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BL長篇?】第六章(2)

葉悠慕 | 2021-11-27 21:21:06 | 巴幣 38 | 人氣 144

連載中【原創CP坑】
資料夾簡介
一次意外,葉泉被身為吸血鬼的白隱盯上了血,從此以各種手段來坑他。他也產生了從未有的感情——當背後的陰謀浮現,他才知道,能依靠的對象,只有這吸血鬼了。

「我是哪個家族的啊,呵,你可以問白家家主看看?至於最近發生的事⋯⋯哦,你是指有人想要對御神體出手的事嗎?」

白隱態度從容,但說到最後一句,語氣就冷了下來。

「嘖,白家的嗎⋯⋯你果然知道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郭辰態度稍微緩和下來,但敵意還是很強,單刀直入的繼續問:「白家也看上了御神體嗎?那對你們吸血鬼來說沒有多大用處吧?」

葉泉聽得很疑惑,不停的來回看著他們,而且御神體這個詞好像在哪裡聽過,只是想不起來。

「呵,跟白家無關,是我自己看上了這小傢伙,你應該看得出來吧?我跟這小傢伙⋯⋯可是已經有契約連結了哦?」

白隱一個側身,伸手把他攬進了懷裡,輕摸著他的頭。

葉泉突然被他拉過去,整個人靠在他身上。

感受到熟悉的體溫,又被淡淡的香氣圍住,臉頰猛然發燙。

他一下子也摸不著頭緒,怎麼有種被宣示主權的感覺?

「嘖⋯⋯!臭小子,該解釋一下了吧?你是怎麼認識他的啊?蛤?不是說傷得很重?」

郭辰惡狠狠的轉看著他,看起來隨時都會衝上來痛扁他一頓。

葉泉想從他身上離開,但被他牢牢抱住,只能維持擁抱的姿勢,轉過頭看著郭辰。

「呃,傷得很重沒錯啊⋯⋯至於他嘛⋯⋯」

他很是尷尬,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就算他說的是事實,現在傷又好很多了。

說也奇怪,他的恢復能力就好像突然變強了,只休息個幾天,傷口就快要癒合了。

至於他跟白隱的關係,就更一言難盡了。

郭辰細細的盯著他,像看出什麼,忍下要爆發的情緒,沉聲問:「切,你被趁機威脅了嗎?」

「這個嘛⋯⋯」

葉泉撇開了目光,很認真的思考到底算不算威脅。

剛開始的時候算是,可是後面的種種情況又好像不太算,比較像是他被坑了。

而且,白隱好像也沒真正意義上做出傷害他的行為,還對他照顧有加。

他也不是那麼排斥白隱,待在他身邊。

想到這裡,他也搞不太清楚了,對白隱的感覺太過複雜了。

不過,不愧是他老師,一下子就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

「白家的吸血鬼,你叫什麼名字?你知道裏世的條例裡,明確規定不能迫脅人類成為獻血者的嗎?」

郭辰這下沉不住氣了,直接伸出手,化出了他擁有的靈器,外形銀制的手槍,槍口直指著白隱。

白隱盯住槍口,眼神帶著冰冷,嘴角仍是那捉摸不定的笑意,沒有要退縮的意思,但也沒散發出敵意。

他沒有急著回話,只是抬手撫摸著葉泉的臉頰,像是在挑釁的慢慢回:「我當然清楚,所以我是在他同意的情況下才結下契約的呢?還有誓約證明,可完全沒有違反條例哦?還有,我叫白隱。」

「還立下了誓約⋯⋯手段高明啊。」郭辰氣到笑出聲來,但也沒有把槍放下的意思,轉看向葉泉,沉聲道:「臭小子,他是這麼說的,有什麼要解釋的就趁現在,我還可以想辦法幫你。」

葉泉聽得出他的意思,郭辰應該是打算要幫他直接私下解決,但其實他不太想這麼做。

這算是他的事,不想給別人造成麻煩,況且白隱那種絕對壓制的力量,郭辰一定不是他的對手,有可能還會不小心死在他手上。

再說他們之間有那個賭注,他完全可以和平的擺脫他,還不到要處理的地步。

「沒什麼要解釋的,是我答應的沒錯啦⋯⋯」

這個時候,他才真正感受到白隱有多麼危險,只要白隱想要,把他控制住根本輕而易舉,但他沒那麼做。

他也有點搞不懂了,白隱到底真正有什麼用意,為了滿足欲望的話,不需要搞得那麼複雜。

莫非,白隱是真的喜歡他嗎?

