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38. 我想成為

青小豆 | 2021-11-29 09:00:06 | 巴幣 0 | 人氣 47



  「茉紅梨,準備好了嗎?」

  獨人坐在玄關椅子上穿好皮鞋後站起,手握在簡約黑色登機箱拉起的把手上,轉過頭對著在另一張椅子上穿鞋的妹妹問道。

  酒紅色的身影從他身邊超越,細長優美的髮絲順著開門的風飄逸著,茉紅梨站在門口往回一望,樣子可瀟灑的。

  「我早就準備好了,Let’s go!」




【38. 我想成為】
憧れの姿に




  兄妹倆要去哪呢?這個重要日子出遠門的話大概只有一個目的地了吧!

  ——歐爾麥特英雄獎。

  因為時流獨人是典禮主辦單位其中一間贊助商的大股東,自然而然就能拿到免費的公關票。爸爸媽媽剛好要慶祝結婚紀念日去其他地方旅行了,他就帶著熱愛英雄的茉紅梨參加這趟旅程。

  時流家很奇特,因為父母並不有錢,所以兩兄妹一開始過著一般家境的生活,但自從獨人懂事開始,就會找些能賺錢的機會貼補家計,不僅讓全家過上豐沃的物質生活、也有餘力幫妹妹請一流家教。

  在今年三月從經營科畢業以後馬上進入大公司就職的獨人收入突飛猛進,一年A班大家拜訪的豪宅其實也是在工作以後才買下的,是個住不到一年熱騰騰的新房子。

  綜合以上,也就是說,無論是獨人還是茉紅梨,他們都是第一次參加歐爾麥特英雄獎頒獎典禮的。往往只能守在電視機前面為喜歡的英雄放聲尖叫的少女,今年終於能親眼見證那個光榮的舞台,是多麼令她興奮的事情。

  公關票有附贈來回機票,不過有錢人嘛,總是寧願多花點錢坐更舒適的位置。獨人包下了私人豪華小客機,飛行的兩三個小時也是必須好好放鬆的。

  不過既然都包機了,多邀請幾個人一起搭才是妥善利用的表現,所以乘客又多了兩個人。

  「喲~獨人先生!午安。」當獨人與茉紅梨抵達小客機出發地點時,已經有兩個人坐在一旁的休息處等候了。身為獨人的好朋友,他是這次被邀請一起搭機的對象,「謝謝你讓我們享受VIP待遇啊。」

  面對友人的感謝之詞,獨人只是一如往常的靦腆一笑,「一起去才開心嘛,春菅,癒花小姐。」

  「癒花姐~~~」被春菅無視的茉紅梨也無視了他,直奔他身旁的淺粉色長髮的美女直撲上去。

  伊堂癒花,是伊堂春菅的妻子,同時也是讓獨人與春菅結識的關鍵人物。

  六年前的某一天,伊堂癒花在下班搭車回家的途中,公車被有著怪力的敵人給挾持,敵人為了抵抗英雄的追擊最後將整台公車扔了出去,少數幾位來不及被英雄救出的民眾也跟著被拋飛,在那場混亂之中,就是獨人救了癒花一命的。

  春菅為了報答救了妻子的恩人,才破例答應收茉紅梨為徒弟,也才因此時至今日仍尊稱他為獨人『先生』。

  這六年來,時流兄妹與伊堂夫妻的聯繫從未間斷過,感情十分要好。

  人到齊後小客機就出發了,裡頭環境很舒適,就像是天上的豪華禮賓車,有著寬敞的座椅跟美食美酒,飛行的平穩程度也比一般飛機更加平順。


  「妳留長髮給人的感覺跟短髮完全不一樣,多了一種神秘感,很美喔!」

  「真的嗎?太好了!就怕哪天遇到需要打扮的場合,我頭髮剪短之後還是會偶爾回溯一下。」茉紅梨坐在癒花旁邊轉身背對著任由她梳著自己的長髮,「都要請癒花姐幫忙打扮了,想說長髮比較多造型。」

