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同人】光蘭.十、毒發

夢墨輓歌 | 2021-11-29 16:00:02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同人】光蘭
資料夾簡介
浪子光蘭在友人推薦下成為張氏家族護衛武士,也意外遇到父親當年的上司光輝,在這份巧妙的機緣下,與光輝展開不解之情……

  「那夥人究竟有何企圖!」

  大堂之上,家主用力拍著扶手,憤怒的聲響迴盪在堂中,下方的家臣及護衛面容嚴肅,另外夏家的代表也帶了護衛過來。

  其實這次綁架事件跟張家無關,也不是石家莊暗中使指,純粹是夏家跟其他家族的爭鬥導致的意外。

  原本敵方只想綁夏少主,但夏少主私自跑來找張少,結果就是張少無辜受到連累,一起被人綁走。

  夏家代表夏鷹,是本家二少爺,文武雙全人又長得英俊,可惜他有個喜歡搞事的兄長,每次哥哥惹事生非都要他來善後。

  「愚兄給諸位添麻煩了,夏鷹在此給張家賠罪。」夏二少命人把哥哥欠的黃金抬進來,還補上一些物資。

  「你們搞什麼東西!上次找人來張家下戰帖、又害張家貨運被劫,現在隨便闖入別人家,帶刺客把松兒綁了,確定不是跟石家莊套好的陰謀嗎?」

  「張家主會如此氣憤情有可原,但夏鷹保證此事與石家莊無關,更何況石家莊現在也跟夏家劃清界線,因為夏家主不願意繼續僱用邪派人士。」

  「正常世家都不會跟邪派勾結!你家夏家主是怎麼想的?現在出事了吧!還要張家提供協助,你們在搞笑啊!」

  「家主,請冷靜,夏二少都來賠罪了,不如聽聽夏家如何打算吧。」張家臣子看見黃金眼睛都亮了,想說可以藉這次機會向夏加多討一點東西。

  「綁匪是西河烏蘇門,掌門人跟夏家因土地分配問題鬧翻,他們雇了西河對岸的山賊,綁了少爺想換黃金。」林老雙手不斷顫抖,捧著賊人留下的書信將事情來龍去脈娓娓道來。

  「山賊能力也太好了,擊倒張家五名護衛又來去如風,這幫人不簡單。」夏鷹扣著下顎思考著,他不記得西河有什麼高手,倒是扒手很多。

  「傳聞西河對岸的馬峰山,住了一名魔教出身的怪人,賊人的首領會不會就是那位怪人呢?」夏鷹身旁的護衛如此說道,這位護衛是夏家鏢局第二團團長,比上次見到的獵指兄還要穩重。

  「魔教比邪派還可怕,他們會抓人煉丹,還會吃嬰兒,烏蘇門若與這種歹毒份子接觸,武林盟不會坐視不管!」林老臉色越來越差,心想夏少現在會不會待囚禁在陰冷又骯髒的地牢裡,飽受凌辱之後被丟入鍋中煉成丹藥。

  魔教與邪派的差別,大概就是一個瘋子、一個壞人,壞人的行為還能推敲,瘋子則是完全無法預測,整天在那邊說神啊、魔啊,然後找堆一理由大肆屠殺進行意義不明的儀式。

  由於魔教裡有很多走火入魔的瘋子,他們的武功也不容小覬,武林盟曾經組織一個軍團討伐魔教,不料魔教太強把武林盟的人殺個片甲不留。

  最後兩方只能簽訂互不侵犯條款,可是條款也一張紙而已,完全沒有牽制魔教的效果。

  武林盟雖然沒辦法直接對魔教出手,但可以懲罰與魔教結交的烏蘇門。

  「烏蘇門的事你們夏家自己處理,我只要松兒平安回來!」張家主才不想聽別人家的恩仇關係,他現在只想快點救回兒子。

  「夏家會派出第二標局一百人前往救援,但對方若真的是魔教,可能要請墨客出手了。」夏鷹瞄了一眼張蓮身後的男人,瞧見男人的武器就知道對方是七客中的墨客。

  「墨客現在是張家的主力!你們是想趁機削弱張家的力量吧!」張家主當然不同意這個請求,雖然墨客出手松兒應該能快點回家,但萬一這是夏家的計謀呢?

