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14:夕陽之上,群星殞落

東愚 | 2021-11-28 00:17:24 | 巴幣 2 | 人氣 16


SALAMANDER 1|BAMBOM
<<這裡是沙羅曼達隊,前來接替。太陽隊,友軍陷入危機,請盡速前往法班提支援。>>

SOL 1|ARCHANGE
<<……SOL 1瞭解。太陽隊,集合。>>

SOL 3|SEYMOUR
<<噢,終於。我都快被煩死了。>>

太陽隊俐索地從混戰脫離,重新組成編隊飛向法班提。只留下石怪隊和我們還在原地。

GOLEM PILOT
<<他們……跑了?>>

GOLEM PILOTS
<<我們做到了!>>

GOLEM PILOT
<<耶呼!>>

GOLEM PILOT
<<我活著!對上X先生,我還活著!>>

GOLEM PILOT
<<耶!>>

「X先生」這個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見。

AWACS|BANDOG
<<別大意,敵機還有四台。友軍已經包圍了法班提司令部,把新來的處理一下,這邊就能結束了。>>

GOLEM 1|FAUN
<<可以的,連那群怪物都處理得來,現在沒甚麼能難到我們。對吧,GOLEM 1?>>

ANGEL 4|RUNNER
<<你自己就是GOLEM 1啊。>>

GOLEM 1|FAUN
<<啊,對喔。>>



SALAMANDER 1|BAMBOM
<<敬告歐西亞軍,撤退吧。你們已經贏了,沒必要再冒著危險繼續戰鬥。>>

ANGEL 4|RUNNER
<<老兄,你們立場是不是搞反了啊?>>

SALAMANDER 1|BAMBOM
<<……威嚇射擊,預備。>>

SALAMANDER 2|FOXY
<<瞭解。>>

SALAMANDER 3|LAMA
<<瞭解。>>

SALAMANDER 4|KIKAI
<<忍很久了。不小心擊墜了別怪我哦。>>

ANGEL 2|KNOCKER
<<迴避!>>

本以為是飛彈,打出來的居然是四條光柱。

GOLEM PILOT
<<能量兵器!?>>

AWACS|BANDOG
<<是戰術雷射,小心對方的機首指向。>>

光柱並不像是射擊武器,對方把它當成刀子一樣在半空舞動,而他們的機體本身,居然還在飛彈無法鎖定的遠距離外。
雷射跟在我們機體身後,差一點就能擦中引擎噴嘴。令人不禁想像自己的機體像熱刀子劃過奶油一樣被輕易切割。
不停操弄著俯仰機動,連續體會著腦缺血的黑視和腦充血的紅視,通紅的雷射依然緊跟在後。沙羅曼達隊像是用玩具逗弄小貓一樣,玩弄著我們。
如果對方有心,只要把機首指向改變一度,這邊就玩完了。
對方是故意不打中的。
紅光消散,回過神來才發現我們只經過了不足半分鐘的時間,感覺卻像是逃跑了一輩子那樣長。
對方不想任何人被擊墜,但是只要我們和他交戰,也願意輕鬆把這片空域清空。
這就是他們的意思。
SALAMANDER 1先是把我從監獄救出,然後現在又這樣。
他背後藏了甚麼陰謀詭計?

在我呼叫著天使隊和石怪隊組成編隊的同時,敵人再次向我們喊話,而SINGER也像今天一整天的表現一樣異常安靜。

SALAMANDER 1|BAMBOM
<<重複,歐西亞軍,我們雙方各自撤退吧。爭奪法班提的戰鬥結束了,這時候雙方的任何損失都已經不必要。>>

ANGEL 2|KNCOKER
<<你……>>

ANGEL 3|SINGER
<<你到底在打甚麼鬼主意!哥哥!!>>

我的話被SINGER搶先一步說出口了,而且還喊對方哥哥。
被喚作BAMBOM的人沒有回話。
準確而言,似乎是先一步被自己的隊員搶話了。
看來隊長級面對的問題都大同小異。不過現在也沒有時間感概。

