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12:法班提遠方的夕陽

東愚 | 2021-11-28 00:15:22 | 巴幣 2 | 人氣 15


ERUSEAN ATC
<<……媽的!騙我!!!!>>

調整無線電的過程中,聽到友軍的頻率中傳出咒罵。
真是一群白痴。
白痴就算了,還坦率地展示著自己白痴的一面,像小孩子一樣發著脾氣。
受不了。
專注扭動車上的無線電儀器,轉到指定的頻道。

SALAMANDER 1|BAMBOM
<<沙羅曼達隊,聽得見嗎?>>

SALAMANDER 3|LAMA
<<老大,我們要出擊了。>>

隊員安好,讓人安心。

SALAMANDER 1|BAMBOM
<<先等等,保留戰力。>>

SALAMANDER 3|LAMA
<<法班提沒有希望了嗎?>>

SALAMANDER 1|BAMBOM
<<現在的比重是五五開,也就是『三條線』一來就會輸。>>

SALAMANDER 3|LAMA
<<太陽隊呢?>>

SALAMANDER 1|BAMBOM
<<不知道。他們有自己的戰術,我只能猜個大概。保持待機狀態,等我回來。>>

SALAMANDER 3|LAMA
<<最好快一點,KIKAI很興奮,不知道她能忍多久。>>

SALAMANDER 1|BAMBOM
<<不用裝了,我知道你和FOXY也差不多,畢竟半個月沒有飛過。我只需要小許時間去確認一些東西,叫她稍微再等一下吧。>>

SALAMANDER 3|LAMA
<<瞭解。>>

「這樣好嗎?」
GLITNIR那傢伙就座在我的副駕座。
「你指那一件事?」我問。
他看著自己的拳頭。
「我想想哦……協助戰俘逃獄。」
他舉起了一根手指。
「在首都遇襲的時候拒絕出擊。」
他又舉起了一根手指。
「私下接觸敵國戰鬥人員。」
第三根手指。
「還有國家分裂罪。」
總共四根手指,除了拇指之外都舉起了。
他看著我聳聳肩,一臉難以描述的奇怪表情。
「原來自己一輩子只犯過四條罪,謝謝你證明了我的清白。」
「唉……被我隊員從你背後『啪』地打一槍的時候,可別說我沒提醒你。」
「那你為甚麼不打?」
「壞在我這個人重情重義。」
口甜舌滑,信口雌黃的傢伙。
「太重情義果然是弱點。」
他把駕駛座遮陽板的梳妝鏡打開了。
「這句話,你看著鏡子,跟自己說一次。來。」
「別玩了,頭頂還有轟炸機呢。」
「你也知道啊!?那還不趕快去把事情辦一辦!」

這裡是貨櫃碼頭的一角,我要找的人就在其中兩座倉庫的門外。
她穿著一身骯髒服飾,把自己偽裝得像個流浪漢,卻拿著一把手槍,似乎正要往某處去。
看見我的時候,她也靜止了動作。這也方便,我更好看清楚她的相貌。
我沒有認錯人。
「你唱歌還是很好聽,可以再唱一首嗎?」
她把槍舉起來,直直指向我。
「果然是你。」
「這邊才是,好久不見,SINGER。」
「……為甚麼?」
「你指甚麼?」
「為甚麼是愛爾吉亞?」
「流浪狗有個紙箱當狗窩,總比風吹雨打要好。」
「沙羅曼達隊比狗窩還糟糕嗎?KING和JESSI他們比愛爾吉亞人還糟糕嗎?」
「……」
「以前的大家呢?」
「不重要。」
「開甚麼玩笑!」
她激動得說出了東部方言,手指扣住板機,子彈卻不知道打到甚麼地方去。
「……你完全沒有成長。現在還會在飛的時候放音樂嗎?」
她沒有回應。只是狠瞪著我,把板機上的手指鬆開,重新站好姿勢,確保下一發會準確的打中我。
假若她開槍的話,躲在一角的GLITNIR大概會同一時間把她射殺。
那就太可惜了。
已經確認到想確認的事,再留著也沒有意思。
「回家吧。你不適合戰場。」
我說完就轉身離去。

