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5-03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1-11-27 16:51:21 | 巴幣 18 | 人氣 85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媽媽你看!是金髮的人類欸!」
「真是的…,這樣評論別人的長相很失禮喔。」
走在街道上,一個有著老虎耳朵的小男孩拉著一旁大人的衣領大喊著。
芙蕊目光轉向對男孩說教的大人──不知道該說是恐怖還是有趣…,這個虎媽媽看起來像是傳說中會吃掉小孩的腳色。
 
「芙蕊真的是不管到哪個地方,都會引起注意呢。」
斯芬克微笑著走近,一手晃到芙蕊的前方。
「…在帝國的話,明明金髮比白髮還常見啊。」
芙蕊有些不滿的咕噥,一邊老實地抓住了斯芬克的手。
 
這裡是第二個亞人聚落,達爾買。比起第一個全為木造建築的聚落,這個幾乎都是石建築的城鎮,看起來生活水平高了不只一個等級。
但長相上倒是沒什麼區別…,不,也許是有區別的,只是在純人族的芙蕊眼中看來,和分辨兩塊牛角麵包長相差異一樣困難。
 
「那麼,根據芙蕊對我的了解,你認為我們應該到城鎮的哪裡報到呢?」
「……一定又是哪個女人的家裡吧?」
「不是啦,我們得先去消息流通的地方看看最近有沒有發生需要注意的事情。」
「消息流通的地方……你是說酒吧嗎?」
 
斯芬克歪了歪頭。
「確實,餐廳之類的地方是最好判斷一個城鎮的狀況…,不過如果是達爾買的話──我剛好跟鎮長有點交情。」
芙蕊的心稍微揪了一下──她暗暗期望這個鎮長是長滿絨毛的軟綿綿亞人。
 
──五分鐘後。
 
「……」
在芙蕊面前的是一隻超巨大青蛙。
而且芙蕊非常肯定,自己並不會稱其為青蛙亞人。
 
因為從牠身上根本看不到人類的特徵──這分明就只是一隻被放大了數十倍的青蛙而已啊!
 
也是直到此刻芙蕊才理解,她看到鎮長的感覺,想必和虎孩看到自己的感覺是一樣的吧──沒想到那個虎媽媽居然還要小孩克制住自己想要大叫的衝動,這讓芙蕊不禁覺得十分佩服…。
 
「那麼鎮長,近來有發生甚麼需要我幫忙的事情嗎?」
「…沒有呱。」
斯芬克就像是在參與甚麼整人節目一樣,對著巨大的青蛙平靜的交談著。
 
聽到那聲呱以後,芙蕊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奇怪。但她絕對不允許自己笑出聲來,那實在太過失禮…。
她有預感自己的臉快要抽筋──原來跟巨大青蛙交談看起來會那麼的有喜感嗎?
 
「也不需要甚麼物資流通嗎?這裡沒有缺食品?」
「沒有呱,上次採購量已經夠撐過冬天了呱。」
「恩,那看來我們可以直接趕去下個地方…,對了,我前幾天有觀察鋸魂公的動向,牠正要從達爾買的正北方往東南移動,半年內這裡不會受到影響。」
「一直以來謝謝你一直幫忙注意那傢伙…呱。」
 
兩人很快地陷入沉默,但似乎不是因為沒有話題…。
芙蕊總覺得斯芬克的表情應該是欲言又止──似乎和他相處久了以後,芙蕊也開始能夠讀出對方隱藏在那瞇眼笑容下的想法。
 
彷彿在應證芙蕊的猜測,斯芬克輕咳一聲開口問。
「──那些傢伙過得怎麼樣了呢?」
「……呱。」
對於斯芬克隱晦的問句,鎮長的眼睛終於眨了兩下。
牠用那隻被蹼包裹的手掌緩緩拉開抽屜,夾出裏頭精緻的石鑰匙。
 
「您可以去看看他們呱。但…恕我失禮,這個女孩不要過去比較好呱。」
「我也這麼想。可以麻煩您暫時照顧一下她嗎?她叫做芙蘿。」
芙蘿是斯芬克和芙蕊討論出來的假名,那是為了避免歐格魯相關人士聽到出現問題而設立的對外名稱。
但芙蕊此刻注意力完全不在名字之上,她有些驚訝地從沙發上站起。
 
「等、等等?!你要幹嘛?為甚麼要讓我留在這裡?」
「啊,我大概傍晚就回來了,要去見見一些小朋友…」
「──我也要去!」
沒等斯芬克說完,芙蕊就焦急地打斷了他的發言。
 
