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進擊的巨人(16.5)Wall Sina,Goodbye 亞妮偵探劇心得:透過自欺暫獲的平靜,卻帶來更大的焦慮

牧梓慕紫 | 2021-11-30 00:26:23 | 巴幣 10 | 人氣 102

  11月初木棉畫上架了進擊的巨人衍生作品《進擊的巨人 LOST GIRLS》的前兩集Wall Sina,Goodbye,本作由同樣為本篇編劇的瀨古浩司原創執筆,有關注編劇的朋友肯定都熟知這位功力深厚的編劇,除了巨人外,《路人超能100》、《咒術迴戰》等等皆是,近年來許多人氣漫畫都由他擔當動畫改編編劇,以上舉出的作品都能看出其影響,原作經由他的劇作渲染,對我個人來說,都能達到稱上超越的昇華效果。而未來也有一部值得期待的作品《鏈鋸人》,也將在他的操筆下完成。
  說回巨人,本作主要敘述進擊的巨人中的女巨人能力擁有者「亞妮」,於艾倫奪回計畫前在憲兵團所遇的事件:「尋找商人失蹤的女兒」。這兩集也再次讓人體會瀨古浩司對於原作理解的細緻,與在創作上的細心,不僅在當中拓展了原作的世界觀,在對應原作前期調性懸疑偵探劇上發揮的淋漓盡致,在劇情中蒐集線索不揭露的給予觀眾挑戰,也更增屬於番外篇的玩味。在戲劇性發展方面也令人驚艷,最後更是能會回收至原作劇情,使角色的行動多添一分含意,相當值得一看。現在只要到木棉畫官方Youtube頻道就看的到喔!
以下開始暴雷,雖然覺得是個不必要的提醒,但還是說一下,會看下去的人應該沒有人沒看過巨人的吧。
--
  此篇更加完整了亞妮的角色,為了達成最終使命的目的,一切只是過程,就算一路上都要肩負著罪惡也在所不辭。開篇就是亞妮創傷之一(對,有好多創傷),不得不把馬可送進巨人嘴裡的道德譴責。
  為了實行奪回艾倫的計畫必須請假和希琪交換條件,要去負責希琪被上級丟包尋找失蹤人口的案子。除了交換條件外,這能讓自己不陷入奪回計畫的焦慮壓抑與過去的罪惡譴責中,為了使自己的心境暫時平復,欺騙自己實行這份任務更是主要原因。失蹤的人是某商會長的女兒,前去拜訪時,才發現離報案失蹤已經過了十天,才第一次有人上門來調查,憲兵團的慵懶安逸腐敗我們也都在原作裡體會過了,像這樣拖延吃案把責任丟給剛入團的下屬,標準的公家機關踢皮球(怎麼有點熟悉)。
  根據問話,見此商會會長雖然通報女兒失蹤,卻對女兒的事一問三不知,只知道在大學主修化學,不見他們的感情有多熱絡。也不見誘拐的蹤跡,會長並無收到任何威脅訊息。在兩人的對話中都略顯猜忌目的,亞妮隱瞞了自己選作憲兵的原因,會長也隱約隱藏了女兒的某些事。這些逐漸增大的謎團,都讓我更投入在亞妮的調查中。而這裡會長作為父親卻對女兒一點都不了解的情形,也讓亞妮想起遠在瑪雷的父親也是相似處境,因為他們從沒有機會理解過對方的內心。
  在調查商會背景時得知此商會已沒落許久,不只為憲兵團不理會商會會長的原因添加了醍醐味,和看會長過著優渥的生活,與女兒不必工作維生,都與此有所矛盾。從這次的調查中得知失蹤者卡莉曾因在酒館醉倒而被盤查,到酒館調查的憲兵當然不怎麼受歡迎,加上搜出非法藥物「可待洛因」,自然與客人起了衝突,亞妮的武術基礎在新兵時期我們都有目共睹,可能連米卡莎都難以攻破(我們仍未知道比武結果)。