「切,被拿捏得死死的啊,很有本事嘛。」

郭辰大嘆一口氣,放棄的放下了槍,不善的瞪著白隱說:「算了,也好,反正御神體落到吸血鬼手中也沒有作用,現在這種情況交給你也不是壞事。」

「不過⋯⋯叫白隱對吧?你既然知道那件事,就應該知道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了吧?你不怕牽連到白家?」

「那是我自己的事,真要動手也是來找我吧,不過⋯⋯不會有人,真的想直接對白家下手吧?」

白隱說到最後,微微加重了語氣,又意味深長的瞇起眼。

郭辰也聽出言下之意,哼笑了一聲。

「哼,說得也是呢,你很清楚的話那就好辦了,真對這小子有意思的話,就給我好好保住他,還有⋯⋯」

他又看向葉泉,嚴肅的道:「你小子,你最好給我加緊訓練,你最近被盯上了,應該會有一些人想找你麻煩,不過現在看起來是你男朋友會先遭殃。」

「⋯⋯啊?」

葉泉聽得一頭霧水,怎麼聽起來好像是有人要追殺他的意思,他有招惹到誰嗎?

而且又關白隱什麼事啊?

這才意識到,他們剛剛的對話,全都是在講他,只是他有聽沒有懂。

「放心吧,我會好好訓練他,他資質那麼好,只有這種程度太可惜了呢?再說,也得為之後做準備啊⋯⋯」

白隱低頭看他,恢復了原本的微笑。

「啊?」

葉泉腦袋跟不上他們的話題,只能愣在原地,乾瞪著眼。

「你也看得出來啊,但這小子就是不肯好好努力,實在很傷腦筋,看得出你對這小子還挺有一套,訓練他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郭辰搖頭嘆氣,也把槍收了起來,手插回口袋,完全打消了敵意,又繼續說:「畢竟你們那些不成文的規定⋯⋯你也沒辦法一直護著他吧?」

葉泉無奈的看看他們,莫名有種被隔絕在外的感覺。

他們好像找到什麼共同話題聊了起來,只有他插不上話題,還聽不懂。

而且,他也不是不努力,只是又不想當正式的獵魔者,實力夠用就好了,那麼辛苦要幹嘛。

「的確是這樣呢,除非他願意讓我綁住,不然遲早都是要面對那些麻煩事。」

白隱像想到什麼,雙眼微微沉下,蒙上了陰影,聲音也冷了幾分。

「只要他沒意見,我做老師的也不能說什麼,反正你不是對他另有目的就好。他嘛,有人管也好,不然老是給我擺爛。」郭辰瞪了他一眼。

「誰擺爛了啊⋯⋯我才沒有,還有你們不要說些我聽不懂的話啊⋯⋯」葉泉實在忍不住回嘴了。

郭辰看他整個狀況外,又再次被氣笑,惡狠狠的說:「看來有人是忘記我說過的話了啊,是不是欠訓練了啊蛤?臭小子我不是警告過你,你是御神體,還幫你暫時封印住,再千交代萬交代你要小心一點,不要被發現的嗎?啊?這種重要的話,你都當耳邊風了是不是啊?」

「最近太忙了,不小心就忘了啊⋯⋯」

他心虛的撇開目光,也終於瞭解他們剛剛在說什麼了。

不過這下還真的慘了,他已經可以想得到,會有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找上他了。

他最近怎麼老是碰上麻煩事啊?

「是這樣啊,所以連你老師傳給你的訊息,也敢已讀不回了是不是啊?」

郭辰語氣輕鬆,但臉色陰沉得可怕。

「真的是太忙了,我下禮拜就要期中考了⋯⋯」

葉泉完全不敢看他,又突然不知道怎麼解釋,只好隨便找了個藉口。

不過也確實是期中考的事,直接讓他忘了要回訊息。

「你乾脆跟我說,你忙著跟他相處增進感情,我還比較相信一點啊蛤?」

郭辰說到後面,也懶得再念下去,再看看他們,突然像發現什麼,皺眉的問:「還有⋯⋯你們是怎麼回事?締結了契約,但有一方還是人類?沒看過這種方式啊?你打算找短期的是不是啊?」

「當然不是,只是他不喜歡一下子進展太快,打算要慢慢來,我可是早就等不及了呢。」

白隱手又摸向他的下巴,笑笑的與他對視。

葉泉無奈的抽了抽嘴角,很想解釋一下,但又覺得很麻煩。

郭辰似乎相信了這說法,語重心長的勸道:「那,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啊,成為獻血者可就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而且也會有很多麻煩,不過你是我一手帶大的學生,相信你有辦法應付的吧。」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