並非芙蕊喜歡跟在斯芬克身邊,而是她知道自己不該待在大青蛙附近──她本來就對亞人的習俗相當不了解,眼前的青蛙又莫名的戳到她的笑點,等等要是不小心做了甚麼具有侮辱性的舉動──芙蕊實在不敢想像後果。
 
「不行欸……那群小朋友看到芙蕊你的話…會很難過吧。」
「…難過甚麼?是因為我的長相嗎?」
芙蕊一時之間聽不太懂。
「不是的,那些小孩因為一些原因,必須要待在一個無聊的地下室──他們一直很想跟我出去冒險,但是我對他們的說詞是『我不擅長帶人旅行』──要是他們突然看到我身邊多出了伙伴,一定會難過的。」
「……」
 
如果是這種理由的話……芙蕊確實可以諒解。
按照她對斯芬克的了解,斯芬克應該不會時常來陪伴那群小朋友。
而如果一直努力表現的懂事的小孩,發現身旁親近的大人欺騙了自己,無論理由如何,想必都會讓心裡很不平衡吧。
 
「好、好啦,那你…去忙吧。」
芙蕊暗暗決定接下來甚麼事情都不要做,她要一直裝睡到斯芬克回來接人。
 
斯芬克溫柔的摸了摸芙蕊的頭。
芙蕊也開始適應那粗糙的皮手套觸感,她垂著眼不接觸斯芬克的視線。
 
 
「那群孩子,是具有精靈血脈的亞人呱,我們稱為…精靈之子呱。」
等斯芬克離開後,大青蛙突然自顧自地開始講解起來。
芙蕊連忙低下頭,她是真的不想在這種嚴肅的話題中表情輕浮。
 
經過一番介紹,芙蕊大致明白,精靈之子是對具精靈血脈的亞人所使用的稱呼。
 
精靈之子的魔力量遠超三階,但因其運用能力低下,導致這些亞人並不能妥善使用天生的豐沛魔力,僅僅作為承載豐富魔力的容器。
 
而這樣的狀況也使不肖人士對其動了歪念,將精靈之子當作各式魔具的電池來使用,非人道利用精靈之子的技術在暗中發展起來,他們也因故成為了黑市裡相當熱門的商品。
 
聽鎮長的敘述,斯芬克曾經有段時間接觸過黑市,後來因緣際會的買下了一些水生類精靈之子,並移交給鎮長暗中保護──但鎮長實際上並沒有能力保護他們,最後的對策成了在地下室建造水域,以供這些精靈之子最低限度的生活品質。
 
「他們都情願待在地下室嗎?」
芙蕊忍不住好奇的問。
「那些孩子,曾經親眼看著同樣遭遇的精靈之子們是如何被對待呱…,所以比起快樂,他們更想追求活著呱。」
 
「…如果我說,我們歐格魯有地方也許能夠讓那些孩子快樂的生活,你們會同意讓他們過來嗎?」
「人族?呱咯…,我會問問斯芬克先生呱。」
大青蛙面無表情地看著芙蕊。
 
「…你們對人族不信任,卻能信任那個男的嗎?」
「斯芬克先生呱…不是你們其他人可以比較的對象呱。」
「…。」
到目前為止,芙蕊遇到的每個亞人總是異口同聲的讚美著那個奇怪的傢伙…,聽到現在也已經不怎麼訝異了…,芙蕊只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真遺憾。對了,那關於精靈之子的事情,為甚麼敢跟我說呢?我不也是令人懷疑的人類嗎?」
「斯芬克先生的同伴我們也絕對信任呱,就連屍人也一樣呱。」
「…原來如此。」
芙蕊立刻想起那個屍人女孩。這些亞人想必已經見過屍人女孩,但基於對斯芬克的絕對信任而決定不再懷疑其同伴…。
 
「不談這些事情了呱,斯芬克先生快回來了,和你說的都要保密呱。」
「咦?你們不是信任他嗎?」
「但先生不會希望我跟你解釋的呱,他總是想一個人承受所有事情,呱。」
「…真是的,好啦。」
芙蕊沒好氣的點了點頭。
「每個人都在顧慮他的感受…,那我的感受呢?」
 
「雖然不知道妳怎麼了,不過聽起來你也過得很辛苦呱。」
「難道你見過其他和我同年紀,卻到處流浪的可憐蟲嗎?」
「…顧慮自己的感受是正常的呱,但是你要想想…顧慮你的感受,對其他人有意義嗎呱?。」
「甚麼?」
芙蕊有些被激怒,不滿的瞪向青蛙。
但青蛙鎮長的五官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緒,至少身為人族的芙蕊看不出來。
 
