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90.搶人劫藥

佐渡遼歌 | 2021-11-27 20:00:04 | 巴幣 1508 | 人氣 39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踏出神祠的時候,注意到天色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偏暗,呈現奇妙的深灰色。稀疏的星辰閃爍,沒有任何降雪跡象。
 
  「祭典舉辦的時候一定不會降雪。」虎士郎同樣抬頭,開口說。
 
  「就算下雪了也會在日後講述的時候變成沒有下雪吧。十年前的事情,要怎麼說都可以。」夏羽低聲嘟囔。
 
  虎士郎沒有反駁,咬牙握緊太刀,低聲說完「玲瓏拜託各位了!」就快步前往戶外集會所。
 
  「我們也往倉庫前進吧,保險起見從邊緣繞過去。手勢與暗號繼續沿用,兩組距離五十公尺。」秦樓月流暢吩咐,接著與張定緯往村長家飛掠而去。
 
  李少鋒多等了幾秒才收斂氣息,並肩和夏羽飛掠跟上。
 
  村子並不大,村民又全部聚集在戶外集會所周遭載歌載舞。秦樓月四人很快就順利抵達那間擺放著農具的倉庫。
 
  秦樓月和張定緯先在附近繞過一圈確定沒有閒雜人等,等待片刻讓李少鋒、夏羽就定位,這才持著鋼刀分別站在倉庫大門兩側,準備進入。
 
  李少鋒和夏羽趴在勉強可以看見倉庫大門的藜豆田當中,凝神斂氣,等待八劔謙司被引開之後就進去救人劫藥。
 
  藜豆是超過一公尺的高莖植物,加上栽種間隙頗密,相當適合躲藏。
 
  李少鋒趴在泥土地,聞著藜豆莖幹的獨特清淡香氣,專注等待。
 
  這個位置依然可以聽見從戶外集合場傳來的祭典歌舞聲響。人聲嘈雜,即使聽不清楚內容也能夠感受到大多帶著歡愉氣氛,並未聽見爭執、混亂。
 
  這麼看來,虎士郎應該失敗了……希望至少有在廢棄陷阱找到備用藥膏。李少鋒暗想。明明秦張兩人踏入倉庫不到十幾秒的時間卻覺得時間過得特別久。
 
  「──抱歉了,剛才學長是正確的。」夏羽突然低聲說。
 
  「正確的人是樓月學姊,我也只是賭氣的誤打誤撞。」李少鋒搖頭說。
 
  「我是指更之前的那段對話。即使為了保護學長,我也做得有些超過……今後只要是學長深思熟慮過後得出的決定,不會為此感到後悔,那樣就夠了。身為陪伴在『受到啟發之人』身旁的紀錄者,我會全力支持。」夏羽說。
 
  「如果今後又遇到意見分歧的情況,妳還是有可能會使用粗暴手段強行反對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當然會視情況當場臨機應變。」夏羽聳肩說。
 
  「怎麼有時候會覺得在各種方面都很成熟,說是圓滑也可以吧……妳真的是國三生嗎?」李少鋒忍不住皺眉問。
 
  「學長在國小、國中教室發呆放空的時候,我則是日以繼夜地習武練氣,並且閱讀大量藏書,思想也會因此變得比較成熟吧。雖然是來自紙本的知識,卻也不失為一種人生閱歷。」夏羽輕笑著說。
 
  這是被敷衍過去了吧?李少鋒想歸想,也沒有繼續追究。
 
  「話說回來,學長,你有想過玲瓏沒有接受儀式的後果嗎?」夏羽突然又問。
 
  李少鋒一怔,來不及細想就注意到不遠處傳來腳步聲與嬉鬧聲響,低聲說「羽兒,有人過來了──」。
 
  話音未落,夏羽的身影一閃,無聲騰挪到旁邊道路,銀光一閃。
 
  下一秒,兩名才剛靠近的村民碰然倒地。下顎都有著被刺穿的小小血洞,幾秒後才緩緩流出混雜著鮮血的深色液體。
 
  夏羽面無表情地將銀針轉了一圈,用其中一人的雪衣擦去血漬後插回後腰皮套,迅速將兩具屍體拉入藜豆田,再度趴回李少鋒身旁。
 
  由於她的動作行雲流水到理所當然,李少鋒直到夏羽趴回身旁的時候才愕然低喊:「妳,這、這個……還有敲昏勒暈之類的手段吧!而且他們也不一定有注意到我們啊!」
 
  「殺了最簡潔明快。」夏羽淡然說。
 
  「……對於大部分的麻煩事情,殺了都是最簡潔明快的做法,那也不表示都得下殺手啊。他們甚至不是儀式的協助人員,就是普通村民。」李少鋒難掩詫異地說。
 
  「我不打算在此爭辯這件事情,請專心預備。」夏羽平靜地說。
 
  李少鋒咬緊牙關,低頭凝視著躺在地面的村民屍體,在心底某處知道夏羽是正確的──這裡是克蘇魯遊戲的場所,在單對單的情況下,連修為最高的夏羽都不一定有辦法穩勝八劔謙司、藤原泰造,更何況村民們有人數與地利優勢,己方的情況甚至說命懸一線也不為過,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應該下殺手,否則若是他們高聲呼喊,陷入被包圍的局面就糟糕了。
 
