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柒繪 鳴響 -1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11-27 18:00:04 | 巴幣 130 | 人氣 113


【柒繪—鳴響】


男人,名叫張善。
六十三歲,是嘉義聖濟宮的乩童。
其宮主祀三官大帝,即掌握天庭、地府、水域的道教極高神祇,又稱三界公。所謂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即象徵其無上權能。而三元節則是指三官大帝各自誕辰,其中影響最為深遠莫過於普渡孤魂野鬼的中元節。

狀似破爛的皮箱內,則裝著道教五寶法器。
分別是七星劍、狼牙棒、鯊魚齒、月斧以及刺球。
在起乩的過程中,被神靈附身的乩童會以五寶法器往自己身上揮舞,使鮮血淌出,此乃一種驅邪除煞的宗教祭儀。儀式結束後,在神威庇蔭下,傷口往往痊癒得十分快速,且不會留下任何疤痕。

這五寶因長期受此儀式加持,故具斬妖除魔之能。

面對蟬時雨,張善率先抽出鯊魚齒準備開戰。
鯊魚齒乃是鋸取鯊魚的嘴前齒製成,長約三尺。且選用鯊魚齒有其規制,排列於兩邊的尖齒數目雖不一致,但須符合「神治鬼,鬼治神」的數訣。
假若為兇數,則要拔除多餘尖齒,否則將成凶器。其用主在調遣天兵天將。

「我不認識你。」
蟬時雨無心迎戰,試著釐清和張善間的誤解。
張善緊繃著一張臉,握緊了手中法器。「這充滿怨恨的妖氣。沒錯,我要找的就是你!」
「你找錯對象了。」
「妖孽,別狡辯!」張善厲聲壯膽,旋即揮斬法器。「償命來!」

眼看一場激戰於焉展開,躲在大廈外部柱子後面的和、夏二人不敢輕舉妄動。
和沐凡搔著一頭蓬髮,無奈道:「怎麼半路殺出個老伯啊?」
「阿沐你看,他用的武器好特別喔。」感到新鮮的夏七七振聲道。
這時,倀鬼童子爬上夏七七肩上,遙望著前方的張善,並著眼於其特殊法器。
「原來是鯊魚齒啊。」
「鯊魚的牙齒,還有這種法器喔?」
「那是道教通靈人中的『乩童』,所用的五寶法器之一。」

蟬時雨身上散出如墨渲染般的妖氣,隨即移形換影避開了鯊魚利齒,轉瞬間來到張善身後,明明躲過了攻擊,但行進路線卻彷彿徐步直行,沒有一絲迂迴閃身,簡直像是直接穿越張善的身體似的,一股難以言喻的違和感充斥四周。
「怎麼會……」張善不敢置信,蟬時雨竟憑空消失眼前。
蟬時雨手拉緊了琴盒揹條。「別逼我。」
張善轉過身,像條緊盯著獵物的瘋狗怒吼:「呀……」
又一橫砍,腰斬蟬時雨,卻似清水撥開了墨痕,撲空手感無疑道盡眼前只是殘影。如墨妖氣在掃過後重新凝聚身形,蟬時雨宛若從未離開過原地一步。
「你連我的『蜃影』都無法破解,是殺不了我的。」
「少瞧不起人了!」
只見張善反手將鯊魚齒刺進自己身上,再隨著飛濺的血液拔出。受到血液牽引影響,鯊魚齒散發出微微光芒,增輻了凝聚在上的靈力。
「奏請三十六路天兵天將,火急如律令。」張善手劃劍指,口誦法咒。「『天罡六壇咒』,『破穢斬』!」

莊嚴的天將法相在張善身後一瞬即逝,借予驅魔聖力,來勢洶洶,蟬時雨蜃影之術被聖氣驅散,萬般無奈之下琴盒開啟,以吉他擋住這沛然一擊。
「什麼竟然擋住我的鯊魚齒!」
張善對於吉他紋風不動,深感訝異,即使有妖氣纏繞也不該毫髮無傷。
「我的吉他是以高硬度的巴西黑壇木製成,甚至比鋼鐵還硬。」
蟬時雨利用吉他和鯊魚齒僵持時,一個半轉欺身至張善跟前,賞了其腹部一掌將其推飛數丈之遙,力道卻不至於傷害到他的身體機能。

同時間發現街頭正上演了一齣鬥毆戲碼,行人紛紛走避,將街道四周淨空。隔著馬路的另一邊人行道上,則駐足著三三兩兩議論的人們在看熱鬧。

「哇啊!」被打飛的張善勉強穩住腳步,靈力卻已消耗大半。
蟬時雨手捉著琴頸,以冰冷眼神接觸。「這是最後通碟,再逼我後果自負。」
「哈……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就是天生反骨!天罡六壇咒,『破邪錐』!」
張善將自身靈力全部貫注至鯊魚齒上,豁命以夾帶聖力的刺擊,衝向蟬時雨。

雨,又點點飄下。
彷彿傾訴著淋溼的人,註定逃不開命運的浪濤。縱然此刻或許只是一點漣漪。

蟬時雨揹起吉他將琴頭對準前方,赫然十個鎗管排成圓周狀從琴頭處伸出,旋即蟬時雨將妖力匯入吉他內,竟轉化成無數子彈掃射而出,一如機關鎗。
「啊……」
彈雨般的妖力圓珠貫射了張善全身上下,使得步履為之凝滯。
隔街旁觀的人群同時沸騰出此起彼落的尖叫聲,甚至有人打手機報警。

千鈞一髮,忽然萬彈齊發的眼前,赫見幾何圖案及以草書撰寫的符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建構出一幅巨大的魔法陣矗立而現。
「這是?」
「天護!」
霎時間,所有妖力彈仿如泥牛入海,盡被天護化消得無影無蹤。
瞧見有人插手干預,蟬時雨同時停下射擊。

擋在全身彈痕,搖搖欲墬的張善身前的是和沐凡、夏七七兩人。
「唉,還是衝出來了。」和沐凡用手扶住頸後,扭動著頭。
夏七七則一臉理所當然道:「總不能眼睜睜看他『領便當』吧!」
「啊,麻煩死了。自從天護覺醒後,感覺我好像變成救援型的角色了。」
「風頭都你在出,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啊?」
「我可不是妳,只想悠悠哉哉地躲在最後面而已。」

張善用鯊魚齒拄地撐持著虛弱的身軀。
「你們是……」
和沐凡漫不經心道:「過來扶老爺爺過馬路,日行一善的年輕人,大概是這樣吧。」但眼神卻不敢輕易移開蟬時雨身上。
夏七七低聲向和沐凡詢問:「真打起來,我們會不會被秒殺啊?」
「想辦法找機會逃跑吧。」和沐凡用細若蚊鳴的音量回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