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輪椅學姊想找到無出其右的存在意義》-71 無理取鬧的人

Nobody班導 | 2021-11-28 08:00:03 | 巴幣 1366 | 人氣 274


71
無理取鬧的人


  這兩天和步一如往常的相處、一起吃午餐,還一起偷偷在學生會獨處談情,都快忘了前天步的異常


  而步也是,打算就這麼無視早川與佐藤的事情,專心一意地和紬相處。


  直至放學時分,紬一邊心想「事情大概就這麼順利結束了吧?」一邊雀躍地單獨再次前往c班班導那兒,詢問早川與佐藤之事


  本覺應會如自己所想發展,卻被面前輕快走過來,還哼著小曲的佐藤給搞愣住。


  紬停下移動,可是佐藤卻沒有,她繼續輕快地邊跳邊走著,無拘無束的樣子感覺就不像是受到嚴重懲處的人。


  她不理會紬,從容地像陣風掠過她。


  這讓紬倍感不安,雖然佐藤的行為舉止不代表什麼,但疑心病很重的她還是打算找上c班班導,想要確實問個清楚,結果果不其然,被班導的說詞給驚呆,甚至有點莫名其妙的心情


  「因為……早川的母親是家長校董,幫了學校很多。而她女兒發生這種事情,會影響到早川家的名譽,所以這件事情……」


  「所以就要放過她?把這事壓下來?」


  面對比大人還有威嚴的紬,班導擦擦汗繼續用更婉轉的方式解釋:「不是不是……是暫時沒辦法處理,只能等校長出差回來,還有早川月女士回國了。」


  就這樣,紬愣著一張臉離開導師室


  這個時候,她無由來地全身發顫、寒毛豎起,有種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縈繞腦袋,也順勢讓她回想起方才,佐藤並非無視自己。


  她的確有看到紬,在兩人離至最近的瞬間,佐藤的嘴角裂成詭譎且富含惡意的形狀,那是紬從來沒見過的笑容。


  這時紬正走過來的步叫住


  「前輩!今天一起去吃章魚燒吧!」


  「啊......嗯......」


  突然之間,學校廣播被人開啟,發出用手指敲敲麥克風的試音聲,爾後就是佐藤的聲音。


  「那個……試音試音,姬華的大家,都聽得到嘛?」


  佐藤的聲音從全校的廣播器傳出,讓步紬兩人,還有在走廊上的所有人都停住手邊事情,且讓步的笑容消失了。


  「跟大家講個八卦,大家應該都知道學校的網站吧?不是官方網站而是畢業校友架設的聊天網站哦,你們上去看看,就會看到一則舊新聞。」


  周遭的人邊聽邊開始拿出手機搜尋,紬也是照做,而步聽及此,當日的恐懼再度浮現臉上,退後了幾步,與紬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紬看到網站最新的貼文,不禁倒抽一口氣、撐大雙眸。


  「大家都看到了嘛?【幼子狠心拿刀刺死生父】,這個兒子呢,就是一年A班的誠貴步哦,也就是咱們學生會長的男朋友。」


  走廊上的人看到步的身影,紛紛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臉上都是擔心、害怕、驚訝。


  「換句話說呢,大家這半年,都跟『殺人犯』擦肩而過哦。」


  步完全顯露出絕望至深淵的失神表情,親眼目睹這表情的紬內心也開始淌血。


  「哇……真的假的,是他嗎?」「是啦!你看,根本一樣嘛!」「我前陣子還不小心撞到他欸……」「完蛋,你要被幹掉了!」「他從開學到現在好像都一直在到處做幫忙人……我的天啊,是不是在找下一個受害者啊?」


  咬緊牙關的步再也不想受到大家的目光與言論聚焦,能想到避開這個狀況的唯一辦法就是轉頭就跑。


  「步!等一下!」由於受限於輪椅上,紬急忙傳訊息給只有六人的群組。


  「拜託你們,誰趕快去抓住步!」


  訊息
剛發出去瞬間被四人已讀。


  步跑出教學大樓,直直往校門口衝去,卻被直樹跟健司中途從左右兩邊攔截擋住,身後又有彩香跟茜音跟上。


  「走開......」步低吼。


  「步......」健司摸上步的肩膀,卻被狠狠甩開推倒,爾後又推倒直樹。


  茜音從和彩香從後面各抓住他一隻手。


  「笨步!冷靜一點!先冷靜下來啊!」


  「對啊對啊!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好好談嘛!快沒力氣了......」


  可三兩下就被步甩開。


  「步!停下來!」安安、翔美、紬以及其他老師都跟隨其後趕來。


  這時步看到全校同學都在窗戶邊看著自己,在他眼中,他們就像是國中那些人一樣,用看好戲、恐懼的心態打量自己的人。


  在步的裡,每個人都不再是原本的模樣,變成單調的線條人物,臉上的表情好像都在害怕他、恥笑他、嘲諷他,他又不禁陷入焦慮,呼吸急促、全身發顫。


  「步!你先冷靜!」安安大喊,本想上前抓住步,卻被對方突然抱頭閉眼大喊的反應嚇到。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我冷靜?明明該冷靜的是你們才對!」


