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7:「折翼天使行動」

東愚 | 2021-11-28 00:08:12 | 巴幣 0 | 人氣 39


第二次簡報之前的早上,KNOCKER找上了我,要我和他一起去找BANDOG。目標當然是TRIGGER的事。
但是我們在生活區也好,塔台也好,都看不到他的身影。向PEACE KEEPER問,才知道BANDOG一大早就在預警機上弄東弄西。
當我們步入機艙的時候,BANDOG也「很剛好」關閉了他跟某個人的通訊。
「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通訊對像嗎?」
「沒甚麼,只是其他部隊的AWACS而已。預警官也有預警官之間的交流網,算是私底下的聊天,順帶交換一下情報。」
我們沒有追問,而是直接入到TRIGGER的話題。對方也很坦白,似乎是早就預料到我們會來。
就像他昨天說的,前線只是一個過渡期。而BANDOG一個多星期前還服役於一隊懲戒部隊,更是一個月來堅守著海岸線空域的扎普蘭444飛行隊,TRIGGER也是其中一分子。
真是一次奇妙的緣分。
要不是這隊人把愛爾吉亞軍困在大陸,福特格雷基地說不定在那次轟炸後就被人搶灘,莫說是重建的空間,連生還的機會也沒有。
所以我向他道謝了。
被道謝BANDOG卻是臉無表情地望著我,像是思考了甚麼之後才開口。
「我不認為有需要道謝。」
BANDOG操控其中一個屏幕的畫面,調成TRIGGER在444飛行隊的座機。
機體的尾翼劃了三條線,蓋過了本來的機體編號「444-015」。
也許是某種懲戒部隊的儀式吧。
「所謂的『懲戒部隊』就是軍事監獄。軍事監獄裡頭,我只是其中一個獄卒,司令就是典獄長,僅此而已。你們一定聽過懲戒部隊的傳聞,所以KNOCKER昨日才會那麼緊張,不是嗎?」
「你對自己本來的部隊似乎也很多意見嘛。」
「當然了。我也好,司令也好,其實都很厭倦懲戒部隊的立場。部隊裡頭的都是罪犯,有詐欺師,有賭徒,有自以為是特務可以偷看機密,還把機密說出口的白痴,有只想看著世界燒起來的瘋子,還有只為戰鬥而飛的狂人。那些都是確實的犯罪者。而我們不是教育者,是控制和監視罪犯的人,要做到這一點,就要比壞蛋更壞。『懲戒部隊的立場』,差不多就是這回事。」
「TRIGGER不是犯罪者,那是冤罪,你知道的吧?」
「我不在乎,就算是冤罪,也只好怪他不幸成為了某人的替罪羊。」
「你這傢伙……!」
「KNOCKER!冷靜!」
「CLOWN!」
「不,沒關係。你們和那些罪犯不一樣,是會用道德給予自己自制力的正常人。你不會下狠手的。」
「……嘖!」
「這件事很難說吧,BANDOG。」
畢竟,連我都握緊了拳頭。
信任的伙伴因為沒做過的事而被送進監獄,並不是一件可以讓我們看著別人隨便說出不在乎的事。
尤其當對方就是那個獄卒的時候。
「我和KNOCKER是為了找機會替TRIGGER和SKY KEEPER平反,才會聽愛德華命令飛的。也就是說,我們在乎,這點跟你不一樣。」
「我敬重你們重視隊友的心情……即使我認為那是出於自責的贖罪。但是,我也只能同意你一部分的說法。那個人的罪是實打實的冤罪,即使愛德華一直避諱著,只要願意用用腦袋去思考就會察覺整件事的問題。但是我無法同意他是一個正常人。」
「甚麼意思?」
「你知道在過往的研究中,飛行員擊殺敵人最大的困難是甚麼嗎?……是對於『殺人』一事的抗拒。即使在陸軍中也有這個問題,海軍最不明顯,因為他們用『擊沉敵艦』取代了『擊殺敵人』的認知。察覺到這一點的軍隊,學會了把敵人『非人化』,來減弱士兵對『殺人』的抗拒。例子就是我們不自覺地被政宣品影響,開始稱呼敵人是『愛爾吉亞狗』,而不是『愛爾吉亞人』。而無人機的兇狠,除了性能高之外,也在於它的電腦程式中不存在道德,不會因此在戰鬥中遲疑,這才是最有效率的殺人機器。那個人更方便,他不需要這麼麻煩。」
「說重點。」
「戰鬥時的他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不存在『其他人也是人類、生物、生命』的概念。有人機和無人機,在他眼中是一樣的,只是『目標』。就算面對隊友的死也無動於衷,考慮的只有如何提升效率去殺敵和生還,像是遊戲玩家考慮如何提升分數,刷新記錄一樣。只是殺敵的過程剛好被誤認為是在保護隊友而已。TRIGGER是比無人機更冷酷的某種東西,甚至難以稱為人類。」
「……我不喜歡你的說話。」
「但是你沒有辦法反對。」
KNOCKER動搖了。
我沒法觀察自己的表情,但是我內心的某處,也許和KNOCKER一樣正在掙扎。
為甚麼呢?