  這個瞬間,李少鋒不禁想起殲滅軍的十七條人命。
 
  在參加遊戲的前一刻才突然得知這個驚人事實,來不及追究就得面對更加急迫的遊戲,經過這幾天的沉澱又因為方才再度湧現心頭。即使有取信於教團聯合、確立臥底身分的命令,濫殺無辜依然是不應該被允許的行為。
 
  「學長,請專心,你這樣的狀態很容易壞事。」夏羽說。
 
  「……我知道妳是對的,然而剛才有其他選擇。」李少鋒堅持說。
 
  「那是因為想到了殲滅軍的事情嗎?」夏羽瞥了一眼,嘆息說:「果然啊,學長的心思真的很好猜。」
 
  「妳在蒼瓖城可以毫髮無傷地弄昏一整棟樓的教團聯合成員,卻選擇果斷殺死殲滅軍的成員,也毫不猶豫地殺死遊戲住民,因為銀鑰也是教團隊伍嗎?」李少鋒問。
 
  「……那個時候殺人會嚇到學長。」夏羽說。
 
  「這樣算是解釋嗎?妳想要說自己的本性就是如此?」李少鋒忍不住反問。
 
  「世界上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是非對錯,只要換一個立場,原本多麼正確無比的事情也會變成錯誤……不如說,根本不會有人會覺得自己正在做壞事、做錯事。」夏羽輕聲說完,擺出這個話題已經結束的態度,繼續放遠視線盯著倉庫。
 
  李少鋒偏頭凝視著橫倒在不遠處的兩具屍體,沉默地沒有回應。
 
  數十秒後,夏羽突然開口說:「情況不對,拖得太久了。」
 
  「……咦?」李少鋒猛然回神就看見夏羽俯身向前飛掠,急忙起身,跟著掠過道路,閃入大門敞開的倉庫。
 
  倉庫內部晦暗不明,必須透過天花板小窗透入的些微光線配合感知變化強化視覺才勉強能夠視物。各種大型農用道具與雜物道具整齊推放,然而都沒有使用過的跡象,地板或牆壁更是沒有塵埃,顯然近期有人細心打掃過。
 
  秦樓月和張定緯站在角落。兩人之間的腳邊是塊長寬約一公尺的地板,定眼細看可以發現材質不同於周遭。
 
  「怎麼了嗎?」李少鋒見兩人沒事,略感安心,隨即低聲問。
 
  「下方密道理當通往進行儀式的房間,然而沒有任何聲響,也沒有感應到八劔謙司的真氣源。」張定緯沉著臉說。
 
  夏羽立刻整個人趴在地板,以單耳貼地的姿勢聽了幾秒才起身說:「下方有不小的空間,卻如同定緯學長所言,完全沒人。」
 
  「虎士郎那邊如何?」秦樓月問。
 
  「應該不太成功,樂音沒有停止,而且……也有村民到處走動。」李少鋒斟酌著詞彙,曖昧帶過夏羽輕描淡寫殺了兩位村民的事情。
 
  「感覺不妙,我認為不應該下去。」張定緯沉吟說。
 
  「如果這是空城計,我們也不能這樣待在上面等著他們將玲瓏砍頭。」秦樓月抿嘴說。
 
  「下面是密室,守住唯一出口的我們有壓倒性優勢……雖然就現階段來看,更有可能存在著八劔虎士郎不曉得的第二條密道,玲瓏和其他村民都已經從那邊離開了,八劔謙司則是斂氣藏在下面,準備偷襲。」夏羽說。
 
  「八劔謙司必須負責主持儀式,更有可能是藤原泰造守在下面。」秦樓月說。
 
  「那樣更好,村長的消息絕對會比八劔虎士郎更牢靠。現在反倒希望他真的在下面了。」夏羽殺氣騰騰地說。
 
  李少鋒曾經在能力當中見到藤原泰造拂袖震飛虎士郎,再加上他有辦法將氣息內斂至徹底瞞過其他玩家長達數天的時間,修為絕對不亞於八劔謙司,提醒說:「不要輕敵。」
 
  「活捉起來逼問情報自然比反殺更難,但是單對單的話,沒有問題。」夏羽單膝跪在地板,作勢就要掀開。
 
  李少鋒突然想到一點,急忙伸手壓住夏羽手背,緊張地問:「等等,沒有那種不按照特定手法掀開就會觸發陷阱的機關嗎?」
 
  「看起來就是單純的金屬板。雖然沒有隱匿、潛伏、追蹤那麼擅長,我也在這方面也下過苦心鑽研,不會犯那種低級錯誤。」夏羽自信地說。
 
  李少鋒轉念一想,銀鑰臥底確實需要精通偷盜相關的技巧,否則要是混進去卻無從下手,只能夠當一個普通成員豈不是糗了,當下緩緩退開。
 
  夏羽放輕動作地掀開金屬蓋,露出下方可供兩人並肩通行的階梯。
 
  光線晦暗,無法一眼望到盡頭。
 
  「我下去探探情況。如果爆出氣息衝突,請學長姊們立即斂氣到極限,無論誰上來都直接攻擊要害。」夏羽說完就悄步踏下階梯。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
2021-11-29 00:20:17
佐渡遼歌
大家都在互相算計!!
2021-11-29 01:36: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