  「步......」


  步失去控制,情緒無法再多忍受一點,他激動淚目盯向紬,直接讓對方背脊涼了一半,呼吸也靜止。


  隨後便一言不發地轉頭逃跑。


  「步!步!!!」


※     ※     ※


  事後,老師們好不容易安頓好學生,以及把那篇新聞緊急撤下,並把始作俑者佐藤給叫到校長室。


  安安拍桌震怒:「佐藤!未經許可就亂操作學生會的廣播器,散播無聊的謠傳可是能被記大過的,而且步如果想要,他還可以告妳毀謗!」


  「好好~關於未經許可動用廣播器我樂意接受懲處。可是,我所說的不是謠言,都是事實啊?還有新聞呢!所以這不是毀謗啊?


  茜音怒撐雙眼,激動想要上前去揍人,但是及時被健司跟按捺住即使紬也是很揍她一拳的人。


  佐藤的五官很自然地擠成令人討厭的邪,自認為自己並沒有說錯任何一個字地雙手一攤吐:「誠貴步就是一個殺人犯,殺的還是自己生父,是要告我什麼?」


  「就算是事實,妳也不應該——」


  安安還來不及說完,佐藤就打斷問:「公諸於世?這可是殺人行為耶,從小就懂得殺人,長大肯定脫離不了這習慣。我這麼做是在保護同學,避免大家跟他走太近,被當成下一個目標。會長,妳很有可能就是下一個哦。」


  紬緊蹙眉毛到不能再皺,呼吸變得沉重,雙手緊緊抓住輪椅扶手。


  「你不能因為一個人的過去就全然否定一個人啊。步他也做過很多好事,我相信他不是那種冷血的殺人犯!以後也不會變成!


  身為步的班導,安安說什麼都會站在步這邊。但撇除掉身分上的上下關係,單純以朋友的對等關係,他也是相信著步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對於說話如此惡毒的佐藤,他才會脫離教師的身分,純粹以一個大人的口吻訓斥著對方。


  「呵呵......是啊是啊,每個殺人犯都這樣事後懺悔裝個好人的話,就可以無罪脫逃呢。」


  「你這臭小鬼......怎麼這麼嘴硬!」


  翔美即時按耐住他的肩膀阻止他繼續罵下去,如果沒及時按耐好,或許安安爆出青筋的右拳就已經在佐藤臉上了吧?


  「老師你也太偏袒那個殺人犯了吧?只憑這段時間的相處跟幾句『我相信』就可以證明他不會再犯嗎?真是夠了,又不是在演青春劇......」


  「妳!」


  「唉......大人就是這樣,講輸人就生氣,真是無理取鬧。」


  「妳說的沒錯,只憑這段時間對步的認識,確實無法證明他未來不會再犯。」紬突然發話,讓眾人一致看向她異常冷靜的神情。


  「對吧?看來會長想通了呢。」


  她繼續說下去:「那妳呢?佐藤同學。妳國中認識步到現在的時間比我們還長,為什麼這段時間他都沒有再犯呢?」


  佐藤頓時啞口無言。


  「既然我們雙方都無法證明這個題目,就代表是無解,換句話說就是無意義的空談。」


  紬靠近佐藤,心情激動的快要壓抑不住,只好稍稍反應在淚腺上,分泌出些許淚水使她雙眼水汪晶瑩。


  「然而妳今天居然為了一個空談,未經許可,也就是刻意地使用廣播器跟網路大肆宣揚這件事,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羞辱跟妳毫無瓜葛的步!」


  紬抓佐藤的衣領將她拉近,近距離惡狠狠地瞪她。


  「這樣來看,貌似妳才更無理取鬧。」


  ......」佐藤得意的笑容總算消失了。


  「妳跟早川至今幹過的事情、欺負過的人,我保證會在獎懲委員會上『詳細提出』,再加上今天這事所以,妳跟早川的皮最好給我繃緊一點


  從剛剛到現在都安靜的早川也忍不住開口回嘴:「我媽可是幫了學校很多哦!又是早川集團社長!」


  結果遭紬冷眼一瞧,輕聲哼笑吐:「那就更好了不是嗎?知名集團社長兼姬華校董的獨生女,私生活淫亂不堪,肯定會重重影響到名譽跟自家集團吧?」


  「呃!?」


  「瞧妳這反應,應該都是背著家長偷偷做壞事的那種人吧?真是替妳父母感到悲哀。」


  茜音看紬這樣子替步講話,絲毫不在意他的過往,不禁深受感動地鬆弛原本憤怒的面部神經。


  「彩香前輩,妳有見過這樣的紬前輩嗎?好可怕啊......」直樹拉拉彩香的衣袖,用僅有彩香能聽見的音量問。


  「噓......」


          


  隨後眾人回到學生會室......


