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夜幕下的平安夜

Der Sehen | 2021-11-27 15:00:02 | 巴幣 242 | 人氣 153



夜幕將至平安夜

        大街上的人們穿著冬衣成群結隊在大街上走著,大街兩旁排列著鐵絲構成的圓錐物,圓錐物底部圍繞著閃亮包裝的保麗龍或空盒,這些閃亮的長方體閃爍著燈光,燈光從那些圓錐體上規律的明滅,只有最上方的星星持續明亮。

        「學長,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一名穿著雙排扣西裝外套的女子踮起腳尖向著一旁的男性問到。
        「彤彤寶想問什麼我都會誠實回答!」男人想牽住女子的手,但是女子的手就懸在半空不動,而男人在握了空氣後看向她,聖誕樹變動的光影下是少女的容顏。

=====(OoO)…


        「可以請問你有組別了嗎?我們這組還缺一人。」
        通識課上一名女子坐在教室邊緣的座位上,搖動的樹影自窗外覆蓋在她身上。周遭的人們各自分好組別,她只是繼續翻閱她手上的書本,窗外一片染上秋意的楓葉飛入書頁上,女子就將它拿起,放置在書本正中間後闔上書本。

        「沒有,請問可以加入嗎?」男人看著她鏡框中的雙眼,像是陷入了深潭無法自拔,但是他享受著自己的身體沐浴在這深邃的視線,視線之中混雜不安、焦慮、恐懼但是靜靜的觀察,僅僅數秒間他就認定自己愛上這片未曾踏足的泥潭。

        「欸,你好了沒,把名字學號記下來要給教授名單了。」男人被拉回了實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同學又看向女子說道「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的名字是朱珞彤。學號是…」男人記下了她的笑容、她的聲音、她的身影,想要知道她笑容之下的心緒。

        「那就是學妹了,我是電機系大二的, 很高興認識你!」握著她的手的那刻起,他們之間交錯了命運,就這樣隨著時間流逝,男人心中那個從不開啟的空缺被占據了。

==========(OoO)\\(OxO)==========


        男人開著一輛跑車在海濱道路上奔馳,男人有跑車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是他從不讓人坐上他的車,而今天他載著他愛的人,他心想今天要看的美景最適合談情說愛,自從春節時發生的一件事後,學妹就與自己拉開距離,也許這樣能和學妹回到過往的恩愛。

        夕陽將海灘照耀成金黃,海灘一旁是攀附在山壁的道路,道路上設置了一處觀景台,一男一女在跑車旁牽著手,望向海平面上的落日,女子戴著一頂草編遮陽帽穿著露肩短袖淡粉色洋裝,洋裝在腰際系上了紅色緞帶,緞帶的顏色與女子的髮色相同。

        「彤彤寶一定會喜歡夕陽吧!」

        「說不上喜歡,卻也不討厭,夕陽雖然很美麗,但是明天又會出現了。」
        「還以為你會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樣的話,我都準備好為你記錄下這一刻的美景。」男人自車裡尋找,尋找他為了此次準備的工具。

        「記錄下來是要做什麼?」

        「妳不是喜歡做紀念嗎?而且我也不想忘記這一刻,看了就能回憶起來。」

        「但是這一刻的感覺是紀錄不下來的,學長不想再來這裡嗎?」

        「如果你喜歡夕陽,我可以帶妳去世界的每一處看夕陽。」

        「可是那就不一樣了。」

        「我就是要看見不一樣的夕陽,我們不論在哪都是看同一顆夕陽,但是在不同的地方能有不同的感受,就跟著我吧。」

        男人從防潮箱拿出了一台照相機,接上鏡頭便轉向朱珞彤的側顏。

        「學長覺得夕陽的美真的是無法比較的無限好嗎?」海風吹起朱珞彤的豔紅長髮,長髮乘著餘暉流動著如燭火般光亮。
        「我當然不這樣覺得,因為我眼中最美的是你。」男人看見她的側臉閃著一滴淚珠,淚珠包著橙黃的光如同一顆夕陽落下,但是他不明白朱珞彤為何哭泣?也許這就是觸景傷情。

        「為什麼要說這些?明明就…什麼都不懂。」
        「為什麼要哭?如果不喜歡夕陽我們就去別的地方好不好?」
        「我才沒有哭…」

        男人碰觸了裸露的肩膀,肌膚傳來了溫度與顫抖,這讓他的回憶湧入。

=====◒=====

        街道上貼上了大紅的對聯,金光在春日和熙中,歡樂的傳統樂曲與製辦年貨的人聲共奏。
        「彤彤寶這禮拜有空嗎?聖誕節被你逃掉,我好傷心呀~~」男人向後看去,問了他左手牽起的女子,女子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男人希望自己能陪他,她心想情侶關係就是這樣運作的,所以她說「那一天沒有排班,學長想做什麼嗎?」

        「恩,來我的租屋處吧。」於是那一天到了。

        狹小的租屋處中一男一女相對而坐,他們之間是幾罐鋁罐裝的啤酒,啤酒從女子的手中滑落了。
        「還好我反應快!」男人笑著說,他的手中握著鋁罐,另一隻手則摟住女子。