  「那小茉紅今天的造型就交給姊姊我吧!」
  「麻煩癒花姐了!」

  癒花的職業是造型師,妝髮類型只要交給她就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

  雖然能參加這個典禮並不是從以前就料到的,但茉紅梨在升高中剪了短髮後,還是會每兩三個禮拜就把頭髮回溯成長髮的狀態後再變回去,等同於重置了她自身回溯極限的一個月時間限制。

  什麼意思呢?比如說她在1/1剪了頭髮,那麼在2/1之前都來得及讓頭髮時間狀態回溯成長髮的樣子,假如她在1/31回溯了一次長髮,那她在這之後的一個月內都能夠再次把頭髮的時間回溯到1/31那天長頭髮的當下。

  聽起來這個性十分方便,但難就難在要記住每個狀態當下的時間點,找不到時間點就沒有意義了。

  「完成了!真的超美的呀小茉紅!」經過了一個小時,妝也化完了髮型也捲的恰到好處,幕後大功臣伊堂癒花滿意地拿起鏡子擺在茉紅梨面前,「來,不要愛上自己哦~」

  「......」茉紅梨接過鏡子,望著裡頭的人發愣,為第一次變得這麼漂亮的自己著迷。

  她也不是完全沒有研究過化妝,但至多也是淡妝,畢竟忙著練武術跟做裝備就算了還是理工科的,身邊沒幾個少女陪她了呀。

  被鏡子裡的自己迷住,臉微微漲紅,熊熊想起可以把一切紀錄下來立刻拿出手機開始自拍。

  「獨人先生~你也來看看小茉紅嘛!你妹妹絕對很快就會被別的男人搶走了喔。」

  聽了癒花的呼喊,坐在對面座位的獨人從雜誌上移開目光,看著茉紅梨,露出了個欣慰又充滿慈愛的笑容,「癒花小姐,以後請妳再也不要幫茉紅梨打扮了。」

  「出現了!妹控言論!追求美是女人的天性哦。而且小茉紅遲早都要跟別的男人走的,獨人先生還是趁早釋懷吧。」
  「一個爆豪就夠了,不需要再增加其他的競爭者了。」
  「哦哦哦?爆豪?小茉紅交男朋友了嗎?」

  喀嚓一聲,才剛自拍完一張照片的手瞬間僵住,現在手機內鏡映出的臉表情有多麼驚恐啊?茉紅梨僵硬地邊抖邊轉頭看向獨人,發出微弱到旁人根本聽不太到的聲音,「......什、什麼?」

  說到底,上次A班來家裡作客那天的事情根本就沒弄清楚,為什麼獨人會知道自己喜歡爆豪,這點不管怎麼想茉紅梨都弄不明白。

  還有爆豪,獨人對他說「茉紅梨交給你了哦」,在這句話之前他們到底談了什麼,又是為什麼會得出這句話的?一切都是個謎。然而那之後又過了一個禮拜,一切就像平常一樣毫無特別之處、什麼也沒發生。

  茉紅梨推測,依照爆豪那種性格如果有了喜歡的女孩子,就算害羞好了,一定也會紅著臉霸氣地把對方一把拉進懷裡,告訴全天下說「這是老子的女人聽到了沒!」才對。

  果然還是看清事實會比較好吧。

  無奈的眉頭揪成一團,茉紅梨左右甩了甩手,「什麼男朋友,沒有啦沒有啦~」

  「時流,要不要我教你怎麼誘惑男生啊?」一直在聽音樂沒有發言的春菅這時拿下耳機,他畢竟也是社交達人,一臉不安好心的勾起嘴角,「妳只要跟男人對視,不經意微笑,然後假裝害羞地撇過頭、同時有些不知所措地把頭髮撥到耳後,再假裝緊張地多眨幾次眼就好。」

