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創思小event—【極短篇小說《道阻且長》】

九方思想貓 | 2021-11-28 11:51:33 | 巴幣 286 | 人氣 262


創思小eventㄧ【道阻且長】【文章有神交有道】中的「道」,由我代表!
本文是創思聚作DC創作者群的第一個文字Event
規則是從「文章有神交有道」當中取一個字,發想為創作
這一則短篇小說,就請各位欣賞看看吧


圖摘自Pixabay

《道阻且長》

  冬日。

  皚皚白雪,覆蓋天地一切,年幼的少年與少女,穿著破爛枯草鞋,艱難地在這片純淨且殘酷的冬雪裡前進。

  少年名叫傅初,年紀雖然尚輕,但眉目俊朗,神情堅毅,已是見證生活清苦之人獨有的面容。少女符如身段清瘦,論氣力不如少年,但身姿靈動,眼明手快。她面如桃瓣,美人初胚,只是在這幽深的雪日裡,她的臉蛋還不及春日時一半胭紅。

  生火需要柴薪,生活需要食物,他們倆雖是年幼,卻已是村中不可或缺的人力。他們好不容易將必要的物資搬運回村,成年人們只道他們做好了該做的事,沒人對此有什麼感念。

  「這樣的村,與死又有何分別。」傅初常在夜裡喃喃道:「小如,在這樣的村長大、老去、死亡,是否我們從一開始便不必出生?」

  父母忙碌,兩人在凜凜寒夜,勞動後,晚餐前,只能在同一堆火前取暖。望著身邊的傅初,符如看得出來他的雙眼之中,有著與面前那堆扭動不已的紅色焰光,全然不同的星火。

  「娘說,外頭戰亂,朝廷顧不上我們這樣的邊村散里,世事太大、太廣,不是我們這樣的百姓能管上的。」

  「那麼,我不要作百姓,我要作大俠。」傅初雙手抱膝,埋頭其中,所說的話語卻字字鏗鏘,搥打著符如的心房,「市井小民管不動世道,大俠總管得吧。」

  「說得……也許是不錯。」

  符如輕輕別過頭,再以餘光望向傅初。

  「初哥如果心向世道,何不……努力試試?」

  「小如最好了,幸好有妳,我什麼都能說得出口,也都能做得稱手。」

  傅初抬頭,展露出微笑。符如也笑,在星火之前,她目光如雪,一片皚皚。

  ※

  在雪山深林裡,傅初放下身上的柴薪,向御劍而來的道長彎身一拜,那一景本應永誌,卻早已不覺經年。

  少年成了青年,昂藏七尺,尖削的下巴尖上,有御劍風行時,不免沾染的飛霜。他真氣充盈,劍法通靈,十年歷練,道心初成。

  當年拜入當世第一劍派的中陽道,正是少年得志之時。他天資極好,又有勃勃雄心,無論氣海醞養,還是劍路修習,沒有一件能難得倒。亂世之中,朝廷奸腐,他與中陽道眾多師兄弟姊妹,丈劍江湖,御劍的俠影令中陽道的聲勢更雄,而他在宗門之中名聲巍然,被稱為中陽第一劍,舉世盛讚。

  但在斬奸除惡、濟弱扶傾的過程當中,傅初總感覺胸膛當中有某些不可言狀的物事,正逐漸消逝。常在月色當空之際,他立於修劍臺前,看新近入門的師弟妹劍光幽幽,飄零閃爍,竟似有些悵然。

  這些累積的東西正在浸染著尚未渾成的道心,如果不能弄清這份愴然,他所行之道,必將受阻。於是十年練劍未嘗懈怠的他,向師父深深一揖,求一個師門暫別。

  只怕初心不見,他御劍行於深空,趁著月色,觀想自身氣海眉目。

  灼然胸膛的澎湃思緒之中,究竟有著些什麼?

