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10:醒悟

東愚 | 2021-11-28 00:11:29 | 巴幣 0 | 人氣 23


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殺死BROWNIE的人!

ANGEL 1|CLOWN
<<KNOCKER!冷靜點!>>

閉嘴閉嘴閉嘴!
你怎麼可能會懂!
沒有人會懂!!
對吧,TRIGGER?
我知道的,你也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SU-30,翼端是橙色。」
我知道的,在英希溪谷的時候,你一定也抱著同樣的想法和他對戰的,對吧!
在喬派伯玩弄了了我們朋友的性命,那台把人命當作玩物的惡魔……
……我終於找到了!

不。
是讓我等到你了。

你以為我在戰爭中失去過多少隊員,有過多少仇敵了?
就只有你讓我如此心心念念。

為甚麼……
為甚麼人類要被其他人如此玩弄?
玩弄到放棄一切,只能在恐懼中求饒?
就算是現在,我還能在惡夢中記起BROWNIE的慘叫。
TRIGGER打敗了軍械巨鳥,報的是數十個,數萬個死在軍械巨鳥下的人的仇。
那麼,就讓我來報BROWNIE一個人的仇!
這是上天的安排,提醒著我放下尊嚴,成為愛德華的走狗也要飛上天的理由。

就在眼前!

AWACS|BANDOG
<<ANGEL 2,你脫離隊伍了!>>

ANGEL 1|CLOWN
<<KNOCKER!敵機,二,後方!>>

靠偽裝IFF戰鬥的廢物,無人機又好,人類又好,無所謂了。
直線飛來的飛彈,一個翻滾就躲得過。
背對著我,那些輕視著我們的人才是敵人!

ANGEL 4|RUNNER
<<動作忽然銳利起來了?>>

ANGEL 3|SINGER
<<ANGEL 2!前方二機!>>

……二機都是……橙色翼端的SU-30?
我明白了。
惡魔的使徒。
那我的目標就不是你們,我要的只有帶頭的那一台!
「飛彈。飛彈。」
貝蒂也是,閉嘴!
「飛彈。飛彈。」
礙事!

????
<<居然無視我們!>>

ANGEL 3|SINGER
<<無線電正常了?>>

????
<<SOL 1,敵機直直衝向你了。>>

SOL 1|???
<<……那我就陪他一下吧。>>

這就對了。
來吧。
快來吧。
詛咒你!
詛咒你!!

ANGEL 1|CLOWN
<<天使隊,掩護KNOCKER。>>

ANGEL 3|SINGER
<<不行,甩不開其他敵機!>>

看到了。
惡魔的使徒還有兩台。
礙事!礙事!礙事!

????
<<來了,好快!>>

????
<<機砲!?鳴!>>

SOL 1|???
<<敵人充滿恨意,是針對我的。SOL 2,帶SOL 5返航。>>

SOL 2|???
<<嘖,知道了!>>

SOL 1|???
<<……那麼,你能滿足我嗎?>>

當然了!
放棄了一切名譽,我要讓你感受被玩弄的痛苦!

死吧!!!!!!


KNOCKER失控了。
從在酒吧看到他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和以前完全變了個人。
SU-30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
RUNNER和SINGER各自抽不開身。
迎擊的兩台SU還在混亂中,剩下兩機返航。
KNOCKER交戰的長機,應該就是那個人了。

我從未見過KNOCKER失去理性到這種程度。
武器瘋狂地亂射的同時,他的速度幾乎沒有變慢過。
快回來吧,KNOCKER,這樣子飛,你會撞上去的。

……撞上去?

KNOCKER……難道你想跟他同歸於盡?



SOL 1|???
<<真是醜陋。>>

甚麼……共用頻道通訊?

SOL 1|???
<<情願化身為飛彈,被恨意支配的飛行,失去理智的機動,真是醜陋。>>

一邊回避著亂射和撞擊,居然還有餘裕讀懂敵人。

SOL 1|???
<<後退吧。你在玷污這片天空。>>

ANGEL 2|KNOCKER
<<別小看人了啊啊啊!>>

畜牲,這個大笨蛋!

ANGEL 1|CLOWN
<<冷靜點!KNOCKER!>>

ANGEL 2|KNOCKER
<<滾開!>>

SOL 1|???
<<KNOCKER……威廉.普林。空軍官校十二騎士的尾席。是嗎?>>

他知道KNOCKER的個人資料?
這!