  幾個烏合之眾被三兩下解決,更利用持有毒品的告狀作為威脅套出了卡莉的情報,從酒館的人口中得知卡莉花錢如流水,時常請大家喝酒,待人也熱情親切,但因有人某天在卡莉面前使用「可待洛因」,使他翻臉走人,接著就沒再見到她了。牽扯上毒品使這起失蹤事件更加渾沌複雜,會長和卡莉的富裕很有可能跟毒品有關,這樣先前的矛盾也能得到解答。整個過程都可見亞妮的行動與話語皆是有計畫性且高明的,不只得知了有其他人也在找卡莉,還順帶知道下一步該去哪裡找卡莉。對我這個普通人來說,一下子資訊量爆炸,只光佩服亞妮一舉多得的效率能力與編劇給予訊息的手法了。
--
  帶著情報的亞妮在廣場小歇吃午餐,一隻貓咪在她面前停下,亞妮想要餵食,卻被貓咪投出敵意,這一小段我相當喜愛。這個微小的不順心,使亞妮一瞬間抽離對自己當下的為了平復心境的自欺(她自己口中說的憲兵家家酒),質疑起自己調查此事的意義。正體現了哲學家沙特所說,人「意向性」的失效,沙特明白我們因自由的憂懼投射的意向性,使某件事對我們來說有了意義,而事情的不順心,往往使我們退回,認為所有事都抽離破碎互不相連。以他舉出看球賽例子說明:觀看一場足球賽,我們是把它「作為」球賽看待,因此眼前並不是毫無意義的布景。但若我們只看到,裡面有人跑來跑去,輪流用下肢對球狀物體操控,這描述並不是一個看球賽更基本或更真實的版本,而是我根本不能恰如其分得「看球賽」。而當自己支持的球隊表現不如期望,或突然在球賽中有外部力量影響使我不能享受球賽,我可能絕望地看著場上的球員,彷彿他們就像先前描述的,漫無目的地跑來跑去,並開始思考起看球賽的意義。這就是亞妮所遇的情況,突發而來的期望值掉落,失去理由的她,使她退回到思考行動意義的懸崖邊。本應使她決定放棄,就此打退堂鼓,但接下來卻發生讓這份期望更受打擊的事,也讓他無法不牽涉其中。
--  
  追蹤到卡莉男友可能出沒的地區,亞妮希望車夫能在原地等她回來,但此區充斥法外惡徒,人員難以控管,讓車夫不太願意,只好多補上錢。亞妮問話的手法還是一樣軟硬兼施,先以法律威脅,在被攻擊時以武力防禦。但這次並沒有造成多人衝突,這就是環境造就不同的生態,生在險惡環境的混混,看了亞妮壓制第一個人的身法就知道此人不好惹,不像酒館的客人還傻傻撲上去被揍,很順利的得到住處情報。
  住處無人回應,門未上鎖,桌上兩杯完整酒與熄掉的菸(亞妮看見腐爛蘋果的皺眉還真有些可愛),衣櫥中的大量毒品,還有…床底下的屍體。受到驚嚇的亞妮不小心打翻桌上的酒杯,酒杯的破碎聲發出對貧民區來說有些過份的巨響,惹來鄰居的抱怨及「關心」,這讓亞妮不得不死守房間,否則將會被誤會是兇手,幸好鄰居沒真的闖進來,不然真的要殺人了。
  屍體看來剛死,亞妮的處境讓她無法上報此事,因為拖延到明天的任務,就算暫時躲起來裝沒看到,一旦奪回艾倫失敗,突然消失的亞妮肯定會被懷疑是殺人兇手,最慘的情況還可能讓巨人的身分被曝光,使萊納貝爾托特也陷入危機。短短的內心計畫,就可看出亞妮身上背負著巨大的壓力,不難想像她為何想透過執行任務,裝扮成憲兵應有的樣子,暫時逃離這些重擔,不過現實反倒讓她帶來更大的負擔。
  但回頭想只要找到卡莉,在匿名上報男友的死,就可以當作一切沒發生,原本的目的在這已經改變了,原本只是逃避的消遣,現在可是為了自保非找到不可。這次的調查留下更多疑問,為何要殺了男友?是為了卡莉還是毒品?為何男友持有如此大量的毒品?若兇手是為了帶走卡莉,應當會把門鎖上,但要是為了毒品,也不可能留三箱毒品在現場,兇手的目的為何?