「我們會顧慮斯芬克先生的感受,是因為斯芬克先生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呱…,如果你也希望被關懷,你應該要讓自己變的重要呱。」
「這甚麼詭異邏輯──」
芙蕊正想反駁,門外卻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一隻蹦蹦跳跳的兔人男孩在窗戶外報告著。
「鎮長先生!有三個受傷的人類想要進村莊避難…!」
「…這就來呱。」
鎮長先生對著芙蕊點了點頭便緩緩走出房屋。
 
人類?在這個已經不知道離帝國有多遠的亞人部落還能遇到其他人類嗎?
芙蕊好奇地在門口探頭。村落的出入口已經聚集不少的亞人。
 
「發生了甚麼事情呱?」
鎮長朝著人群中心走去,亞人們看清來者以後紛紛讓路。
人群中心是三個看起來剛經歷奮戰的人類。
 
「你就是這個小鎮的…鎮長吧。」
最先開口的是一名皮膚黝黑的綠髮男人。他有氣無力的半靠著木牆,腹部護甲破了一個顯眼的大洞。
「我的同伴傷勢比較重,可以麻煩你們先幫她治療嗎?」
鎮長隨著男人的手指方向看去──他口中的同伴是一名橘色短髮的女人,正按壓著左手出血部位試圖止血…,看起來並沒有傷到動脈。
 
不過沒等青蛙鎮長吩咐,已經有一個白鼻亞人拿著傷藥衝了出來──橘髮女感激的接過,想擠出微笑卻看起來十分痛苦。
「這是怎麼回事呱?」
 
半跪在地的灰髮少年代替綠髮男開口。
「我們遇到一群自稱血羊的暴力犯,他們在西方的森林中,距離這裡大約半天腳程。」
少年邊說邊按壓自己的眼睛周圍──他的傷勢是三人當中最輕微的,但左眼的瘀青卻也十分引人注目。
 
「雖然我們靠著一些小手段甩開他們…,但以他們的行動方向來看,他們似乎本來就打算過來這裡…。」
 
「血羊嗎…?那確實有點危險呢。」
一旁圍觀亞人中走出一頭大棕熊。
「那是一個持有大量軍火的強盜集團…。」
 
「不過他們不是只活動在更東邊的區域嗎,為甚麼會跑到這裡?」
「我們這裡也沒什麼好搶的吧?」
「怎麼辦…我們有辦法對付他們嗎?」
其他圍觀的亞人們也不安的議論起來。
 
「聽到有強盜會害怕嗎?」
「嗚哇…不要突然出現啊笨蛋。」
本來正專心傾聽眾人說話的芙蕊,被斯芬克悄悄在耳邊的低語給嚇了一跳。
「不過你為甚麼不要站在木箱上就好,這樣踮腳尖也看不到吧?」
「吵死了,你這一點都不體貼的傢伙。」
面對斯芬克一臉憐愛的表情,芙蕊紅著臉停止踮腳尖。
 
「欸?我超體貼的吧,你看。」
「做、做甚麼啦!」
斯芬克邊說邊把芙蕊給抱起,芙蕊紅著臉捶了這可惡的變態一拳。
不過當視線終於能看到亞人圍住的三人後,芙蕊有些不舒服的皺起眉。
 
「嗚哇…看起來滿嚴重的欸。」
「呃,都是可以用傷藥回復的傷口,這樣算還好啦。」
斯芬克小聲的反駁。
 
「為甚麼要怕?目標真的是這裡的話,我們就把他們都打扁不就好了?」
方才的那隻棕熊受不了眾人如此恐慌,舉起左手大聲問道。
「沒錯,我們可不是吃素的!」
「而且要說戰爭我們也參加過啊,哪有甚麼了不起…」
「讓他們知道達爾買的居民有多強悍!」
和棕熊有同樣想法的亞人也不少,他們紛紛附和。
 
「斯芬克先生…您怎麼看呱?」
沒有跟著附和那些亞人,青蛙鎮長對著人群外的白髮少年問道。
「欸?這裡還有其他人族嗎?」
三個負傷的人類都用吃驚的眼神朝鎮長凝視的方向看去。青蛙鎮長平靜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多做介紹。
 
圍觀的亞人們也紛紛將視線轉向斯芬克──芙蕊看得出來,這些亞人或多或少都信賴著斯芬克,否則投來的目光怎麼會都帶著期待與尊敬呢?
 
