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91.在哪裡?

佐渡遼歌 | 2021-11-28 20:00:10 | 巴幣 1250 | 人氣 40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握緊那徹亞斯,在數秒後注意到氣息波動的瞬間差點忍不住衝下去,總算在最後關頭被張定緯攔住,繼續觀望,直到十多秒後聽見「定緯學長,請過來看看」的聲音才稍微安心,低喊著「我過去」就搶先掠下階梯。
 
  地下室的溫度驟降,帶著滲入皮膚深處的刺骨寒意。
 
  四面八方皆是金屬材質,鑲嵌在牆面高處的藍水晶發出淺淺光芒作為照明,不同於村子的古樸風格,呈現出某種近未來的高科技感。數十公尺的筆直走廊卻是死路,盡頭右側開了一扇通往房間的門。
 
  明明是首次踏入的場所,李少鋒卻感受到奇妙的熟悉感。映入眼前的畫面細節作為契機,令腦海接連浮現重疊的記憶。
 
  「我是喊定緯學長下來吧。」夏羽站在房間門側,斜眼說。
 
  「剛剛的氣息波動是怎麼回事?」李少鋒快步走上前,往房內瞥去。
 
  裡面依然如同神賜能力親身體驗到的畫面,鐵灰色房間的中央擺放著兩張行平台,幾乎可以肯定就是同一個房間,異常整潔的同時卻沒有絲毫塵埃也沒有血跡足跡,顯然尚未有人使用過。
 
  「感知真氣沒有發現異狀,繞了一圈也沒有找到機關。」夏羽蹙眉報告。
 
  「可靠嗎?」李少鋒輕敲著鐵灰色牆面。從手感與回音判斷,後方是實心金屬板。
 
  「請相信我吧。」夏羽正色說。
 
  「藥呢?」李少鋒又問。
 
  「找不到,房間保持著隨時可以進行儀式的整潔狀態,卻沒有儀式的必需品與擔任侍從的村民痕跡。目前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八劔虎士郎被騙了,村子某處還有第二個舉行儀式的場所。」夏羽說。
 
  「那樣豈不是束手無策了?根本沒時間去找。」李少鋒說。
 
  「是呀,根據學長看到的情報,儀式的最終階段只要幾分鐘就會結束,一旦將頭砍掉就無法挽回了,剛換完身體的時候很虛弱,持續奔波移動很有可能因此喪命。八劔虎士郎提過的那兩個場所很有嫌疑,然而賭錯就真的來不及了,分開行動的戰力也不太夠。」夏羽冷靜地說。
 
  「這樣根本……我再次散出感知真氣吧。既然對於氣息的靈敏度異於尋常,集中心神說不定可以感知到他們兩位的真氣源,村民們的氣息微乎其微,因此只要一點點光芒就行了。」李少鋒提議說。
 
  「學長的控制力還沒到那種程度,成功機率不高。」夏羽搖頭說。
 
  「那樣也比什麼都不做更好吧。」李少鋒正要散出感知真氣卻被夏羽從旁邊撞了一下,不得不停止散出氣息,難掩焦躁地問:「怎麼?難道妳有更好的辦法嗎?」
 
  「剛才感知到八劔謙司在這裡的時候,藤原泰造又在哪裡?」夏羽嚴肅地問。
 
  「當時沒有感知到他的真氣源。」李少鋒皺眉回答。
 
  「在我們爆發衝突的時候,藤原泰造理當在這裡進行儀式的準備,所以八劔謙司才會立刻帶著玲瓏過來,就算有預備計畫也得從這邊開始……然而當時藤原泰造沒有徹底內斂氣息的理由,尤其就在旁邊的八劔謙司沒有那麼做……」夏羽將想法化成言語,迅速地說。
 
  「妳想說八劔謙司和藤原泰造直到現在依然立場不一嗎?」李少鋒問。
 
  「儀式由神主進行,村長只是見證,反過來讓藤原泰造主動暴露自身所在位置、擔任誘餌才合理,現況卻是反過來。」夏羽點頭說。
 
  「所以八劔謙司擄了玲瓏過來這裡,卻依然受到泰造村長的反對……或者說沒有得到泰造村長的支持,不得不另覓他處進行儀式,但是那樣的話……泰造村長應該會想辦法盡快擄走妳或樓月學姊去代替靜子妹妹啊,我們從雪原回來之後就沒有見到他了。」李少鋒說。
 
