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5:偽裝

東愚 | 2021-11-28 00:04:01 | 巴幣 0 | 人氣 42


快要靠近泰勒島水域的時候,天使隊已經向島上出發。而石怪隊就留在母艦的管制範圍內進行護衛,好讓落單的禿鷹號可以安全與登陸部隊會合。
一般來說,航空母艦絕對不會單獨行動。但是歐西亞實在沒有多餘的船隻可以遠航到大陸另一頭的福特格雷基地。
禿鷹號的艦長也是狠下心去,賭愛爾吉亞軍的注意力會放在其他更有威脅性的戰場,又利用了RUNNER座機上的電子支援設備,大幅增加禿鷹號的情報收集範圍,這才願意出航。

OMDF CARRIER|OFS VULTURE:
<<這裡是禿鷹號,接下來將會調整航向,與登陸隊本隊會合。宣告作戰進入第一階段。天使隊,無線電BRAVO。>>

ANGEL 1|CLOWN:
<<天使隊BRAVO瞭解。祝武運昌隆。……這裡是福格雷基地天使隊,呼叫友軍登陸部隊,請回答。>>

????:
<<天使隊,這邊是紫羅蘭號。你們很準時,可是狀況出了問題。時間不多了,請在三分鐘內完成簡易偵察,然後直接支援登陸作戰,進行近地支援。>>

ANGEL 2|KNOCKER:
<<紫羅蘭號,你不是航母嗎?我這邊看到你的甲板,可以的話希望讓我們補給一次。>>

OSEAN FLEET|OFS-VIOLET:
<<很可惜,我們只是兩棲登陸艦,而且是臨急修出來的。所以我們沒有艦載機升降功能,更沒有餘力延後作戰了,這次一定要成功,先制攻擊就拜託你們了。>>

ANGEL 2|KNOCKER:
<<瞭解。……聽到了吧,天使隊,事情總不會那麼順利,這些也是意料之內。來,上班吧。>>

ANGEL 1|CLCOWN:
<<停飛一個月的傢伙就只有隊長架子還在嘛。>>

ANGEL 2|KNOCKER:
<<別急,馬上就證明給你看我身手也不錯。各機,散開行動。優先攻擊UAV發射車和對空載具,去吧!>>

ANGEL 1|CLOWN:
<<瞭解。>>

ANGEL 3|RUNNER:
<<瞭解。>>

ANGEL 4|SINGER:
<<『……全力-衝進……』ANGEL 4,瞭解。『-危險地帶!』>>

ANGEL 1|CLOWN:
<<……ANGEL 4,你在……放音樂嗎?>>

ANGEL 4|SINGER:
<<對哦,我忘了打開本.梅茲的禮物了。謝啦老大。>>

我想說的完全不是這件事,不過算了。
倒是其他人,為甚麼完全沒有對她放音樂的事作出反應。難道在其他部隊是正常的嗎?
捏醒著自己專心工作,我和另外三機分別從不同角度飛向泰勒島的上空。
我們的目標是引出和確認敵人的佈置,不是正式的攻擊敵人。不需要太過深入。
沒有戰鬥機,只有地對空火力對我們攻擊的這片天空,飛起來也相對輕鬆。
不過,既然被防空飛彈鎖定了,不還擊也有失禮儀。

ANGEL 2|KNOCKER:
<<FOX 2。>>

ANGEL 1|CLOWN:
<<FOX 2。>>

ANGEL 3|RUNNER:
<<目標擊毀,確認。>>

ANGEL 4|SINGER:
<<『……站起來-』你小子就打算在那邊看著算了是吧?『-回到街上……』>>

ANGEL 3|RUNNER:
<<沒辦法,我是電戰支援機。>>

ANGEL 4|SINGER:
<<『……這是我的時間-』明明一點關係都沒有。『-做好我的決定……』算了算了,那你就看著吧。FOX 2!……咔呯!耶呼!『老虎之眼』!>>

居然還唱起來了。

ANGEL 2|KNOCKER:
<<SINGER,你換歌了?>>

甚麼啊,原來你也有注意到啊。

ANGEL 4|SINGER:
<<對啊!前一首要開著F-14聽才有味道。『臉對臉,感受熱力……』>>

我超級想說這真的不是重點,但是她用力唱著歌的聲音從無線電傳來,我實在很難開口。
搖搖頭,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地面,把機體稍稍側過去,好讓我可以更清楚地進行觀察。
泰勒島的建築集中在東南部,那裡的機場是這次登陸的主要目標。友軍要攻佔市區,並建立一個包含機場在內的控制區。
至於東北部的科研中心和質量投射裝置,似乎是想先建立了橋頭堡,之後再慢慢料理。