「十分抱歉,我的想法可能比較掃興──但如果我是居民的話,我應該會在強盜們來之前先離開村莊。」
「甚麼?」
芙蕊非常驚訝的瞪向斯芬克──她完全沒料到斯芬克的回答會是這個。
而且顯然也不只芙蕊感到訝異,大多數的亞人也都用錯愕的眼神交頭接耳。
 
芙蕊代表著大家問出他們最想問的問題。
「你、你不想要拚拚看嗎?敵人只是一個普通的亞人犯罪集團吧?」
「血羊在更往西邊的部落間也算是小有名氣,他們的戰鬥水平連武裝部落都需要提防…我認為達爾買並不足以抵擋。」
「那如果算上我呢?我應該算是還滿優秀的戰鬥力吧?」
芙蕊焦慮的繼續追問。
 
「確實,這裡缺乏強大的火力輸出,加上你就會有更多勝算…,但你得考慮兩個層面──」
斯芬克就像是故意說給大家聽一般,慢慢放大了音量。
「第一,對方經過戰場洗禮,不論是策略、心態,或者是覺悟,絕對都比善良老百姓還要更有準備。」
「第二,你沒有學過保護自己的技巧。而這裡沒有人可以帶著你輕鬆離開戰場──當你被敵人當作首要解決目標以後,基本上你就等於死亡了…,我不想要你冒這個險。」
 
「唔…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一想到那種惡劣的傢伙可以為所欲為就很令人不爽…,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我會去最近的蝦人村請求支援。蝦人是天生的戰鬥好手,等他們來一定可以擊潰血羊的。」
芙蕊有些不滿的低下頭,斯芬克則趁機將她放下。
 
「我認同斯芬克先生的意見呱。」
青蛙鎮長也站出來附和。
「比起讓鎮民受到生命威脅呱,我寧願損失一些財物…大家都同意吧呱?」
 
「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啊…」
「唉…我才剛種好的番茄…」
亞人們儘管有諸多怨言,但大多數還是同意了這個提案。
 
「等等!」
方才出聲的棕熊站到了鎮長的身旁。
「我反對。我們有些人是有足夠的戰鬥能力與天份的,我想要保護我們的城鎮──有誰願意來幫忙?」
「就等大哥您這麼說了啊!」
「我也想保護這個城鎮!」
「打倒那些搶匪!」
芙蕊有些驚訝的看著圍觀的亞人群中很快鑽出的幾人──儘管只有數人,但確實看起來都是相當善於戰鬥的亞人類型。
 
「你們難道不怕傷亡嗎呱?」
青蛙鎮長緩緩的問道。
「有些東西,才不是因為害怕就不該守護…!」
棕熊不客氣的走到了鎮長面前抬頭挺胸。
「你們可能老了,怕了,覺得損失錢財也沒關係──但那只是助長那強盜的氣焰!下次遇到同樣的問題還是會選擇逃避!那我們城鎮豈不成了笑話!」
「…培育戰鬥人員是正確的呱,但沒必要讓新手一開始就上戰場吧呱?」
「血羊說到底就是一群搶匪,如果連搶匪都打不贏,我們還有甚麼顏面作為肉食亞人!」
 
「但斯芬克先生對搶匪的了解比你們──」
「所以說,鎮長你們太看得起他們啦!」
「老人就去躲起來就好啦!」
面對棕熊藝高膽大的態度,跟在其後的亞人們紛紛嘻笑起來。
芙蕊瞄了斯芬克一眼──這個瞇瞇眼果然還是打算要逃跑啊。
 
雖然這個棕熊確實有點狂妄,但芙蕊現在的想法確實與棕熊想法一致。
 
血羊只是一群單純的搶匪。
裏頭若有超過三階的亞人存在,那其名號肯定會被廣為流傳──但斯芬克壓根沒有提到,這就代表他們只是二階以下的武裝集團…。
僅僅是對付這種貨色的話,芙蕊有自信放一次招就能解決三人。
 
但斯芬克知道自己的戰鬥實力,也依然抗拒戰鬥…難道,是因為芙蕊真要參加戰鬥的話,無魔力位階的他同行便容易遭遇危險,所以他才決定逃跑?
 
