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帝國,重製第三章,風暴之前

物理被當的我 | 2021-11-28 10:08:32 | 巴幣 1450 | 人氣 354

連載中藍色帝國重制版,美洲穿越異世界!?
資料夾簡介
一場風暴導致數十噸青金岩落入海中,意外啟動了遠古遺跡,將異世界的土地給召喚過來。舊世界會和新大陸上的國家產生什麼樣的衝突呢?

1941年12月6日
上午09:15 美東時間
華府 日本大使館

覆蓋整個美洲的謎之霧氣,隨著日出之際而散去,現在可連一點影子都見不著了。

可是與霧一同帶來的混亂狀態,直到現在都無法完全整頓。

不對,該說是隨著天亮而更加混亂了,尤其是那些聯絡不上本國的大使館。

「這到底是怎麽搞的啊?」
日本駐美大使野村吉三郎困惑地詢問自己的秘書。

困惑的不只是他而已,幾乎所有駐華盛頓的大使館從凌晨起,就完全無法同本國取得聯繫,這在以蒐集情報為主要目的各國大使館間皆引起了相當不小的混亂。

「雖然詢問了國務院,但他們說現階段還在調查中。」
「看來他們也很混亂啊,希望他們調查的出什麽東西來的話,能通知我們一些消息吧。 」
野村吉三郎溫和地回答秘書。

和日本主流的反美情緒不一樣,野村是個十足的親美派。

說到底野村對美國政府的信任度比對東京的信任度還要高~雖然是曾是大日本帝國海軍軍官,應當對身為假想敵的美國產生敵意,但畢竟自己的摯友是現任的美國總統,再加上他對日美兩國國力的差距有著清晰的認知,所以他內心也極力反對對美開戰。

當然外交官的立場上,是不能隨意和東京方面的意見呈現分歧,事實上,那奇怪的濃霧發生之初他甚至認為是日本向美國投放了生化武器。

「總而言之,要尋求跟國務卿赫爾會面的機會。其他大使館的狀況估計也跟我們一樣,而白宮方面看起來是暫時不會有答案了。 」
在對大使館員們作出了一些指示後,野村大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獨自一人獨處著。

「這整件事都很怪啊。」
他露出絕不能讓部下們看到的、疲勞的神情倒在沙發上。

在32年第一次上海事變時,他還能親自填裝砲彈,直到最近他卻開始逐漸感覺到歲月不饒人的實感了,他連打字機都用得不太靈活了⋯

他轉頭望去,看到放在旁邊咖啡桌上的白蘭地酒瓶映入眼廉,於是伸長了手想要取酒,但下一瞬間腦內的記憶卻被喚醒,又迅速把手收了回來。他一邊說給自己聽一邊猛搖搖頭。

野村曾是個酒痴,但同時他也有許多為酒所困的慘痛回憶~1932年四月底,他在上海虹口被炸彈襲擊傷了右眼,但除了自己和主治醫師之外沒人知道,當天之所以沒有躲過那顆炸彈,其實是因為當時的他正被宿醉所困擾著。

他正回憶著,右眼忽然又刺痛了一下。

他握著右眼,突然,左眼瞄到了一份被黃色牛皮紙裝起來的文件~那是幾天前從東京傳來的機密電報,他從床上直起身子,正打算拆開來看呢,腦中莫名出現了一個念頭~燒掉吧。

於是他將牛皮紙袋連同裡頭那他一眼未看的機密文件給扔入燃著溫暖火焰的壁爐之中,文件沒幾秒就被焚燒為了灰燼。

“摳⋯摳⋯”
「請進。」
「大使閣下,赫爾閣下的秘書打來說下一個小時他們有空閒時間。」

1941年12月6日
午間13:44 美東時間
華盛頓特區 國務院 主州大廈

國務院是個歷史悠久的機構~根據1787年在費城起草的美國憲法,外交事務交由總統負責,不過隨著獨立戰爭的勝利,美國與歐洲國家開始建立外交關係,這種國與國之間的外交需要的是有經驗有能力的外交專家而不是喬治·華盛頓這位戰爭英雄。

