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六幕——「終末」8

蘇雪 | 2021-11-27 11:14:16 | 巴幣 136 | 人氣 112





  希莉卡成天守在尤克身邊,誰也不理,什麼也聽不進去,泰絲的忍耐終於達到極限。協助光之種的惡魔舉起羊角槌作勢要了結絆住希莉卡的尤克,總算讓希莉卡有心面對接下來的難題。

  11月21日。

  尼莫的傳送陣再次綻放光芒,將義勇軍們帶回尼莫的入口洞窟。泰絲舉槌拆了洞窟,或者說運用權能,將整座山打造成足以承載所有義勇軍的四腳巨獸,準備開始他們的逃亡之旅。

  放眼望去,北境部落的各種族智能體們傾巢而出,諾爾斯、弗摩爾以及喀爾登的旗幟飄揚,將義勇軍們團團包圍。

  溫迪戈鐵衛隊不畏風寒,身著全甲佇立於尼莫洞窟外的雪原;諾爾斯的狂戰士駐守在喀爾登雪原中間部;南弗摩爾的科技魔眼族,在整個海岸線設防線。

  北境兩大領袖,常闇的魔女瑪奇、東境女王伊塔庫婭都是高等的權能者,即使泰絲願意與義勇軍分享能夠使敵手流失能量的「力量」,壓倒性不利的立場並未改變。

  雷槍、炎箭等魔法能量不斷灌向泰絲造出的石造巨獸。尤克預先讓泰絲藏起的絕活、義勇軍們共同擬定的作戰計畫,竟真的讓他們短暫地突破北境軍的防線。

  只是連高興的時間都沒有,落雷發出巨響,直擊巨獸的身側。唯將刀尖插在巨獸身上,一手拉著身旁的同伴,義勇軍們光是讓自己不被甩落就忙得天翻地覆。

  泰絲行使權能化解接下來的雷擊,但此時頭戴鹿顱頭盔面具的伊塔庫婭飄上巨獸。數名裸露半身,揹著雙斧的諾爾斯狂戰士跟著蹬上巨獸,再來是頭上也戴著鹿盔的數個身影無聲出現。

  戰爭開始了。

  狂戰士是奧丁神的旗下最強精銳,擁有超凡的極致肉身能力。鹿盔的溫迪戈鐵衛隊是喀爾登最強戰力,以精確的團戰能力聞名。

  敵軍各個是狠腳色,混戰中一個閃神都會要了義勇軍的性命。河浪在晴香的強化魔法輔助下,數拳招呼在一名狂戰士的身上,對手的肉身上結滿白霜,動作逐漸趨緩,但仍有幾次差點一斧子砍掉晴香的腦袋,被河浪的手甲硬是扛下。

  趕來助陣的唯一刀刺入狂戰士的後腰,那硬如鋼鐵的肉體阻力極大,只有不到三公分的刀尖穿破他的肚皮。狂戰士一個轉身,斧刃往上斜砍,讓唯側仰上半身驚險避開,同時完成了攻擊的前置準備。面對善戰的狂戰士,唯沒單純到以逆袈裟斬讓對手的另一把斧頭卡死自己的武器,她持刀逆時針將刀尖帶往高位,刀刃往右下一劃就斷了狂戰士的頸子。明明使用長刀,這軌跡卻像極雙刃劍的撇擊技。

  這狂戰士倒地,唯就轉身背向兩位夥伴,一步向前高舉佩刀,架起上段對這些大塊頭敵軍們喝道:「都衝著我來!」

  放棄防禦的攻擊型起手勢,是唯鮮少使用的架式,卻又特別適合此時豁出性命,只為讓同伴多堅持一段時間的她。這高調的舉動引來敵軍輕視的目光,更多的,是夥伴們震驚的神色。面對襲來的箭雨、餓虎般撲來的數名狂戰士,唯眼皮不眨一下就邁步踏入敵陣。

  傑納斯趕緊跟上唯的腳步,以免唯這一衝,真的吹口氣就沒了。他用上雙手使勁對抗正面砸在盾上的重斧。日影也追了過來,揮起大劍對著狂戰士空出的胸口就是猛烈的怒擊,這一下打在狂戰士及時回防的另一把斧子上,重斧成功被壓下數公分。