  月色與日頭相繼張揚,流轉的思緒,在傅初的心頭刻畫著經年累月的念想。於是在幽深的一角,他想起了符如。

  在火光之前的那晚,她的眼神裡曾有過一閃而過的躊躇,而她目送自己被道長帶走的那一刻,似乎曾說了什麼,如今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坐言起行,傅初真氣一轉,人劍如星光飛流,化為一抹晶透的銀屑,消失在月夜深空。

  ※

  那一條村,在傅初的記憶之中,是艱苦卻和平,偏遠且凋零,但看上去能永存百世,彷彿已經脫離世道輪迴的地方。

  那時也是冬日,皚皚白雪覆蓋村莊裡外,人行於雪,走出十數條山道,彷彿圍繞於村莊的那些樹林、那些走獸,全都向村里集中而來似的。

  那裡該與天地一同興盛凋零,在春日翁鬱、在深冬枯寂。那一條村,本身便是自然。

  然而當他御劍而至,卻見那裡與少時記憶完全不同。

  圓木建構而成的圍牆看上去危險且尖拔,一股股上冒的,是黝黑的狼煙。往來的人影並非布衣常民,而是甲衣毛皮在身,厚實兵裝在手的山賊。

  有劫掠而來的民人,衣衫破落地為賊寇打理著生活所需,那些負重行於冬雪之中、以雙腿走出山道的身影,本應也有自己與符如在其中。

  一時之間,胸中的憤怒如火,他縱身一躍,挾破空之音落於賊寨正中。

  「在下中陽道傅初,領教各位英雄身手!」

  ※

  兵不血刃。

  傅初手中單劍是神兵,他本身所負功體也已是神氣。他一人一劍,在賊寨裡穿梭,人自萬花過,片葉不沾身。

  俠名遠播的他以自身行於世道,本應再無窒礙,斬奸除惡,本應除惡務盡。

  但每斬殺一名山賊,他越發感到心有桎梏。

  為何他每一次將長劍挺入山賊的身軀時,會感覺如此沉重?

  直到最後一名賊首與他對峙時,那人身姿靈動,身法決絕,較之其他常人可算高手。但對傅初而言,卻也不算什麼。

  頹然倒下的賊首,鮮血在雪地裡漾出殷紅。

  「初哥……」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本來眉目緊鎖的傅初,登時心頭一怔。他四下搜尋圍觀民人的面孔,但哪有一個人長得像是他從前記憶中的符如呢?

  而後,他艱難地移動步伐,走向面前的賊首。揭開頭巾,那之下,是曾經那位少女也曾經展露過的笑容。

  「不!這不應該!不可以!」傅初的慘叫堵塞在喉頭,哪怕真氣再如何充盈,卻怎樣都出不了聲。

  符如的淺笑漸無血色,「賊寇入村那一夜,我們選擇順從,而我做了賊寨夫人,這才苟活至今。我們的道,已分道揚鑣,再無重頭。」

  這一瞬間,傅初終於想起。

  那日中陽道長御劍凌空,符如曾經吶喊過。

  不要走。

  這一日,低垂的雪幕裡,再無大俠。

  痛心的少年,與淺笑依舊的少女,相依相擁,在這條渾成自然的村中。

創作回應

緬因吉
再長一點呀呀呀~
2021-11-28 13:45:49
九方思想貓
我沒怎麼寫過仙俠武俠,弄出短篇參加活動是小小嘗試XD
2021-11-28 14:50:56
緬因吉
可以的!
2021-11-28 16:33:36
九方思想貓
謝謝呀
2021-11-28 16:47:46
東堂隼人
古風版也寫的非常有味道呢![e12]
2021-11-28 21:47:40
九方思想貓
很感謝,我還需要多多學習
2021-11-28 21:51:57
肥宅鯊J shark
這種古風讀起來很有味道,感覺寫起來好難喔(๑•﹏•)
2021-11-29 00:41:25
九方思想貓
對我來說也是很難的喔QQ
2021-11-29 07:06:09
玹竹以墨
文句用詞很美、意境也美
長年薰陶的道心,仍會一朝為紅塵所困
2021-11-30 21:58:29
九方思想貓
紅塵不是遠去了,而是封在了心底
2021-11-30 22:06: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