嗚哇…沒了屍人陪伴就甚麼都辦不到了嗎?真是窩囊…。
 
「人類女孩,你說你是法師吧?你有興趣加入我們嗎?」
「啊?」
棕熊突然轉頭看向芙蕊,芙蕊訝異的抖了一下。
 
「不好意思,這傢伙不擅長戰鬥。」
斯芬克走到了芙蕊面前,語氣有些強硬的插嘴。
但芙蕊只覺得丟臉,她皺著眉走到能看見棕熊的位置。
 
「──我願意幫忙。」
「甚麼?」
芙蕊平靜的回答讓斯芬克有些驚慌的轉過身。
「我說,我願意幫忙。」
 
「你知道你有可能會死掉嗎?」
「…我知道。」
芙蕊堅定地看著斯芬克。
「但我認為沒那麼危險。我也曾經解決了歐格魯多起暴力犯罪事件…跟魔力低下的敵人戰鬥,我應該是不用擔心那種事情。」
 
「好!那主力輸出就交給你了!」
棕熊哈哈一笑,對斯芬克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那麼,就請斯芬克先生去叫蝦人來支援吧!不過,到時候我們已經趕跑血羊的話,場面就會變得很難堪吧!哈哈哈哈!」
 
芙蕊聽罷沉下了臉,她拉起棕熊的衣角,一手放出了耀眼的金色雷電。
「…他沒有留下來,只是因為他不擅長戰鬥,請不要嘲弄他。」
 
「金髮女孩…使用御雷…這傢伙…?」
還在不遠處觀看的橘髮女人有些訝異地看著芙蕊,芙蕊也意識到不妥收起雷電。
「居然是使用雷電的嗎!太好了,這下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輸給那群傢伙了呢。」
棕熊也不介意芙蕊的警告,大笑兩聲轉頭離去。
 
芙蕊本想立刻跟上,忽有所想轉頭看著斯芬克。
斯芬克已經收起了笑容,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斯芬克的嘴角沒有上揚。
「你們沒有幫忙,頂多損失一些財物,但你們一去戰鬥,就可能會損失你們的性命…,為甚麼你還要去?」
「三階的雷使怎麼可能會輸給魔力低下的強盜團?要說殺人的覺悟我也早就有了,我不會失手的。」
「…在我看來,你就是隨隨便便的賭上了自己的性命,去贏取一個不怎麼重要的賭注。」
斯芬克嘆了口氣,他緩緩地把手放到芙蕊的頭上。
 
「我從蝦人村趕回至少需要兩天的時間,你真的打算留在這裡嗎?」
「…你真的很害怕戰鬥欸。」
芙蕊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放心啦,我不會有事的,你應該多相信我一點的。」
「那好,你要保證你不會有事,可以等到我們趕來…」
斯芬克一臉認真的說,這讓芙蕊忍不住笑出聲。
 
「我說啊,我們的台詞應該要互換吧,為甚麼是你在擔心,而我在安慰你啊。」
「別管那個,你要答應我。」
「真是的…,我答應你啦。」
芙蕊伸出白皙的小手,小拇指勾上了斯芬克的小拇指。
 
「不要這麼擔心啦,笨──蛋♥」
芙蕊沒有意識到,自己露出了離開歐格魯後最燦爛的笑容。
 
 
 
「斯芬克先生,這樣真的好嗎呱。」
離開達爾買的路上,青蛙鎮長坐在斯芬克的木車上,一旁的亞人聽聞鎮長開口,都紛紛看向正在駕車的白髮少年。
「…。」
斯芬克沒有回應或者轉頭,只機械式的輕鞭馬的屁股。
 
「先生,呱?」
「…啊,抱歉,剛剛恍神了一下。」
斯芬克聽見了鎮長抬高音量的呼喚後,微笑著轉過頭。
 
「我說,那孩子真的能夠面對戰場嗎,呱?」
「喔,你說芙蘿嗎…」
斯芬克笑著點了點頭。
「單看戰鬥能力的話,芙蘿應該一個人就能對付整個搶匪團吧。」
 
「甚麼?」
「好厲害…。」
其他同車的亞人們紛紛讚嘆的點起頭。
 
「…那斯芬克先生為甚麼,還這麼擔心呱?」
鎮長卻看出了斯芬克的情緒,眨了眨眼繼續追問。
「…因為戰鬥能力不完全代表輸贏。越是弱小的敵人,越懂得用實力以外的技巧取勝…而那傢伙,到目前為止恐怕都還沒遇過這種情況吧。」
斯芬克苦笑著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
「另外,方才在會議中我沒提出…但仔細一想,不覺得血羊的行為很不合理嗎?」
 
「不合理嗎呱?」
「恩…不過,應該是我的錯覺吧。」
斯芬克搖了搖頭,重新掛上那招牌的瞇眼笑容專心駕車。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雖然很失禮 但看到巨大的青蛙是鎮長確實除了驚訝以外還會有想忍住笑意的想法ww
神秘的戰鬥集團中可能會有擅於計謀的高手存在!!
另外就是受傷前來避難的三人組也不能完全的信任他們還是比較安全><
2021-11-27 21:39:31
狼喃
沒錯!看來是個能在奇幻世界活得很好的狠角色XD
2021-11-27 22:07:5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