ANGEL 1|CLOWN:
<<紫羅蘭,這邊是ANGEL 1:敵軍裝甲部隊集中在海邊和機場外圍形成防線。另外,要提防森林地帶的小型單位。我們沒辦法有效殲滅,請做好遊擊戰應對準備。詳請我用資料鏈傳送過去。>>

OSEAN FLEET|OFS-VIOLET:
<<……確認到了。你們玩得很開心嘛。那位女士唱歌很好聽,請讓她再唱大聲一點吧!>>

ANGEL 4|SINGER:
<<哈哈,收到!FOX 2!……怎樣,夠大聲了嗎?>>

羞到家了。
總算知道她為甚麼會叫「SINGER」。
而且,看來她是上了機之後就會變成戰鬥狂的那類人。
甚麼「勇敢在前線對抗無人機的英雌」啊?說不定那台星式也是她打得太興奮隨手打下來的。

????:
<<損害報告!敵艦動向!>>

????:
<<防空火力受損輕微!敵艦六,南方接近中!無法聯絡科研中心!>>

沒聽過的聲音在無線電中出現了。

ANGEL 1|CLOWN:
<<怎麼了?誰在說話?>>

ANGEL 4|SINGER:
<<不是我。>>

ANGEL 3|RUNNER:
<<不是我。>>

ANGEL 2|KNOCKER:
<<紫羅蘭,你們受損了嗎?>>

OSEAN FLEET|OFS-VIOLET:
<<怎麼了?我們沒有說話啊。>>

????:
<<全體進入戰鬥態勢,敵人要登陸了!讓我們像之前一樣把他們打回去!>>

難道是……

ANGEL 1|CLOWN:
<<……愛爾吉亞軍的通訊?>>

ANGEL 2|KNOCKER:
<<……我懂了,是SINGER從愛德華那收到的那份禮物。無線電的竊聽裝置,說不定還有干擾功能。>>

真是一份大禮。

ANGEL 4|SINGER:
<<哇,愛德華那傢伙,我居然開始喜歡他了。>>


從君特灣機場出發,沙羅曼達隊的四機,正悠哉地飛向泰勒島。
因為軍械巨鳥抽不開身,所以我們要代替「自由號」,進行軌道電梯的中遠程防衛。
左輪狗的潛入事件讓一部分高層放不下心,執意要「正義號」留在君特灣範圍。結果才讓泰勒島的支援任務落到我們頭上。
「對方都是殘缺的部隊,憑你們的實力,加上這驚人的新裝備,我有信心你們可以得到『防衛泰勒島』以上的戰績。」
言下之意是要我們連帶擊沉敵軍艦隊,才是他們預期的成果。
如果有空閒的話,當作消遣也不錯。如果有空閒的話。
然而,泰勒島已經開始冒煙,從遠處看就看得到。幾個比蚊子還小的小黑點在島上空飛來飛去。
也許要讓上級失望了。
說實話,我也不太在乎。

SALAMANDER 1|BAMBOM:
<<進入作戰態勢,組成二二編隊。LAMA,打開ESM、無線電截訊器和機載偽裝裝置,標記實驗開始時間。>>

SALAMANDER 3|LAMA:
<<瞭解。>>

OSEAN FLEET|OFS-VIOLET:
<<天使隊,北方有機體接近。>>

ANGEL 4|SINGER:
<<沙羅曼達隊?這不是我以前待的部隊嗎,為甚麼會在這?>>

SALAMANDER 2|FOXY:
<<看來敵人上當了。>>

ANGEL 3|RUNNER:
<<敵人!?在那!?>>

ANGEL 2|KNOCKER:
<<所有人閉嘴!有古怪!>>

SALAMANDER 4|KIKAI:
<<呵呵,居然還在放音樂。而且是這種老東西聽的老歌。>>

ANGEL 4|SINGER:
<<誰是老東西啊!宰了你哦!?>>

咦?