SALAMANDER 4|KIKAI
<<這聲音是……以前那個老傢伙!哈哈!居然讓我找到你了!>>

SALAMANDER 2|FOXY
<<隊長!學姐她……>>

SALAMANDER 1|BAMBOM
<<我看見了。嘖。沙羅曼達,掩護。>>

SALAMANDER 2|FOXY
<<瞭解。>>

SALAMANDER 3|LAMA
<<瞭解。>>

ANGEL 2|KNOCKER
<<天使隊,石怪隊,交戰!老招數!>>

OESAN PILOTS
<<瞭解!>>

對方隊員的獨斷突進,讓狀況一下子變得極為混亂。
我想起了自己的巨石陣的醜態。雖然相似,但是又不一樣。起碼無線電中聽不出仇恨或者憤怒。
對方是單純的興奮,享受著這種狀態。失控的契機只是她和SINGER剛好有過緣分,而這件事把她的戰鬥慾望挑起了。

SALAMANDER 1|BAMBOM
<<KIKAI!冷靜點!回來!>>

SALAMANDER 4|KIKAI
<<哈哈!哈哈哈哈!>>

SALAMANDER 1|BAMBOM
<<可惡!是起飛前的興奮劑!>>

ANGEL 2|KNOCKER
<<你讓你的隊員打興奮劑?>>

SALAMANDER 1|BAMBOM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ANGEL 3|SINGER
<<別閒聊了,他媽的!快來把這瘋子趕走!>>

ANGEL 4|RUNNER
<<我來了……鳴啊!>>

GOLEM 1|FAUN
<<RUNNER!沒事吧?>>

ANGEL 4|RUNNER
<<……沒事,機砲而已!>>

SALAMANDER 3|LAMA
<<喂,膽小鬼。我有事要問你。你們的野豬騎士,那個一號機呢?>>

ANGEL 4|RUNNER
<<你說CLOWN!?可惡,死了!>>

SALAMANDER 3|LAMA
<<死了!?………………可惡啊啊啊啊啊啊!!!!!!>>

這個人一邊嘶喊著,一邊向RUNNER亂射。

SALAMANDER 3|LAMA
<<可惡!可惡!可惡!這樣子我要怎麼報仇!可惡!!!!!!>>

和他們的熱烈氣氛相比之下,我們兩台隊長機的纏鬥根本是在開茶會。

SALAMANDER 1|BAMBOM
<<太棒了。又瘋一個。>>

他的語氣滿是無奈。

ANGEL 2|KNCOKER
<<又是興奮劑?>>

SALAMANDER 1|BAMBOM
<<不,這次是名為尊嚴的精神鴉片。>>

ANGEL 2|KNCOKER
<<精神鴉片嗎?那可真糟糕。>>

ANGEL 4|RUNNER
<<嗯!『G力過大』呼……呼,我去你妹的!我去!『G力過大』啊啊啊!!!我去你們兩個妹的!!!>>

ANGEL 4|SINGER
<<就說了……『飛彈。飛彈。』……你們他媽……『飛彈。飛彈。』……快把這兩個狗屎瘋子趕走!!!!!>>

ANGEL 2|KNCOKER
<<抱歉,我答應過要保護我的隊員。>>

我想要抽身,對方又趁著空隙把我鎖定,用機砲掃射。

SALAMANDER 1|BAMBOM
<<這邊也一樣。如果你要擊墜我的隊員,那麼我也有相應的準備。>>

看來這邊也一樣麻煩。

友軍嘗試用面對太陽隊時的做法,把敵人從RUNNER、SINGER身上引開。但對方只是用機動擺脫鎖定之後又咬回去RUNNER、SINGER背後,緊緊追著一開始選好的目標。
盯上SINGER的那台機體把距離拉得極近,近到友軍發射武器都有可能會打中SINGER。
更糟糕的是RUNNER後面的那個人,連戰術雷射都拿來亂掃。在這片混亂之中,一把毫無章法胡亂飛舞的光束大刀只會讓事情每況愈下。

