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BL長篇?】第六章(3)

葉悠慕 | 2021-11-28 21:29:45 | 巴幣 130 | 人氣 117

連載中【原創CP坑】
資料夾簡介
一次意外,葉泉被身為吸血鬼的白隱盯上了血,從此以各種手段來坑他。他也產生了從未有的感情——當背後的陰謀浮現,他才知道,能依靠的對象,只有這吸血鬼了。

葉泉還沒反應過來,脖子就傳來刺痛感,但只有一瞬間,很快就湧上了酥麻的快感,刺激著全身的神經,佔據理智。

「呃⋯⋯」

他差點叫出聲,趕緊咬住牙,急促的喘著氣,下意識又怕被聽到,死死咬著下唇。

即使這裡人很少,也很難說不會有人經過。

思考逐漸模糊,身體就像被注入迷藥,使不上力氣,只能被白隱支撐住,強烈的感覺幾乎要讓他暈厥,腦袋又被刺激得清醒。

他的脖子被咬住,能感受到被支配的無力感,可身體的感覺又偏偏很舒服,不想做出反抗,放棄的沉浸其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隱才放開了嘴,溫柔的舔舐著傷口滲出的血。

這種舉動,似乎觸碰到了敏感處,讓他身體一陣戰慄,臉頰潮紅,差點又發出聲音。

白隱滿意的舔著嘴唇,將他轉過來,緊緊抱住,又貼近他耳邊,輕笑道:「你咬起來的感覺,真的很棒呢⋯⋯血比我想得還要美味,還有你的反應⋯⋯也很誘人呢。」

「你這變態⋯⋯可以放開⋯⋯了吧。」

葉泉輕喘著氣,羞恥得漲紅了臉,很想找洞鑽進去,但身體還是使不上力,只能發出無用的抗議。

他逐漸恢復理智,也感覺到被咬的地方有種灼痛感,似乎是留下了痕跡。

沒想到被咬居然有這種快感,身體抗拒不了,回想起來,心裡還是有點不能接受。

他會這樣,怕不是M吧⋯⋯

「嗯⋯⋯不想放開你呢?真想就這樣把你關起來,永遠留在我身邊,不讓別人找到呢⋯⋯」

白隱聲音低沉,手輕撫過他的頭髮,再往下觸摸到脖子,透著強烈的欲望。

葉泉打了個寒顫,他手比往常都要冷,幾乎要凍結他的血液,就像是被蛇緊緊纏繞住,無法逃脫。

他很清楚,這句話是認真的,那不是對於獵物的佔有,是更加扭曲的感情,足以把他吞噬。

「你的佔有慾還真強⋯⋯你這要是真的跟別人談戀愛,會先嚇跑對方吧。」

葉泉嚥下一口水,即使早就察覺到了,但還是沒想到,白隱會表現得那麼直白。

他能感受到可怕的執著,幸好白隱還是跟之前一樣,沒有真的做出強迫的行為。

不過經過剛剛的事,他也幾乎可以確定,白隱喜歡上他了,但這只讓他更不知所措。

他完全不明白,白隱到底喜歡他哪裡,也不知道怎麼回應。

「嗯?可是我看你沒有被嚇到呢?」

白隱放開了他,直視他發出了低笑。

「那是我知道你這吸血鬼的性子,都快要習慣了好嗎?」

葉泉避開了他的目光,手摸上被咬的地方,還隱隱作痛。

真正瞭解到他的感情後,反而有點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明明以前絕對是毫不猶豫的拒絕,現在他卻有點動搖了,也說不出什麼理由。

或許是覺得白隱在身邊,也不算太差,即使是為了血,也會真心的照顧他。

況且跟白隱相處的時候,不用想那麼多,害怕會說錯什麼話。

可要是接受了,不就真的要永遠留在他身邊了嗎?