        男人看著朱珞彤紅潤的雙頰,鏡片下惺忪的雙眼,在自己懷中那頹軟的身體,身體被粉紅針織毛衣所包裹著如同一珠膨脹的花苞連著細長的莖,而男子並不想等待花苞自己開放,他所奉行的人生準則是事物要用自己的雙手爭取,所以他將懷中的朱珞彤丟向床上。

        「學長…?」查覺到自己的身體在床墊上彈起,朱珞彤看著眼前的學長。
        「雖然我們才認識幾個月,但是我們已經是情侶了吧!我會讓你舒服的。」男人的雙手撐在女子臉龐左右,他想藉著酒勁求歡,於是他帶著威嚇叫喊著。朱珞彤想起身卻發現雙腿在學長身下,於是她側過臉。

        「在那之前可以讓我拍照嗎?」朱珞彤的聲音卑微。窗外的風傳出細小聲響,想讓凜冽寒氣入侵。
        「我已經不想等了,你還要拍什麼照?」男人在她耳邊吐出溫熱的氣息,如同雪原的狼對著奄奄一息的獵物低吼。
        「就當是紀念照好不好?」男人同意了,他心想這的確值得紀念,畢竟是與她的第一次。

        「學長請坐在我後面。」「喔…好。」
        男人看著眼前女子的肌膚,只有肩帶累贅似的掛著,但是想著等下就能扯下,雙手就放上了肩帶,從手邊傳來了顫抖。
        「學長請看著這邊…」男人看見手機螢幕中一個赤裸的少女緊抓著枕頭遮掩,遮掩著身體的少女流淚卻帶著微笑,而她的身後是一匹發情的野獸,笑容之間滿是慾望。【喀嚓】這一刻被切下了,不過那匹野獸似乎躲起來了。

        「學長不高興嗎?你不是要做開心的事嗎?」
        「對不起…」
        「沒事的…只是要告別讓人難過。」朱珞彤的微笑溶解在淚水中,化作兩道長河浸潤了床單。
        「告別什麼?」女子只是抱著身體哭泣,像是失去了重要事物而痛哭的少女。

        於是男人將棉被蓋在朱珞彤身上,就離開了自己的租屋處,走在無燈的街道上,想著他脫下朱珞彤毛衣時的喜悅,隨之而來的是對她為什麼會哭泣的疑問,她一直都是那樣乖巧可人,從不會拒絕我的請求。
        「可是我讓她哭了。」男人說完又在心中猜想,她肯定不想做吧,也許是我讓她害怕,也許她有自己的信仰,也許……

        去年冬天戒掉的煙點燃了,白霧與男人的心緒一同越過黑夜向銀白圓月飛去。


=====O=====


        白霧自金屬色的鍋中升起隔開了一男一女,男女被人群的吵雜壟罩著,但是男人的腦中只有女子的聲音。
        「今天不是為了小組會議嗎?為什麼只有學長來?」

        「我覺得今天很冷呀,話說你不喜歡火鍋嗎?」十一月的建元市迎來了第一波寒流,那些單身者為了逃離寂寞寒冰而升起了忌妒烈火,不過在他們之中也有想著靠自己取得溫暖的人,這個向朱珞彤發問的男人就是其中之一。

        「並不討厭,但也稱不上喜歡,也許是因為不適合一個人。」朱珞彤俯視著沸騰的清湯,夾了幾瓣菜葉消停了滾湯,而男人夾了一排肉片,豪邁的涮了幾下,湯頭浮起了泡沫。
        「所以我才要邀你來,你想我也一直是一個人,要做這種事不合適吧?」

        「學長可以找朋友來呀,以學長的能力要召集十幾人也沒問題,那只邀一個人是…」朱珞彤停下話語,盯著瓦斯爐的火焰,而大腿上的雙手手指像是玩鬧的貓互相揉搓。
        「沒錯,我想向你告白,我從見到妳的那一刻就愛上了妳,而我曾想過用各種美麗的詞藻說妳的美,但是我最終找不到話語能形容,因為這個世界再也沒有能與妳相比的事物。」男人的話語如同直上雲霄的煙火,發出火光不斷加速無法停止在最上空綻放最燦爛的剎那。

        男人感受著這一刻沉默,回想自己昨夜輾轉難眠就只為了如何告白,想起他愛的學妹第一日讀的小說,便開始讀他愛的作品做好準備,但是直到白天他還停留在第一章,此時此刻的焦慮超越了當年學測前夕,但是他想起了告白應該是什麼?告白就只要把自己的感受講出來就好。

        沉睡的公寓被一道雄壯的吼叫喚醒,那聲吼是原始的求愛,沒有人不對此感到驚嘆。

         「該怎麼回應才好?」女子從沒想過這個在通識課認識的電機系學長會對自己告白,於是朱珞彤心想【我該怎麼回應?】並不自覺脫口而出。

        朱珞彤的腦中不停思索著學長為什麼會對自己告白,想著這名電機系的學長所擁有的,想著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物,想不出學長愛上自己的可能性,可是能拒絕嗎?拒絕這樣一個命運中的男性,但是他的告白是要傳達給我的嗎?也許他只是誤認,我僅是他路途上偶然看見的雲,他要尋找的則是染上陽光的雲海。