1789年7月21日,美國參眾兩院草擬了第一個聯邦外交機構~外交部,並由華盛頓總統簽字批准生效。

當年9月,國會又通過法案將該機構的名稱改為國務院,讓該機構也同時處理聯邦各個政治實體(州政府)之間的工作,並賦予其處理各種各樣的國內事務的權力,其責職還包括管理美國國璽、負責人口普查。

雖然國務院的大多數國內事務最終轉交於19世紀建立起來的聯邦各部和機構,轉而專注於外交事務,但其名稱仍然保留至今。

有趣的是,歷史悠久的國務院,其所在地卻是幾個月前才建成的主州大廈~雖然是新建築,但威嚴感卻一點不弱。

「威爾斯,昨天的會議怎麼樣。」
在以木質刻紋妝點的典雅辦公室內,剛剛結束和日本大使會談的國務卿科德爾·赫爾正仔細瀏覽著昨日自己缺席的緊急會議中使用的報告書並對著桌子另一側坐著的國務次卿薩姆納·威爾斯發問~因為赫爾無法從各國大使的面談中抽身,因此不得已派了自己的副手代表自己與會。

自從33年接手國務卿之職後,赫爾便一手接過美國的一切外交事務,並以總統的信任確保了在華盛頓的地位,但也因為如此長期的擔任國務卿一職,赫爾一天的工作充滿了繁瑣的外交詞令、複雜的國際關係和錯綜的人際網路~這讓他常常有辭職的念頭,雖然這個念頭在目前的混亂情況下早被他忘個一乾二淨了。

「戰爭部的說詞太魔幻了,要不是好幾個駐外使館失聯,我也不會相信。」
威爾斯拿下了眼鏡按了按鼻樑~這半天發生的事情奇幻到他的腦子快轉不過來了。

「是的⋯簡直就像是三流小說一般令人難以置信的情況。」
「關於這點我也與你有同感。可是紐約的狀況⋯⋯再怎麼魔幻也得相信了。」
對於現在的情況,赫爾只有投予苦笑回應。

現在於華盛頓的所有政府高官中,恐怕再也沒有比他⋯赫爾要更忙的人了~從昨日凌晨起,各國駐美大使館的電話就從來沒停過。

當然了,跟本國完全無法取得任何聯繫,不管是哪一國的使領館都會想盡快取得更進一步的新情報,這是理所當然之,因此直到幾小時前為止,赫爾還在與各國大使一一面談~直到過了現在才變得比較能讓人喘口氣冷靜下來。

「真的是⋯已經幾十個小時沒吃半點東西了。」
昨天晚間吃完晚餐後,赫爾便早早就寢了,沒想到凌晨被秘書給殺到家裡來搖醒~自那時開始直到現在他幾乎沒有闔過眼。

「呼⋯不過終於可以休息了。」
他看完了報告書,因為眼痠而將眼鏡摘下按摩著眼窩,心裡暗暗慶幸著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然而,正當赫爾打算享受下幾小時以來難得的清閒時,門上又響起了的敲擊聲。

他的秘書~凱特從門外走了進來。

「赫爾先生,有人想要見你。」
「⋯嗯?」
聽見秘書的通知,赫爾感到一絲奇怪,他確信自己已經打發完了所有大使館的面談請求,那這個時候會是誰要求見面呢?

「赫爾先生,下午好。」
秘書讓開了門扉,讓外頭的來者走入辦公室中,來者身著著綠色軍裝,手臂和側腹間夾著一頂陸軍軍帽⋯⋯

「啊~總參謀長先生。」
赫爾很快認出了來人是誰~喬治·C·馬歇爾上將。

「在現在這種情況抽空蒞臨國務院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他感到奇怪,照理來說光紐約一檔事就夠戰爭部忙了,怎麼會特地現在來國務院找人呢?