想到這裡,他嚇了一跳,趕緊拋開這可怕的想法。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這可是比單身一輩子還可怕,永遠的活下去,他也沒有那種覺悟。

「哦⋯⋯這樣的話下次我還可以再來一次?」

白隱瞇起眼,像看出了什麼,語氣透著愉悅。

「拜託別,在外面就給我克制一點好嗎,顧及一下別人的眼光啊!」

葉泉沒好氣的瞪著他,幸好現在沒什麼人,不然還真的是沒臉見人了。

看來他得想個辦法讓這吸血鬼克制一點,要是想到就咬他,遲早會受不了。

「那麼⋯⋯在家裡的話,就可以了吧?咬過你的之後,就不想再咬別人了呢,你真的太棒了⋯⋯」

白隱伸著手,抓住了他的下巴,微微拉近,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露出獠牙。

「你也不要沒事就咬我啊,你可是有尖牙的喂!」

葉泉恨恨的盯著他,突然覺得被這吸血鬼喜歡是一件慘案。

說不定在甩掉他之前,就先被咬死了。

「我咬人可是不會留下傷口的哦,而且很舒服⋯⋯對吧?」

白隱又靠近了他,臉湊在他的耳邊,手輕輕滑下,摸到了脖子的咬痕上,像在吹氣的說:「真的會痛的話,可以叫出聲來哦⋯⋯別像剛剛一樣忍著,我想聽看看,那是什麼聲音呢⋯⋯」

「不要把這種事講得那麼奇怪啊,你這變態吸血鬼⋯⋯」

葉泉再次紅了臉,難以訴說的癢感從耳根傳下,令身體微微顫抖,脖子留下的咬痕,也隱隱發燙。

想起剛剛的事,他還是羞恥得不行,到底為什麼被咬會有那種舒服的感覺?

白隱像是滿意一樣,輕吻了一下耳根,就沒再捉弄下去,放過了他。

葉泉也趕緊拉開了距離,要是再這樣下去,他一定會受不了。

幸好白隱恢復了往常的樣子,笑笑的讓他上了車準備回去。

一上車,他就打開手遊專注的玩了起來,想要轉移注意力,忘記剛剛的感覺。

白隱也沒打擾他,專心的開著車。

好一陣子,他才完全平復過來,也不禁思考起,要怎麼應付那種情況。

白隱一吃醋,反應就那麼激烈,總是要有方法可以安撫他。

他只好上網找方法,結果全都是教別人怎麼哄女友,根本不管用。

難道他要發文問別人,如果另一半是吸血鬼男朋友該怎麼哄好嗎?

而且,就算他答應要暫時跟他談戀愛,為什麼是他要煩惱這個問題啊?

明明他是被喜歡的那個人好嗎?

葉泉很是鬱悶,決定暫時不去思考這件事。

這時候,他又想起了郭辰說的那些話,心情變得沉重,頭隱隱作痛。

「是說,對御神體出手⋯⋯那是什麼意思?有人想對我幹嘛?」

他按住額頭,直接問了出口,想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事情就那麼多呢,還能不能平靜的過日子了啊?

「哦⋯⋯看來你真的很不清楚,你作為御神體的價值呢?」

白隱看了他一眼,微微挑眉。

「什麼啊,怎麼聽起來很像是什麼稀有物品,我只知道是有點像⋯⋯可以當神的代言人那樣?乩童嘛,又不是很稀有。」

葉泉揉捏著眉心,努力的回想起那到底是什麼,其實他也忘得差不多了,但應該就是那個意思吧?