  接著是我方的遠程支援,黎瑟安放出的箭矢不偏不倚釘入狂戰士空出的胸口,逼著對方退後兩步,獅鷲飛來干擾敵手的視線,當奧斯本飛離,這狂戰士又被黎瑟安一箭射穿咽喉。

  唯的獅鷲原本跟在主人身邊隨時以羽翅擋下敵軍綿密的攻擊,不久後就讓唯支開,飛去支援其他夥伴。

  亞茵原本被長槍猛刺的鐵衛隊逼至巨獸的身側邊緣,勉強以固定在左臂的盾牌隔開重擊,但長劍砍在對手的肩甲上,沒能卸下對手那條手臂。

  這鐵罐頭的背後被晴香少用的攻擊型元素魔法燒出數個破口,獅鷲奧斯本的銳爪又在鐵衛隊的背甲留下深深的爪痕、掐住對方的臂膀,亞茵見機不可失,趕緊上前一劍砍向鐵衛隊的鹿盔。

  另一方面,位於巨獸之外溫迪戈鐵衛隊執杖槍的成員利用距離優勢完成咒語詠唱,原本在混亂戰場中揮舞鋼劍的鐵衛隊隊員立刻脫離,留下紫色毒霧瀰漫,鐵衛隊要將義勇軍與狂戰士一併殲滅。

  晴香雙手往兩側一伸,張開多層魔法琴鍵,演奏淨化的樂音。但那些暫時撤退的鐵衛隊出現在術士同伴的身後,拉滿狩獵大弓,又是一陣箭雨襲來。日影腳踩之處延伸出大片的鏡面金屬,再架起高聳的鐵牆。鐵牆被刺得坑坑疤疤,但他們總算挺過這一波攻勢。

  場內的狂戰士像是不被淡化的毒霧影響,還是四處橫衝直撞。亞茵舉劍和對手的雙斧打得難分難捨,金屬敲擊聲不斷。河浪搶在狂戰士收斧前的破綻,箭步切入狂戰士的右側。

  狂戰士準備變招朝河浪揮砍,河浪把握節奏一個右拳揮向對手,暗藏在右手腕中的刀刃也跟著彈射而出,交錯間,狂戰士的斧柄應聲而斷;再一個順勢迴旋轉身,穿戴手甲的左拳接著砸向狂戰士堅硬的腹肌,一連串發招行雲流水。

  晴香除了淨化、緩解毒霧的影響以外,也必須時時處理友軍的傷勢。先前和唯吵過一架的菲娃似乎已經做好覺悟,正面與失去武器的狂戰士互毆搏擊,每次揮拳總要噴出血花。菲娃四周的溫度特別高,不斷冒出的蒸氣巧妙地隱藏了菲娃的拳路,不知不覺也將敵兵推開好一段距離。傑納斯沒讓新的威脅靠向唯,他揮劍釋出無數風刃,將對手的側面割得鮮血淋漓,卻沒能造成致命傷,他挺劍追擊衝了過去,將整柄長劍全插入對手的側腹。

  此時樂聲突然停止,晴香愣愣地站在原處,狂亂症竟然在這時發作。一旁的天使安吉兒見狀,迅速舉起戰盾協助擋下那箭桿就有人類手臂粗的數支箭矢,才轉向另一名狂戰士,展開雙翼全力衝刺。

  這狂戰士不閃不避,就用雙斧擋住安吉兒的騎士槍間,雙腳往後畫出兩道延續的腳印。斧頭是壞了,狂戰士可沒受傷,只見狂戰士抓住槍尖,將安吉兒重重甩了出去。同時,狂戰士的腹部被亮白的射線擊出一個血窟窿,那一閃來自亞茵的劍尖。

  狂戰士的注意力轉向亞茵,朝著她急奔而去。亞茵再次放射白焰魔法,這次一陣強風吹來,黎瑟安的風魔法將這一擊轉化為猛烈的火龍捲吞沒狂戰士。當火光退去,那滿身焦黑的軀體仍在動作,試圖反擊。他舉起斧頭,卻在擲出重斧前被穿梭於敵陣見機就殺的唯,從側方攔腰斬成兩段。

  「快靠近希莉卡。」

  義勇軍們查覺到光之種的心電感應,立刻追上那張開魔力盾的小小身影。接著「砰」的一聲,和伊塔庫婭纏鬥的泰絲一槌轟向對手的粗木槍。強烈的震盪讓唯差點就被掀翻,就連巨獸也步伐踉蹌。