「是的⋯其實我們想談談關於南美洲的事情。」

赫爾的秘書在前方引領著幾人走入一間隱蔽的會客室,裡頭有十多張木椅和一張龐大的木桌,牆壁亦以特殊的雕紋所裝飾,採光似乎也是經過設計的,不開燈的情況下並不會讓人感到刺眼卻也不會讓人感到昏暗。

「凱特,麻煩妳先⋯謝謝。」
赫爾示意秘書退出房間,凱特的權限不足以旁聽該會議的~她自己也知道這件事,因此兩位上司點頭示意後便匆忙退出了會議室。

「好了,將軍們,你們要和我們討論什麼呢?」
前來拜會的不只有馬歇爾,還包括了海軍作戰部長哈羅德·斯塔克和陸軍航空軍司令兼陸軍副參謀長亨利·阿諾德兩人。

「是的⋯我想國務院應該也知道,無論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南美洲都會陷入混亂之中,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這我了解。」
就南美洲的未來發展,國務院和戰爭部基本有著一樣的預測~如果美國不加以干預,那麼一時間失去對歐洲龐大數量級貿易的南美的政經形勢勢必陷入混亂。

國務院密切關注的哥倫比亞長槍黨、巴西的整體黨等納粹主義政黨,以及許多在南美叢林中潛伏的共產主義份子都在蠢蠢欲動。

戰爭部方面則更在意巴拿馬的情勢,巴拿馬的狀況要是有一點變動,美國在海外最重要的控制區~巴拿馬運河區都可能受到波及,駐紮在當地的部隊已經在運河區總督朱利安·拉科姆·雪利的命令下進入備戰狀態。

「不過你們打算怎麼樣?」
雖然國務院和軍部都對南美政局動盪感到憂心,但赫爾說到底是個外交官,對當地政局不會有過多的干涉。

「請看這個,這是我一名很有才能的手下所制訂的計畫。」
馬歇爾接過斯塔克從公事包中拿出的文件,放在桌子上用手指按著、推向了赫爾和威爾斯的面前。

赫爾拿起來,仔細地翻閱了那標示著“美洲優先”的大戰略計畫表⋯⋯

「我們(國務院)支持這個計畫。」
看著眼前詳盡的資料,赫爾在心中暗暗稱讚了那位不知名軍官的眼光和計畫能力。

泰拉歷245年 13日 尼散月
(1941年12月6日 晚間15:34 UTC+1)
瑟坎地那維亞帝國 帝都歐斯洛城

此處為一座廣大的庭園。

在金碧輝煌的巨大宮殿中庭裡設有一座花園,從帝國建立後就被設立並經營至今,在這庭園的中心,是一個穿著貴族風的衣飾之青年正在賞玩花朵,他輕輕哼著歌,手中拿著剪鉗,給花圃裡的植物進行修剪。

“陛下⋯闊央洋上,觀測到了強大的魔法能量匯集。”
突然間有人出聲喚起了他的注意。

「嗚⋯別突然對朕這麽大聲啊⋯⋯」
突然間響起的粗野雄渾之聲,嚇的青年不小心折斷了手邊的枝葉,被折斷的百合花瓣四處分舞掉落地面。

臉上表露出對落下的花朵感到遺憾的美男子⋯是瑟坎地那維亞帝國的現任皇帝,法蘭德斯二世,他看著落地的殘花有點不甘心地牢騷了幾句。

「你說的“魔力”是怎麽一回事?」
皇帝用帶點怨恨的低沉聲音問道,並轉頭望向背後。

「是,奧爾堡神殿教區的教士回報說他們偶然捕捉到了海水中的魔力跡象。」
在他眼前出現的是幾位帝國的閣員重臣們的臉孔。

緊繃著臉的老年人是帝國宰相西索·馮·列支敦斯登公爵~他身穿暗灰色的樸素衣服,雖然已經上了年紀,但卻是一個給人強悍、有活力之印象,且具備威嚴感的老人。

「真的是魔法?確定嗎?」
皇帝沉思片刻,再發問一句。

「是的。」
雖然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但法蘭德斯卻故意裝出一副責難模樣,挖苦刁難著他的宰相。

在場的幾位重臣們,見到此情此景也忍不住抽動著嘴角~相對於大半生馳騁戰場的先帝而言,這個皇帝就許多層面上實在是大不相同啊,但卻也絕不是無能而已,甚至可以說,現任皇帝是具備歷代君主以來最優秀的政治才能。

