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TF]夢覺

在下 | 2021-11-29 04:00:02 | 巴幣 0 | 人氣 103

ACG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TF]夢覺

[Transformers:War For Cybertron Trilogy][變形金剛:賽博坦大戰三部曲]
[Megatron][密卡登][Ultra Magnus][馬格斯]



    夢覺



  當你睜開眼,才驚覺自己作了個夢。但那是有機體的說法。賽博坦人進入休眠程序是為了節省能源,在戰爭持續了數萬個恆星週期後,即便是強大的密卡登,也得節約壽命消耗。記憶體在休眠期間進行重組時,出現虛實交錯的記憶片段是正常現象,但你猜想,刪除了情感程式的震盪波,也許會將此種現象視之為處理器的錯誤也不一定。

  但你是偉大的密卡登,你帶領人民反抗暴政,使賽博坦人成為這個星球真正的主人,是你引領奴隸成為堅強士兵,你是不會出錯的。

  可你還是牽著嘴角的僵硬,忍不住自嘲,不敗的密卡登竟也會像軟弱的有機體使用「作夢」一詞,可笑至極。

  注意到他投來的視線,你的發聲器吐出低沉嘶啞的不滿:「你沒資格嘲笑我。你與你的高尚領袖才是最頑固的夢想家,打從過去同你們並肩作戰時我就知道了,你們懷抱的理想主義愚不可及。」

  看向他,你覺得那表情使你不耐煩而又別過頭去,但他的催促並非嘲弄,而是帶著關懷與期待。你握拳,但還是鬆開。

  「……我看到了,那是我們過去的時光。」你靠在王座上,仰望漆黑天頂,「很久很久以前,久到我已忘記。或者我想忘卻。你、我、奧利安、艾瑞爾,以及鈦師傅。那段我們一同為自由奮戰的日子。」

  閉上眼,往事歷歷在目,「接受領導母體的奧利安升級為『柯博文』,而艾瑞爾也成了『艾麗塔』。在唐懷瑟之門,你救了我一命,不計其數的賽博坦人在戰役中犧牲,我們終於勝利。我們革命成功,推翻了五面怪的統治,解放了我們的人民。然而,我無法接受鈦師傅的看法,憤而殺了他……」再度張眼,你注視旗幟上的徽印,「狂派與博派的戰爭已經持續太久、太久了,就連我在礦坑中、在競技場上對同袍、對追隨者們許下的承諾,都即將消磨殆盡。」你低下頭,疲憊感席捲而來,「我,和你一樣,我厭倦了。」

  你伸出手想觸碰他,卻因為他的質疑而止住。你猛力敲桌,站身怒不可遏地對他咆哮:「你應當要待在我身邊的!我們同生共死,救了彼此的性命!我在戰壕對你說過的理念、我所期望的願景……我所渴望的強盛賽博坦,不會對追求力量遲疑,因為我們永不為奴!你明明是最能理解我的!」你停頓話語,想嘗試壓抑胸甲下的情緒,觸及他眼中的歉疚,還是傾洩爆發:「你不該在對我投降後卻還是幫著他……你不該背叛我!」

  像有機體般咬牙切齒,攥緊十指幾乎要對他揮拳,但他的深沉哀傷卻使滿溢怒氣為失落侵蝕,火種中更多是惆悵與空洞。你放下拳頭,頹然倒在王座上,不確定是對自己還是對他說:「我們是生死與共的兄弟。但我這個礦工不會比你的治安官兄弟要來得親。」

  掩住臉,他的擔憂並沒使你又發怒,反而引你發笑。你的笑聲迴響,聽來像卡車的排氣管被堵住,也像拖車的引擎油料燃燒不全,那是悶住且帶有破風的斷續噪音,也是你期盼柯博文倒地無法運作時發出的聲音。