葉泉實在很疑惑,到底會有什麼麻煩,不過他沒打算成為獻血者,好像也不重要。

郭辰看他無關緊要的模樣,好像發現了什麼,臉色變得很難看,直接走上前去,低吼道:「看來你小子,不只沒把我的話聽進去,連上你師娘的課也給我左耳進右耳出,你是不是欠修理?管你是不是被強迫,好歹也要搞清楚你在幹嘛吧?」

「放心吧,很快他就會懂了,也不用太擔心,不會有人敢真的對他下手,所以⋯⋯可以了吧?」

白隱很快打岔了他的話,面無表情,說到後面聲音冷得可怕。

說完,白隱微微轉身,把他抱得更緊,像是護著不想讓郭辰靠近。

葉泉被抱得有點疑惑,能感覺到白隱的氣息變得沉重,但頭靠在了他的肩頭,看不到他們的表情,只覺得他們的氣氛變得不太對。

他們對峙片刻後,郭辰嘖了一聲,率先打破了沉默。

「算了,我也懶得管。」

郭辰本來想直接離開,又想到什麼事,正色的對著葉泉道:「警告你一下,你這個月的績效沒有到,再不做任務小心被降級,國內的培訓中心又剛被襲擊,短時間恢復不了運作,到時候你就要跑本部複訓了。」

郭辰臉色凝重,又看著白隱,給了一個提醒的眼神。

「還有,你們也小心點,最近裏世很亂。」

「啊?居然有發生這種事⋯⋯我還差多少?」

葉泉這才感到不妙,想推開白隱,拿出手機看看自己的任務記錄。

他之前太過懶散,都挑簡單的做,偏偏又沒多少簡單的任務做,就一直沒接任務下去做。

白隱也很配合的放開了他,臉上仍是微笑。

「至少兩個A級難度的任務,群組的記事本都有,想做哪個就跟我說,聽到沒?」

「好吧,等我期中考完再認真看看⋯⋯」

葉泉嘆了一口氣,A級不是很難,就是很麻煩,看來考完試有得累了。

郭辰轉過身,不想再多說下去,看了他們一眼,就揚長而去。

他離開後,白隱臉色也沉了下來,但也沒說什麼。

直到他們買完東西,來到地下室的車子旁,白隱才突然把他拉了過去。

白隱的手從後頭繞過脖子,緊緊抱住,頭似乎是埋在他的肩頭,輕聲的說:「我想問你一件事⋯⋯可以的吧?」

「什麼問題一定要用這種姿勢問啊⋯⋯」

葉泉有些無言,但看不見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他一下子不知道要看哪裡,只好直面車門。

即使地下室燈光昏暗,但還是能透過車窗,看到他雙眼隱隱透出的紅光。

「嗯,我想要在這裡咬你⋯⋯可以嗎?」

白隱像在壓抑著什麼,嗓音變得低沉沙啞,聽起來竟有幾分誘惑。

葉泉恍神了一下子,但又很快反應過來。

「啊?現在?在這裡?為什麼?」

他感覺白隱有點反常,很像是餓了,但又不太像。

「不知道呢⋯⋯聽到你拿我跟別人比較,就很不愉快⋯⋯想咬你的衝動壓不下去,為什麼呢?」

白隱伸長了手,摸上他的嘴唇,像是在描繪,輕輕摩擦起來。

葉泉身體微微顫抖,他指尖很冰冷,又帶著尖銳,稍微用力就會扎傷。

他有點亂了呼吸,胸口莫名慌亂,似乎能感受到他強烈又扭曲的情感,也隱隱猜到了原因。

「你⋯⋯不會吧,你連我老師的醋也吃?」

沒想到,白隱還不懂戀愛,就先學會了吃醋,吃起醋來還這麼恐怖。

「醋?這種不快的感覺嗎?而且,我一直覺得,他想把你從我身邊搶走⋯⋯害我想現在就把你變得我的人⋯⋯怎麼辦呢?」

白隱手移到下方,托起他的下巴,又把他往後拉,臉貼近了他的脖子,嘴唇微微顫抖,碰觸到了皮膚。

葉泉掙脫不開他,脖子上被他嘴抵住,傳來微微的酥麻感。

「你⋯⋯誰能搶得贏你啊,你這樣吃醋,真的很可怕啊。」

他想試著安撫他,但又完全不知道怎麼做。

單身那麼久,哪知道另一半醋勁大發怎麼辦啊?

葉泉是不介意被咬,可是在這裡實在有點尷尬,要是被誰看到就慘了。

「那麼⋯⋯讓我發洩一下吧⋯⋯」

白隱沉聲喃喃,像失去了理性,雙眼紅光大作,再也壓抑不了。

「什麼?別⋯⋯」



創作回應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哇,有好多秘密,我也有點看不懂,話說... 幹嘛斷在這啦.........
2022-01-04 17:40: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