「如果有的話,我也想啊……我也……」
而她微弱又無力的話語,也被轟炸機的聲音蓋過。

很快會就有了。
你會知道的。
故鄉的太陽將會再次升起。
我保證。


我降落的同時,SINGER也成功脫離。
似乎是與友軍的斥候部隊會合之後,用水路離開了法班提。大概不用多久就能歸艦,在禿鷹號和我們會合。
震電和F-35也是那些斥候帶進法班提的,偽裝成機械部件,在碼頭把它組裝起來。
就算說在愛爾吉亞軍裡有人接應,做得到這種事依然是神乎其技。
把機體交給航母人員整備,我順著BANDOG的指示前往簡報室。同行的還有兩個武裝人員。
就算多魯鈍的人都能察覺到,航母上的人對我帶著一股敵意,也許是不齒,總之不是好的眼光。
就算是其他飛行隊中認識的老臉孔,一樣散發著惋惜和無奈。

愛德華和PEACE KEEPER也在簡報室。
而BANDOG劈頭就我肚子上來了一拳。
「這是CLOWN的。」
然後又一拳。
「這是我自己想打的。」
在場的其他人也只是看著。
忍著痛感,把喉頭快要湧出來的異物又吞回去,在食道被燒灼的同時把姿勢站穩。
我活該。說實話,我還希望他多打幾拳。可是BANDOG收手了。
「我說過,不重視同伴的人最讓我可恥。假如就這樣把你打死,會顯得我很矛盾。」
「我居然還算得上同伴嗎?」
「你很蠢。同時,CLOWN是因你而死。但是動手的不是你,你也沒有背叛我們,沒有讓更多人死去。」
「再加上,」愛德華把話搶了過去:「現在沒有空間浪費戰力。法班提戰役正在進行,再過幾個小時,連你心心念念的那個TRIGGER和LRSSG也會過來參戰。」
TRIGGER……再一次聽見他的名字,不知道為甚麼,讓我心情有點複雜。
「說回來,你為甚麼會在這?」我問。
「戰爭的狀況不是用戰情報告就可以理解的。加上哈林殺手和他的導師都在這裡,就更讓我想看看了。」
「『哈林殺手的導師』,是指我嗎?真是不得了的高帽子。」
「別囂張了!」BANDOG又把我喝住:「現在的你是軍法犯!閉上嘴巴,服從命令!就算是航空母艦都是有禁閉室的!」
一改以往,BANDOG對待我粗暴得像個獄卒一樣。
我已經分辨不出那一種樣子才是他的本性。PEACE KEEPER似乎想勸止,卻又不知道該怎樣開口。而愛德華似乎對BANDOG這種態度很滿意。

只給了我上廁所的時間,我又被扔上了戰鬥機。
同行的還有RUNNER和SINGER兩台F-35B。
也許只是錯覺,起飛的過程異常的安靜。

ANGEL 4|RUNNER
<<吶……我說,今天是不是特別的靜啊?>>

AWACS|BANDOG
<<閉嘴,ANGEL 3。看看氣氛。>>

ANGEL 4|RUNNER
<<不不不,KNOCKER就算了,連SINGER都不放音樂了。>>

AWACS|BANDOG
<<……學一下怎樣讀空氣吧,你這個白痴。>>

ANGEL 4|RUNNER
<<刻耳柏洛斯心情不好?>>

AWACS|BANDOG
<<唉。>>

也許不是錯覺。
反正我們起飛了。三台新銳機體,遠離交戰正酌的法班提,在春海上巡邏。
任務目標是找出敵人增援,可以的話擊墜,至少也要做到拖延,避免法班提的友軍面對更多壓力。

