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13:夕陽之下,新星閃耀

東愚 | 2021-11-28 00:16:19 | 巴幣 2 | 人氣 58


這一刻終於來了。太陽隊的機體就在眼前。

ANGEL 2|KNOCKER
<<視認目標,開始行動。>>

ANGELS
<<瞭解。>>

GOLEM 1
<<石怪隊,瞭解。>>

一邊喊著要讓所有人都活下來,同時又帶著人馬去挑戰明顯打不過的對手。其實這聽起來很矛盾。
敵人很有自信。
反觀這邊,我們不但止不感到興奮,還很緊張。起碼我自己就是這樣。就算有PEACE KEEPER特意分來支援的石怪隊把局面拉成七對五,我們還是覺得勝利機會過於渺茫。
「說到底也只是幾台SU機而已」之類的話在無線電傳出,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在自我安慰。
有人說他想起了官校時期的實技考試。也許事實上確實有點相似。
在不求擊墜,只求拖延對手的目標下,面對太陽隊的時候我們可以存活多久呢?
滿分是活下來並且把時間拖得夠長,長到足夠友軍攻陷法班提。
不及格的代價是被擊墜。
即便如此,這時候還是要放手一博。
能夠拖延對手就好。這種妥協不是消極。一心求死而盲目衝到敵人的砲口前面,想著一命換一命,這種才叫消極。

SOL 3|SEYMOUR
<<遇敵,0-6-0。敵機七。>>

SOL 1|ARCHANGE
<<太陽隊,散開迎擊。>>

SOL PILOTS
<<瞭解。>>

戰鬥開始了。
對方自信到不飛編隊,五台機分散開來處理我們,身為長機的惡魔還在遠處觀察而不參戰。這邊卻只能盡可能靠近隊友來飛。

ANGEL 2|KNOCKER
<<那個惡魔,甚至不屑和凡人交手啊。>>

AWACS|BANDOG
<<KNOCKER,冷靜。>>

ANGEL 2|KNOCKER
<<我知道。各機,開始吧。>>

幾次和沙羅曼達隊交手,對方的團隊合作都讓我們印象深刻。特別是CLOWN,他甚至嘗試分析對方的飛法來模仿,讓福特格雷基地的大家練習。
記起這件事的我,把握了與太陽隊接觸之前的短暫時間,向其他人轉述了這種連攜方式。
而且加上了一點點改進。
用最字面的方法描述,是放棄攻擊敵人的機會,轉攻為守。不斷的迴避和迴避。假若敵人咬住友軍背後,我們就瞬間把對方鎖定,不是為了攻擊,而是要強逼敵人迴避我們的鎖定,脫離友軍身後。重點既不是殺傷敵人,更不是保護自己,而是和隊友互相守護背後。像夏天的蚊子一樣,用鎖定警告代替滋滋聲,飛來飛去滋擾敵人。
代價是狀態會變得過於被動,每個人都必然會面對好幾次被敵人鎖定的驚心體驗。而且互相掩護時的反應要夠快,慢了一秒也可能害友軍被擊墜。
完完全全是只想要拖延時間專用的戰法。
當面對比自己強太多,強到不合理的對手時,也只能用這種無恥的下流戰術吧。
這就是弱者的戰鬥方式。

SOL 4|HERMANN
<<鎖定……嘖,又在後面來了。>>

SOL 3|SEYMOUR
<<鎖定的瞬間又會被其他人盯上。>>

SOL 5|ROALD
<<不主動攻過來,飛來飛去像蟲子一樣煩!>>

CLOWN的努力是有成果的。
不止CLOWN的戰術,石怪隊的人技術也很不錯。我甚至沒有留意到他們進步那麼大。長時間的高G力機動,GOLEM 1甚至還有愉裕在混亂的機群中穿梭。

GOLEM 1|FAUN
<<哈哈!怎麼了怎麼了!連飛彈都沒時間打了嗎?>>

ANGEL 2|KNOCKER
<<FAUN!你甚麼時候開始飛成這樣的!?>>

GOLEM 1|FAUN
<<GOLEM 1的代號,我可不會再還給你囉!>>

哈!
潛入君特灣時的菜鳥,原來也獨當一面了!
一直以來沒有注意過其他人的我,真的是個傻瓜!