  「藤原泰造是村子最厲害的獵師,應該很有耐心。打從第一晚偷襲失敗就不再貿然出手,如果推測沒錯,他依然在靜待時機,這裡就是最佳的偷襲場所,偏偏根本沒有地方可躲──」夏羽繼續迅速口頭整理情報,接著猛然一懍,抬頭望去。
 
  「──上面!」李少鋒同時低喊。
 
  夏羽立即提起護體真氣,衝過走廊掠上階梯。
 
  當夏羽剛探出頭的時候就看見倒臥在不遠處地板的秦張兩人以及一絲若有似無的殺氣,當下心念電轉,喊了聲「樓月!定緯!怎麼了?」,假裝什麼都沒有注意到地心急往前掠去。
 
  在離開階梯的瞬間,夏羽就感受到龐大真氣從後方席捲而來,悶哼一聲,狼狽地往前滾去,卸開氣勁。
 
  藏身在貨架後方的藤原泰造繼續追擊,帶著磅礡氣勁的一掌向前打去。
 
  夏羽急忙轉身散出氣息抵銷,刻意控制在甫一碰觸就被震散的程度,整個人繼續後退,直到後背貼到牆面退無可退,咬緊牙關直接用肉身去接藤原泰造再度散來的氣勁。
 
  氣息震蕩,衣裂布碎。
 
  夏羽身子一軟地癱倒在地,強忍侵體痛楚的同時刻意調整呼吸心跳,假裝當場昏了過去。
 
  李少鋒因為那兩個夏羽絕對不會使用的稱呼,遲疑地動作一滯,接著就注意到有道人影從上方掠過暗門,急忙衝出階梯,正好看見藤原泰造單手抓起昏迷中的夏羽,準備離開。
 
  「放開!」李少鋒怒極大喊,用力砍出那徹亞斯。
 
  血紅色真氣雜亂無章卻帶著難以正面抗衡的濃度伴隨著揮砍斬去。
 
  藤原泰造閃過訝色,卻是繼續向門口閃移,順手推倒貨架。
 
  當李少鋒奮力推開貨架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散出感知真氣抓到離去方向,正要追上去的瞬間再度想起方才的違和感,下意識地轉頭的時候就看見秦樓月抬頭打出手勢,示意保持安靜。
 
  「……樓月學姊?」李少鋒愕然問。
 
  「外、外面沒有其他村民吧?」秦樓月喘息地問。
 
  「咦?是、是的。」李少鋒難以理解方才短時間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怔然回答。
 
  「不用擔心,我是故意裝成動彈不得。」秦樓月急忙起身,一邊扶起張定緯一邊解釋:「夏羽的心思動得很快,這是目前最迅速找到玲瓏的辦法。我原本還擔心她會直接和藤原泰造打起來。」
 
  「說、說得也是,羽兒不可能那麼簡單就被抓走。」李少鋒鬆了一口氣,意識到自己剛才差點壞事,接著看見盤腿而坐的張定緯依然雙眼緊閉,額頭滲出豆大汗珠,關心地問:「定緯哥還好吧?」
 
  「定緯的心思縝密,應該比我更快想到這個辦法,然而當時護我心切,沒有任何轉圜地用後背硬接下第一招,應該受了內傷。」秦樓月單手壓在張定緯的背心處,輸出氣息幫忙調理。
 
  「那麼需要有人在旁護法吧──」李少鋒遲疑地往門外張望。
 
  「去追夏羽,不用擔心這邊。我幫定緯調理完氣息就會隨後追上。」秦樓月乾脆地說。
 
  「是的!」李少鋒立刻飛掠出倉庫。
 
 
 



創作回應

赤月狼
結果出事的是小學妹
2021-11-28 22:40:31
佐渡遼歌
是否真是如此,還請期待後續更新!!
2021-11-28 22:55:21
你艾希我吶兒
你以為是二打一 殊不知是學妹一打二
2021-11-29 01:16:48
佐渡遼歌
實際情況總是難以預料......
2021-11-29 01:37:13
赤月狼
等等,被砍頭...我怎麼想到了無頭騎士?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11/8c76544474c25cae6953bf9a3008f71e.JPG (左邊那位)
2021-11-29 08:44:47
佐渡遼歌
然後學姊又被虐了一次(?XDDDD
2021-11-29 09:41:5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