        「妳可以成為我一生中最特別的那個人嗎?」男人拍桌子站了起來。

        朱珞彤拋下了腦中凌亂的思緒,微笑注視著男人的雙眼,說道「學長可以過來這邊嗎?」

        「好?」男人有些疑惑,但還是走向女子身旁,女子拿出手機拍下兩人的這一刻,不同於過往的團體照,這時的這幅景象中僅有兩人。


…(OoO)=====


        「學長願意聽我的答案嗎?」朱珞彤的眼周閃爍著光芒,而她的雙眸被那最亮的星星所填滿。
        「我當然願意,不過你說的答案是什麼?」男人中斷了回想,看著眼前的女子。

        「對不起。我無法成為你一生中最特別的那個人。」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以學長的條件並不需要我這樣一個平凡的女人,你能找到那個更美、更可愛、無可取代的女人,而我只是總有一天會消散的浮雲,你隨時可以忘掉我,因為你是永恆的星辰。」

        男人的雙眼瞪著女子鏡片下的雙眼,四目相對讓兩人的時間停滯。

        「所以你是要分手嗎?我做錯了什麼?」

        「學長沒有錯!只是我配不上你…」朱珞彤的聲音隨著她的頭一起低落,像是不願讓人聽見的低語。
        「一直以來只能跟在學長身後,這些日子已經讓我明白自己沒辦法和學長在一起。」

        男人像是被寒風凍結,原先迅速運轉的大腦如同進入冬眠,然而他的情感帶來熱流,熱意在全身爆裂。
        「為什麼…為什麼會沒辦法在一起?我們不是已經交往一年了嗎?我們不是度過了無數的夜晚嗎?我們一直以來不都攜手向前,說什麼配不上我!」

        「……」朱珞彤低頭不語,雙手在腹部打成一團。

        「朱珞彤我愛你。」

        「學長…請找到屬於你的她,你不會想一輩子都在我身邊。」

        「所以我不明白呀,你不就是我愛的人。」
        男人將女子擁入懷中,與這座聖誕城的氛圍再適當不過,情侶就應該沉浸在這片歡樂園地,沒入彼此的身心。

        「嗯,現在是。」
        「我會一直愛著你。」
        「不可能,我很清楚的。」
        「我們之間沒有不可能,相信我。」
        「嗯。我知道學長一直都真誠待我」
        「你已經摸透我的心,你就陪在我身邊吧。」

        女子的雙手環在男人腰際,如同日暈圍繞太陽。

        「我並不是學長所說的特別的女性只是…只是用卑鄙的手段困住學長,我知道一但付出所有就在有沒有能留下你的方法,你能接受這樣繼續折磨彼此嗎?」

        「不要這樣想,我願意一直這樣下去。」男人加強了力量,像是要折斷花莖似的扣緊雙臂,女子把臉埋進了男人的懷中低吟著。男人放開雙手向後退步。

        「告訴我朱珞彤,你愛我嗎?」此刻一切燈光熄滅,男男女女交錯的言語為這片黑暗帶來歡樂。

        「請不要讓我說出口,如果說出來了…它會變什麼模樣?」

        七彩的光芒照在兩人的側臉,淚痕也無法躲在黑暗,男人看著朱珞彤動了嘴唇。他知道她說了幾個字,但是耳邊只有煙火一連串的爆炸聲。




        漆黑的街道上只有ˇ一個男人走著,他走在柏油路上的姿態如同離群的雄獅,但是他是勝利者,因為男人自由了,不用再被柔軟溫暖的小手束縛,不必再拖著腳鐐似減慢自己的腳步,不需再花費自己大半的時間待在一個得不到回報的人身邊,男人知道自己沒有錯,但是卻希望自己真的做錯什麼?這樣的話就能挽回,但是男人想到的唯一錯誤就是自己愛上了她。

        男人回到自己的租屋處,打開燈後映入眼簾的是兩人的照片,男人此時只是平靜地看著。

        「妳就這麼想留在我心中嗎?」

~FIN~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28 07:53:4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很沉重的故事,做開心的事果然還是要兩人都開心才能做(?(´;ω;`)
雖然這麼說有點破壞氣氛,卻被雄壯的吼叫逗笑了ww
2021-11-28 08:07:58
Der Sehen
原來很沉重嗎?寫的時候滿開心的。
由於沒有經驗所以只能假設,做開心的事需要兩人的配合,任何的事都是如此,才是情侶。(所以感情問題建議一律分手)

雖然是悲劇,但作者喜歡快樂的氛圍,能讓蜜糖精靈笑是好事(*/ω\*)
2021-11-28 21:27:37
ソケノ‧諾
沉默的被接受一直都不是很好的感受呀..
2021-12-19 21:45: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