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鏡衛傳・上

ZZZ(午月) | 2021-11-29 16:39:11 | 巴幣 1000 | 人氣 77


短篇-鏡衛傳・上 

  「惡念,應是由世人自己該承擔背負的,而不是丟給【鏡衛】承擔風險,而【真知鏡】是世上最大的謊言。」- 疑真、前鏡衛真燭
  

  一道銀色劍光晃過,「哧啦」一聲,一個有著異常大的頭,但頭上除了張異常大嘴巴外,沒有任何特徵的漆黑人形怪物,就這麼被一把伸長的鞭劍剖半,化為黑霧消散。

  「哀,又是【謊言】啊,最近這類【邪祟】還真多啊,老八前輩」一位身形清瘦,著一身銀白捕快裝,並簡單綁條單馬尾的黑髮女子,一手拿著剛剛斬掉邪祟的鞭劍,以厭煩的語氣說道。

  「這不是挺好的嗎?真燭。」一名身材略為肥胖,身穿跟真燭一樣的捕快服的,留著一嘴落腮鬍的禿頂大叔,手拿一把外觀普通的長刀慵懶回道「輕輕鬆鬆、完全沒有任何危險,等下再巡永寧、長安兩條街就能下班了,不是誰都像妳這個在職三年全勤、善惡分長保高分的【鏡衛模範】一樣拚命,比起那些邪祟啊,我更在意我明天的例假。」

  兩人此時站著聊天的街道,看似尋常,但在太陽未落山的大白天,除了兩人以外,卻毫無人影,而且不只匾額上、紙上的一切文字都是左右顛倒的,連一切景物擺設都是左右顛倒的。

  因為這裏便是被【無憂國】稱為【鏡域】的地方,是由被國教【真知宗】奉為至寶的【真知鏡】儲存的無憂國鏡像世界。

  在無憂國沒有任何的司法單位,因為不存在任何犯罪,國民個個都是天性善良、安分守己且待人溫和的好人,但法律規定人民都要信奉國教真知宗,滿月朝拜真知鏡接受【洗禮】來表現自己的虔誠,因為真知鏡則會回饋虔誠的國民們人生的指引。

  在學習跟就職方面,國民在滿六歲後,便要依法接受基礎義務教育六年,年滿十二歲當月,在接受洗禮完後,真知鏡會去分析該人最適合的領域方向,之後該國民在接受八年專長訓練後,再經真知鏡評價能力發配適合工作單位,直到年滿六十歲退休。

  而在婚姻方面,只要年滿十八的國民,真知鏡會在當月洗禮時顯示最適合婚配對像,而婚姻必定幸福美滿且毫無例外。

  因此無憂國存在一個人人稱羨的神聖職業:【鏡衛】,職責就是維護真知鏡的乾淨,這是由千百年前賜予真知鏡的真神訂下的規矩,是只有被真知鏡判定符合資格的聖潔信徒才有資格擔任的特殊職業,且被授予該職業的人和其家屬每年都能獲得國家豐厚的待遇和各類方便特權。

  「但這都只是檯面上的說詞,事實是鏡衛才是真知鏡要維持國家零犯罪的實施者,是檯面下重要的衛道者。」真燭一臉大義凜然地對著老八說道「而國民們每月接受真知鏡的洗禮時,真知鏡會將他們心中的所有惡念都吸入鏡域中,但鏡域空間有限,且惡念累積過多就會產生各種邪祟,邪祟會——」

  「邪祟的本能會破壞鏡域,影響真知鏡的判讀,嚴重甚至會導致真知鏡毀損,造成難以彌補的禍害。」老八直接搶走真燭想要說的話「而我們鏡衛正是少數能透過【穿鏡之術】,自由進入鏡域,並可用【本心鏡】來討伐邪祟、維護和平的人,這種教科書上的話就別再重複了,再說我身為在職二十年的老前輩了,這部分能不比你熟嗎?」

  「既然都這麼熟了,怎不見你多勤奮討伐邪祟啊!」真燭提鞭劍指著老八喊道「討伐邪祟是我們的天職,而擊敗越強大的邪祟才越能證明我們的價值啊!」

  「哀~,那是因為妳還年輕,還沒有孩子,等妳到了我跟這種歲數就懂了。」老八無奈地回道「能平安度過ㄧ生的鏡衛可沒幾個啊,我那什麼都不知道的傻老婆還期待我兒子也能中個鏡衛當當,幸好真神保佑,他是個廚師命,下個月就能分配個對象,然後再讀個兩年書就能就職賺錢獨立了。」