SALAMANDER 4|KIKAI:
<<咦?>>

ANGEL 1|CLOWN:
<<咦?>>

剛剛,KIKAI確實和敵機對話了。

ANGEL 2|KNOCKER:
<<……嘖,果然嗎?喂,愛爾吉亞狗!偽裝IFF是戰爭罪哦!>>

ANGEL 4|SINGER:
<<愛爾吉亞機?可是這寫的明明是沙羅曼達隊啊!喂,KING!JESSI!認得我嗎!?>>

SALAMANDER 4|KIKAI:
<<所以說老東西你認錯人了啦!>>

SALAMANDER 2|FOXY:
<<學長,該怎麼辦?>>

沒辦法了。
陷入混亂的這段時間裡,我們已經飛到各自的纏鬥距離。奇襲效果已經失去,而且敵人看穿了我們的偽裝。
避戰吧,尋找重新攻擊的機會。

SALAMANDER 1|BAMBOM:
<<是嗎?我懂了。歐西亞機師,我原諒你稱呼我們是愛爾吉亞狗的無禮。撤退吧,帶著不完整的海軍,你們的登陸作戰註定失敗。>>

ANGEL 4|SINGER:
<<……這聲音……>>

ANGEL 2|KNOCKER:
<<你人真好,但是我拒絕。你的態度太討人厭了。>>

敵人的二號機嗎?在這段混亂中能夠保持著戰鬥機動,而且認出了我,咬在我後面。看來是個有實力的機師。
可惜了,意氣用事的人。

SALAMANDER 1|BAMBOM: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墜落吧。>>

我也不是省油的燈,別小看我了。
讓我來教教你MIG機的正確用法。

速度夠慢了,咬緊牙關,拉高機頭!

ANGEL 2|KNOCKER:
<<甚麼?>>

不需要用眼看,我知道對方一定在我的下方,向前飛過去了。
從他的角度看,我大多是像抬高機頭之後忽然懸停在空中的模樣。
血液衝到雙腳的感覺並不好受。
兩眼發黑,頭開始暈了。
可是,一秒,兩秒,三秒。
把機頭壓下去!

ANGEL 2|KNOCKER:
<<眼鏡蛇機動!?>>

泛黑之後又要忍著視線的一片泛紅,這是因為G力而產生的頭部充血現象。
察看目標,不偏不倚,機砲隨時都能發射,子彈卻撲了個空。
對方及時躲開了。
知識充足,反應也很快。
那麼,接下來就是經驗和技術的比拼。
儘管來陪我跳支舞吧!

SALAMANDER 4|KIKAI:
<<啊哈!老大開始了,那四號機的老東西交給我!>>

ANGEL 4|SINGER:
<<一樣是女人怎麼就你講話特別難聽!>>

SALAMANDER 3|LAMA:
<<二號機交給我。不知道為甚麼,我有種不做掉他不行的感覺。FOXY,你去處理躲在後面的電戰機。別大意了。>>

SALAMANDER 2|FOXY:
<<瞭解,學長,我會努力的。>>

ANGEL 3|RUNNER:
<<唉……認真的嗎?放過我吧……。>>


登陸戰開始了。
乘著愛爾吉亞的戰鬥機和我們進入纏鬥的空隙,紫羅蘭也帶領著艦隊進發。
島上的岸防並不容易突破,所以歐西亞派出了直升機進行輔助。
那本應是我們做的事就是了。
以現在的狀況而言,是歐西亞軍有利。
會反制直升機的防空武器,大多都在剛剛的空襲中被癱瘓。
雖然數量不多,但是直升機的存在是我們的一大優勢。
只是,至今還沒有看見無人機,讓我很是在意。
這場戰爭中,無人機來得遲往往是壞預兆。

SALAMANDER 3|LAMA:
<<還有時間分心嗎?FOX 2!>>

敵機在我的身後發射飛彈,然後又回頭向高空飛走。這種動作已經來來回回了好幾次。
戰鬥持續,讓我也再一次找回了避飛彈和高力G機動的手感。
雖然在戰鬥中聽到敵人說話的感覺讓我感到煩燥,但是我不由得同意這傢伙的說話。
我也有,那一種「不做掉他不行」的感覺。
就像是遇上了素未謀面的世仇。
他讓我回憶起那發擦過座艙蓋的飛彈。
而且他是對的,現在沒有時間分心了。
機體迴轉,指向對方,追上去。
他的戰術和福特格雷島那兩機根本一樣。

原來是這樣,難怪。
難怪我「不做掉他不行」!

