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那天自起 第二十四話:無力

Amiss | 2021-11-28 17:07:15 | 巴幣 1052 | 人氣 177




  「抓到你囉。」

  那是──印奎在他腦海中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因為接下來的世界對他而言,實在是過分的寂靜。


  欸?


  守正一睜開眼,便發覺自己竟躺在鬥技場的地面上,他依著手肘稍稍撐起身子,一臉茫然地張望著四周。


  怎麼……回事?我剛剛不是還在……


  台上興奮的觀眾,吃驚的冷鍛和綺羅,以及站在不遠處俯視著自己的印奎;都讓他十分不解。

  守正側過一邊藉著右手撐起了整個上半身,卻又像斷了線的木偶般,狼狽地倒在了一旁的劍與血跡之中,他這才發現身體早已失去知覺。

  望著眼前的武器和斑駁血跡,儘管守正再怎麼不承認也只剩這個可能了。


  印奎……你究竟──做了什麼?


  隨著守正的意識逐步清醒,那些漂泊的記憶就像在回應他的呼喚,如急川湍流般一股腦地灌進他的腦海,溺入一片空白。


「好快!」主持人在播報之餘,順勢引導著眾人視線,「守正選手在躲過了攻擊之後,迅速向印奎選手發起了突襲!」


  特地從觀眾席移駕到場上的耶卡國王,自然不會錯過此刻;他望著在場上風馳雲走的守正,欣慰地笑道:「今年的新兵還真是不容小覷,有這麼多資質優秀的人才彼此較勁,真期待會有什麼樣的對決!」

「是呢,陛下。」銀狐帶著那連成一線的瞇瞇眼,與身旁的國王一同聚焦在守正身上。

「只可惜──」隨著話鋒一轉,耶卡國王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惋惜,「在這鬥技場上,只能留下一位勝者;特別兩個來自凱家的和自德村的孩子,年紀輕輕就能使用『屬性』,若不是在這的話──」

「喔!你看那個黑髮小鬼躲過兩次大塊頭的攻擊了!挺不賴的嘛!」白豪無視掉正在發話的國王,激動地指著場中央。

  也不知道是習慣了白豪的個性,亦或是國王一心只想觀看戰鬥,他立馬沿著白豪的指尖重新將注意力放回賽場上。

  只見場上的守正,疾如旋踵地躲過印奎的追擊並升至半空,隨後高舉著手中的長劍,使其隨著自身的下墜而落下。


  然而──劍卻在一陣清脆的撞擊聲中被彈開了,被印奎的手臂硬生生地彈開了。

  即使是不斷地打磨對手心思的守正,也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震得無法思考。

  那是一片黑……不,更精準點說是相當深色的圓形,忽然從印奎的手臂上浮現,乍看之下就像深黑色的腕甲,為主人擋下了傷害。

「抓到你了。」望著眼前的對手,印奎緊握著碩大的拳頭、驅動全身,當著守正的面毫不留情地轟了過去。


「好痛!──」隨著記憶回溯,守正的臉上也傳來莫名的刺疼,好似一道野火在他的臉上肆虐,怎麼拍都拍不熄;他痛苦地捂著臉,直到傷痛消退才逐漸找回思緒。


  這……真的是人類能打出來的拳嗎?難怪大腦會直接切斷身體意識;要是現在有人跳出來,說其實是路過的馬車把人給撞暈的,可能馬車的說法還更讓人信服些。


  守正張望著四肢,雖然各處擦傷但算不上嚴重,還算是可以活動程度。

「喂──!你還好嗎──?」印奎一臉擔憂地提著嗓子出聲,出於對選手的尊重,他選擇佇留在原地;畢竟是自己的拳頭,能對人造成多少傷害他最清楚。


「啊……哈哈!抱歉、抱歉,等我一下!我這就起來。」聽到來自對手的關心,守正立馬切換成招牌的嘻皮笑臉,他尷尬地伸出手準備拿起落在身旁的長劍。

  可手卻在劍的面前不由自主地顫抖著,彷彿整個身體都在向他訴說,不想再痛了;那懸殊的實力差距在他的心中逐漸扎根、蔓芽,正一點一滴吞噬著守正的鬥志。

「嘖。」為了不讓對手察覺出軟肋,守正一鼓作氣握下了劍柄,並洩憤似的砸著自己的右手,「快停下來啊你這爛手!都好不容易走到這了。」

  然而,此舉非但沒有驅散守正的不安,反倒擴大了心中的陰霾;使他看起來就像蜷縮成一團的小動物般,瑟瑟發抖。


        唔……要是現在站起來的話就太明顯了,可惡……該怎麼做才好?


  「真是難看阿。」一道略顯稚嫩的嘆息忽地自前方傳來,吸引著守正的注意,「膽小鬼不管過了多久,還是一個樣。」

  抬頭望去,那幼小的身影輕柔地飄落在他眼前,深邃的紅瞳彷彿容不下任何,鄙視萬物的眼神更是一覽無遺。

  對於她的出現,守正既意外又疑惑,不禁將對方的名字脫口而出:


  「希……蘿……?」











作者的話:
抱歉這次也拖了這麼久,前面都在構思一些新的寫法想超過一個禮拜
然後原本想兩話結束的東西,又有想表達還沒表達的東西
曾經也掙扎了許久,不過最後還是決定這樣了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請一同繼續欣賞守正的英姿八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