自他即位以來,多次成功達成了外交上的建樹,並順利地擴大了帝國的國力。

特別是先帝原先只打算短期維持的對洛沃森王國的包圍網~歐斯洛聖盟,在法蘭德斯二世的發展下逐漸轉變為永久性的攻守同盟,光是此一功績就足夠讓列國的外交人士承認其手腕。

「那些可悲的戰爭販子,又在暗地裡搞些什麽陰謀了呢?」
皇帝打從心底厭惡地感嘆道~從他即位以來,不,該說是從洛沃森王國統一北方以來,對洛沃森王國政策就是斯坎地那維亞帝國最頭痛的問題。

洛沃森王國建立之初只是個北方小國,沒想到在一百多年前,年輕的洛沃森征服者恩內上位,並親自帶領洛沃森統一了北方大部分的邦國,在距今七十多年前,其他北方勢力,像是以強大海軍聞名的羅德寧根王國和非人種族建立的莉絲塔妮亞王國均被迫屈服於洛沃森強大的軍事力。

雖然在征服者恩內駕崩後,洛沃森短暫進入了近五十年的鴿派掌權時期,那個時期算是兩個大國間的蜜月期,商貿、學術甚至宗教交流盛極一時。

但十年前的洛沃斯王位繼承危機結束了這一和平時期,並導致現任那好大喜功又貪戀錢權的國王~阿道夫·葛斯塔夫上台,一同上台的還有一批鷹派內閣。

對於文質彬彬、厭惡動武,希望盡量以外交、通商手段解決問題的法蘭德斯,這樣窮兵黷武的國家真可說是麻煩至極的敵人。

那個國家鷹派上台後的這十年,幾乎完全無視外交規則,蠶食鄰國土地、非法入侵邊境這類事情層出不窮。

有句話在帝國外務院中流傳著,洛沃森不是個有軍隊的國家,而是一支有國家的軍隊。

「根據我們的內線消息,唯一可疑的消息是幾星期前有一艘滿載青金石官方貨帆在海中央失事,只是我們還無法確定這和海中的魔法殘留有沒有關係,此外,他們有大約四個師被從我們的邊境線上調走。 」

「難道說喚醒了什麼強力魔獸嗎?」
「我們還無法確定。」
皇帝想出了一些合理的解釋,但臣子們目前也是一頭霧水,完全摸不著頭緒~不過,有人似乎想趁著洛沃森的注意力被轉移之時做些什麼。

「皇帝陛下,軍隊隨時都是準備好的,只有您一聲令下,我們的騎兵便可以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路攻入羅曼諾夫,把葛斯塔夫那傢伙送上斷頭台。」
「哈哈,別開玩笑了。」
對於鷹派武官的提案,法蘭德斯當他是開玩笑而笑著加以回絕。

法蘭德斯不是盲目的和平主義者~實際上,他才即位三年就對西方鄰國亞萊席亞王國發動武力侵略,並將之合併。

但同時他也是個歷史主義者~他認為一個帝國持有多強大的軍力,也不過是為了攫取利益而存在的投資罷了。

過去有許多急速擴大領土的國家,不論其一時如何強大,大多數都會以財政崩潰的形式在接下來數十年內急速的弱化或解體。

「歷史不斷重演,因此得從中學習教訓。」
這是法蘭德斯年幼時從家庭教師口中聽到的,這也成為他日後的人生哲學之基礎。

「攻打像那樣的貧瘠之地,帝國又能得到什麽好處呢?」
法蘭德斯以鼻子哼了一聲表示嘲笑之意。

洛沃森王國不論體制或產業都十分落後,而且多數產業都是配合著軍隊,在這個世界上可說是相當畸形的國家,儘管憑著不可小看的強大軍事能力,而佔據列強的席位。

但是洛沃森王國的國土處於西殃大陸的東北方,礙於地理因素,那裡本來就不算是豐足之地,再加上這幾年擴軍備戰導致許多農民荒廢田地投入薪資較為優渥的軍隊,導致糧食只得依靠僕從國輸血,目前洛沃森的糧食自給率只有34%。

