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賭之章】第18集〈法網恢恢,偶有疏漏〉

『。』 | 2021-11-27 21:30:15 | 巴幣 352 | 人氣 281


骯,大家好

最近好像稍微找回創作的熱情了

多虧了和其他創作者互相交流這件事,非常感謝你們

不管是你們的創作、精神還是思想,只要是好的都能成為我的借鑒

我也決心要放下一些不需要的,專心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面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十八集要開始囉


 
  「這裡,」海風帶來混雜鐵鏽的海水鹹味,距離目標船隻已經近了,在擬定好策略後,警備組長SoRa_藍選擇只帶兩名警備組員前往,執行本次逮捕行動。走在最前的隊員壓低身子,輕聲招手呼叫同伴:「主嫌最後的行蹤就在那艘船上。」三人現在就在這艘貨船下方。

  一名隊員正打算動作,SoRa_藍當下伸手阻止,並以另一隻手持細棒,輕輕在空氣中點劃幾下——忽然一串飛刀從頂上墜下,整齊劃一地落在三人跟前並插入地裡。

  「小心。」SoRa_藍低聲提醒另外兩人,接著緩指向上船的階梯。

  多虧西下的夕陽,眼前駭人的景象才依稀可見——往上的鐵梯幾乎被極細的鋼絲給佈滿,交叉或交疊著,此等設置就算對老鼠來說也是困難重重,遑論人類要通過了,可想而知每一條鋼絲都會觸動一道陷阱。

  「怎麼辦,組長?」根據消息,距離這班船啟航只剩十來分鐘,要是不盡快逮捕目標,恐怕不是得目送貨輪出海;就是必須跟著船隻一起踏足三月之海,甚至是對岸的巴哈姆特大陸了,可是,眼前密密麻麻的陷阱,要一個一個解開想必很花時間,想從階梯安全踏上船,光只有十幾分鐘是絕對辦不到的。警備組兩名組員面露為難,指望著他們的領袖。

  「好,你們兩個這樣做......」


* * *


  『組長,你聽我說,這種方式根本沒辦法讓那些黑手黨屈服!』

  『面對那些社會敗類,我們還需談何尊重?』

  回憶裡的自己越說越激動,反倒是SoRa_藍,仍採取一如往常的態度回應:『笨蛋。』

  『我們是隸屬政府的機構,我們的職責與所有執行手段、直至後果都應該以秩序為優先,』已成為警備組長的SoRa_藍對他職位最大的下屬毫不留情地嚴詞指責:『要是兩方之間一個弄不好,你想會怎麼樣?最後受害的不只是全城的秩序,還有那些無辜的人們,你懂不懂?』

  『你已經是副長了,是這個區域位階次高的執法者——收起你天真的想法,別老是以自己的好惡為出發點!』




  「切......

  「怎麼啦?」夾帶些許雜訊,對講機另一頭傳來柔和的嗓音,除了他們倆當事人以外,恐怕誰也沒想到警備組的前任副長,竟然會與迪迪諾家族的割喉女魔有所勾結吧。

  「......沒事。」狄雲停頓半晌,簡短回應。

  「哎呀,真的嗎?」對話另一頭傳來輕微笑聲,未来日記帶著笑意調侃道:「要是有什麼煩惱,等到了海的另一頭再說給我聽哦,姐姐會好好安慰你的。」

  「少噁心了,雜碎,」狄雲發自內心傳出一聲厭惡的嘆息:「專心把交代的事情給辦好,可以嗎?」

  「你這麼說就不對了,現在你已經是跟我同一條船的人了,」未来日記對狄雲的說詞,挖苦意圖非常明顯:「『地下世界的皇帝』,即便是曾隸屬政府的警備組副長,恐怕也不得不拜倒在那一位跟前吧。」

  「囉嗦,我只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而已。」雖然心有不悅,狄雲還是收起心中的波瀾,執起最珍視的鋼製菸斗,放入一撮菸草並將其點燃,隨著一吸一吐,排出不愉快的感覺。

  「誒?真有意思,等事情辦好,到那裡以後你一定要說給我聽哦。」未来日記笑出一聲後,語氣驟變,認真問道:「我這邊好了,你呢?

  「還要你擔心?」聽著南北兩座碼頭,在這黃昏時分同步傳來的金屬、海浪以及汽笛聲,就快了,目標就快達成了,狄雲心想著,輕吐出雲霧:「接下來只要等船啟航就行了。


* * *


  「哎!你動作快一點......」貨輪正下方,已不見SoRa_藍蹤影,天空已露出夜色,兩名警備組員,一名持手電筒,照明著一排鋼絲;另一名則持鋼索剪,在四五條重疊的鋼線上游移,見此,持手電筒者出言向其催促:「組長還在等我們。」