  「熔爐變造。」泰絲又揮槌解體巨獸,用權能將它重組成石造的飛龍,載著義勇軍們逃離。

  「陸戰師團、散兵旅、第三營——開,眼。」

  但危機沒有因此解除,他們起飛不到幾分鐘,視線就被紅色的光芒吞沒。

  高熱的破壞光線,一次就是三百道招呼過來。那是弗摩爾魔眼族的「破滅視線」,顧名思義是用眼發射的魔法的能力。這些光芒貫穿龍體,義勇軍們從六百米之上的高空墜落,沒有飛行能力的唯在同伴的幫助下幸運沒有摔死。但敵軍的「開眼」不給他們喘息的時間,只有靠希莉卡的魔力盾勉強堅持。

  希莉卡的代行者階級魔盾逐漸耗盡,敵方的魔眼也有部分進入冷卻時間,不擅防禦的唯提刀奔向敵陣,見敵就斬,但她和前來支援的夥伴們都沒能對魔眼族的身體造成多大傷害。在另一側與魔眼族戰鬥的泰絲顯然更有效率,她不閃不避,一下就血洗了敵軍的隊伍,再次發動權能造出石造的鯨魚大船——沒想到他們又陷入了敵軍的造夢攻擊。

  那是曾經協助聯邦的萊恩‧黑角,他從義勇軍身邊奪走了葉摩雅與博勒森,並將義勇軍們趕入夢鄉。當他們再次回過神來,敵軍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各式各樣的遠距攻擊招式一齊發射,毫無死角。

  唯第一時間就交出僅有的保命技「凱盾」,讓同伴們趁機準備更持久的防禦魔法,但敵軍的攻勢像是永遠不會結束,他們很快就用盡防禦的手段,紛紛重傷倒地。

  地面崩裂了。以義勇軍為中心,雪原突然冒出大片綠林。只是這森林似乎保有自己的意識,裡頭的植物瘋狂地朝瀕死的義勇軍發動攻擊。在那之後還有瑪奇、伊塔庫婭親自出馬。一下放出能吞噬一切的骷髏,一下又散播粉塵,行使能消除存在本身的權能魔法。

  除了依賴希莉卡與泰絲與其抗衡,義勇軍們一點也無法招架,重傷的唯憑藉武器的性能和從泰絲那裡借來的權能,勉強斬得幾束藤蔓、幾個骷髏,掩護了失去戰意的黎瑟安,以及放不下護衛的亞茵。為了保護體力將盡又不願後退的唯,獅鷲傷痕累累,傑納斯盔甲全毀,更斷了一臂……

  看著夥伴們的慘狀,唯心如刀割,想到他們全力傷害的對手,又是滿腹愧疚。如此孱弱的義勇軍,即使成功逃離北境又能如何?雙方的犧牲真有意義?

  這時,翡翠色的炫光降落在所有義勇軍身上,義勇軍們的傷勢迅速恢復。唯能認出,那是翡翠的能力,雖然不在此地,但慈悲質點者的權能仍藉由泰絲的力量喚醒。

  像是在鼓勵他們繼續前進。

  接著從黑暗的高空中灑下一道光芒,鈴聲莊嚴,巨型的衛星狀機械緩緩浮現。魔法的長矛雨點似地噴發,壓制了喀爾登聯合軍的猛攻,竟是梵亞斯、是撒拉弗的「節制之矛」。原來成為世界公敵的不只有義勇軍,還有諾亞與她的撒拉弗。

  「大、大家!要逃跑了!趁現在……搭上光柱!就、就能離開!」原為諾亞勢力的泰絲指向衛星下方的光柱,對眾義勇軍們提醒道。

  逃離的機會只有短短幾秒,唯扶起身旁的同伴、又喊著讓奧斯本去接應後方的黎瑟安,自己則拖著經過治癒、勉強能動的雙腿全力急奔。緊急中,仍有義勇軍們優先向同伴伸出援手,像唯、像鯨⋯⋯亞茵一手扛起昏迷中的護衛,另一手搶過唯的手,她讓腳下的衝擊熱力陣噴發,火箭似地衝向光柱、飛向未來——











創作回應

小洛
團體戰鬥 共戰抗敵 看起來就是精彩萬分[e1]
2021-11-27 18:39:13
蘇雪
時間不足只能寫成這樣,雖然後半我也想不出適合的寫法⋯⋯
2021-11-30 00:25: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