  給予完身為男性的絕對建議後,春菅翹起腳,將上半身重心壓在膝蓋上手支著下巴,朝茉紅梨挑眉,「怎麼樣,聽起來夠簡單了吧?」

  「春菅。」細微的風吹入耳中擊中春菅的敏感地帶,逼得他直打哆嗦。在他緊張地拉開距離後獨人才繼續道:「不要教她這種東西。」

  癒花看著自己的老公一臉驚恐撫著剛才被吹氣的耳朵,不但沒有要解救他,反倒是一同附和,「沒錯,春。小茉紅不能再吸引更多男人了,這樣罪孽太深重了。」

  看著三個人為了自己的事不停吵著,茉紅梨只是默默在一旁哭笑不得。


  三個多小時的飛行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下了客機之後,飛行員身兼多職從口袋抽出了禮賓車鑰匙直接帶領大家走向接駁車停車的地方。

  「賀蘿塢這邊比我想像的清幽許多耶。」走向停車處的路上,茉紅梨東張西望觀察著四周。

  司機似乎是對這種評論司空見慣了,側著頭對後方的人解釋:「賀蘿塢基本上只有市中心是熱鬧的,東西北邊都是一般住宅區,但請特別注意不要去南邊哦,那邊是貧民窟很多扒手的,只要不要跨越人稱『線』的大馬路就不會有事,基本上他們是不會離開貧民窟的。」

  「原來是這樣啊......」聽了這番解說後稍微點頭,突然茉紅梨被一個擦身而過的人不小心從肩膀撞了下去。

  「啊、抱歉,還好嗎?」
  「沒關係,沒事哦。」
  「抱歉吶我常常不小心撞到人。」

  撞到她的是位個頭比茉紅梨還要矮一點點的女孩子,穿著厚重的保暖大衣,黑色短髮異常蓬鬆,在道歉完後就速速離開了。

  「.....」看著離去的身影,說不上來,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茉紅梨怎麼了?走吧。」
  「嗯,來了!」


-


  一手拖著行李,一手拿著高科技房卡站在894號房門前,感應的喀擦聲響起後,她走進房間。

  「哇——」閃閃發光的眼珠子眨呀眨的。

  雖然自己家跟這裡是同等的高級,但初次來的地方就是有種令人受不了的新鮮感,身為一個高中生少女在房間錄影room tour是一定要有的。

  「......咦?」

  口袋裡什麼也沒有,有時候發生這種事都只是不小心把手機丟進包包裡頭而已,但......

  「沒有......」無論包包翻了幾遍就是找不到,「為什麼會不見!」

  仔細回想最後一次拿手機是什麼時候,在飛機上還有自拍所以絕對有帶出門,茉紅梨記得她下飛機走在階梯上的時候手機也確實握在手中,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抵達渡假村時的時間已經不早了,進房間休息一會後就是約定的吃飯時間,茉紅梨也沒有什麼時間沿路回去找手機了,她趕緊先換上晚上參加典禮時要穿的禮服,剩餘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焦躁的她選擇待在陽台散心。

  她倚靠著旁邊的欄杆低頭沈思著。

  已經打電話到櫃台詢問過了,如果度假村內有人撿到Xpple最新型白色手機的話請通知她,但目前為止失物招領內是沒有的。

  那是獨人送給她的升學禮物,雖然以時流家的財力來說一支手機真的不算什麼,但既然是獨人送的禮物,茉紅梨說什麼都想要好好珍惜,所以弄丟手機什麼的完全不敢讓獨人知道。

  叩!叩!

  「茉紅梨妳好了嗎?準備去吃飯了喔。」
  「我好了馬上來!」

  聽到房間門外獨人的呼喊,她也趕緊從陽台回房間收拾東西準備出發。

  她決定了,雖然不想讓獨人知道,但其他人可以啊!於是茉紅梨鎖定了會跟其他兩人一起的晚餐時間,趁著獨人離開位子去上廁所的時候,她已經無心欣賞台上優美的爵士演奏了,猛然鏗!的一聲放下手中的刀叉。