ANGEL 3|SINGER
<<照射點確認敵艦二。>>

AWACS|BANDOG
<<確認。ANGEL 2,使用反艦飛彈。>>

ANGEL 2|KNOCKER
<<瞭解。發射……命中。>>

AWACS|BANDOG
<<擊殺確認。天使隊,返航補充武裝。>>

ANGEL 2|KNOCKER
<<ANGEL 2,瞭解。>>

CLOWN不在,天使隊沒有了隊長,我更沒資格當隊長,所以三個人完全依賴著BANDOG的溝通來行動。說是溝通,其實就是他單方面向我們發出指令。
同一時間,石怪隊和石像鬼隊由PEACE KEEPER管制。
有時對空,有時對艦。有時候是我們幸運先一步發現敵人,有時候是友軍指示敵人的位置,我們再趕過去。就這樣來來去去,任務從早上開始,持續進行了起碼六個小時。
自不用說,BANDOG也完全沒有讓我們休息的意思。似乎不是針對我,其他人也一樣,被兩位預警官使喚到大氣猛喘。
法班提的戰況陷入膠著,讓我想起那該死的巨石陣。友軍進攻到巿區外圍就被吸著腳步,鋼鐵巨獸的履帶再厚重,還是會被敵人用陣地戰和游擊戰組成的混合戰術打斷。即使天使隊石怪隊石像鬼隊七進七出試著切斷敵人增援,實際上也只能夠攻擊一些小型編隊,或者是從遠方飛來打算支援法班提的落單人馬。不同方向來的大部隊依然會出現,別說攔截,我們還要躲著他們。
柿子挑軟的吃了,硬的依然會被敵人撿起來扔向友軍。
身體開始疲累。這也難怪,我拖著剛從戰俘囚禁所逃離的身體去飛,就算新機體性能再好,有辦法長時間飛行也是硬撐出來的成果。
但是,天啊,可以再飛的感覺真好。
就這樣,天色也不經不覺到了日落時分。

AWACS|BANDOG
<<天使隊,敵機,航向修正,2-3-1。>>

ANGEL 2|KNOCKER
<<231瞭解。>>

ANGEL 4|RUNNER
<<BANDOG,你是不是忘了甚麼啊?>>

對,他沒有說明敵機類型。

ANGEL 2|KNOCKER
<<BANDOG,請說明敵人狀況。>>

AWACS|BANDOG
<<……>>

ANGEL 2|KNOCKER
<<BANDOG?>>




AWACS|BANDOG
<<……是五台SU-30。>>





原來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是那個惡魔啊。

無線電沉默了。

就算是在駕駛艙裡,我也感覺到氣氛不一樣。
就算是在駕駛艙裡,我也能猜到其他人不說話的原因。
也許是在怕著我會不會再次失控,又或者是疑惑著BANDOG特意分配我們去攔截那台惡魔機的原因。
我自已也想不通。
身體好累。
手在顫抖。
氧氣罩裡的空氣好沉重,每次呼吸都要特意調整頻率,用力換氣。
日落的太陽光剌著眼,從正前方透進震電的駕駛艙,把本來就被飛行服包到密不透風的身體照得有點和暖,甚至讓背光的HUD有點難看清。
機體因為高速飛行的氣流而震動,這種觸感通過戰鬥機的每一處傳到我手上,就像控制桿也渴望要擺脫我的操作,從而表達著對我的否定。

我該怎麼做?

我還能帶領其他人嗎?
還在這個惡魔眼前活下來嗎?

BROWNIE會恨我嗎?



我注視著儀表板和HUD,雙手努力讓機體保持著飛在直線上。眼角裡駕駛艙外的景色卻不斷變換。
這絕對只是幻覺,但是又這麼真實。
我飛過了巨石陣,軍械巨鳥的屍體就在視界內。
我飛過了喬派伯大坑,活過來的軍械巨鳥一台又一台把歐西亞軍機擊落。
活下來的人又和我飛到了斯戈菲爾德高原,躲避著無人機的飛彈。
最後,大家回到了福特格雷。

海洋、島群和天空。

今天的天氣很好。
隔著F18的座艙蓋,暗藍色的天空就在頭頂,甚至讓人有著伸手就能突破大氣層的錯覺。雲層很厚,但是我們依然有餘裕,可以輕鬆突破雲層,飛得比雲更高。
新的機體出現了。
不……也許他們一直都在。
F-16和F-18,是CLOWN和BROWNIE。他們在我左邊組成編隊,就連BROWNIE以前搖來搖去的機影,現在也能漂亮地跟上來了。
像是在炫耀著自己的特技,也像是在告訴我他們多麼享受這片清靜的天空,他們做了個翻滾動作,特意從上方繞到我的右邊,然後向著東方的法班提高飛而去。
TRIGGER就在那裡。
就算聽不見友軍如何歡呼著LRSSG的名號,或是看不見他那瘋狂地展示著極限的機影,我也知道那個人來了。
既然你們都飛走了,那個人也找到了他自己的同伴,我再執著也沒有意思。

……這會不會就是你們想跟我說的話呢?