  「老八你就是這種態度,才讓你這幾年善惡分還時常低於預期,使得明明手法跟經驗都很純熟的你,到這把年紀還不時得去接受道德強化課或是心靈諮商彌補失分,也難怪當時抽籤被分配到你底下時,其他前輩都用可憐的眼神看我。」真燭用充滿不甘抱怨道。

  「這部分妳也說得沒錯啦,我的確是該檢討。但像妳這般真的太極端了,例假期間,妳該好好跟浮影那小子出門逛逛,放鬆一下。」老八摸著自己頭上殘存的幾根毛,表情略有歉意,但很快就又轉回剛剛前輩的態度說起真燭「作為極少數另一伴也是鏡衛的人,有好有壞,壞處便是這工作的風險高,但好處就是彼此不用隱瞞工作內容,好彼此訴苦,在這點我還還真羨慕你們啊。」

  「老八你別提那傢伙了,傻不隆冬的,上次巡邏竟然應接【殺業】的攻擊,差點真的玩完了,這事我還沒放過他。咱們趕緊巡完那兩條街,然後下班吃麵去,今天是那笨蛋請客,咱們吃光他這月薪餉來懲罰他。」雖然嘴上說的不客氣,但提到浮影這人,真燭還是難掩關心的語氣。

  於是兩人就邊閒聊晚點相約吃飯的事,邊巡視是否有邪祟藏匿在鏡域各處,巡邏結束後,念句「回歸本心。」後,手邊武器立刻變為只有巴掌大的【本心鏡】,他們便使用穿鏡之術穿過鏡中世界的真知鏡回到鏡外世界去了。

一年後-

  「混蛋浮影!你給我醒醒!都說了我可以應付,你幹嘛做傻事去替我擋【怨憤】的攻擊,你走了,我怎麼辦啊!嗚嗚嗚」

  在數名帶著悲傷表情的鏡衛環繞下,真燭跪在一個渾身撕裂傷、躺在血泊的青年身邊,呼天嗆地地哭喊著、啜泣著,但躺在地上的人已經成為停止呼吸、成了一具屍體,屍體是不會回話的。

  由哭泣漸漸轉為沈默後,正當其中一名女鏡衛正要開口安慰時,真燭突然在起身來,用充滿憤怒的表情道:「【怨憤】,雖然剛剛讓你逃了,但我現在就去找你算帳,你怎麼對浮影的,我就百倍還你!」

  然後她取出【本心鏡】,對著鏡著喊了一句「現我真義!」,鏡著發出亮光,幻化成鞭劍,而她便提著鞭劍往剛剛【怨憤】逃走的地方奔去。

  但一個熟悉的略胖身軀擋住了她的去路,提著長刀的老八站在她面前,擺出架勢道:「真燭,我知道你很難過,但一個人衝去找特級邪祟是無謀的,這只是送命而已,所以先停手吧!跟大家回去,料理好浮影的後事後,我們再重新計劃討伐它,好麼?」

  「不,現在追上去一定還來得及,我一定——,嗚哧。」真燭話才說到一半,老八就一個箭步上前,快速用刀柄自她後腦勺一擊下去,打昏了她,鞭劍也因為她失去意識而變回鏡子。

  「還愣著幹嘛?趕緊收拾好浮影的遺體和確認其他傷患及損害狀況,真燭就由我先負責回收帶回,遭逢大變後,就算是再優秀的人也難免心緒不穩,先讓她安靜下比較好。」說完老八就背起昏迷的真燭,往真知鏡位置離去。

創作回應

四弦
從故事背景與人物設定來看是有很大發揮潛力的,若過早立下篇幅限制,可能會錯失一部長篇佳作,請盡可能地寫下去吧。GP奉上。
2021-12-02 02:22:15
ZZZ(午月)
感謝支持,但因為我另外還有一個長篇作品在努力
所以時間因素實在沒辦法開兩個坑啊
2021-12-02 16:43:46
ZZZ(午月)
下篇也在收尾了,應該近兩日便會更新,不過以目前預設結局,日後也許能出續作,覺得可以先當預告片看啦
2021-12-02 16:46: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