  「春!我的手機掉了,借我打電話!」
  「都幾歲的人了還弄丟手機啊......」
  「反正不管我幾歲你都覺得我是小屁孩啊。」
  「哦,答對了,拿去吧屁孩。」

  雖然茉紅梨已經高中、不太算小孩了,從小看著她長大的春菅已經把她每次輸掉對決就哭的印象根深蒂固留在腦海裡了,對待小孩時的那種不耐煩不是隨便能夠消除的,所以兩人到現在的關係還處於一種似和平非和平的微妙灰色地帶。

  伸手接過從右前方座位遞來的手機,熟練打了自己的號碼直撥出去。

  「有通嗎?」坐在茉紅梨隔壁的癒花關心著。
  「有通,但是沒人接耶。」
  「所以是掉在某個地方還沒被人撿走吧?」

  在手機傳出『您撥的電話無人接聽』的語音訊息後,她將提在耳邊的手放下並掛斷手機,咋了咋舌,「現在時間很尷尬,也來不及回原路找了,我等典禮結束再看看好了。」

  「啊!不是還有那個嗎?」
  「嗯?」

  癒花右手握拳敲在左掌上,她頭上的燈泡都亮了起來,「春,你的手機裡不是設有小茉紅的手機定位嗎?用那個來......」

  「等...噓!癒花....!」

  春菅趕緊打岔,很難得看到會瞬間移動的人竟然會因為來不及而產生驚訝的表情,可有什麼辦法呢?這些話說出來了,已經來不及回收了。

  餐桌上有股低氣壓開始產生,黑色漩渦吞蝕著週遭的空氣。

  「癒花姊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啊、那個!手機都有遺失專用的找尋功能不是嗎?」口氣含有一點慌張感,春菅撲向茉紅梨伸手準備搶回手機,「那個APP我好像刪掉了,先還我來重新下載......」

  伸出的手揮空了,趴在餐桌上的那人抬頭一看,茉紅梨竟然把手機拿得高高的不讓他搶,「你沒刪,我在桌面找到了。」

  椅子拉遠離開春菅的守備範圍,她點開程式準備登入自己的帳號密碼,卻嘆了一口氣,「為什麼啊?」

  氣氛安靜地詭譎,這個桌子四周彷彿被無形的牆給隔開了,與整個優美的用餐環境成了兩個極端的世界。

  茉紅梨看著明明什麼資料就還沒輸入,程式的地圖的畫面卻顯示自己手機的位置閃爍著。雖然畫面上竟然有兩台手機的圖示稍微重疊,但因為在同一個位置,只會覺得是一般的bug而已,更何況,現在更重要的事情不是這個。

  「為什麼春會知道我的帳號密碼?而且早就登入了?」她情緒有些失控,音量也比剛才稍微大聲了點,「多久了啊?難不成從很久以前就這樣一直這樣掌握我的行蹤嗎!」

  「不、不是,我也沒用過幾次......」

  把別人的手機非常大力地『放』回桌上,砰的一聲嚇的剩下的兩人抖了一下。茉紅梨切換成另一個模式,聲音很低沉,比起剛剛的爆炸現在是完全低氣壓,「......我去靜一靜。」說完便離開了。

  剛才完全插不上話的癒花都快哭了,她知道自己做錯事了,有些卻步地開口,「春......抱歉,我不知道小茉紅不知道這件事。」

  「也不是妳的錯啦,別在意。就是知道那個孩子會抗拒我們才沒說的。」
  「我們?」癒花歪頭。

  「我看到茉紅梨剛走出去了。」獨人一回來,見這沉默的氛圍也知道應該是剛才離開的那人又跟師傅吵架了,毫不避諱地直問,「剛剛你們怎麼了嗎?」

  春菅嘆氣,把剛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講出來。獨人認真聽著,沒有被帶走情緒、沒有偏袒任何一邊,因爲錯不在那兩人身上,而是......

