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我的ㄐㄐ

盲腸的爆裂華生 | 2021-11-29 23:43:15 | 巴幣 1004 | 人氣 153

頓失,自我。
十八歲的現在,我好像失去了些什麼。到底失去了些什麼,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唯一我清楚的是,我的老二對一切事物頓失了性趣。最初我是有些慌張地,但仔細想想,這不失為一個好機會,一個可以用不帶任何性意味的眼光觀察世界的機會。我找了一切會使我感到興奮的。看了看大奶,嗯,毫無反應,只是團脂肪罷了。在看了看色情片與漫畫,還是一樣,沒有絲毫升起的動力。我為這樣的自己感到可悲,到頭來,尻不尻槍對我來說,到底是甚麼呢?思緒如煙,裊裊思緒朝著天空晃去,與麻雀纏繞在一塊。啊,我好像一隻麻雀,在空中沒有目標的四處飛舞。尋找著尻槍的契機,好煩。第一次的性衝動的什麼時候呢?我也記不清了,那第一次尻槍呢?怎麼可能忘得了,在國一,第一次的白漿迸發;第一次的單手套弄,就像那第一次踏上台灣的移民們,那樣地興奮,那樣的,落寞。在狂歡後剩下的也只有落寞。我想透了,我可能就是性欲組成的吧,尻槍就代表我的人生。不,更準確地說,尻槍這件事與我的人生纏繞在一塊,並在這個過程中與我最內心的一塊領域融合在一塊。尻槍或是說性,可能是我的自我吧。失去了這些,也等同於是去了自我。在這時,我居然感到無比的寂寞。時間在恍惚間度過,從國中到大學,尻槍代表我的一切,在低潮時,在高潮時ㄏㄏ。總之,我已是「尻槍」這輛列車上的乘客,在這輛永不停止前進的列車上,我可能永遠下不了車吧。
補充一下,這篇大概是前幾個月寫ㄉ ,現在我又是充滿能量的健康男子了。

創作回應

Hengshot
我覺得你的ㄐㄐ很棒
2021-11-30 00:03:59
巧比
我好愛可以賣給我嗎
2021-11-30 00:08: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