  你知道你的笑意帶著自豪:「是我這個礦工打破強權,是我這個競技場的鬥士創建狂派,是我密卡登解開加諸在我們族人之上的可悲命運!而我也將造就賽博坦的盛世!」

  再次起身,你像是在競技場眺臺演講,揮舞雙臂並大聲嘶吼:「不論是被流放的議員、不受重用的科學家、無所事事的賭徒還是受人輕蔑的礦工,狂派一視同仁!只要有能力為賽博坦而戰,拿起武器跟著我,我們將重拾賽博坦的和平,並且我們會更壯大、更具有力量!我們甚至能將地盤擴展到賽博坦以外的星球,我們將取代五面怪成為宇宙中最使人生畏的種族!我們甚至可以統治一切!只要服從我密卡登,我確信我們將得到應有的一切!」

  即使他的鄙夷毫不掩飾,你也不以為意,「別再自欺欺人了,柯博文讓你們衰敗,你們傷亡慘重,能源即將耗盡,這一切都源於他個人的傲慢與固執!他無法認清事實,這場內戰毫無意義,並且該是終結的時候了!」

  走到桌沿,你不住戳著他的額頭,敲出金屬的空洞聲響,「你以為我是天王星那種空會說大話、卻成事不足的白痴嗎?你認為我將成為五面怪那樣的暴君、只執意追求自我欲望嗎?你錯了!我將證明你和艾瑞爾、奧利安以及鈦師傅都看錯我了!」

  你重重坐上王座,氣呼呼地像是有機體剛進行過大量血氧交換程序,看著他不安思量,你又哼了一聲,「沒用的。不是只有柯博文死腦筋,你該知道,我和他腦內被重寫過的硬碟不一樣。我生來不輕言放棄。」

  靠著交疊雙手,你一面思考下一步計畫一面說:「狂派凝聚的戰力足夠了,柯博文對我而言已經沒用了。現在,我掌握無上權力,這個星球已無人膽敢挑戰我……」你知道他皺臉表示懷疑,煩躁地揮手,「喔,好吧,只有那個白痴天王星。但總有一天,那個智障會全心全意臣服於我。他既然加入了狂派,我知道他會。」瞇起視覺元件,思慮愈發深沉,「在他之前,我有更值得擔憂的問題,以及更艱難的抉擇……」

  你轉望向他,不發一語直盯著他,那冰冷目光穿透火種,被深沉凝視的面容組件由焦慮轉而恐懼。

  「無論如何,我一定會親手殺了柯博文。他造成的這場戰爭,還有帶給我們星球的災厄夠多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你看著他悲傷的眼角,忍俊不住,「不,死的肯定是柯博文。」

  你的指尖滑過他微張的唇片,可惜他的發語零件再也無法作用,「也許我會帶他回賽博坦,我們兄弟三人能重拾過往,也許艾麗塔也會加入我們。屆時,我們將把手言歡,不再有芥蒂,正如同鈦師傅所說……直到萬眾一心。」

  桌上首級聽到這詞彙時,看起來似乎更加哀戚了。你溫柔地拂去他收訊組件上的塵絮,輕撫他臉上的污漬,像是對待自己最親的兄弟那般為他整理儀容,「也許你聽我抱怨柯博文已經厭煩了,好兄弟。何不談談你的看法呢,馬格斯?聲波向我報告,天王星又偷了不少能量晶體,你說,這次我該怎麼懲罰他呢?」

  他表現出嫌惡態度,就像許久以前,他反對竊取能源以補給革命軍的行動那時一樣,他大聲斥責這是不榮譽的行為,奧利安也同意他的觀點,你氣憤地與他們大打出手。雖然他們總是不聽話,但你總是打贏的那一方,而他最先反對卻也最快妥協,總是擺出老大哥的架子要所有人冷靜下來一起討論折衷方案,他不希望擁有共同目標的夥伴決裂。但他還是站在奧利安那邊,你們還是分道揚鑣。

  你知道那腦殼下近乎潔癖的耿直不曾改變,你知道他的火種已永遠地熄滅。你因此而感到相當欣羨,你因此而感到心安又快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