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手入室這件事

雪見君代 | 2021-11-29 21:13:37 | 巴幣 0 | 人氣 52

我流本丸的腦洞大開
資料夾簡介
嬸嬸出陣時產生的妄想
最新進度 手入室這件事

最近他們的嬸有點奇怪。
進到本丸裡,把該派去遠征的部隊派去遠征、把內番人選指定好,也會像平常一樣不嚴厲地說說種田不加在生存的人幾句。像平常一樣出陣,遇到檢非違史的時候會尖叫著說先把槍幹掉,會對被槍戳到的人念幾句,再像平常一樣率隊回到本丸,替受傷的人手入。
到目前為止都還是正常活動行為。

但是最近……嗯,算是最近嗎?反正從這一陣子開始,他們的嬸會在手入室裡發呆。
雖然說並不是什麼讓人困擾的舉動,但之前她都是在大廣間等待的。(期間會跟當日近侍玩戳戳樂,不知為何她十分熱衷於這樣的事情)
巴形薙刀說,這是主上擔心我們的方式之一,不過讓主上這樣勞神,對主上的身體有害,第一部隊的各位還是以後先解決槍吧。
身為常常被戳到的笑面青江是手入室的常客,他說這樣讓主脫我的衣服也挺好的,也算是審神者無趣工作中的一點調劑吧。何況那些傷還沒到需要慌張的程度,主上已經不是剛上任一天兩天、看到一點傷口都會驚慌失措的小毛頭了。他溫柔地微笑著,像平常一樣游刃有餘。
身為被常常戳到的岩融也點點頭,說小小的主上為了幫忙療傷跑來跑去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多多跟我們相處也是主上的願望?岩融我不會讓任何人妨礙主上實現願望的。
加州清光總覺得話題好像越來越偏離原本想探討的主題,不過既然結論對主上無害,那也就隨他們去說,反正他也是主上在手入室發呆這件事的受惠者之一。就算是一點點小傷,主上也會收隊回歸、替他們療傷,這樣的時間可是非常珍貴的。想想前陣子的戰力擴充,就算重傷了,可能也要等上好一段時間才有手入室可以用,想想就覺得克難。
小狐丸則說,我不喜歡主上露出嚴肅的表情,所以得盡快把傷口養好才行。馬上被同一個隊伍的鯰尾吐槽,明明在手入室裡,一直反覆著讓主上把那頭蓬鬆的白髮揉個亂七八糟又央求主上幫忙重新梳理的人就是他對吧。
討論雖然變成曬自己跟主上如何互動大會,但此事還是成功引起了更多刀男的注意,最後是身穿白大褂的藥研被眾人推舉去問問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誒,待在這裡的原因……?」
審神者略略歪著腦袋問,表情十分困惑。長長黑色頭髮披垂在肩上,沒有整理的樣子看起來沒什麼精神。藥研默默在一旁落坐「大家,對主上都很擔心的。如果有什麼我們幫得上忙的事還請盡管開口。
「讓你們擔心了,我沒事。」她頓了幾秒,一隻手握成拳,輕輕捶到另一隻手的掌心上「只是因為我在這裡,才能一手入好就把你們接出來而已,還是說第一部隊覺得現在的出陣頻率太高了,想要多休息一下?」
「不,我想他們大概不會想多休息一下,比起出陣。」藥研藤四郎笑著扶了扶眼鏡,露出了放鬆的表情。
「不過比起我們,大將最近好像突然出陣的頻率增加了啊,明明最近也沒什麼活動的吧?」
「也就跟平常差一點而已,遠遠不及有活動的時候吧。」他們的審神者點點頭,扯開了話題。聊起時之政府近日公布的12月日程,說有新的合戰場要出了、還有新的刀男、還有……
「到時候,還要多多麻煩你們極短部隊幫我過過新合戰場的水溫了。」
「就交給我們吧。」看到石切丸的手入時間歸零,藥研站起身準備離開「不過最重要的是,還請大將多保重身體。大家都很期待跟大將一起度過的第二個新年啊——不過有些傢伙是第一次跟大將一起過呢。」
他留下一句敬請期待就離開了,留下審神者把石切丸接出來,回歸部隊編列。
怎麼說的出口呢?說自己因為打日麻輸了好幾把所以待在手入室誰都不想見的狀態。審神者如是想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