SALAMANDER 2|FOXY
<<學長!學姐!冷靜點!>>

SALAMANDER 1|BAMBOM
<<別管他們了!FOXY,跟我編隊!>>

SALAMANDER 2|FOXY
<<……瞭解!>>

GOLEM 1|FAUN
<<休想跑!>>

SALAMANDER 2|FOXY
<<甚麼!?啊啊啊啊啊…………>>

無線電傳來雜音。

SALAMANDER 1|BAMBOM
<<FOXY?FOXY!>>

AWACS|BANDOG
<<GOLEM 1,一機擊墜。>>

SALAMANDER 1|BAMBOM
<<畜牲!>>

多虧FAUN避免了我這邊敵人變多。
可是……

SALAMANDER 4|KIKAI
<<蛤!?小子!?>>

SALAMANDER 3|LAMA
<<FOXY!?…………羞辱,羞辱。羞辱!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你們!你們讓這一切變成私事了!這裡的人都是敵人!全部都是!!>>

本來只盯著RUNNER的機體,現在亂飛於機群之中。

SALAMANDER 3|LAMA
<<…………羞辱,羞辱。羞辱!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你們!你們讓這一切變成私事了!這裡的人都是敵人!全部都是!!>>

他再一次啟動雷射,揮向眼中所見的每一台機體。幾乎還擦到了正和我纏鬥的隊長機。

也許是負負得正,一直面對雷射威脅,石怪隊開始掌握了空間感,知道機體正前方有甚麼位置會是危險區。就算無法預測動作,只要飛在危險區外就可以盡量迴避。
威力巨大,射程極遠的雷射卻只能用一條直線攻擊正前方。就算在遠距離可以輕易調整機首指向來掃射,在近距離也必需要用機動來尋找敵人。
戰術雷射的弱點是近距離。即使威力大,敵人瞄不中就好。石怪隊也掌握到了訣要。
真是驚人的學習速度。更驚人的是支撐著這種學習速度,馬上讓所學得以致用的身體質素和技術。
不止FAUN,在我不為意的時間裡,石怪隊已經成為全體接近皇牌級別的機隊了嗎?

SALAMANDER 1|BAMBOM
<<……時候到了。>>

嗯?
他在說……

GOLEM 1|FAUN
<<怎麼了?>>

GOLEM 2|BOGGARD
<<敵機……脫離了?>>

心裡的話都還沒說完,戰場就出現了異狀。
HUD一閃一閃,無線電和航電設備出現雜訊,雷達上不論友軍還是敵人的訊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AWACS|BANDOG
<<……使……怪隊……聽……嗎?>>

ANGEL 3|SINGER
<<HUD,還有儀表板都?>>

看來不僅我,在場的機體都一樣。
難道是新的干擾設備?泰勒島時的沙羅曼達隊就實驗過偽裝和干擾裝置,現在也可能是某種新設備的實驗。
一邊機動,嘗試靠目視跟上對方隊長機。
左手調整著航電裝置,從衛星連結切換成傳統的機載設備,儀表板的數據和HUD這才回復正常。
很好,這招能用。

ANGEL 2|KNOCKER
<<各機,把系統模式從衛星切換成機載。>>

OSEAN PILOTS
<<瞭解。>>

ANGEL 2|KNOCKER
<<……但願BANDOG察覺到這一點就好了。>>

我們調整著資訊和隊形,而沙羅曼達隊的人也脫離了。無線電再也聽不見他們的聲音。
就在沙羅曼達隊飛走的反方向,天空也出現了異樣。

GOLEM PILOT
<<喂,看看天上。>>

GOLEM PILOT
<<那是……爆炸。不會錯的。>>

GOLEM PILOT
<<爆炸?衛星嗎?>>

GOLEM PILOT
<<這個就不知道了。>>

似乎是石怪隊的人說對了。
衛星爆炸,所以依賴衛星的航電系統也跟著失靈。
這樣的推論也是合理的。
但是,為甚麼?