  「我知道......可是只有一次機會,這幾條鋼絲之中一定有一條有異狀,組長剛才是這麼說的,那個是......」持鋼索剪的組員,眼神左右飄晃,仔細觀察交疊綁在階梯入口的數條鋼絲,試圖尋出端倪,它們的顏色都一樣,材質、粗細等規格也完全無異,然而依照SoRa_藍指示,必須找到藏在當中與眾不同的一道鋼線才行,「選錯了就會觸動像剛才那樣的機關,而且這個位置躲不掉。」這名組員看著身後,剛才破解的陷阱自言自語道。拆除陷阱,警備組也時常接觸這類危險的工作,不管經歷幾次,這個過程總讓人神經緊繃。

  「第一次知道,與這能力為敵原來這麼棘手......」持手電筒者左右擺著手,讓光照範圍反覆變化:「『法網之眼』,只要動動手指,一眨眼的工夫就能以鋼線設置出各種致命的機關,過去想都沒想過有一天得換我們面對這能力的主人。」

  「就是啊...誒...停一下,那個地方再照一次,」掌心手電筒的白光停留在階梯入口的左側欄杆一處,確認過後,持剪者毫不遲疑地剪斷這條鋼絲:「就是這條了,你看好——」

  貨輪發出一道鋼鐵質感的低鳴,似乎還產生什麼東西打在海面上的聲音,不出一會兒,貨輪的警鈴被觸動,整艘船在紅色的警示燈包覆下嗡嗡作響!

  「好耶!你怎麼發現的?」

  「看,只有這條鋼線纏了扶手四圈,我保證就是這一條了——這重重陷阱的『保險機關』。」

  兩名警備組員露出得意的笑容,同時也拿出槍枝,還有警備組的警證,看著貨輪上的工人聽聞警鈴作響,紛紛朝鐵梯口奔來,兩人的下一步行動已經開始。


* * *



  「距離船隻啟航剩下十分鐘,鑰匙在我這,從南碼頭要過去那邊,十分鐘是絕對不可能的。我猜,那金屬聲是有人拿刀子抵住你脖子的聲音吧,嗯?哼哼哼......」

  對講機另一頭,未来日記正與將她給逮個正著的那人對峙著,即便如此,狄雲並不擔心,因為我妻有奶這人,從小就隱約懼怕著未来日記,再加上,這個一直以來都被他給玩弄於股掌間的黑手黨,他並不認為會有多大的本領。

  「狄雲——」

  「等等...是你......?」狄雲所在位置,不太容易察覺到觸動的警報,在貨輪的這個角落,看不到紅色的燈光,警鈴的聲音也彷彿是從別艘船傳過來的一樣遙遠,在船隻啟航的最後十分鐘,恐怕沒想到自己會再見到熟人一面,狄雲也因此面露瞠目結舌的表情。

  「SoRa_藍...你怎麼...!

  「再怎麼縝密的陷阱,陷阱師也會給自己留下幾道保險機關吧。」SoRa_藍看著過去的下屬,眼神漸變,現在站在他對面的,已是敵人,「為了可以在準備期間自如的上下船,你在密布的鋼絲陷阱中,設置了幾道…觸動了…就會打開船底艙門;同時關閉你所有陷阱的機關,沒錯吧?否則布滿各式各樣陷阱的階梯,是不可能安然走上來的。」

  「你......?」

  「為了能在最短時間上船,我把破解陷阱的重責大任交給了保羅跟阿德莉亞,看來我信任他們兩個是正確的,警備組的成員依然很優秀,你說是吧?順利登船後,警鈴則是我觸動的,現在船上除了你、我,已無其他人,」SoRa_藍輕輕靠向甲板欄杆,剛才被警鈴給驚動的工人,紛紛往下逃竄,被關閉的陷阱成了一踏過就斷的無用鋼絲,「他們只是被雇來搬運貨物的,工資肯定不足以要求他們應付緊急狀況吧。」

  「我幹!」

  一顆子彈從狄雲掏出的警用手槍裡快速擊發而出,所幸被SoRa_藍翻滾躲開,狄雲怒火中燒,發出一聲斥喝,從旁邊的階梯往上而去

  「嘿!狄雲!該死……!」SoRa_藍無奈地搖搖頭,謹慎並快步追上前。

  慶幸的是,往上的階梯並沒有被設置任何陷阱,狄雲的匆忙,也讓他無法分心一邊設置新的機關,除了閃避遠處偶爾飛來的槍彈,伴隨著子彈擊中鋼板的響聲,SoRa_藍往上追逐的路程目前尚稱順利。

  「別把自己逼上絕路,狄雲!」SoRa_藍扯開嗓子喊話,不論如何,他仍殷切期盼這名過去的下屬;也是他的副手,可以在這一刻懸崖勒馬,然而絲毫回應都沒有,警備組長只得往上爬,此處已經是整艘貨輪最高的地方了。