  ......對不起,我不該隱瞞這種事的,我只是怕——」茜音未講完,就安慰她。


  「沒關係的,我們不是你們國中時的那些人,我們是『我們』。所以,可以讓我們知道嗎?


  茜音停頓了幾秒,像是終於沉澱好心情,她才張嘴緩緩道來。


  ......國中時,佐藤就是個單純想看世界燒起來的傢伙。當時的步沒有現在這麼樂天......然而佐藤不知怎地發現步的過去,並開始以此作為娛樂到處散播,讓整個學校的人都不敢靠近步。」


  「一開始只是冷霸凌,接著開始冷言對待,甚至是故意欺負。步的好朋友,只剩手數得出來。」


  ......」


  「我小學就認識步了,所以我很清楚他是怎樣的人,他不值得這種對待,真的......不值得。」


  猛然憶起步曾對自己說過「要是知道我曾做過什麼,妳一定不會喜歡我的!」這番話......


   「步,只是害怕再次孤單,所以選擇隱瞞......而我,卻什麼也不知道,因為自己氣不過就魯莽行事,害事情變成這樣......」紬自責怒斥自己的莽撞,深感後悔地鼻酸。


  「至於更詳細的『那件事』,我就不清楚了。」


  這時學生會的門被步人給拉開來。


  「這件事我倒是知道一點。」


          


  與此同時,步帶著書包,身上的錢包還有一點錢,他來到奶奶住院的醫院裡。步面色些許慘白憔悴,慢慢走到正在睡覺的奶奶病床邊,拉張椅子坐下。


  「奶奶?」


  ……」


  看樣子是睡得很熟,於是步也取消叫醒對方的打算了,反而看著奶奶的安穩睡臉,得以讓他感到一層又一層的疲倦披在身上跟眼皮上。


  他趴在床邊,把臉埋入交叉的雙臂之中,心痛得好像是缺了一塊又一塊的部分,找也找不回。


  「怎麼辦?大家都知道……又要連累茜音了吧?直樹不會再賴在我身上當粉絲盾牌了吧?健司前輩不會再跟我賽跑了吧?彩香不會再跟我聊天了吧?大家已經不會再跟我當朋友了吧?


  想到這,委屈又無助的眼珠泛起淚光,因重力流到兩臂、床鋪上,且開始喘不過氣的哽咽,又為了不要吵醒奶奶而刻意壓抑著。


  「前輩……也會開始害怕我了吧?怎麼辦……又要……被大家討厭了……」


To be continued


這裡是班導,以上就是本回內容,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

本回長了點,將近4千字的內容,因為一直找不到什麼完美分成兩半的點w辛苦各位了(土下座

下回很猶豫是要寫步的國中時期,還是說把步的國中時期當番外,下回繼續進度......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回應

Demon616
步真的要敗給壓力了嗎 想不到紬的PTSD稍有好轉 就到步的了
2021-11-28 12:29:26
Nobody班導
沒有人願意有這種ptsd,但壞事往往都會主動找上門qqq
2021-12-03 22:19:07
河合艾梅莉
「他從開學到現在好像都一直在到處做幫忙人……」
慘了我看成幫忙做人XDD

健司居然第一個撂倒,太讓我驚訝了,以為他的體格就算不能制伏步也能控制住他

「那妳呢?佐藤同學。妳國中認識步到現在的時間比我們還長,為什麼這段時間他都沒有再犯呢?」
以理服人這句說的真好,紬學姊好厲害吶

國中時期應該當作接續下來就可以了吧?也算是有關聯不是?

對了4千其實還好,不容易分段的話是無傷大雅的
2021-11-28 16:42:28
Nobody班導
rrrrr這個錯字有夠嚴重xddd已修正

本回意外接露紬學姊微腹黑的一面xdd變成夥伴會很有用,但成為敵人會超難對付的人www

好qq謝謝艾梅莉能接受q
2021-12-03 22:18:3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4千字還好,班導的排版很清晰不會有不舒服的問題
2021-11-29 09:15:38
Nobody班導
好ㄉqqq謝謝愛德!!!
2021-12-03 22:11:39
過去發生的事不代表這個人的全部,平時看到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2021-11-29 16:18:09
Nobody班導
其實這點還蠻灰色地帶的,也有一部分的人平時看到的他才是假裝出來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不能說佐藤的觀點完全錯誤,只是過於極端。
何況他本人只是利用這種極端來合理化自己的羞辱行為www
2021-12-03 22:11:25
deadking
「為什麼沒有再犯下殺死親爹的罪?因為親爹只能死一次啊!難道會長你有很多親爹嗎?」年輕的佐藤還是太嫩了啊……
2021-11-30 02:58:22
Nobody班導
除非....親爹的定義包含親生和認真扶養的兩種....(noooooo
2021-12-03 22:09:5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