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51 吃飯最大拉

小光光 | 2021-11-27 17:29:27 | 巴幣 0 | 人氣 23

NEW
資料夾簡介

曉月為了避免切斷的刺擊被當作平台,獵變蜥直接攀附於劍刃之上。

飛快的移動速度與瞬間侵蝕武器的強大腐蝕力,他訝異之餘只能放手。

同時獵變蜥看準敵人失去武器的瞬間,一躍而起發動奇襲。

「真是一手壞棋啊...!」

瞬間低下身改變重心,曉月拾起在空中落下的長劍,順雷不及眼耳之勢將敵人砍落於地。

「阿...太習慣了」

扔掉腐敗的武器,看著在小上一倍的蜥蜴,曉月拿出新一把武器。

「笨蜥蜴,你還有什麼就盡快使出來,我沒有耐心陪你慢慢玩」

一步步靠近的同時,他接著說到:

「鹿迪還在等我,你要是沒有花樣就乖乖領死」

當曉月靠近到雙方的距離只剩一步之遙,身上溢出的恐懼讓四周顯得異常的冰冷。

而在恐懼蔓延,隨時都會一觸及發的氣氛中,獵變蜥率先發動攻擊。

「看來你是聽不懂啊,我就在說一次!」

抓住獵變蜥攻擊的舌頭,曉月緩緩地、慢慢的再說了一次。

「把握最後的機會,不然就現在死」

瀰漫於四周的恐懼開始慢慢的,隨著曉月的意識集中在敵人身上。

而這樣的寒冷刺骨就讓戰鬥在瞬間畫下句點。

「呃...該說不愧是蜥蜴嗎....」

變溫動物直接沒了反應,曉月只能很尷尬的撓撓頭,隨後一把砍下蜥蜴的腦袋。

而在魔物化成光輝後,地面上多出了幾個掉落物。

「蜥蜴的肉、鱗片這些都能理解,不過顯示不明的眼球是怎樣?」

收起蜥蜴所掉落的素材,曉月拿起被裝在玻璃瓶內的眼球晃來晃去的觀察。

「說起來,這種保存器官的液體到底是什麼?」

雖然看眼球在液體裡晃來晃去意外的有趣,但是不小心把它撞傷怕是會有所損失,幾下的功夫他就乖乖的把東西收好了。

「好了,也不能讓鹿迪身陷危險太久」

走向傳送陣,腳下傳來一段「咯喀」的聲音,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有所遺漏。

「這又是什麼?」

拿起地板上通透的玻璃鑰匙,觀察它的外觀時,曉月也一並鑑定,不過結果卻出乎意料。

關於鑰匙的信息幾乎都無法看見,唯一顯示的只有它的名子:不具型的鑰匙,至於說明則是被???簡單的帶過。

而在滿臉狐疑,準備收起鑰匙之時,它卻化作魔力被全知書給吸收。

「我還想研究一下的,不過看起來是省下這功夫了」

曉月翻閱全之書,看到他裡頭零散的敘述才開始明白,全之書的紀錄必須是自己有所理解的部分。

「難怪...關於過去"王的記憶"會顯得如此殘破不堪,記錄著七十二魔神的頁面如此表層」

明白了未來努力的方向,曉月踏上了傳送陣回到了第18層的入口。

「不是阿!這樣我要從何找起」

眺望著一覽無遺的樹海,曉月除了苦笑不知道該做何表情。

難過之際,來到下面他發現了不幸中的萬幸。

「至少一些記號還在」

幸虧下面的環境還沒有產生劇烈變化,曉月之前沿路做的標記還存在,原路返回還存在希望。

隨後回到了最後分別的石門處,曉月看到了相當意外的一幕。

「有這麼讓人生氣嗎...」

聽到鹿迪為了難吃的保存食物在哀號,甚至對強塞食物過來的手作勢要咬,曉月不由得好奇起自己不見的這十幾個小時發生什麼事情。

「玩得很開心嘛」

「親愛的!」

看到曉月,鹿迪喜出望外,不過下一秒就被老者與墮天使拉著綁繩站起來。

「不許動!她是我們的人質」

「人質嗎...你覺得我會聽信你這番話嗎!」

曉月一踏步向前,兩人就被那不言而喻的恐懼感染。

「別過來!你就不怕她出事嗎!」

看他們將小刀抵在鹿迪的脖子上,他冷冷的笑到:

「鹿迪可不比我弱小,她只是期待著英雄救美的少女情懷」

「呃...親愛的,其實這繩子有阻隔魔力的效果」

「好...吧,你們贏了」

十分的尷尬,曉月還高舉雙手的把剛剛走出去的數步全部還了回去。

「不管等等要爭執還是怎樣的,先讓鹿迪吃飯,你們沒意見吧」

「沒問題,不過你可別耍花樣」

「怎麼會呢」

從道具欄中拿出食材,他便開始起爐灶、備料,準備料理。

當曉月開始大火爆香,濃厚的香味吸引了墮天使的注意。

「你在做什麼」

「沒什麼,就只是將配料炒香」

聞著令人食慾大動的香氣,墮天使失了神,要是老者沒有停醒自己,她都不會沒注意到自己已經邁開步伐,往料理走去。

「親愛的!我的麵要加蛋!」

「好好好,跟之前一樣,一顆滷蛋」

不下一會的功夫,鹿迪最喜愛的雜燴湯麵就完成了。

聞到那飄來的清香,鹿迪已經踢踏著腳,按耐不住自己了。

「快!快拿給我!」

「馬上來」

雖說是馬上,但是曉月剛向前,刀刃就靠近鹿迪的脖子。

「別這麼緊張,我把麵放這邊,你拿去餵鹿迪吃可以了吧?」

「好!那你就趕緊閃開」

老者揮揮手,趕走曉月。

「你在開玩笑嗎?」

看到他意思意思的退後兩步,老者不禁放大音量。

「你們到底在擔心什麼,我又不會拿鹿迪開玩笑」

「親愛的~」

鹿迪一臉陶醉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有哪裡出問題,但是老者也沒精神去理會,只是要求著曉月讓出自己與碗麵1.5倍以上的距離。

而曉月也只是嘮叨抱怨兩句,隨即就照做。

保持著警惕,老者很快速的拿走麵,回到墮天使身旁。

「筷子呢?」

「什麼筷子?」

鹿迪的質疑讓他滿臉問號。

「你是白癡嗎?吃麵不用筷子,怎麼吃?徒手抓嗎!」

「呃...」

「給我去拿!」

儘管是人質,氣焰是如此囂張,但是老者卻被罵的啞口無言,只能回去放麵的地方拿筷子。

而在這段時間內,鹿迪與墮天使達成了某種協議,捆綁的繩子從全身變成雙手裸露在外。

---分隔線---

其實我快不知道這段劇情自己在寫什麼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