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右手持劍,左手持書 (十) 分崩離析

你可不可以醒一醒 | 2021-11-30 00:36:23 | 巴幣 1100 | 人氣 86


北牆上,茵和袁中看著下方密密麻麻的軍隊沉默不語,兩人的內心都有不同的想法。
 
是袁中先開的口:「侍郎大人,我有一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
 
茵玩弄著自己的頭髮,眼神依然沒有離開下方的軍隊「說。」
 
「我們兩軍相差甚大,但戰線卻沒有後退,反而有朝他們前進的跡象,而這也與大人開戰前交代的事如出一轍。小人愚昧,實在是想不透。」
 
是的,即使是茵也覺得現在的景象離譜到有些好笑,要是注目仔細觀察,甚至能看到某些敵兵放水的非常明顯。更何況遠處的攻城車以及投石機完全沒有出動。
 
茵沉默了一會後回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魔,尤其是失敗的經驗。它就像一根刺一樣刺在你的心頭,每當你的心跳動一次,那刺就會弄疼你一次。很少有人能夠忍受如此痛楚,所以一有機會便會想拔掉它。」
 
「那妳有心魔嗎?」
 
「我嗎?那倒是沒……」茵話還沒說完,就發覺自己的身體不太對勁。
 
低頭一看,發現袁中的刀正插在自己胸口。
 
「袁中,你搞什麼!」茵震驚之餘正想拔刀,卻發現自己完全沒辦法動彈,用眼神勉強觀察四周,發現自己正躺在屍體堆中。
 
「這倒底是……」沒等她思考,她又忽地張眼,這次映入眼簾的是岩壁。
 
上方的岩壁正滴著水,她發覺自己現在正躺在地上。
 
正想掙扎著爬起,眼角餘光看到了在自己左方的陰影,下意識想拔刀的同時,伴隨而來的是暈眩以及頭痛欲裂。
 
「咿!……」劇烈的疼痛迫使茵又躺回了地面,這時那人影靠了過來。
 
「侍郎大人,您終於醒了!」與大口喘著氣的茵相對的是一個眼睛含著淚水的男孩,雖說是男孩,但看起來也只比茵小一歲左右而已。
 
還略顯稚嫩的臉龐,身上穿的是傚軍的甲冑。
 
「呼……你是誰?我怎麼在這裡?」茵強忍著疼痛問道。
 
剛剛不是還在跟貞國打仗嗎?怎麼一眨眼自己就到了這裡,感覺還受了重傷。包括眼前這個看似非常年輕的士兵,都讓她非常疑惑。
 
「恩……」他想了一下,說「您可能是因為受到的衝擊太大了,沒關係我跟您說說當時發生了什麼。」
 
「我叫高程,是傚國士兵,趙璇紀大將軍下的刀斧手。」
 
「喔……我好像記得你。」茵想起在北牆的看到的那個殺紅眼的新兵。
 
小的受寵若驚,當時發生的事是這樣的……」
 
 
雪燕關戰場上。
 
「快看!敵方正被我們打的節節敗退!快趁勝追擊!」
 
在戰場上喘著氣的高程渾身都是血汙,眼神中已然沒有不久前的迷惘,他一手拿著刀一手拿著斧頭,心中只剩一個想法:
 
殺光敵人,光宗耀祖!
 
就在傚軍準備繼續進攻之時,在他們東方的燕山忽地傳來一聲響箭,而就像是要呼應它一般,從雪燕關方向也傳來了一聲鳴鏑。
 
後來,燕山上傳來一聲爆炸聲,連帶而生的雪崩頓時將兩軍隔開,且都受到了不少損傷。
 
但就當傚軍往前探,以為打了勝仗之時,周圍突然竄出了大量的貞軍,足足有幾萬人。
 
這可不是傚軍的殘兵所能應付的數量,頓時傚軍士氣潰散,跑的跑、逃的逃。
 
貞軍一路殺到了雪燕關下,就連高程也只能躲在屍體堆中瑟瑟發抖。
 
從心中油然而生的恐懼壟罩著他,那是一種最原始的,對於死亡的恐懼。即使他想奮力抵抗衝出去殺敵,身體也不允許他這麼做。
 
就在這時,有個東西掉在了屍體堆上方。
 
 
「那就是您。」
 
聽完,茵呆呆地看著上方的岩壁。就在剛剛聽他描述的時候,其實自己也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當年,她帶著火粉製成的火彈,在燕山上引爆引發雪崩,活埋了大量貞國軍隊,將他們趕出了北牆陣地。
 
她覺得那就是朱政的心魔,所以就算兵力相差很大,他還是想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當然這個想法在當初也讓袁中有所懷疑,理由是朱政實在是沒有道理多此一舉,茵也這麼覺得,但她知道人是矛盾的,往往會為了一些小事情而耽誤大事。
 
她便吩咐袁中當貞國軍隊退至燕山雪峰之下前,去雪峰探探。後來果真貞軍節節敗退,而袁中也在雪峰找到了火彈。
 
茵心想那或許就是貞國所剩不多的火粉了,於是便讓袁中引燃它。
 
沒曾想她卻因此中了計中計,貞軍其實早有埋伏,一路將傚軍打回雪燕關,並奪下了北牆。
 
「到頭來……被心魔束縛住的是我自己,被不曾失敗過的傲慢蒙蔽了雙眼。」茵不禁低聲喃喃自語。
 
高程則在一旁,看到茵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侍郎大人……您沒事吧?有哪裡特別不舒服嗎?」
 
「……沒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話說回來,這裡是哪?只有我們兩個逃出來嗎?」
 
「恩……其他人我不清楚,但我只有遇到您跟另一位。」高程指著不遠處躺著的那人「看甲冑和佩刀應該是大將軍,他比您早一點醒,不過又睡著了。」
 
「而這裡是北燕,南燕估計已經被貞國占領了。」
 
茵點了點頭。所謂北燕指的就是北牆以北的燕山山脈,因為氣候嚴寒且野獸很多,人煙非常的稀少。
 
冷靜了一會,茵艱難的起身環顧四周。看起來他們三人正窩在一處山洞中,角落放置著他們各自的武器和甲冑。
 
「看來暫時是被困在這了……」
 
 
另一頭,當貞軍即將登上北牆時,茵命令袁中趕緊回宮護送傚丹生。不敢抗命的袁中在騎馬狂奔的同時回頭一撇,正好看到茵的胸口被刺中一刀,而後被丟下了北牆。
 
震驚之餘,他只能強忍著淚水趕緊回宮,現在趕快回去保護主上才是上上策。
 
「殿下!我們得趕緊出發了!」袁中闖進宮大喊,而傚丹生和馮雲群因為看見烽火所以早已準備好離開。
 
但當兩人正要將傚丹生扶上馬時,她突然問道「等等!茵呢?她沒跟你一起回來嗎?」
 
袁中愣了一下,許久才開口。
 
「主……主上,侍郎大人她……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