也沒事。」

  「我的妹妹,記得晚上要回家。」

  「是——!」

  「我會送她回家!不用你擔心!」

  我扶著額頭,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甚麼狀況,這兄妹在搞我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