ANGEL 2|KNOCKER
<<很好!天使隊,別落後了!>>

就算我這樣說,ANGEL 3和ANGEL 4也不需要我特意打氣的吧。
SINGER還能用機砲的亂射恫嚇敵機,而友軍機似乎很有信心不會被她的射擊掃到。
RUNNER……應該說特別是RUNNER,只有迴避危機的能力特別出眾的他,一邊抱怨著,一邊「啊啊啊!哎呀!別!不要!別啊!!!」的驚叫,但是機動做起來的流暢度也不輸給FAUN。

然而對手又是另一回事。

SOL 1|ARCHANGE
<<數量多,而且互相掩護得很好,但還是差太遠了。>>

SOL 2|WIT
<<這樣子的敵人,就算擊墜了也無法滿足的吧。>>

SOL 1|ARCHANGE
<<確實呢。那就給你們一點挑戰吧。太陽隊,把彈藥留到面對『三條線』的時候再用。>>

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左來右去的滋擾行動始終只能滋擾。這邊拼命拉著G力機動,對方卻說要放著水飛。
我……我居然有點高興。不是興奮,而是高興。
對方願意放水,也許友軍的生還率也會增加。
想到這點,我有點高興。

ANGEL 2|KNOCKER
<<聽得見嗎?SU機的隊長。>>

我自己也沒有察覺到,我竟然開始向敵機喊話。

SOL 1|ARCHANGE
<<這聲音,是巨石陣那時的?你還活著啊。>>

ANGEL 2|KNOCKER
<<對啊,還活著,這要謝謝我的那個隊友。另外,我也要謝謝你。>>

SOL 1|ARCHANGE
<<我做了甚麼嗎?>>

ANGEL 2|KNOCKER
<<是你讓我去找的,我『飛的理由』。>>

SOL 1|ARCHANGE
<<是嗎?>>

不知道為甚麼,我感覺到對方的快樂。

SOL 1|ARCHANGE
<<那就讓我來驗證一下,你飛的理由夠不夠堅定吧。>>


ANGEL 3|SINGER
<<敵機衝過來了!>>

ANGEL 4|RUNNER
<<笨蛋笨蛋笨蛋!沒事幹嘛去挑釁敵人老大啦!!!!>>


哈哈哈哈!
我笑了。
這是……某種奇妙的心情。不是戰鬥的快感,也不是腎上腺素做成的興奮。失去了過往的仇恨和不快,卻沒有過往的空虛感。身體被充實了。這是察覺到自己還活著,有目標地活著,享受著自己還活著的心情。當然,還有RUNNER那種分外滑稽的說話語氣所致。

ANGEL 2|KNOCKER
<<天使隊,集中在惡魔上!別讓他靠近石怪隊!>>

既然是天使,那就來守護其他人吧。就算不能擊墜,也要用新的機體和扎實的技術,把不敗的惡魔拖在遠處。
如果是現在的天使隊,這種事情還是做得到的。

GOLEM 1|FAUN
<<去吧,老大!其他小兵,看我們來煩死他!>>

SOL 3|SEYMOUR
<<被小看了呢。>>

SOL 4|HERMANN
<<確實被小看了。>>

SOL 2|WIT
<<那就好好給他們上一課吧。>>

現在不是擔心石怪隊的時候。
專注……專注。專注!
看清楚惡魔的動向。
他能夠輕易扭過我們任何一台機,就算已經知道他有著超人級的身體質素,近距離看依然驚人。
我,然後是RUNNER,SINGER。
惡魔的動作中感受不到恐懼,在直線上加速。
如果是英希溪谷對TRIGGER用過的招式,他就會在衝剌的同時掃射。
我們不是TRIGGER,那麼……

ANGEL 2|KNOCKER
<<迴避!>>

天使隊三機向不同方向躲開了。
果然,是瘋子衝鋒。

SINGER 4|SINGER
<<好險!好在老大有喊迴避!>>

應該是好在我有特意和CLOWN練習過這種場景才對!