????
<<……(雜音)……聽得到的人聽好。>>

這是……

ANGEL 3|SINGER
<<廣域廣播?>>

AWACS|LONG CASTER
<<從剛才開始,與作戰本部的即時通訊突然中斷了。不只是本部,與直視電波範圍外的通訊都沒有回應。>>

這是法班提範圍內的友軍?也許是其他AWACS?
聽得見是因為SINGER座機強化了通訊機能,還是BANDOG那邊的系統輔助了?問題太多了。

AWACS|LONG CASTER
<<法班提目前由歐西亞軍所控制,作戰成功了。但是作戰成功後應該要收到的命令都沒送來。總之我會先引導你們到附近的機場,所有飛機自此空域撤退。>>

CYCLOPS 1|COUNT
<<否定。我還沒有報仇。>>

AWACS|LONG CASTER
<<COUNT,大家跟你都是一樣的心情。>>

我不是,我沒有。
法班提怎麼了,衛星怎麼了,說實話我連現在廣播中那幾個人是誰我都不知道。能夠確定是友軍真的謝天謝地。

CYCLOPS 4|HUXIAN
<<可惡!>>

對啊,可惡。

CYCLOPS 1|COUNT
<<……但這樣WISEMAN就白死了啊!>>

WISEMAN……
啊,那個WISEMAN。
我想起了。
LRSSG本隊的隊長,光明正大的正規軍特種飛行隊。我們這隊私生子連隊的支援對像。
這麼一來,現在說話的就是LRSSG的人了。
遠距離戰略打擊群。TRIGGER所在的部隊。

AWACS|BANDOG
<<這裡是BANDOG,天使隊,石怪隊,聽得見嗎?>>

ANGEL 4|RUNNER
<<BANDOG!你還在,太好了。>>

AWACS|BANDOG
<<我當然還在,笨蛋。就像剛剛的廣播說的,狀況發生了。>>

GOLEM 1|FAUN
<<所以我們要跟著去嗎?>>

Vice-Chairman Edwards
<<否定。>>

ANGEL 4|RUNNER
<<老天爺啊,你怎麼還在。>>

Vice-Chairman Edwards
<<……咳。狀況開始爆發。事情脫離了我們預測的任何一種可能,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讓你們跟本隊會合,集中戰力。然而,我們還有一大艘航空母艦,視乎情況,這可能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壞事,我們以後才會知道。無論如何,先回去禿鷹號吧。KNOCKER,家屬團圓要留到以後了。>>

ANGEL 3|SINGER
<<『家屬團圓』?甚麼意思?>>

ANGEL 2|KNOCKER
<<沒甚麼,他的古怪幽默感又爆發了而已。各機,組成編隊,返航。>>

OSEAN PILOTS
<<瞭解。>>

這樣好嗎?
保密?
為甚麼我選擇保密TRIGGER的事,我自己也想不清楚。
也許只是因為不想說,所以沒有說。
我甚至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和那個人重遇的好機會。

日落西山,太陽徐徐下降到地球背面。陽光在海面反射,把雲層和天空照得金黃。
假若撇除戰爭,能夠在這片天空下自由飛行的話,著實詩意,就像剛剛從沒發生過那場亂糟糟的混戰。
法班提是不是也共享著一樣的景色呢?
衛星爆炸的火光在夕陽之上綻放,如流星雨般閃耀著。
本應代表著不祥的光芒,與金黃色的天空互相映襯,這麼一看居然也能有壯麗之感。
禿鷹號進入視線,各機和管制塔配合,準備著降落程序。

OMDF CARRIER-OFS VULTURE|ATC
<<KNOCKER,還有大家,全部人能活著返航真是太好。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
哈。也是吶。

ANGEL 2|KNOCKER
<<對啊……我們回來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