  回到馬車,馬車就和車夫所擔心的一樣,被人挾持了。是之前在酒館提到另一批人,小弟回收了亞妮的筆記與變身戒指(X),這群人要把亞妮丟進溶液槽殺人滅屍,說是亞妮的調查妨礙了他們的工作。本想同樣利用挑釁和威脅使對方畏懼,但沒想到對方掌握的情報比自己預期多上許多,不只知道亞妮是單獨行動,更是知道男友已經死了,更點出亞妮看到屍體卻不馬上回憲兵團回報的詭異。
  見到無法利用話語讓自己脫離困境的亞妮,想轉換成硬手段,但戒指被拿走了,嘗試利用同情攻勢,卻被看穿,並發現戒指有利器。小弟就這樣戴上被亞妮挑釁後攻擊,使亞妮見血,正好落入亞妮的陷阱。在這跑一台馬車都嫌窄的路上,發動難以理解的爆炸,煙霧迷漫使人看不清有隻巨人的殘骸正在消散,讓人以為是亞妮身上帶了炸彈。而後亞妮將老大壓制,甚至說出:你就像巨人一樣,突然出現將一切摧毀。這句無論是指現況還是老大的計畫都相當契合,但老大絕對沒想到自己猜對了。
  就在老大正要說出卡莉得藏身之處時,小弟從背後開了一槍,更是因利益背叛了老大。不過亞妮就像沒事一樣站了起來,老大奄奄一息的說出自己知道的情報,原來老大也不是真正牽扯上事件的當事者,只不過是會長另請尋人的萬事屋罷了。老大們找到男友後,男友則向他們提出大賺一筆的機會,利用卡莉的所在地與秘密做為威脅會長的條件,也就是所謂的綁票。老大原想幹完這票就金盆洗手,但目的不但沒有達成,甚將迎來死亡。在老大的遺言中能發現他的兒子在五年前亞妮們打破大門的巨人突襲中死去,亞妮更是因老大無力舉起的手而幫她點上最後一口菸,生命就像吐出的煙霧一般消散,與夕陽一同沉下。這都再次體醒了我亞妮內心所背負的罪惡,幾乎就是自己造就了這起悲劇的連鎖。
--
  找到卡莉的所在地,打混混時不難發現亞妮可能因方才的「提醒」有些氣憤,對小弟作了有些惡趣味的威脅,並找到了卡莉。揭開拿來要脅會長的「卡莉秘密」,卡莉是「可待洛因」的製作者,所以作為藥腳的男友才會持有如此大量的毒品,而真正在賣藥的藥頭正是會長本人。但在先前的毒品情報中,應顯示此類毒品是王都傳來的,這裡應該不會是原產地。這是因為卡莉和會長作了約定,不准她在自己的家鄉販賣,而會長為了利益卻毀約了。
  卡莉原想以此幫父親重振家族,卻造受背叛,原想與男友一起離開的卡莉,卻不被男友接受,還被利用軟禁綁票,但男友也被老大背叛,老大更是被小弟背叛,一切因會長貪圖利益所起利益衝突連鎖被亞妮給完整見證了。也被我們給見證了,這樣精細對應的劇本,到底是誰寫的!!(如果你忘了,我最前面有提過。這是一個閱讀中的笑話,不好笑的話我道歉)
--
  最後卡莉為了免罪決定離開席納之牆,亞妮幫她造假通行證,並假造案件紀錄,也對應上了標題,再見席納之牆。其實卡莉只需收手就不必離開,但這樣自己的父親必定再次體會沒落。亞妮回到會長我以為是要回報所有情況,結果出乎意料的是跟會長攤牌,我都忘了還有一個重點問題沒解決,誰殺了男友?正是會長本人。
  男友在發現憲兵團開始介入卡莉的失蹤案後,想先下手為強,提早討錢。在兩人交談的途中並衝動意外殺了對方,並在只有會長在抽的菸蒂留下的證據,只要亞妮上報,會長罪證確鑿。
  但這都不是亞妮真正在意的了,調查這起事件原本只是她想逃避現實的自欺,卻搞得自己在艾倫奪回前的一整天都沒得到休息,且一整天還得忍受來自不同人的菸酒臭味,疲憊的身軀與心靈都使她有些不耐煩了。亞妮沒有將卡莉事件上報,當然更不會將會長殺人上報,而是幫助會長毀屍,因為要不是如此,亞妮明天就得留在席納作證人協助案情處理,就會使計畫泡湯,使自己應當完成的使命失敗。
  完成艾倫奪回的任務,就可以回到家鄉,見到願她回家的父親,所以才會跟會長說自己有機會回家了,當然,這才是標題真正指向的人,是亞妮對席納之牆所作的道別。一直以來待她嚴厲的父親,卻在亞妮達成「榮耀」時展現出不捨,這都讓亞妮回家的心更加堅定,好似與父親共同生活的日子就將到來,就算因過去的隔閡無法親密,也能像卡莉與會長一般在行動上表現相互的關愛,這些想像都成為讓亞妮行動的動力。我會說這個篇章除了本身精采外,更為原作增添深意正是如此,讓人在有限的瞭解內,更明白亞妮行動的宗旨,完整了亞妮在當前劇情中的角色位置,使亞妮更加立體。
--
  最後我想說,卡莉在離開前和亞妮說好好休息,是亞妮正好需要的,在會長面前說出只是累了更是關鍵,不只是因為一整天的疲勞,更含括了整個從瑪雷到帕島的行動所背負的隱匿壓力與必不得已造成的罪惡。也讓人想起這之後本篇在捕獲艾倫失敗後的亞妮,倒在樹下被米卡莎看到流出了眼淚,那正是表示回家的想像破滅的絕望。(一整天因為調查都沒休息,還一大早就要跑出城牆抓艾倫,還沒有成功…)
--
  碎念一下,將此集標記為16.5讓我覺得有些奇怪,如果有人現在才照著順序看,好像就被暴雷巨人裡有人和女巨人的身分了欸,好慘。接下來木棉花也將在11/28上架里維兵長在成為兵長前的故事《無悔的選擇》,到時候我應該也會雞婆寫一點東西吧。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