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2-5

SleepyZz | 2021-11-29 17:00:02 | 巴幣 2 | 人氣 38


邊罵著邊把熱毛巾摔到薛琇的背上,薛琇「吚啊──」一聲發出微妙的聲音。

鼻子呼了一口氣,薛昴又把毛巾重新敷在薛琇背上,開始幫薛琇按摩肩膀。

「啊~啊……不過薛昴,講認真的,你覺不覺得黎茹跟葉絃有點像,像是你之前提過那個甚麼宅……公主的?」

「宅圈公主?」

「對啦就是那個,你看那個女生也是很親切,跟大家都很好,但是私底下卻跟他們沒有私交,然後會迎合男生的喜好去做事情?」

「……」

薛昴的手停了下來。

「欸欸手別停啊繼續按!我……我不是要潑你冷水啦,但是你喜歡的這個黎茹,其實跟葉絃差不多吧?只是一個是很宅的喜好、一個是類似文青的喜好。那其實你喜歡的女生跟那個對你有意思的女生差不多不是嗎?還是你只是嫌棄葉絃的長相才不愛她?」

「……不能這樣講黎茹吧?雖……雖然我跟她接觸很少……但我沒聽過她有甚麼綠茶婊的傳聞啊,也沒聽說過她是把周圍的男生當成利用的對象在消費,所以……」

「呃,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嫌棄葉絃是一個綠茶婊,而諷刺的是這位綠茶婊其實就是被你一手打造出來的。如果葉絃是偶像你就是她的經紀人,然而偶像愛上經紀人以後,經紀人又嫌棄自己培育的偶像不夠格,這……」

「我只是教會她別隨便歧視陌生人好嘛!要她不憑自己的喜好或刻板印象去對待身旁的人,還有用比較客觀的角度分析利害關係,要把我的話過分解釋成『利用』的人是她。」

「是、這、樣、啊?那你為什麼不負起責任把這個人教好再走,既然學習出現偏差而得了公主病,薛昴你不是應該監督她到她成熟的一天嗎?」

「我哪知道她哪一天才真正『長大』了,還有我也不想為這個人做那麼多啊!當初就只答應要幫她脫離邊緣人、要給她有緣份認識她喜歡的朋友或喜歡的男生,現在她已經受歡迎到有機緣跟喜歡的男生搭話,又有願意挺她的騎士團,理論上我的任務早就功德圓滿做完了,那我是還有甚麼責任?」

薛昴嘆一口氣,接著說:

「我也想爭取我的幸福不行嗎?就像她曾經為了人氣、為了她喜歡的男孩子努力,我也想為我的幸福努力,去追求黎茹啊。你講的『責任』除非我要跟她相處一輩子,不然是不可能負責的完的,說這種像是慣老闆無限上綱的話……」

「那你發揮你的本能當個稱職的人渣,對葉絃冷淡,讓他淡出你的生活圈不就好了?」

「我絕對沒有甚麼人渣的本能,但怎麼說嘛……對他的感覺就像現在這個混帳妹妹一樣,嘴再賤人再廢我也沒辦法直接扔了,明明是很討人厭的傢伙,卻沒辦法吃了秤砣鐵了心扔了。」

語畢,薛昴用點力拍了薛琇的屁股一下,發出非常僵硬而結實的響聲,還有薛琇「喔嗚──」發出微妙的聲音。

「你的屁股也太硬了吧,今天到底做了甚麼啊?」

「啊啊,那屁股也麻煩了,訓練完從屁股到小腿肚都是硬的啊,不過要是敢摸到奇怪的地方我一樣投訴你性騷擾。」

「絕對不會按摩的!」

「結果我們一家都是只顧著用自己的方式替對方想,卻完全沒有想過別人的心情,這種人啊。」

薛琇抬頭看一眼冰箱貼的兩張字條,薛昴也望了過去。

上頭都寫著「今晚加班,你們自己去吃吧,錢不夠或有狀況再傳訊息給我」無論是父親或母親留的字條都這樣寫著。

「遇到自己的兒女就只是一昧的塞錢,卻很少關心過兒女的事情,什麼都只會對我們說『好』明明更希望他們關心一下的……就像你啦薛昴,你以為給葉絃他想要的就能解決問題,到頭來什麼都沒被解決。」

「說的倒簡單,那你又替我著想了什麼?而且我如果有這種洞燭先機的能力我也沒必要煩惱了吧?」

「我故意用這種嘴賤的說話方式讓變態哥哥可以自然利用我的身體發洩他的妄想不是嗎?嗚嗚……雖然很彆扭,但我也只能用這種方式對薛昴好了,這個不懂事的小屁孩怎麼就不懂呢?」

「吃屎!我現在手痠的要死,而且不是自己喜歡的對象,就算全裸我也沒感覺!雖然這暴露狂妹妹讓我確實看很多次髒東西了,但我可是心如止水的好不!」

「所以我才覺得難幫啊……這種猥褻又不體貼的哥哥。」

「別再替自己的臭嘴找理由了,你個表裡不一的傢伙。」

「欸薛昴……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個黎茹的話,不管要承擔什麼後果,你都應該跟葉絃講清楚喔,就算她有多鬧脾氣、多不能接受都要跟他說清楚,否則時間久了,你只是讓人家越來越痛苦,還有黎茹也會離你越來越遠,有葉絃在身邊更不敢靠近你了。」

薛琇補充一句:

「一個真正愛你的女孩子,是不能成為你的閨密的,她會一直找藉口自欺欺人,甚至伺機而動把你偷吃了。」

「唉……早點跟我講這段不就好了,講老半天只有這句話是中聽的。把衣服穿上吧暴露狂。」

薛琇在講話的不自覺間在沙發上側躺,上空的裸體一表無遺袒露在薛昴面前,薛昴則把她原先穿的小可愛丟到她身上遮住。

還有,薛昴並沒有按摩薛琇的屁股,有背、腰、肩、小腿、大腿肚,但大腿肚也很靠近屁股了。

「吚啊色鬼!薛昴噁男死變態,嗚嗚嗚嗚……」

「你那假哭哭給鬼聽啊?」

「我太沮喪了、沒力了,好想睡覺就睡在這裡吧。」

「吃屎!快給我起來,要睡回自己房間睡!在這裡感冒怎麼辦?」

「背我回去……不然我……算了我睡死了。」

「睡覺還能講話啊……算了,沒時間陪你鬼混了。」

薛昴一把抓起倒進沙發裡的薛琇,用扛瓦斯的方式把她扛在肩膀上,往薛琇房間的方向走去,儘管薛琇不斷掙扎「很痛啊!哪有人這樣背女生的你這低能直男!」薛昴也置若罔聞,就這麼把薛琇扔到她的床上,再蓋上棉被,打開電風扇對準薛琇吹。

而薛琇在摸到床的那一刻也安心地入睡了,一切如此自然、如此理所當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