當時的討論,雖然不至於不歡而散,但是遠不能說是愉快。
起碼我們確認到TRIGGER本人就在LRSSG,還被可靠的戰友信賴著來飛行。
根據BANDOG「自稱從友人處得來的」情報,天使隊之前追蹤定位的愛爾基亞海軍基地,甚至連被巨石陣擊落的軍械巨鳥,都是TRIGGER有份破壞的,還做得很徹底。
然而這種驚人的戰績只加深了BANDOG對他那種「不是人」的印象。
第二點是TRIGGER的冤罪隱藏著與歐西亞有關的某件事。而察覺到這點的三個人:我、KNOCKER和BANDOG現在都被愛德華那傢伙掌控在手中,也就是這隊LRSSGBU。
最後是歐西亞正準備要終結這場戰爭。
諷剌的是,歐西亞「從一開始」就決定好了戰爭終結的時間和方式。除了LRSSG和LRSSGBU的出現之外,現在的一切也正如同歐西亞軍的期望發展中。
而計劃的下一步就是我們接下來的任務。

「折翼天使行動」
護衛陸軍對軍械巨鳥「自由號」的黑盒進行回收。
軍械巨鳥被巨石陣摧毀,不代表當下就失去了價值。它身上的黑盒塞滿了數據和記錄,假如搶得到手的話,一方面避免了愛爾吉亞人用黑盒的資料升級另一台軍械巨鳥,還能為己所用,說不好能造一台歐西亞自己的新型軍械巨鳥。
那可真是糟糕。
對於近一個月來越發傾向反歐西亞立場的天使隊成員來說,真的不想看見第三台軍械巨鳥飛在天上,向世界各處散佈自由和民主。
但是也不可能給愛爾吉亞加油,戰爭的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沒辦法了,姑且相信那自稱愛好和平的愛德華,自我介紹時說的是真話吧。

天使隊和石怪隊共八機,向巨石陣和軍械巨鳥殘骸出發。
配置和泰勒島一樣。我和KNOCKER是MIG-29,RUNNER和SINGER分別是電子戰F-18和通訊干擾型F-18。
因為「通訊干擾型F-18」有點長,SINGER改叫她的座機做「F-18M」。是「音樂」(MUSIC)的「M」。
理所當然的,F-18「MUSIC」今天也在放音樂。而一同征戰數個星期快一個月的我們,也不自覺習慣了飛行時有些音樂陪伴。
有時候還會利用她座機的功能廣域廣播,開到地面上的友軍也能用無線電聽得見。
PEACE KEEPER有一天掩著側腹跟SINGER說,陸軍有些軍官反映我們的音樂會影響軍心,擾亂軍紀,讓地面部隊引起騷動。
SINGER那丫頭,居然一臉擔憂地送了一罐胃藥給PEACE KEEPER,然後音樂還是會放。
最後是我和KNOCKER合起來說服SINGER,她才承諾不會再做廣域廣播。
某種層面上,PEACE KEEPER也是在冒著性命危險戰鬥的前線軍人啊。
辛苦了,PEACE KEEPER爸爸。
新來的BANDOG反而對這種滿是個性的隊伍很習慣,溝通起來得心應手,很受SINGER喜歡。但是命令下得比PEACE KEEPER嚴格很多,讓RUNNER對他沒有甚麼好感。

AWACS|BANDOG
<<進入戰區之前,有一件事要各位注意。我看過各位的記錄了,會放棄同伴的人最讓我可恥了。知道我說的是誰吧?八台機之中的那個人,我會好好盯著你的。>>

