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權柄之子-第八章 破碎的真相

虛域碉堡 | 2021-11-28 20:01:00 | 巴幣 0 | 人氣 38

還沒有看過第七章的巴友們可以點擊下方連結去觀看喔


注意!團隊成員「成均」被二階怪物鴉戰士擊殺,團隊剩餘人數:5/6
林靖眉頭緊皺,短短幾分鐘內就死了一個人,這對他、以及這輪遊戲的其他玩家來說都很不妙。

「斂息。尋跡。」林靖體內的神力先像一層薄膜一樣包裹住全身後,以林靖為中心,往周圍發散出去。斂息,是阿波羅傳承中的基礎法術之一,使用神力覆蓋自己以隱藏自己的氣息,而尋跡同樣是阿波羅傳承中的法術之一,使神力往四面八方散去以感知生物氣息,但感知不到實力高出自身一階的生命體,這兩個神術算是最常見的探路與隱藏氣息的法術。

不過由於是用神力施展,斂息除了原本的效果以外,還能使高出自身一階實力的生命體沒有辦法感知到自己。而尋跡則是多了感知該生物具體生命體階級的效果。

施展斂息與尋跡一段時間後,林靖將力量收回體內並嘆了口氣,整個北境市別說是人了,連動物都完全沒有蹤影,這跟他想像的完全不符合,他之前在廢墟中翻找有用物資的時候曾經仔細檢查過,桌面上的灰塵只有薄薄的一層,門窗也都沒有什麼腐蝕的痕跡,代表這座城市成為空城的時間並不久。

  「這下麻煩了。」林靖心中苦笑道,看來整個遊戲地圖比他想像的還要大。「希望其他隊友們能強一點啊。」林靖繼續前行,以他的速度仍是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把整個北境市探索完,在這一個小時的探索中,林靖除了找到一本被撕掉一半的書跟一張殘破且完全沒有圖示的地圖以外,便沒有再找到有用的物資了,這讓他不禁懷疑玩家狀態顯示的那1007幸運值只是裝飾用的。

  林靖翻開那本被撕掉一半的書,發現這竟然是這座城市之前的倖存者的日記,書上是這樣寫的:

11月16日

  我不知道這個地下室能躲多久,裡面的物資大概夠消耗一個月,一切看命了。

  透過監視器看到那些怪物跟沒有原因便陷入瘋狂的人類真的會讓人崩潰。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隔著螢幕看那些怪物殘殺著人類,我卻一點反抗跟尋找武器的想法都沒有,直到我看向別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跪坐在了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11月17日

  該死,外面有個小女孩,看起來似乎還沒遭到那些怪物的毒手,而且也還沒陷入瘋狂的樣子,總不可能見死不救吧……

  沒救到……當我出去的時候一切都太晚了,女孩在我面前被怪物殺死了,我躲了起來,看著自己手上的鮮血跟女孩那臨死前驚懼的眼神、胸口處大大的空洞,因為怕被怪物發現,我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11月21日

  第三天了,說實話我也漸漸習慣了寫日記,關於昨天的事我卻是有些記不起來了,原本能夠支撐一個月的物資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少得只剩下一週的份,不論是物資莫名其妙少到使需要出去補充的期限所短,又或是無法記起昨天的事情,我莫名的感到一絲害怕跟暴躁。

11月24日

  物資已經沒了,我翻了翻之前日記的紀錄,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我想我大概是跟外面那些人一樣,因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而有瘋掉的跡象,我以為今天是第四天,我又想了一下,準確地來說應該是我有意識的第四天,物資突然減少大概也是這個緣由吧,嘻嘻。Vu,32l45k4xu3 我vu;3大概已經z/ 2ul4xk7 jo4jo32842k75p 5j3z/4vu04ji31o jo62k7xu/6cjp6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之後幾頁全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還有對不起,而那些看不懂的文字連遊戲內建的翻譯都翻譯不出來。林靖看到這裡,頭皮一陣發麻,從日記內容可以推論出,從日記主人出去救小女孩那一刻起,回來後他大概就已經瘋掉了,到底是什麼可以讓一個生命體在不知不覺中瘋掉,日記主人最後又去了哪裡。

此時他突然驚覺在玩家狀態一欄,他的種族還是人類的時候後面有附註污染程度的百分比,那讓日記主人瘋掉的某種媒介應該就是跟精神污染有關。林靖再點開玩家狀態,可他的種族那一欄卻是沒有了污染程度,他去問玩家助手,可玩家助手卻是回答他關於神祇的部分事項系統是被禁止干預的「先不管神祇會不會受到精神污染這件事,如果其他玩家都會受到精神污染的話,那真的完蛋了!」

林靖單手扶額,眉頭緊皺著,看來只能靠他自己一個人完成任務了,其他玩家連能不能抵禦精神污染都不知道,聚集玩家好像也沒什麼用,這個時候系統提示聲突然出現「恭喜玩家01000037成功完成部分任務(20%),請繼續加油。」林靖對於自己完成部分任務雖然感到一絲喜悅,但同時日記的內容也讓他心中不安感加重,他看了看四周,最後選定了一個方向,離開了北境市。

畫面一轉來到一處陌生的地方,與北境市相比,這裡便是真正的地獄了,四處散落著殘破的人類屍骸,有大人的也有小孩子的,稱得上是真正的「屍山血海」,而不論大人小孩的臉上都是驚恐的表情。

  廢墟中,一個金髮少女此時拿著一本書坐在一具死去鴉戰士的屍體上,在她的周圍還堆著十幾具鴉戰士跟鴉斥侯的屍體,胸口處都有著一個大大的空洞,顯然這些怪物都是被一擊斃命的,少女精緻的臉蛋帶著憂愁「這麼快就死了一個玩家?真是的,明明才第一輪遊戲怎麼會變成這種情況,這跟老師說的完全不一樣。」少女起身,往城市中心走去。

  「斂息。尋跡。」如果林靖此刻在這裡一定很驚訝,不僅是因為少女會使用這兩種法術,少女用的更是只有神祇才擁有的神力,少女的身體緩緩飄了起來,而她手中的書本也浮在空中,在少女的神力覆蓋下,南境市所有的生物氣息都被少女搜查了一遍「咦?只剩下這個弱小的氣息?一階生命體,會是玩家嗎?」少女皺了皺眉,最後嘆了口氣,往感知到的生命體方向飛了過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