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1-13.逃脫假設的命運

CE | 2021-11-28 08:00:08 | 巴幣 10 | 人氣 103

連載中《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獲得了「假設世界」之後的故事。


  時間,應該快要不夠了…

  那出血量,真的有點不妙啊…即使雙手壓住腹部的出血口,但沒有什麼意義…

  對周圍溫度的感覺開始異常…浸泡在自己的血泊中,還真是糟糕的體驗…

  這個世界,絕對是個糟糕的世界。

  母親十年前因為被叔叔綁架,因為父親錯判了勒索電話,而造成無法挽回的錯,母親就這樣死在叔叔的手上。

  照顧我的女僕也因為叔叔的脅迫而選擇了自盡。

  叔叔在這個世界線成為了殺人犯,最終與我兩敗俱傷,他肯定再過不久就要被警察抓到吧?

  而我,也差不多要失血過多死去了。

  好難受,我不想死,我不能死,我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

  讓這個世界恢復成假設之前的原樣!有錢的家庭我再也不想要了。

  不願意接受這個局面,碰個運氣吧,再次嘗試能不能產生bug,說不定能讓假設終止。

  虛弱的我,再次對著空無一人處,如是宣告著:

  『假設…假設結束』

  (Remote Command Fail : The observer is Too Far From the Origin(26,-2239,-6033))

  「…」

  又失敗了嗎?還是太遠了嗎?

  失敗的指令在我眼前顯現,即使如此,再次下指令——

  ——重複了無數次的失敗與嘗試,最終我還是失去了意識。

  醒來之後,針管插在手背上被繃帶貼住,除了有著「我怎麼會在醫院裡、醫院在哪裡」的想法之外,「我還活著」的事實,感動得讓我差點流下淚來。

  「主人,你終於醒了!」

  這個說話的方式,是女僕嗎?明顯聽得出來,聲調還是老男人的聲調就是了。

  我在期待什麼呢,映入眼簾的是老僕人的臉孔,說實在的,我還蠻希望是女僕對我這樣說。

  女僕…對喔,女僕已經被我叔叔害死了。

  「…」

  「在您昏迷的時候,發生了好多事情,還好您醒過來了!」

  「好疼疼疼疼!」

  被老僕人這樣抱著,肚子那傷口的地方痛得要命,我可是剛康復不久啊!

  「因為您是陳家的繼承人,如果你再也醒不來,我會很困擾啊!」

  也對,因為我被綁架和受傷的事情,老僕人必須負起責任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你將我視如己出,或許將我當作是你的重要的家人,但是,在原本的世界,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

  看著老淚縱橫,我卻沒有洽當的表情,對不起,恕我無法回應你那份激動的心情。

  「我已經躺在這裡幾天了?」我問著老僕人。

  「您已經倒臥在這裡四天了,幸虧您能及時醒來。這樣的話,我們就把日期縮短吧。」

  原來我已經倒了這麼久嗎?這時腹部的陣痛又慢慢變得更沉重了。

  看來短短的四天,即使有縫線,腹部的傷口不可能這麼快就好起來。

  但也慶幸,我能順利活下來。只要還活著,就能回到原點,就能將假設取消,我身上的傷應該也會立刻恢復原狀吧。

  但是,我剛剛聽老僕人對我說把日期縮短?什麼意思?老僕人對我說出莫名其妙的話,讓我有點摸不著頭緒。

  「縮短什麼?」

  「前往您父親的公司的日子,原本預計看您的恢復程度,最晚要再三天後搭上班機出發至美國,幸虧上天保佑,讓少爺您能早點醒來。」

  「我的傷口還沒好啊!你要送我上飛機?」

  「您父親的公司就快要轉手給他人了!身為兒子,居然忍心讓父親的事業化為烏有嗎!」

  為什麼我爸要將公司讓給他人?化為烏有?還是,我搞錯了他的意思?

  還有,為甚麼非得要我出面?有甚麼原因,即使我負傷也要帶我去我爸那邊?

  「為什麼?我要去我爸的公司?沒有一個來龍去脈,我……疼……」

  說到激動處,我的傷口帶來的疼痛讓我無法集中精神。

  「您父親,已經走了。」

  「咦?」

  什——什麼?

  「得知您受了重傷以後,您父親就倒下了,然後在昨天就沒有生命跡象。」

  「…你是在開玩笑嗎?」

  得知這個消息,我十分錯愕,好端端的人怎麼就離開人世了?

  「您父親因為事業搞壞了身體,在他人看來是一個堅強的人,他的病情就如風中殘燭,但他卻還是堅持要繼續工作。但這次聽到少爺您出了意外,就突然……」

  因為母親被謀殺,父親為了不願意去想起那悲傷的事情,肯定是一頭栽在事業中,以沖淡對當時的遺憾,如果是我的話也會這樣做。

  但是,父親他真的做過火了,居然把自己身體搞壞。

  但沒想到,自己的昏迷一事,居然是讓我爸病情惡壞的最後一根稻草,即使憤怒,但我卻無法多說點什麼。

  看著老僕人的憔悴面容,我憤慨不已。既然知道我爸的病情,那就應該隱匿這個消息,別讓這個消息傳到我父親那裡才對啊!

  「你這僕人是怎麼當的!明明知道我爸的病情,那為什麼要將我出意外的事情告訴父親啊!」

  「是你的叔叔告訴他的。」

  叔叔?為什麼又是叔叔?為甚麼又是他搞砸了我的家庭!

  雖然我在案發當天刺穿了他的小腿,即使讓他行動不便,也無法讓他被警察抓到嗎?

  我好恨自己沒有忍住腹傷,將叔叔碎屍萬段。

  「因為這件事情,現在董事會其他人開始揶揄您父親的事業。」

  還來不及感傷,就要被拉回現實。

  「陪他們出生入死,還把自己的身體搞壞,到現在還有人這麼殘忍嗎?」

  「這就是現實,主人。雖然您還未成年,但是只要少爺您在,公司就有可能不會被其他人給奪走。董事會支持您父親的人還很多,我們還有機會。」

  「可是,我什麼都不——」

  「我已經準備好搬家手續了。不懂的知識就在當地去實踐,即使美語不會,即使經商不會,我必須教你教到會為止。」

  「誰讓你自己擅自作主的!拜託讓我回去我的房間!只要一下就好!」

  「沒時間放蕩了!為了讓您父親的心血不付諸流水,你必須拯救這個局面,不要再任性了!」

  原本想反駁的,但腹部開始疼痛,只見腹部的繃帶的紅色漸漸暈開。

  只能讓命運擺布了嗎?

  可惡,再這樣下去,我就真的無法離開這個世界了。

  拜託,誰也好,只要能給我創造一個機會,讓我能回到房間將假設取消。

  「『假設結束』。」

  (Remote Command Fail : The observer is Too Far From the Origin(103,12956,-48712))

  又是錯誤訊息…我已經不意外了。

  轟隆一聲,房間門口瞬間炸開,我都震驚了。

  一陣混亂之際,我被拉出了病房,我卻感動得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個人不計後果也要將我救出,他是給予我假設世界的能力,同時也是知曉這世界是假設世界的人。

  同時也讓我意識到,我送出的宣告錯誤訊息,都有被那個男人看在眼裡。

  「你可是拚了命的想要將假設給終止呢。」

  「老師!」

  ——那個人是我的科任老師,時空課老師張研綠。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