「嗯?差多了呢。」白隱手指輕敲著方向盤,認真的解釋道:「同樣身為容器,能被稱作御神體的⋯⋯是可以用來降神的,能容納一個神的力量,要用你的身體,把一個神囚禁住也是做得到的哦?」

「聽起來也太可怕了吧,那到底可以幹嘛?」

葉泉聽到起了雞皮疙瘩,完全想像不出那是什麼概念,也難怪他會忘得一乾二淨了

任誰聽到這種事,都只會覺得是在開玩笑。

想到這,他突然有種無力感,這已經遠超出他的理解了。

白隱想了一下,回答道:「可以用來獲取神力,得到更強的力量,引發神才有辦法引發的神蹟,嗯⋯⋯改變世界也不在話下呢?」

「聽起來完全是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啊,那⋯⋯為什麼說對吸血鬼沒有用?」

葉泉故作冷靜,但心裡慌得不行,感覺這根本不是他能應付的事了。

白隱直視前方,臉上沒有表情,淡淡的道:「吸血鬼力量的源頭不是神,不會有信仰,就算意圖控制神,也駕馭不了神力,所以用處不大。」

「啊⋯⋯也就是說,你算是他們的神,所以只能從你這裡得到力量?」

葉泉抬起頭來,偷偷瞄了他一眼,即使這只是換個說法,還是很難想像白隱的地位如此之高。

「嗯,可以這麼說。」

白隱沒有否認,但臉色微微沉下,語氣也很淡,似乎不想提這些。

葉泉也看出了他的不對,覺得應該跟他的詛咒有關,便沒在說下去,問起了另一件事。

「那為什麼我被盯上,會牽連到你?」

葉泉有些在意這點,就算是這吸血鬼,也不想他為了自己的事,碰上麻煩。

「因為契約的關係,你現在跟我力量共通,沒辦法再作為一個容器,除非解除契約,當然⋯⋯這只有我能做到。」

白隱微微瞇眼,嘴角勾起,語氣帶著一種愉悅,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

葉泉很是無言,這吸血鬼果然不正常,一般知道這種事,多少都會感到困擾吧?

不過這也代表,仇恨全被他拉走了,真的沒問題嗎?

即使他清楚白隱的實力,但現在還不清楚有哪些人盯上他,很難放得下心。

對於這件事,他其實沒有多大的感覺,只要別牽連到家人,怎麼樣都無所謂。

可是現在,白隱擋在了他面前,他心裡竟感到捨不得,不想把他也牽扯其中。

這種感覺很奇怪,明明根本不需要他擔心,卻還是不忍看白隱遇到什麼危險

葉泉也搞不太懂,到底什麼時候這麼在意他了,之前白隱虛弱的時候也是,無法撒手不管。

他已經不太明白了,到底該怎麼看待白隱了,但現在更重要的是,要先跟白隱說清楚。

葉泉認真思考了一下,抬頭看著他說:「如果⋯⋯你真的有什麼危險,就解除契約吧,再怎麼樣保命要緊。」

「哦⋯⋯你在關心我呢?」

白隱看了他一眼,笑意變得更深。

「那才不是關心好不好,我只是不想給你帶來麻煩。」

葉泉沒好氣的轉過頭,不想被他誤會,免得又得寸進尺。

「別擔心,想對你出手的人,我會全部解決掉⋯⋯不會把你交給任何人,你可是我的人。」

白隱又看向前方,臉色陰沉得可怕,聲音冷了下來。

「你進展也太快了吧,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人了。」

葉泉很是無奈,就算他們現在有契約連結,也只有一個月,在那之後,還得看賭注的輸贏。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這樣說,竟安心了下來。

「不過,你也得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行,這樣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才能保護自己,我也答應了你的老師,要好好訓練你。」

白隱換上嚴肅的表情,瞄了他一眼。

「你不會跟我老師一樣魔鬼吧⋯⋯」

葉泉突然有不好的預感,跟郭辰對打就能半死不活了,要是換成白隱,他不就剩一口氣了。

「放心吧,我可是跟你老師不一樣的哦⋯⋯我捨不得打你,至於怎麼訓練,你很快就會明白了。」

白隱露出別有深意的微笑,令他打了個寒顫,有種要被坑的感覺。



創作回應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覺得對愛情不成熟又我行我素白隱,葉泉心很累...
開始好奇訓練!!
2022-01-04 17:48: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