  「真的很抱歉,是我拖你下水的,當初你明明那麼極力反對。」垂下眼簾,獨人對著身旁的友人道歉著。

  這是獨人請春菅幫忙的事情,只是想請他保護她。擁有『瞬間移動』個性的春菅如果能隨時知道她的位置的話,無論發生什麼都能馬上現身救她。

  「不,我懂你的心情,所以我才會又答應你的。」春菅眼眸子看向了對面的妻子與她對視,「我差點就失去重要的人,因為不安而產生的保護慾倍增。」

  將視線轉回自己顯示著茉紅梨手機位置的程式畫面,他繼續道:「連我都會這樣了,已經失去過的你會這麼害怕才是正常的吧?」



-



  長大後我常在想,英雄到底是什麼?

  小時候不為別的,就像回答春的時候所說,那時候單純只是覺得英雄這個稱呼非常帥氣,甚至連它是一種『職業』都不知道。看著歐爾麥特充滿自信的笑,只要他出現,人們也會跟著敞開笑顏,就連電視機前面的我也會跟著歡呼。

  或許小時候我所憧憬的並不是這個職業,而是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吧。

  頒獎典禮開始了,我的心情因為剛才的事情還沒完全沈澱下來,雖然很想要融入跟著大家一起尖叫,可心情太過複雜了。

  「最快速英雄獎得獎的是——閃現英雄,閃翼!」

  春在台上開心領著獎,我卻不禁握緊拳頭。被這麼厲害的一個英雄訓練了六年卻連英雄科考試都合格不了,我也曾經迷失方向過,如果連拯救人的實力都沒有要如何成為一個英雄呢?

  但往另一個方面想,一定要打擊犯罪才算是英雄嗎?

  春救過了那麼多人,無疑是個英雄,卻做出完全不在乎我個人隱私擅自追蹤我的行蹤的舉動,原來英雄也會做出不好的事情啊.....

  我知道是出於好意,也知道那根本不是他的主意,畢竟看我這個屁孩如此不順眼,他應該根本沒認真開過那個程式觀察我過吧?但客觀上來講他的行為還是很不可取,根本變態。

  他為了這個社會努力,幫助過許許多多素昧平生的人,卻這樣對認識六年的我,想到就覺得生氣。

  不過春他說過,之所以不常參與英雄活動,全是因為他想把重心放在生活,他想和癒花姊多相處。

  我知道他算是特例,所以看到春在台上的時候我突然有個疑問——其他總是為人民賣命的英雄們,把大半輩子的時間跟生命投入這個社會,那他們的愛人與家人呢?不就相對的減少了許多相處的機會了嗎?

  當頒獎典禮的尾聲,歐爾麥特在台上發表感言的時候,我也和其他觀眾們一樣放聲大哭。

  大家心裡不捨得是和平的象徵再也不存在了,但我......

  ——歐爾麥特,你一定比其他英雄犧牲了更多自己的人生,現在你終於可以放下重擔了,謝謝你。

  或許我內心最深處的聲音是這樣也說不定。不過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情緒到了便哭出來就是了。

  那麼我一直想成為英雄,我願意為了社會大眾犧牲與家人的時間嗎?當我看著獨人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只是像往常一樣溫暖的笑著,摸了摸我的頭。

  「茉紅梨,對不起,那不是春菅的錯,是我。我也已經請他刪掉了。」他溫柔揉著我的頭,一字一句都很溫暖。

  我就是沒有辦法對獨人生氣,於是我搖搖頭,「我知道獨人只是想保護我,謝謝你。」

  仔細想想,如果一個人幫助民眾就可以成為民眾們的英雄的話,從小到大不停不停不停支持並幫助我的獨人才更是『我的英雄』了吧。

  如果當英雄之後會與家人疏遠,那我真的很難過。如果可以,我想要成為像春一樣的英雄,家人與社會兼顧的英雄。


  典禮結束大家散場,我也決定好努力的方向了,嗯,等獨人現在講完電話我就要告訴他剛剛內心奔騰的想法!

  「茉紅梨,那個......」獨人講了幾秒之後掛斷電話,「春菅說有人撿到妳的手機了哦。」


  ......時機不太對呢。
  沒關係,以後再説也行。


  「太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