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197 四王子的茶會

空想能手 | 2021-11-28 22:12:12 | 巴幣 212 | 人氣 122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下午了,只是今天的我與往常不同,並不是窩在房間裡學習,而是正在一個有著許多人聚集著的庭院野餐…不,說是野餐其實也不太貼切,因為除了在戶外這點與野餐相同外,其餘地方都不太一樣。

  首先,每個家庭都帶著豪華的昂貴桌椅,而坐上位置之後,他們的背後甚至還有僕從替自己舉著遮陽傘遮陽,桌上的點心也是豪華精緻,而且還有不方便帶到戶外的大蛋糕,所以比起說是野餐,不如說是在露天咖啡廳喝下午茶。

  該說真不愧是皇室舉辦的活動嗎?就算來的人大多數都是低階貴族,也看得出每戶貴族人家都拿出了渾身解數來盡可能的擺設和裝飾,這都是為了不淪落到最後幾名,而成為其他貴族的笑柄。

  我們家族的經濟能力雖然被王室剝削,但是還是比許多負債的貴族好的多,所以還算是輕鬆的就有了大概中上水平的布置。

  而我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下午茶會呢?那是因為我有兩件事情要做,第一件事是阿爾貝托派人送信給我,說是有事情要跟我討論,讓我跟父親說要一起出席這個由第四王子舉辦的茶會,他會找一個恰當的時機把我叫去談話。

  十有八九是要談婚姻的事情吧...真的不太想丟下家人保全自己,但是畢竟本來就是因為對方的善意才有這麼好的機會,就算是要拒絕,我也應該要自己鄭重的跟阿爾貝托說明白才行—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我來到了茶會的會場。

  至於第二個要做的事情,則是在我看到了幫助過我的多蘿希婭姊姊也有出席這次的茶會才立刻決定要做的,那就是要向多蘿希婭姊姊道謝。

  就算對方可能不在意或不在乎我有沒有向她道謝,我認為我也該做足這個禮節,表示自己對她的感謝與尊敬。

  只不過雖然我一直都有想過去搭話的想法,卻沒能找到好的時機過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多蘿希婭姊姊身邊聚集的那一群人,就是之前在廁所那裡跟著公爵千金『法比雅』一起嘲笑我和勞倫斯的公爵千金的跟班們。

  雖然我可以忍受被說壞話,但是自己過去找她們的話可能會讓多蘿希婭姊姊很難做人,甚至可能會認為我行事很輕率,而對我感到厭煩也說不定。

  因此必須謹慎再謹慎,就算沒能今天就向多蘿希婭姊姊道謝,至少也好過拉低自己在多蘿希婭姊姊心裡的評價。

  「艾格妮絲?妳怎麼一直看著那裡發呆呢?是想跟多蘿希婭小姐說話嗎?」腰上佩戴著正式場合時使用的華麗配劍的澤維爾哥哥向我問到。

  「嗯…可是多蘿希婭姊姊旁邊的那些人就是上次來找我和勞倫斯麻煩的人,我不想為了道謝而給多蘿希婭姊姊帶來麻煩。」

  「艾格妮絲果然是聰明的孩子,這樣確實比較好。」坐在我身旁的穿著深藍色西裝的亞德里安哥哥,好似褒獎又像是安慰,摸摸我的頭,接著說到:「沒必要自己去惹上麻煩,我們和丁尼凡伯爵家都還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會待在這裡,之後還會有機會的。」

  唉…雖然我知道沒辦法的事情就是沒辦法,可是難道我不管什麼事情都只能等到時機變好才能做嗎…就這樣只是吃著點心發呆真的好嗎?