  「家主,張家還有其他護衛武士,不如派光護衛和蘭護衛,他們上次也救過五長老,這次肯定也能救回張少。」張家臣子都提出類似的建議,畢竟最強的高手應該留在本家保護家主,而且就算張少沒了還有二少爺跟張蓮小姐。

  「真是的,你們把我當門神啊。」墨客自嘲似的笑了笑,「雖然有點不爽,但我尊重小姐的意願。」

  「欸?我嗎?」張蓮有點錯愕,一般來說大堂會議女子都沒什麼發言權,不過既然墨客都問,張蓮也不忌諱地說了,「我希望墨客能去救翠松。」

  「張蓮!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張家主急得跳腳。

  「父親,救人迫在眉睫,我們只要把翠松救出來即可,當然墨客能順便救出夏少更好,可是目前情報太少,不能要求這麼多。」

  「可、可是墨客去那麼遠的地方,張家怎麼辦?」

  「墨客和兩護衛武士一起去,越多人手救援應該會更方便,另外張家的安全必須由夏家負起責任,小女希望夏家支付聘金,讓焚氏家族的高手來張家。」

  「焚氏家族?」夏鷹面有難色,那家族菁英輩出,但是雇用金可不小。

  「張家莊勢力太弱焚氏家族看不上,但如果是夏家莊出面,他們的態度就會不一樣了吧。」張蓮淡淡的笑著說。

  「原來如此,如果能聘到焚家高手,石家莊短時間內也不敢輕舉妄動。」張家主想了想,能增加家族戰力當然好,現在就看墨客能不能平安救張少了。

  一切談妥後,夏鷹會親自率領第二標局前去救援,至於夏家派了墨客跟光護衛和蘭護衛,他們打算明天晚上出發救人。

  聘雇焚家高手的事,夏鷹也馬上處理了,他寫了封信給介紹人,聘金也準備好了,就看焚家願不願意派人過來。

  張蓮帶著藥包前往光護衛的房間,聽開築說光護衛昨晚跟蘭護衛打架,蘭護衛被打得很慘,這讓張蓮有些擔心,雖然開築有送藥膏過去,但一時半刻傷口也不會突然消失吧。

  才剛踏出藥房,張蓮便看見光輝站在門邊,似乎已經站了一段時間。

  「光護衛!你已經聽說三少爺被綁架的事了嗎?」

  「我一直都在大堂外。」光輝盯著張蓮手上的藥包,馬上就知道張蓮要去哪,「蘭護衛的傷我處理好了。」

  「處理?你怎麼處理?」張蓮歪著頭滿臉狐疑。

  「早上我去找醫生拿了藥補,給他喝下之後目前好了很多。」

  「你又沒學醫術怎麼知道他好了,把人家打到下不了床!說不定骨折了啊!」

  「我沒有打他……」光輝話說到這裡突然停頓,自己昨晚好像有打人,只是記不太清楚了,因為做那檔事時,失去意識一段時間。

  「明天他也要參加救援任務,要先確保每個護衛的狀況才行。」張蓮堅持要親自拿藥包過去,順便看看蘭焚的狀況。

  來到光輝的房間裡,一股淡雅清香取代了原本刺鼻的酒味,蘭焚已經換上合身的衣服,在桌邊悠哉的喝著茶。

  「張蓮小姐。」看見張家千金入門,蘭焚趕緊起身問安。

  張蓮認真的觀察蘭焚的狀況,還把對方的袖子拉開,蘭焚的氣色恢復良好,手臂白皙毫髮無傷,跟開築說的情況完全不同。

  雖然無法理解蘭焚的體質,但看到蘭焚身體無礙張蓮也就放心了。

  「蘭護衛,你是我弟弟的朋友,請你一定要救出我弟弟。」

  「就算張蓮小姐不來拜託我,我也會去救張少。」蘭焚眼神相當堅毅,內心決定要先把敵人殺光再說。

  邪派不能留,魔教更是不該存在。

  張蓮離去後,光輝把藥包交給下人,請人燉好後再端過來給蘭焚喝。

  今天蘭焚一整天都在睡覺,找不到機會問光輝關於昨晚的事情。