ANGEL 2|KNOCKER
<<別慢了,纏上去!>>

不能讓他有一點點空隙。
在RUNNER和SINGER跟上來之前,我已經迴轉,準備加速向惡魔的機影衝過去。
對方把高度再次拉升,我也模仿著他的機翼劃出來的痕跡,跟在他飛過的軌跡上一起爬升。
該死的超人,高速拉出來的軌跡,說不好已經堪比直角。

SOL 1|ARCHANGE
<<跟上來了嗎,那這招又如何?>>

SU機減速了。
減速?
我瞄了眼自己的空速計,我飛著六百多,代表對方再減速得比我慢就會掉到五百,甚至四百。

……四百!

RUNNER和SINGER還有著距離,對方瞄準的是我!
背對著海面,用盡力把機體指向轉開。
果然是那種後空翻!
SU機的空速下降到四百多之後進一步減速,在原地做了個後空翻,機頭指向我的瞬間便發射了飛彈。
這邊連被鎖定的警告也沒有出現,難道對方是關閉了鎖定系統強行發射的嗎?
原來如此。
因為鎖定會花費時間。
對他來說連鎖定都只是花時間。
又也許是我連花時間鎖定的價值也沒有。
連準頭也很好,飛彈直直打向我本來的飛行路線。如果不是我事先轉向了其他方向,飛彈肯定會打中。
實際上,如果不是看過TRIGGER和他在英希溪谷對戰的片段,這場戰鬥也許更早就會終結。
對於第一次看見這種戰鬥的其他人而言,驚嚇程度足以讓人喪失戰意。
但是我迴避了兩次。
整整兩次。
也許我之後一輩子的運氣都花光在這兩次了。

SOL 1|ARCHANGE
<<看穿了嗎?>>

ANGEL 2|KNOCKER
<<做了點功課而已。>>

SOL 1|ARCHANGE
<<哈哈,哈哈哈哈。恭喜你,找到了飛的理由,威廉.普林。>>

我?
我被肯定了?
我被他肯定了!

ANGEL 2|KNOCKER
<<那……那!那可真是我千萬,億萬分的光榮啊!!!!!>>





SOL 1|ARCHANGE
<<接下來,讓我們繼續吧。>>

惡魔俯衝了,目標是RUNNER他們。

ANGEL 4|RUNNER
<<媽的,這是甚麼怪物!>>

ANGEL 2|KNOCKER
<<RUNNER!SINGER!纏上去!不止正前方,正後方也是危險區!別讓他瞄到,一瞬間也不行!!>>

ANGEL 3|SINGER
<<我知道!看了剛剛的動作我就懂了!畜牲!>>

ANGEL 2|KNOCKER
<<我來做餌!再一會就好!>>

ANGEL 3|SINGER
<<拜託了!>>

就差一點。
就再拖一會。
稍微再拖一陣子,法班提就會被攻陷。
TRIGGER在法班提戰鬥著,我們也在這邊有自己的戰鬥。

再拖一陣子!

AWACS|BANDOG
<<新敵人!SU-37,四機!飛彈來了!>>

ANGEL 2|KNOCKER
<<甚麼!?>>

「飛彈。飛彈。」
為甚麼每一次戰鬥越加白熱化的時候,總會有新的敵人來摻和?
避開飛彈,忽然感覺出現了空隙。
不僅天使隊和石怪隊,連太陽隊也開始脫離。
留下來的人重新組成編隊,循著雷達試著找出敵人。
四台SU-37就向著這邊飛來。

SALAMANDER 1|BAMBOM
<<這裡是沙羅曼達隊,前來接替。太陽隊,友軍陷入危機,請盡速前往法班提支援。>>

怎麼又是你們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