然而,他的戰術是建基於和隊友配合才能完整發揮作用。和在福特格雷島的時候不一樣,敵人沒有了僚機的掩護,代表我可以更好地抓住他的空隙。
甚至有餘力一邊追著他上升,一邊確認戰場的狀況。
KNOCKER在視線一角的高空處和敵人纏鬥。RUNNER把油門推到最大,用奇怪的方式扭來扭去,嘗試不讓敵人有鎖定的機會。SINGER則在我背後的低空,打得似乎也不輕鬆。
而我這邊,飛彈鎖定的提示響起了,把握機會射擊。
我的高度是三千,上升中。他處於比我高出一千多的地方,也是上升中。
距離太遠,對方很輕鬆就避得開。我也知道。所以我是故意的。
戰鬥機直線爬升從來不是容易的事。
引擎推力的方向和機體指向有一點點的偏轉,地心引力就會扯歪機體的動作。操作範圍大了,例如要躲避飛彈,隨時會導致失速,就跟敵機現在的狀態一樣。
好不容易在失速中取回了操作,機體的指向卻指住了我。
大概是第一次在空戰中和敵人正面用槍互指吧。
對方的機體在直線上翻滾。
他怕了。

我也是。
其實我也很怕。

但是TRIGGER和SU機的那次戰鬥,在我記憶中揮之不去。
當我看到敵機直線爬升之後,那畫面就佔據了我大部分的思考空間。
模仿……呵,我學得來嗎?
不,現在一定要學了。
把油門往前推到底,扣緊扳機。
騎士式的衝鋒。
失敗者只是傻子。
但活下來的人卻能獲得榮耀。
忽略敵機在無線電中的慘叫,機砲掃射的同時發射飛彈,在眼看會撞上的路線上打側機身……

……千釣一髮間避開敵機!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和敵人發出了極相似的喊聲,但是包含的情緒完全不一樣。






畜牲!
快點,調整呼吸,確認狀態!

敵機還活著,我很肯定這一點。飛彈也好,機砲也好,都沒有打中。
畜牲!為甚麼打不中!

我呢?我還活著嗎?
好,我還活著。

……我還活著!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了。止不住的笑意。

我還活著!
看到了嗎?TRIGEER!
我又一次模仿了你,然後活下來了!


辛苦在纏鬥中抽身確認隊員的狀態,看到的畫面是LAMA正要和敵人對衝。
沒有面對過這種情況的LAMA陷入了恐慌,發出的慘叫混雜了敵人的戰嚎,從無線電中傳出。
敵人的一號機毫不留情地掃射機砲,還打出了飛彈。
但是我感覺不到殺氣。
LAMA的慘叫是源於恐懼,敵機的戰嚎卻不是殺意,而是某種響往。
無法理解。
難道他是某種中世紀精神信條的信奉者?響往著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榮耀?
還是本著自己的死亡美學,務求死得轟烈的戰爭狂?
我聽過左輪狗和吊車尾騎士,也聽過扎普蘭的劃線部隊……現在是這隻野豬。
歐西亞到底留了多少手牌還沒有打出來?
撇除無謂的想法,確認LAMA的狀態才重要。
他能活下來完全是運氣。

SALAMANDER 1|BAMBOM:
<<LAMA……LAMA!回應我!>>

SALAMANDER 3|LAMA:
<<……我……我沒事……>>

那就好。
從機體的動作就看得出他驚魂未定,毫無防備。
然而,對方也是。好像他也是第一次面對這種狀況一樣。

ANGEL 4|SINGER:
<<……好厲害!>>

ANGEL 3|RUNNER:
<<喂喂喂,有必要那麼拼嗎?>>

ANGEL 1|KNOCKER:
<<(口哨聲)CLOWN,你小子受甚麼剌激了,TRIGGER那段影片對你影響那麼大嗎?>>

說得出話的只有歐西亞軍而已。
就連本來正與我纏鬥的人也不禁轉移了注意力。

對了,我們正在打仗吶。

SALAMANDER 1|BAMBOM:
<<別鬆懈了!KIKAI掩護LAMA撒退,快點!SALAMANDER 2,過來和我組成編隊!>>

SALAMANDER 2|FOXY:
<<是!>>

SALAMANDER 4|KIKAI:
<<LAMA!快回神啊!……該死的,老傢伙!給我記住了!>>

接下來是二對四……
如果地面友軍能再可靠一點的話,也許不算很糟糕。

ANGEL 2|KNOCKER:
<<還想打啊?而且還想二對四……真是的,愛爾吉亞狗都這麼喜歡咬人的嗎?>>

SALAMANDER 1|BAMBOM:
<<還花時間說廢話的話,會死的!>>

倒不如說,快點去死吧!無禮的傢伙!