這樣也不錯,至少他們示範了一次,窮兵黷武會遭到何種報應的下場。

倘若攻下了洛沃森全境,得到的也只不過是難以開發、全無收益可言的不毛殖民地~不管怎麽看這都是沒有人會勝利的賠本生意。

況且眼下還有另一個問題~野心勃勃的教宗彼得十二世,這位年紀輕輕便靠著宗教鬥爭在蘭森特靈堡(類似梵蒂岡)得到至高無上地位的水靈教教宗最近在一場私人場合上表達了對瑟坎地那維亞王座的野心。

現在要是將忠於自己的部隊投入一場沒有絕對勝算的戰爭,那彼得十二世很有可能會趁著戰事陷入膠著之際鼓動虔誠的教民們發動革命逼迫他讓出帝位。

東算西算,在能確保絕對的勝算前,顯然都是不值得出兵。

「對了,根特侯爵,那些人施用的魔法,還有沒有什麽其他的消息呢?」
「是,陛下⋯現在我們正在順著洋流放出尋找魔力的源頭,雖然進展順利,不過這個月開始海象將要進入惡劣時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不過,要是⋯⋯⋯」
負責國內外的情報與反情報工作的情報院長官根特侯爵,恭謹地報告著。

「說吧,你要什麼? 」
皇帝已經看出根特似乎有一個特殊的請求了。

「我希望將“她”派出去。」
「唉⋯她又要你幫求情了?到底是多不想要待在首都啊。」
年輕的皇帝抱著一如往常的開玩笑語氣輕挑地說著~看來有人又閒不住想要找事情做了呢。

「朕十分擔心啊,她可別搞出什麼大風大浪來啊。 」
聽到這樣的玩笑,根特聽到後嘴角稍稍上揚~皇帝這是同意了。

泰拉歷245年 14日 尼散月
(1941年12月7日
上午10:30 美東時間)
紐約外海

數百艘載滿小型的划槳船,有個“卡爾瑪衝撞艇”的美稱~至少艦隊中的水手是這麽叫的。

但是,它上頭載著的步兵們倒是取了另一個名字:廚餘桶~因為這種小艇的穩定性太糟糕了,哪怕是在下紐約灣這種平穩的海域,船裡頭都有幾十個人暈船嘔吐。

“那些步兵還真可憐啊。”
“可不是嗎。”
在暈船的步兵上空是浩浩蕩蕩以密集鋒矢陣排列的近60騎飛龍~他們在魔力通訊頻道內朝笑著下方不諳水性的步兵們。

「規模超越羅曼諾夫之上的大都市...這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在一片嘲笑中,異界討伐軍司令官杜洛托利·馮·李海龍騎士中將沒有多加理會,而是對著愈來愈靠近的城市發出了感嘆之聲。

他一手輕撫著下巴,一手緊抓著駕馭飛龍的韁繩,其眼中閃爍著對不遠處未曾見的異界都市的好奇光輝。

「這樣一來的話,恐怕要從魔法學院和法師公會裡,聘請更多的調查員派往新領土不可了呢。 」
究竟能收集多少寶貴的技術情報呢,李海心裡如此估算著~會如此信心滿滿,是因為王立魔法學院的魔法師檢測不出來一絲魔法的痕跡,也就是說,敵人根本不會使用魔法。

現代戰爭中如果不會使用半點魔法那根本可以直接臣服了!~當敵人被確認是無魔力蠻族時,許多士兵一掃原先對未知勢力的恐懼,轉而開始盤算著上岸要怎麼掠奪財富。

依李海的想法來看,他甚至覺得出動這麽多戰力對付沒有魔法的軍隊,根本已經是戰力過剩的地步了~而且派遣太多部隊的話,城陷之後的分封獎賞不就隨參戰人數增加而減少了嗎。

與充滿興趣的司令官相比,王家第四普通步兵師師長黎爾波德·特羅福步兵少將卻是另一種風景。

「在抵達灘頭堡後,命令他們趕緊設立防衛線,在沒有搞清楚敵人的魔法實力前盡量別與敵人戰鬥。 」
特羅福作為一名步兵指揮官卻不會衝上第一線~雖然有人稱他懦弱,但不可否認的是,由他指揮的部隊確實有著相當低的損耗率,也是因為他實打實的指揮才能,他才會被選拔為討伐軍副司令。

