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遺忘空域-10.5:「巧合而已」

東愚 | 2021-11-28 00:13:07 | 巴幣 2 | 人氣 26


那一天,歐西亞飛行員的名字被參謀本部的某人刪除了。

「復仇失敗的人,和替隊友擋槍的人。真是……愚蠢。兩個都是。」

辦公室的門被人敲了。
直接敲了五下,而不是我秘書習慣的三下。
夠膽繞過參謀本部那些麻煩的程序,直接上門找我的人,全歐西亞我只能想到一個。
果不其然,逕自開門走進來的人就是大衞。
雖然說當初把他安插到分析二處的人就是我,事實上他的能力也值得我稍為放任他的個性。但是偶爾還會讓我產生一種自我懷疑。
我是不是應該對他稍為嚴格一點呢?
沒有等我開口,他就急著去操作辦公室裡的投影機。
「愛德,有些事情你需要看看。」
他播放的是一連串資料,看起來有些雜亂。
「『天角獸』?」
「正確的說是雙動力爐超核子潛航母艦天角獸級天角獸號。」
太長了。
「一臉就是尤托巴尼亞那群聖誕老人才會造的超級武器。」
「正確。只是環太平洋戰爭之後就被愛爾吉亞買走了。」
「那可不太妙。」
「看,這是阿爾狄琉港在今天早上的衛星影像。中間那黑漆漆,看起來有點色情的形狀就是天角獸了。」
我分不清他是在認真的描述,還是在開玩笑。
「然後呢?」
「問題來了:愛爾吉亞軍和天角獸的艦長『馬蒂亞斯.托雷斯』想用它幹甚麼呢?」
「不知道。」
「正確!二連擊了!分析部門的大家也算不出來。我們沒法預測它接下來會去東線、西線還是直接穿過春海來跟我們打招呼。實際上,我們連它的武裝有沒有被愛爾吉亞強化或者改裝過也不知道。而這些因素只顯得它的威脅性越來越高。」
「我明白你想做甚麼了。可是暫時來說不行。LRSSGBU還沒有從巨石陣的事恢復,LRSSG本隊又要準備IRBM群的行動。短時間內的偵察任務是不可能的。」
「我也不是說一定要馬上出發。而且戰爭開始了幾個月,天角獸卻是現在才浮出水面,代表敵人是把它當作底牌來用,這樣的可能性最大,即使出動偵察部隊也不見得會讓對方打出手牌。所以,我有個提案。」
天角獸的資料變成了人事資料。
那個人是霍華德.克萊門斯。
「克萊門斯準將最近很熱切地注視著天角獸的動向,而且和不明對像有情報交換。我認為可以利用。」
很難說我喜歡這個計劃。
霍華德.克萊門斯是參謀本部少有的英才,而且作風正直,我很看好他。
但是急於以勝利證明自己的性格,是他的一個大問題。早晚會因此出事。
有人說這是因為他太年輕,所以跟他差不多年紀的我也沒甚麼資格用年齡來說嘴。
本來我是打算暗地裡扶著他,避免他弄出甚麼大問題,好讓他累積經驗之後,在更高的位置發揮才能。
「……霍華德.克萊門斯是個很有價值的人。我希望你的計劃,能夠確保參謀本部不會失去珍貴的人才。以這件事為前題吧。」
「要在他弄出問題之前收手的意思嗎?嗯……沒辦法答應。」
「為甚麼?」
「『特異點』。那個叫『馬蒂亞斯.托雷斯』的艦長,極有可能會成為『特異點C』,而且是『特異點C-1』。」
「『特異點』……這個詞語最近出現的詞數多到讓我有點煩心。」
大衛笑了,是以戲謔表達同情的苦笑。
「這也是人上人的難處嗎?」
「『特異點A』才剛剛在巨石陣吃掉我兩隻棋,體諒我吧。說到這個,我也有些趣事要跟親愛的分析部門分享。」
把天使隊的記錄打開,我要的是作戰報告……而且是……有了。
「你看看,這個。」
「嗯?」
屏幕投影的是ANGEL 4回報過的兩隊愛爾吉亞飛行隊。
「沙羅曼達隊和太陽隊?」
「太陽隊己經確定是『特異點A』帶的實驗飛行隊。我想你查的是沙羅曼達隊。」
「我記得歐西亞也有隊沙羅曼達隊,就算對方有IFF偽裝,連隊名都一樣嗎?」
「現在看起來只是巧合。可是,萬事小心為上。」
「好吧。我去看看。可別期待囉,連我都覺得這只是巧合而已。」
「沒關係。出去的時候記得向我秘書道歉。你每次都搞得她很難堪。」
「是。是。先走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