  現在有機會了,但實在難以啟齒,只好跟光輝大眼瞪小眼,但蘭焚最終受不了這種僵硬氣氛,還是主動提問了。

  「別看了,你不如跟我解釋一下昨天我們怎麼打起來的?」蘭焚摸著腰,雖然身體好了很多,但身下還是有點不舒服。

  「你……毒發了。」光輝正在思考該怎麼委婉的說明毒發經過,但講得太隱晦蘭焚也許又會誤會,「解毒方式就是上、上床、做……」

  「做什麼?」蘭焚看光輝說起話來結結巴巴,跟平常沉著可靠的模樣截然不同,「光兄,你儘管說出來,我承受得住。」

  蘭焚究竟有多遲鈍?光輝有點心累,再怎麼笨,說到這裡也該意識到了吧?

  既然無法說明白,不如就用身體行動讓蘭焚理解。

  光輝伸出手,輕撫著蘭焚臉頰,並替他將柔軟的白髮勾向耳後,蘭焚眨眨眼不知道光輝用意為何,但他意外喜歡這種撫摸,感覺很溫暖也舒服。

  蘭焚的肌膚過於細緻,光輝那粗糙長滿厚繭的手,彷彿稍微用力就會擦破蘭焚的臉頰,光輝輕輕扳起蘭焚下顎,湊到他面前貼著蘭焚的額頭。

  兩人的距離非常近,光輝能嗅到蘭焚身上恬淡的氣味,指腹磨蹭著蘭焚粉嫩的薄唇,這樣簡單輕巧的互動竟讓兩人同時臉紅。

  光兄這是在做什麼?蘭焚很想質問光輝,但他發現自己開不了口,心裡竟然還期待光輝會有更多動作,身體就像是記得光輝的撫摸,開始躁動不安。

  我這是在做什麼?光輝雖然面無表情,但其實心裡已經亂成一團,他想著要用行動讓蘭焚理解昨晚做的事情,可是實際操作後又害臊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距離這麼近,然後呢?總不能像之前那樣胡來吧!現在蘭焚意識清醒,萬一做出讓他反感的行為,搞不好兩人的感情會鬧僵。

  蘭焚眨眨紫晶般的雙眸,聲音微弱地喊道:「光兄?」

  光輝微微皺起眉,把臉埋到蘭焚頸邊聞著那令人著迷的氣味。

  蘭焚心跳越來越快,同時他也發覺輝光的心跳也亂七八糟的,兩人的喘息逐漸凌亂,光輝的手也不斷試探著蘭焚。

  一手揉著那絲綢般滑順的長髮,另一手摟住精實纖細的腰,光輝幾乎是把蘭焚抱在懷裡,但他不敢有太多動作,就怕蘭焚嚇到跑走。

  「這是在做什麼?」蘭焚面紅耳赤的問著,但他沒有推開光輝,反而因為喜歡光輝的觸碰感到困擾,心裡很是矛盾。

  光輝眼神一沉,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腦中混亂的轉了幾回,最後緩緩地回應蘭焚:

  「蘭焚,你認為我在做什麼?」

  「光兄……」蘭焚擔憂的皺起眉,反射性抓住光輝的手要他停下來。

  光輝反過來扣住蘭焚修長的手指與他十指交扣,接著就像是在品嚐美食那樣,從頸部親親啄啄至蘭焚嘴角。

  他還是沒勇氣親下去,只能做到這裡接著將蘭焚放開。

  蘭焚被放開後露出失望的表情,摸著被吻紅的頸子有些寂寞。

  光輝看蘭焚哀傷的樣子心臟一個揪緊,自己好像又做什麼壞事欺負了蘭焚,莫名的罪惡感讓光揮摀著臉不知該如何是好,從來沒這麼心煩意亂過。

  「你想知道我怎麼了對吧。」光輝想到現在做的事已經偏離初衷,原本只是想讓蘭焚意識到解毒的方法不尋常,但現在不需要了。

  「是……」

  「我好像也中毒了。」

  「咦?」

  「那個毒,叫做蘭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