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四根羽翼—選擇的路(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1-27 20:00:02 | 巴幣 2 | 人氣 55


隔天早上,天送月回去宿舍之後,並未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坐在樹上,靜靜望著下方窗戶內側的情況。

那是一個白髮少年,校服的最上面的兩顆釦子不扣,露出鎖骨以下的一些肌膚,肌膚上有些傷痕,顏色很淺卻不會自動消失。

那個白髮少年正在吼人,臉上爆著幾條青筋,接著對兩個和他同年紀的人動手。

「為什麽這所學校會收這傢伙啊?」天扶額嘆氣,羅佩亞學院只看入學成績,不過濾學生的品行,即使如此,也很少會收到不良少年。

特殊能力部比較特別,需要經過特別的考試。高中部的第一道門檻是全國性的高中入學考試,全科平均八十五分以上的能力者才能進入第二輪的筆試和術科考試,第二輪考試兩項都達到八十分以上才會錄取。

羅佩亞學院的特招生是不用考試,但需要有實力認證和特殊的家境才能錄取,而且只有五個名額。

無論是一般生還是特招生,都不會被檢視態度和性格,雖然每年都能收到實力優良的學生,但這些人的品性卻都有點微妙。

「說起來,這屆的一般生還真奇怪呢。」音之刃的聲音從天的後下方傳來。

「是很奇怪,有些人的實力贏過這屆的特招生。」

「那些打得過特招生的,除了一個月.佩達以外,全都不是你的對手。」

「是這屆的特招生太廢了,只有我和松的實力是足夠的,說白了就是錢塞得多,才能弄來那種證照。那三個人跟妳一個普高部的打,一點勝算也沒有,到底是哪來自己比一般生還強的自信呢?」

「他們大概以為贏過大部分的一般生就贏了吧?」

「他們去跟慶打架會沒命。」

「好了,廢話不說了,軍師大人,音檔解析完了,他們說已經把改造人軍隊送去處理了,並且,疑似在藤草村找到黃金劍。」

「立刻派永他們去藤草村偵查,之前去藤草村有找到類似的痕跡,後來氣息太過混亂,最後氣息消失在翠山的半山腰消失。」

「附近沒有明顯的地標嗎?」

「沒有。」

「要不要,乾脆先讓永他們去偵查宰相他們的舉動?我很在意改造人軍隊送去處理的意思。」

「我知道了,翠山那邊分一組帶我拜託研究組和道具組研發的東西過去探查,別讓王室察覺。」

「好喔,不過我不太好靠近那一帶,之前差點變成偽魔獸。」

「就是因為有偽魔獸我們才查不下去,可能要先讓其他人清理一下了,大概是舊版的吧?」

「有我和二代舊嗎?」

「或許有。」

「那就叫戰鬥小隊第五、六、七小隊去翠山打一下怪囉。」

「三十幾個人夠打了,我之前去救空的時候清掉三分之一。」

「我下課就去安排啦!」

天點了點頭,音之刃的氣息迅速遠離他,他發現鬧劇結束後,默默從樹上跳下去,拍了拍身後的灰塵,想著:「提醒一下好了。」


第二節課,異能組一年一班的教室,老師講課講到一個段落之後,停下來,輕咳一聲,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今天,我們班有一位非常重要的同學加入,想必各位女同學們一定很期待他來吧?」

一群女學生先是疑惑了一下,接著迅速反應過來,教室內變得嘈雜。

「慶.希羅同學,你可以進來了。」

一聽到這名字,空也迅速反應過來,把書包從身旁的空位拿走。

慶走進來的時候,班上的同學視線也盯在他身上,女孩們露出害羞的目光,有些女孩拿出鏡子,開始整理頭髮,還有人拿出簽名板,打算衝上去時,有誰抓住了拿著簽名板的人,用如天籟般的嗓音說:「禁止要簽名。」

「咦?天?」月一臉愕然,沒想到天會突然間出現。

「哇靠,特招生,你來幹麽啊?」鵲一臉震驚。

幾個人對天露出厭惡的表情,但有的女孩仍一臉陶醉,還有人口中飄出:「特招生居然也有這麽帥的?」
「會不會跟空太像了點?」

「你們見過長得不像的同卵雙胞胎嗎?」

「我倒只見過長得差很多連個性也相反的異卵雙胞胎。」空挑了下眉,聳了聳肩,「哥,你到底是來幹麽的?」

天愣了一下,用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回到慶的身旁,將一疊資料和假單交給老師,「抱歉,慶又要請假了。」

「請問,你是慶同學的什麽人?」

「有人委託我負責照顧他,我是他的朋友。」

老師拿起假單,更加疑惑,「慶的喉嚨不是受傷嗎?這樣還要讓他工作。」

「是的,經紀人說有些工作太難推掉,不過不會讓他開口。」

「他的出勤很危險,不能少請三天嗎?」

「最好不要,我擔心慶出事。」

「他的室友都會照顧他。」

「他的室友能力不足。」

「這有什麽關聯?」

「慶的身體有點特別,不是他的室友能處理的等級。」

「雖然不清楚詳情,但是這麽嚴重的話,我還是會讓他請,可是最起碼考試要來喔。」老師頗為無奈地在假單上簽名,將假單交給天。

「慶,中午阿修會來。」

慶點了點頭,接著在黑板寫下:「聽說你和你弟弟吵架,不和好?」

「那不是能輕易和好的事情吧?」

「我知道我以前沒考慮到你的心情,是我不好,還害你老是被罵,你的心裡不平衡也是當然的,可是我沒有惡意。」

「我看得出來,這就是微妙但不討厭的理由。」

「啊咧?不討厭?」

「我沒有討厭你,但也稱不上喜歡,所以才用微妙來形容,懂了沒?」

「喔喔喔!原來是這樣,沒被討厭就好,害我以為你很討厭我。」

「如果我很討厭你,就不會叫你在偽魔獸攻擊街道之前窩在學校了,而是直接把你踢去當怪物的晚餐。」
天說完之後,轉眼間移動到門口,「我不打擾各位上課了,再見。」

月似乎有話想說,想了想,用通訊軟體傳了一則訊息給天。

慶用黑板簡單自我介紹一下後,留了一句:「下課勿煩。」走下台,走到空身旁的空位。

空露出開心的笑容,對於誤會解開,顯然鬆了一口氣。

慶看了他好幾秒後,在黑板上偷偷寫下:「真單純。」寫完後立刻擦掉,當成自己什麽都沒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