  「...妳看起來挺無聊的呢。」穿著黃色黃色禮服,並配戴著皮帶和皮手鍊的莉薇亞姊姊把自己的長髮撥到後頸,接著說到:「無聊就去找懷亞特吧,他今天也有過來。」

  欸!?真的嗎!?因為太專注在想怎麼找機會跟多蘿希亞姊姊搭話了,根本就沒發現懷亞特也參加了。

  結果稍微掃視了一下會場,很簡單的就在人群當中找到了正站著與幾個我不知道名字,卻有看過臉的印象的幾個人談話的懷亞特。

  此時的懷亞特穿著輕便、合身的藍衣、白褲的騎士裝,腰上還掛著一把看起來沒用過多少次的華麗長劍,看來也是在重要聚會時會配戴的那種典禮用劍。

  不知道是感受到我的視線還是懷亞特碰巧轉頭,我和懷亞特正好對上了眼。

  …不過他一下就別開眼了,或許有對視的感覺只是錯覺而已……不對!他好像在跟那些人道別啊。

  結果他舉起手到自己耳朵附近的高度,向那些人告別之後,就向著我的方向開始前進,他的雙眼也牢牢地盯著我,明顯就不是要找其他人的樣子。

  ……果然剛剛是在道別啊,現在還直接走過來了,看來對上眼並不是什麼錯覺呢…不過還好是懷亞特呢,要是不是對我很友善的他的話,恐怕我就要立刻告訴我身邊的哥哥們了。

  莉薇亞姊姊似乎也注意到了懷亞特的接近,而稍微睜大了眼睛,些許訝異的說到:「怎麼已經過來了?」

  嗯…應該是因為眼神交會吧—我在內心暗暗回答到。

  莉薇亞姊姊從懷亞特身上移開了視線,轉頭看著我問到:「眉目傳情?」

  這…雖然好像沒錯,但是好像又不太對,我根本就是毫無想法的剛好和懷亞特對上眼而已,應該不算傳情吧。

  「沒…沒有啦,莉薇亞姊姊真愛說笑,我怎麼會跟別人眉目傳情呢,我還只有五歲喔。」

  我嘗試反駁,沒想到似乎是自爆了—

  「「眉目傳情!?跟誰!?」」

  造成的後果就是我的兩位親愛的哥哥同時發出了吸引周圍群眾視線的高分貝喊叫聲。

  然後在我回答之前,懷亞特已經來到了我們的身旁。

  「什麼眉目傳情?跟我嗎?」懷亞特對眼前有些不明所以的氣氛,用輕鬆的話語試圖調節些許—

  「「原來是你啊!」」

  結果換來的當然是兩位親愛的哥哥們的又一聲高呼,以及四道銳利彷彿要貫穿懷亞特的目光。

  「呃…真的是我啊?」懷亞特伸出食指指著自己,看起來有些不知所措。

  「好,砍了吧,哥,劍給你。」亞德里安哥哥露出嚴肅的表情一邊說,一邊把自己的配劍拿給了澤維爾哥哥。

  「我會用劍鞘來打的,放心,最多暈幾天,不會死人的。」澤維爾哥哥這麼說著,就直接舉劍作勢要戰鬥。

  雖然是因為溺愛我才這樣,但是這也太過度保護了吧!重點是旁人的目光好尖銳,真的在這樣下去,雖然邪惡的稱號是沒有了,但是絕對會被大家當作白癡看吧。

  就算我們的確有消除邪惡的稱號這個目的,但是這樣戲也演過頭了吧,真的跟庫雷格斯家的人打起來可還得了,再說了…他們根本就打不過吧,懷亞特可是有A級喔,B+級的澤維爾哥哥打得穿他的鬥氣嗎…。

  總之在這場鬧劇無法收拾之前,還是由我這個當事人趕緊控制局面吧。

  雙手叉腰,對著澤維爾哥哥和待在澤維爾哥哥旁邊,準備做些小動作的亞德里安哥哥,我發出了喊聲—

  「已經夠了!澤維爾哥哥和亞德里安哥哥為什麼要這樣挑起事端呢,懷亞特哥哥根本就沒做錯什麼吧,如果哥哥你們再這樣的話我真的會討厭哥哥你們的!真的會討厭你們喔!」

  嗯,真心的,真心的會有些討厭他們呢,好歹在意一下周遭的目光吧,偶爾一、兩次還可以當開玩笑的,經常的話我的精神真的會吃不消啊…。

  或許是察覺到了我話語裡或是臉部表情上帶著的那一點真情流露,兩位哥哥的表情變得比往常還難看,並且立刻回到我身邊道歉。

  「呃…對不起,是哥哥太衝動了。」澤維爾哥哥把右手一道劍鞘上,把劍鞘靠在自己的腿上,低頭老實的道歉。

  「對不起…公開場合不行對吧,我會私下解決—。」亞德里安哥哥則是似真似假的說著…不過說也奇怪,平常的時候會打寒顫的這些話語,此時的我只覺得他根本沒有反省而有些火大。

  「明的暗的都不行!要是亞德里安哥哥真的做了這種事,我真的會討厭亞德里安哥哥,說不定一輩子都不會再跟亞德里安哥哥說話了喔!」

  「一…一輩子…居然為了一個外人…。」亞德里安哥哥似乎非常震驚的說到。

  「就算是外人也是我的朋友,就算是哥哥們也不能傷害我的朋友。」

  強硬的回答方式讓亞德里安哥哥露出艱難的表情,終於答應了下來:「咕…好吧…我不會傷害這傢伙的,我向妳保證。」

  呼…終於是解決了—

  就在我才剛鬆了口氣時,不遠處又傳來了父親的吼叫聲—

  「哪來的渾小子!不准隨便靠近我的女兒!視線也不准對上!」

  啊…看來還有一個啊…。



  簡單地把趕過來的父親也一併收拾了之後,丟下了哭得莫名其妙的三人,我和懷亞特一起離開了眾人圍觀的區域,到了比較安靜的地方。

  懷亞特幫我拉開了椅子,等我坐下之後,他才坐到我對面的椅子上。

  「嗯,該怎麼說呢,剛才可真是精采的家族相聲。」懷亞特微笑著說到。

  「唉…懷亞特哥哥你就別打趣我了,我的家人他們什麼都好,就是毫不在意周遭眼光這點有些不太好呢。」

  「至少看得出來他們都很愛妳。」懷亞特微笑著說到。

  「是啊,我也知道他們很愛我,可是還是希望他們能多少收斂一點呢…不說這個了,剛才跟懷亞特哥哥說話的是什麼人啊?」

  懷亞特回答到:「喔,他們是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從屬貴族家族的子嗣,我在跟他們討論之後『我的騎士團』的營運方針,以及更為基本的命名。」

  …騎士團?『他的騎士團』!?懷亞特已經有自己的騎士團了!?

  因為實在是太讓人好奇了,所以不只在心裡想,我也問了出口:「懷亞特哥哥已經有自己的騎士團了嗎?好厲害!」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