CLOWN,你這個臭美的傢伙。總是自以為是地說著道理。

那個人就這麼讓你自豪嗎?

真是的。

在上邊不要把BROWNIE也帶壞了。

我笑了。而我沒有察覺到自己正在微笑。
似乎是突破了氣流,機體的震動緩和,操控桿也乖巧起來。
也許這台機體真的會挑駕駛員。
那麼,我也該來找一下自己能做的事了。

現在開始找,應該不算遲吧?

ANGEL 2|KNOKCER
<<BANDOG,我記得隊長位置至今從缺,對吧?>>

AWACS|BANDOG
<<你在打甚麼鬼主意?別亂……>>

我知道。安心吧,刻耳柏洛斯大人。

ANGEL 2|KNOKCER
<<ANGEL 2,現在接管小隊指揮權,向管制更新資訊。重新標記戰鬥開始時間,進行攔截行動。ANGEL 3,ANGEL 4,確認請複誦。>>

ANGEL 4|RUNNER
<<咦?啊,好。ANGEL 4,瞭解。>>

ANGEL 3|SINGER
<<ANGEL 3,瞭解。>>

Vice-Chairman Edwards
<<……終於下定決心了嗎?>>

ANGEL 2|KNOKCER
<<對,終於啊。BANDOG,抱歉了。這次的任務目標是活下來,攔截是其次。如果打不過,我會先帶著其他人脫離。>>

AWACS|BANDOG
<<又是基於自責的贖罪行為嗎?到頭來也是沒有改進啊。>>

ANGEL 2|KNOKCER
<<也許是吧。但是,這次我想試試找出一個正確的方法。>>

AWACS|BANDOG
<<『正確的方法』……這種東西存在嗎?>>

不。也許不存在。
戰鬥就會有人死,我也是這樣跟BROWNIE說的。
但是……

ANGEL 2|KNOKCER
<<……我不知道。所以才要拜託你們。>>

AWACS|BANDOG
<<甚麼意思?>>

ANGEL 2|KNOKCER
<<BANDOG,RUNNER,SINGER,還有PEACE KEEPER,石怪,石像鬼,禿鷹,福特格雷的大家……天啊,我居然還想說愛德華,你這個混蛋。>>

BANDOG那一頭傳來了笑聲,是同時來自不同人的笑聲。
好像還能聽到PEACE KEEPER的聲音,抱怨著他居然只排第四。

ANGEL 2|KNOKCER
<<要麻煩你們了,再陪我一會吧。我要讓大家都活下去,不僅是你們,就連法班提的友軍都要。BANDOG,要你指路了。>>

AWACS|BANDOG
<<哼,這也太容易了。>>

ANGEL 2|KNOKCER
<<甚麼?>>

AWACS|BANDOG
<<你們三個都是犯過軍法的罪犯。犯罪的當下,你們的性命就不是你們有權控制的東西了。決定你們甚麼時候去死的人是我。在我說去死之前,任何人都不許死。>>

ANGEL 4|RUNNER
<<哈!總是在說別人,原來你自己才是最裝模作樣那個!>>

ANGEL 3|SINGER
<<我真的不知道現在該怕還是該感動。>>

AWACS|BANDOG
<<……笨蛋。應該學會讀氣氛。大白痴。>>





ANGEL 3|SINGER
<<『讓大家都活下去』……也是呢。讓大家都活下去,我有點懂了。>>

ANGEL 4|RUNNER
<<指甚麼?>>

ANGEL 3|SINGER
<<指的是,就算是你這種膽小又白目的傻瓜,也要讓你和其他人活下去。>>

ANGEL 4|RUNNER
<<過分吶。>>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