  「狄——哇噢……」SoRa_藍爬上船頂觀測處,便機警地停下腳步,果然上頭已佈下鋼絲陷阱——並且才剛兩腳踏穩,狄雲也舉著手槍瞄準前者緩緩逼近。

  「來啊,你這沒用的組長……」自豪的陷阱被破解,策劃數年的計畫如今被逮個正著,狄雲已經瀕臨崩潰。

  「到底是什麼讓你變成這副德性的?」SoRa_藍全身緊繃著,他不可以向後退,在他跟前足後,雙雙佈置了鋼絲陷阱,警備組長無處可躲,右手蠢動著,找尋可以拔槍的機會。

  「這一切都是你教的,」冷汗滑過狄雲顫抖的嘴角,他僵硬地笑著:「一切,你這殘忍的副長。」

  此話入耳,SoRa_藍當年的傷彷彿隱隱作痛著:「所以我得到了教訓,而我不希望你走上我的老路。」

  「放屁!那只代表你的無能而已!」

  ——抓準狄雲因講話分心的瞬間,SoRa_藍向後翻滾躲避觸動的陷阱並快速起身,佩槍卻在翻滾過程中掉到下方,同時狄雲擊發出的子彈也僅僅打中鋼柱而已,這個暸望台是座圍繞鋼鐵船桅的圓形平台。

  「這計畫是燦炫告訴你的對不對?那個軟弱又意志不堅的蠢材!」警備組的組長、前任副長分別貼在圓柱兩側,左右警戒著;同時伺機而動。狄雲拋去彈匣已空的手槍,不管如何,這裡只剩下雙手全空的SoRa_藍、狄雲,還有最後一道鋼絲陷阱了

  「不,他始終堅持著執行正義的理念,正因為他意志堅定,你的目的才會被揭露!」SoRa_藍嚴詞指責道:「利用公權力與惡人勾結,你才是意志不堅的那個人——」

  「——呃哈!」

  SoRa_藍做了錯誤的判斷,在視線撇向左側,狄雲從另一邊襲擊過來,掐住過去長官的脖子,SoRa_藍隔著紙袋頭套隱約可見的嘴巴大口張著用力呼吸。

  「我才是你最忠實的門徒!王八蛋!」就算兩人貼身纏鬥,狄雲仍聲嘶力竭地對著他過去的長官大聲咒罵:「只有那個地方可以貫徹我的正義——鐵與血的正義——貫徹你真實的意志!SoRa_藍副長!

  「哈啊——哈啊——」SoRa_藍被掐得喘不過氣,整個背部貼在圍欄上,且重心逐漸往外偏移,只能張口用力呼吸的他,如今無力反駁狄雲對他說的話,狄雲嘶吼的咒罵中帶著似哭非哭的腔調,一邊吼著,掐住脖子的那隻手也在無意間產生鬆動的跡象——

  ——SoRa_藍使盡全力,抬起腳踹向狄雲腹部,終於得以掙脫!

  「呃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引起正重新享受大量氧氣的SoRa_藍注意,他一邊喘著氣,勉強地抬起頭——

  ——狄雲誤觸了自己設下的陷阱,因為剛才被踹開致使如此。

  陷阱的輪鋸在圓柱邊轉動著,滾燙的血在轉動過程中潑灑至四周,親自佈下陷阱的陷阱師,兩隻小腿與身體脫離,模樣難堪地癱坐在欄杆邊。

  「…狄…狄雲……!」SoRa_藍尚未恢復氣力,兩眼發直看著過去的副手這副模樣——他的雙腿殘破,而眼神已失去光彩。

  「呵……呵呵呵……」

  「這樣…你們滿意了吧…?虛偽的人……虛偽的政府……」

  留下絕望的笑聲,以及最後的話語,狄雲靠著雙手拖行身體,從圍欄底部的縫隙鑽去……

  ……墜落而下。

  「不……」目睹這一切,SoRa_藍無力阻止,只得發出一聲哀歎。


* * *


  「警備組!請你們所有人跟我們到組裡一趟!」剛才持手電筒的警備組員,保羅,向所有從鐵梯逃下船的工人出示警證,嚴正警示著;另一方面,剛才使用鋼索剪解除陷阱的組員,阿德莉亞,則在船上貨艙進行搜索,找尋目標物,也就是印有「LC」字樣的一包藥物。

  暫停啟航的貨船上,嗡嗡作響的警鈴關閉,本次任務進入收尾。



碎碎念:

策劃了數年的計畫,如今功虧一簣

百密一疏,計畫中最難以控制的變數,終究還是「人」

警備組前任副長狄雲,帶著「時任副長」SoRa_藍的意志執行正義打擊犯罪數年

因遲遲得不到貫徹,最後選擇走向另一條路

那條路,更讓他能夠執行自己秉持的正義

他的死值得一個敬禮嗎?

大家自行評判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緬因吉
我挺喜歡殘忍場景的描寫[e5]
2021-11-27 21:49:32
『。』
骯,謝謝,我盡可能地把讓人感到又悲慘又驚恐的狼狽模樣描寫得詳細一點
2021-11-27 21:56:24
Chang
真是越來越精彩了 我會期待後面的作品 我就奉送100巴幣XD
2021-11-28 11:37:07
『。』
骯,有興趣可以從第一集開始看哦,本傳也很精彩 歡迎看看[e24]
2021-11-28 12:55:0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