「別擔心,少將⋯對於沒有魔法師的軍隊而言,四個師的兵力便已經很充足了,而且還有我的飛龍騎士團支援呢。 」
副官們輕視著沒有魔法的部隊,對友軍部隊能提供的支援和數量不少的陸面部隊感到充沛的信心。

「你們是白癡嗎?你看得到那些超高層建築嗎?因為沒有魔法,那些異界人肯定發展出了什麼未知的技術才能建造出如此宏偉的建築。」
但特羅福已經敏銳地察覺出了雙方會有一場惡戰。

「一旦有必要,允許他們投降。」
特羅福少將領導的王家第四普通步兵師會因為這個決定而受益的。

按照作戰計畫,首先是重騎兵師在那座城市東南方登陸,同時龍騎士團會對都市市中心展開奇襲。

在空地同時攻擊下,使守備隊、防衛設施無力化後,最後再派遣步兵隊進城接管~考慮到轉移後的混亂情況,這可說是十分有勝算的方案。

“我要搶一筆然後回家蓋棟房子!”
士兵們居然已經開始擔心戰後的戰利品分配?一想到許多人是只關心戰鬥結束後掠奪財富的無腦之輩,特羅福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閣下,我們也差不多該開使登船了,部隊馬上就要登岸了。」
「說的也是。」
聽到部下的魔法師這麽報告,特羅福也點了點頭。

「各位,我們是沒辦法像聖龍騎士團那樣肉專挑肥的吃了。所以還請各位盡情大鬧一番⋯但要是掠奪時自己不注意被流箭幹掉的話,可就太丟臉了! 」
最後那句話逗的部下的法師們都哈哈大笑~如果當時他們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的話,這真是令人笑不太出來

與此同時,第一艘衝撞艇在異界大陸觸地了。

他們接下來的戰場~曾經的地球上的最大城市:紐約。

創作回應

a2310395
這個日本大使也太聰明了(不像隔壁台灣穿越裡的中國人),畢竟正常人根本不會想到穿越這種事發生,那份珍珠港文件如果被美帝發現的話大概就是歷史重演了(敵僑收容所歡迎您!)
2021-11-28 13:52:21
物理被當的我
歷史總是一念之差間便不一樣了
2021-11-28 14:30:06
golden
南美洲有跟著來,真特別
2021-11-28 19:07:19
物理被當的我
畢竟南美會是後續劇情的必要過場。
2021-11-28 19:29:58
a2310395
在美國的日本人和潛伏的日本特工有跟著一起穿越嗎?如果有些特工知道珍珠港計畫又馬糞上腦、會不會煽動日本人發動恐攻?(隔壁中國人是因為劇情需要所以被砍智商,但二戰時的日本人大部分是真的馬糞)
2021-11-28 22:13:26
物理被當的我
那些會有新的FBI劇情
2021-11-29 21:44:58
肯諾比將軍
是說南美洲的納粹啊.....
感覺這些人不會太安分,應該會成為南美洲大亂的主因,再加上魔法的存在。會不會因此誕生魔法雨林納粹啊...
2021-11-29 21:43:40
物理被當的我
魔法雨林納粹,太恐怖了吧⋯⋯
2021-11-29 21:45:54
a2310395
南美的問題與其說是納粹,不如說是流行超車經濟學:有點本錢就開始搞計畫經濟+社會主義,沒收外資搞強制進口替代,然後產業國有化之後沒效率就開始虧錢,沒收外資造成外國制裁讓機具零件斷料,對外信用破產所以借不到外債,為了實現社會主義就狂印鈔來支撐,最後搞到通膨大爆炸
2021-11-29 22:53:12
物理被當的我
盼皮大帥歸!
2021-11-30 23:09: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