ANGEL 2|KNOCKER
<<你懂我甚麼!閉嘴!跟我打!>>

SOL 1|???
<<可惜了。十二騎士的其他人都是些有骨氣的飛行員。>>

其他人!?
難道他!

ANGEL 2|KNOCKER
<<閉嘴!閉嘴!閉嘴!>>

SOL 1|???
<<『瞄準校正……取消。充能完成。』>>

來了,SU-30要出招了。
在英希溪谷用過的招數。雖然沒有像英希溪谷那一次的誇張。
在原地拉高機頭,迴避掉KNOCKER的撞擊,直接後翻到KNOCKER的機體後方。
被咬住了!

ANGEL 2|KNOCKER
<<嘖!我也可以!>>

KNOCKER試著重現SU-30的機動,拉高機頭。但是……太慢,圓形的半徑差太遠了。
如果機體性能相近,卻有這麼大的差異的話,就代表敵人的身體質素比KNOCKER高太多了。

來不及。
起碼讓我擋掉!



SOL 1|???
<<好好反省,然後回憶起來吧,飛的理由。>>






「對手只有一台,是SU-30!翼端是橙色!甩不掉,被緊緊跟著!」

「……會被吃掉!……咦?咦!他沒有開火……為甚麼?」

「好可怕!」

「……是掠食者……弱者會被吃掉……」

「MAGE 2!支援!」





GOLEM 2|BROWNIE:
<<誰來……救救我!>>





也許BROWNIE說錯了。
也許對方不是掠食者。

也許那個惡魔說對了。
也許是我在玷污這片天空。

但是我無法接受,我不能承認這種蠻不講理的存在。
對方明明也是人類,但是人類和人類之間的差異居然能夠如此之大。
這便是最糟糕的世界了。
即使努力,依然無法觸及。
這種存在,高高在上地守護著「藍天的無瑕」。

這就能讓人接受了嗎?

不符合資格的人只能成為玩物,只能感受恐懼,只能對天上的暴君抱持敬畏,清楚理解到你我之間的差異,然後恨得咬牙切齒。
這麼一來,他和那隻軍械巨鳥有甚麼差別?

世界,為甚麼如此蠻不講理呢?



CLOWN的機體被撕裂了。
某種投射物打穿了他的機翼,彈孔化成裂痕,再把機體的左翼切掉。
感覺……時間變慢了。
CLOWN跟我描述過這種感覺。
跑馬燈?腎上腺素?
就算我自己體驗過,也答不上來到底是甚麼原理。

BROWNIE不是我唯一失去過的隊員。
TRIGGER平安無事。
只有SKY KEEPER下落不明,但是愛德華說過他的安全受到保證。
不知道為甚麼,我就是放不下這些人。
「那是出於自責的贖罪」這是BANDOG說過的話。
真不愧是當過獄卒的人,識人就是有一套。而且我也反駁不了。


我很怕。
TRIGGER離去之後,我還有能力帶領其他人嗎?
還能夠在這個惡魔眼前活下來嗎?
BROWNIE會恨我嗎?


「空軍官校十二騎士」並不是一個好稱號。
至少對我而言不是。
「十二騎士的吊車尾」,這就是同學們給我的稱呼。
這就是人們對那些通過努力才有辦法躋身前排,與天才們同列的凡人的評價。


天才是存在的,眼前的惡魔就是天才之上的某種東西。
這麼說來,BANDOG也這樣形容過TRIGGER。


大概是CLOWN的機體阻礙了惡魔的視線,投射物沒有打中我,卻也擦過了我的推進器噴嘴。
冷靜地想就知道了,這時候收手才是上策吧。
腦袋思考過了,腦袋卻不能跟上。
我再一次拒絕接受。
假若收手了,我就必須要面對「CLOWN是為了掩護那個失控的我才中彈」的這一個事實。




對啊……也許一開始就是這樣。

我不想承認「我下的撤退命令讓BROWNIE遇上了這個惡魔。」
我不想承認「我明知道任務有問題,還接下了任務,才讓TRIGGER蒙冤,成為了愛爾吉亞人和參謀本部的替罪羊。」



我……

……原來是這麼自私的人嗎?




惡魔的耳語揮之不去。

「回憶起來吧,飛的理由。」

我是為甚麼而飛的呢?

TRIGGER,你又是為甚麼而飛的呢?





MAGE 2……

……其他人的支援,就拜託你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