ANGEL 3|RUNNER
<<……放過我吧……>>

AWACS|BANDOG
<<哼,這句話是騙子都會說的口頭禪嗎?做好準備吧,動作不對勁,或者擅自脫離戰線的人,閉禁室在等著你哦。>>

ANGEL 4|SINGER
<<哈!刀子嘴豆腐心的傢伙,才不會真的搞閉禁呢!>>

AWACS|BANDOG
<<……>>

ANGEL 4|SINGER
<<……不會……吧?>>

AWACS|BANDOG
<<……>>

ANGEL 4|SINGER
<<……很可怕啊!>>

AWACS|BANDOG
<<……>>

ANGEL 4|SINGER
<<……我求求你講句話啊!BANDOG大人!>>

對哦,BANDOG不太向其他人說懲戒部隊的事。
那我就配合著閉嘴好了。
讓他們怕一下也好。
相比天上的打鬧,巨石陣附近的氣氛就差得多。
針對自由號的黑盒子,歐西亞軍和愛爾吉亞軍圍繞著軍械巨鳥的殘骸,正打得火熱。
衝鋒,後退,再衝鋒,然後又一次被對面打到後退。
血肉和槍砲的拉鋸戰,要持續到其中一方搶到黑盒才會結束。就像電子遊戲中的搶旗戰一樣。
說來輕鬆,但是拉鋸戰斷斷續續進行了已經快五十個小時。就算電競選手也會感到無聊……應該吧。
冒頭的部隊會被砲擊,以少數部隊靠近軍械巨鳥殘骸的話,又會在空無一物的沙漠上被空中單位殲滅。
從進入戰區的當下,無線電就只能收到友軍的哀嚎。
「遠距離部隊呢?」
「三條線在那裡?」
不停地呼喚著TRIGGER,真是的,看來我們完全不受期待嘛。

OGDF|LEHMANN
<<遠距離部隊!……不是嗎?歐西亞軍機,表明所屬。>>

AWACS|BANDOG
<<這裡是福特格雷基地來支援的天使隊和石怪隊。抱歉讓你失望了。>>

OGDF|WO-LEHMANN
<<不,這邊才是失禮了。我是萊曼準尉,因為馬科尼少校已經撤離了,這邊由我負責和你們合作。>>

AWACS|BANDOG
<<瞭解。萊曼準尉,我們也看得出狀況不好,請你直接指示攻擊目標吧。>>

OGDF|WO-LEHMANN
<<幫大忙了。>>

資料鏈馬上更新了,敵人的標識在HUD上顯示出來。
說實話,比預想的還多了不少。特別是空中的敵人。
那麼,我們也趕快動手吧。
標記戰鬥開始時間,讓RUNNER也打開機載的ESM設備。

AWACS|BANDOG
<<天使隊,石怪隊,我們的職責是確保制空權,在支援請求傳來之前,請優先處理敵人空中單位。>>

FORT GRAY PILOTS
<<瞭解。>>

很想帥氣地大喊「戰鬥開始」,但是戰鬥早就開始了,我們只是中途加入而已。
在舊時代的陣地戰當中,兩軍陣地之間的區域被稱作「無人區」,因為走入無人區的人必定會死在敵軍陣地砲火之下。現在,類似無人區的某種死亡空間就圍繞著軍械巨鳥的殘骸展開。
不過隔著數十公里的距離就是了。
現代武器能做到極遠距離的攻擊,戰鬥機的飛彈也是用千米作為可鎖定距離的單位。雖然稱不上超視界作戰,這也是戰爭形態的改變吧。
歐西亞軍直接據守著巨石陣遺跡,愛爾吉亞軍的防線則設在遠處山谷間的盤地。
裝甲部隊對裝甲部隊,遠距離的砲擊和戰鬥機纏鬥,用著現代武器進行的老舊陣地戰,是充滿時代衝突感的戰爭風情畫。

ERUSEAN GROUND UNIT
<<敵軍增援,戰鬥機,八!>>

ERUSEAN GROUND UNIT
<<又有!?>>

ERUSEAN GROUND UNIT
<<別大驚小怪的,來的都打!我們的增援也快到了!>>

ANGEL 2|KNOCKER
<<聽到了嗎?別大意了哦。>>

AWACS|BANDOG
<<我會看著雷達提醒你們的。>>

ANGEL 2|KNOCKER
<<哼,我最信不過的就是你。>>

AWACS|BANDOG
<<夠了,有事之後說。快上!>>

新同伴的說話包含了自信,讓人放心。
只希望他和KNOCKER的關係不會做成甚麼影響就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