SALAMANDER 2|FOXY:
<<隊長!飛彈!>>

SALAMANDER 1|BAMBOM:
<<甚麼!?>>

放棄了追擊,進行了迴避機動,飛彈警報依然在響,直到我放出本來就為數不多的熱誘彈。
這才是戰鬥機的設計中,預設用來配合機動,迴避飛彈的手段。但是我不喜歡。
過於依賴熱誘彈,結果忘記了如何靠自己的能力躲避飛彈,因而被擊墜。這種例子太多了。
該死的飛彈,是地面打上來的嗎?

難以置信,是友軍的無人機!?

ANGEL 2|KNOCKER:
<<哈哈哈哈,看來能偽裝IFF也不是這麼方便的啊。>>

居然一邊回避無人機的飛彈一邊挑釁我,不折不扣的混蛋。
不過……看來他是對的。
我們的IFF還呈現著歐西亞軍的狀態,所以才被沒有腦子的無人機看成敵人。
負責操作偽裝裝置的LAMA剛剛才脫離了……。
狀況太糟糕了。

741飛行隊,我認住你了。

回去之後,就算是用拳頭都要讓上層確實理解到友軍誤擊的問題是一個多麼嚴重的缺陷。
解決方法的話……對了,既然要跟無人機連接,那麼直接連上衛星也許是一個好提議。


敵人跑了。
無線電傳來了艦隊的呼叫。看來我們在剛剛的空戰裡一直和紫羅蘭號斷了連結。多數是敵人那四台機的某種干擾,所以我們連資料鏈也沒有更新。
地面部隊因為無人機的攻擊而無法前進,KNOCKER和SINGER帶著剛到步的石怪隊正在應對,進行低空纏鬥和近地支援。
我也是,勉強躲著無人機從下方射上來的飛彈,卻也做不了甚麼機動。
剛剛的騎士式衝鋒讓我腎上腺素直接爆發,現在冷靜下來,大腦為了不讓我興奮過頭搞得身體超出負荷受傷,所以進入了「不反應期」,強制壓抑著我的情緒和神經活動。
我現在累到可以在機艙睡著。
當然,我不會讓這種狀況發生。可是我也沒自信再做機動。
要不是RUNNER的ESM干擾了靠近的飛彈,我靠著現在這種觀光一樣的動作絕對躲不開。KNOCKER也是知道這一點才叫RUNNER來掩護我,幸好ESM的範圍在這邊依然可以影響到低空戰區,所以對他們來說也沒關係。
敵機離開了,我們的ESM沒有被反制,因此能夠完整地發揮作用。
這麼一來,完全依靠電腦性能思考的無人機,也只剩下機動性比較好的特點了。
真好。
如果從一確認到無人機的當下就開始用ESM支援前線,戰爭也不會拖到今日吧。

三發綠色的訊號彈在機場發射。
是歐西亞軍成功登島的訊號。

TYLER ISLAND AIRFIELD|TOWER:
<<太好了!多虧你們,當然還有眾將士的奮戰!!我宣佈,泰勒島登陸作戰,成功!巿街區確保!!>>

TYLER ISLAND AIRFIELD|TOWER:
<<哦哦哦!!>>

TYLER ISLAND AIRFIELD|TOWER:
<<終於啊!這就是反攻的第一步!我們就是橋頭堡!>>

TYLER ISLAND AIRFIELD|TOWER:
<<天使隊,降落吧!喂,大家,向天使隊揮手吧!>>

現在是下午三時,不是日出日落,畫面缺少了政宣戰爭片中的莊嚴氣氛。
我還像觀光機一樣飛行,看著泰勒島的每一角。
北部的科研基地好不熱鬧,愛爾吉亞軍車和部隊像急流一樣進進出出,靠近就會被防空飛彈鎖定。巿街區和森林地帶的邊緣還有不小火光。
遠眺北方雲層之間……當然了,甚麼都看不見。但我依然能想像出軌道電梯是如何聳立於君特灣,而那隻可怕的怪物巨鳥就在旁邊盤旋。
卻還是想像不了軍械巨鳥墜落的畫面。

TRIGGER,某種意義上,又是你讓我活下來了。
雖然不知道你在那裡,但是……


……你有看見嗎?

TRIGGER?





而泰勒島上的惡夢現在才開始。
可是又怎麼會有人預料得到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