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六幕——「終末」6

蘇雪 | 2021-11-27 11:09:09 | 巴幣 146 | 人氣 119


  尼莫的入口。

  那是乍看之下深不見底的大型洞窟,位於大雪山的山腳。11月4日,義勇軍們經歷數次狂亂症發作,總算是全員來到此地。從這裡一路往北、往下數百米,在那片黑暗的深處就是此行的目的地——迴淵之村「尼莫」。

  奇怪的是,這裡沒有一個看守、沒有一點智能體留下的痕跡。希莉卡也對尤克提出警告。包含難以感知魔力的唯都能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率先指出異常的海妖族長葉摩雅也決定隨義勇軍們前往尼莫進行調查。

  行軍期間尤克成功與喀爾登國母「瑪奇」取得聯繫,預計對方會率軍與義勇軍會合,抵達時間在一周之後。據說那將是最可靠的戰力。雖然眼前狀況弔詭,唯他們仍然抱持信心。

  義勇軍們由葉摩雅領頭、泰絲殿後,藉著洞窟內部一些特殊苔癬的藍色螢光和少量火把,穿越古老的石造拱門,來到一座石橋上。橋下的萬丈深淵處能隱約看到沉在水下的古文明的遺跡廢墟,那是喀爾登建立以前的不知名古王國。業摩雅說賽蓮海妖的故鄉尼莫,就在其深處。

  過去,這拱門處設有直達尼莫的傳送陣,在光害後就如同他處一樣失去效用。義勇軍們借助希莉卡、博勒森的權能,才順利重啟這裡的傳送陣,在璀璨的藍色光芒包圍下轉移至海底深淵的底層。

  唯還以為希莉卡或尤克會為他們施加能夠在水底維生的魔法,不過這海底村鎮其實有個透明的頂蓋,以厚度而言或許說薄膜更貼切一點。這當然是魔法的效果,他們在薄膜包覆的城鎮裡沒有感覺到身體出現那些異狀,就像在哪個規模特別大的水族館裡觀光。

  這裡就是尼莫。雖然幽暗,卻百花齊放,唯認得這些植物中有些屬於陸生種,但還有更多她叫不出名字的類型,有些像海草,有些像花,它們各別散發冷色系的螢光,光色彩就有七、八種之多。這裡的建築以平房為主,建築物本體和飾材特殊,充滿陰柔感。

  看來水妖這種族也不喜歡全天泡在海水裡?唯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其實更難以讓她忽視的,是薄膜外側的水壓,她一看那層看似脆弱的薄膜就感覺頭皮發麻,總會聯想到過去被困在海底設施裡的情景。這讓她難以像其他夥伴們那樣,帶著純粹欣賞的目光看待這樣的環境。

  就算不提水壓的問題,這裡還有其他讓義勇軍們操心的事。葉摩雅呼喚海妖同伴,喊了又喊都沒聽見回應,他們也沒瞧見任何的賽蓮海妖。情況不對勁。

  部分義勇軍們被派往村鎮各處著手調查,在他們的下一步探索開始以前,塞壬主動分享了關於賽蓮海妖的故事,讓尤克判斷接下來行動的方向。

  賽蓮海妖是水精靈的一種,他們獵捕他種族的靈魂,用以重塑成子嗣,目標是培育出強大的個體來鎮壓、削弱被封印於海邸神社的克蘇魯神。還有一種說法:賽蓮海妖,可能是克蘇魯大人的眷族。

  距今五百多年前,賽蓮海妖有史以來擁有最強大法力的巫女——琉科西亞曾說「『本柱』儀式並非在削弱關押在海邸神社的東西,反而是在強化祂,被封印的,是與海洋同源的某物。正因為與「海」相繫,因此以『海的眷族』為食」。

  而琉科西亞為了使命感,按照從古至今流傳下來的「本柱」儀式進入神社,立志要消滅封印中的克蘇魯。之後賽蓮海妖們獲得五百年的和平,直到須要加強封印的徵兆出現,塞壬被選為下一任本柱儀式的巫女。只是塞壬謹記琉科西亞的遺言,因此選擇逃跑,又輾轉成為聯邦的貴族。

  如今塞壬自願重啟本柱儀式,如果琉科西亞的推論並不正確,巫女確實是能壓抑克蘇魯的存在,便能提升義勇軍們對抗克蘇魯的勝率。

  「雖然還不能跟你們說原理,但所謂『靈魂洪流』,就是我為此準備的武器。」塞壬歪著腦袋,厚重的瀏海遮蔽了她的左眼︰「做為最後的本柱,我已經準備好了。但是——你們準備好了嗎?」

  唯肯定地點了點頭。

  義勇軍中卻少有夥伴肯當場明確表態,尤克與塞壬閒談了幾句,也無法立刻做出選擇。唯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只是沉默,儘管她心裡著急,畢竟留給義勇軍們運用的時間非常珍貴。

  賽蓮海妖在多年的歷史中都沒能確定巫女之於封印的明確用途,現在對當地文化、克蘇魯神話都比海妖們更陌生的義勇軍又如何能在短時間中確定賽蓮巫女的本柱儀式會帶來優勢還是劣勢?既然有削弱克蘇魯的機會,唯認為這就有嘗試的價值。否則他們這些平凡的智能體除了借助我方權能者的幫助以外,該如何才能傷及擁有高等權能的對手?

  只是唯也清楚,總有一些夥伴無法眼睜睜看著某個誰自願犧牲。目前為止從未有巫女在儀式後活著離開神社,如果是跟塞壬有私交的智能體,肯定是更加不捨,他們需要猶豫或告別的時間。而唯知道無論尤克的選擇為何,她能做、該做的事情都不會改變。

  遠方的「海邸神社」正散發著幽綠的光芒。唯還要過一陣子才會知道,這景象對賽蓮海妖們而言,是前所未見的異象。


---


  義勇軍們沒在尼莫找到任何居民,這裡的民房裡只堆積薄薄的塵埃,顯示這裡的居民並沒有離開村鎮太久,屋裡也留下匆忙收拾細軟的痕跡。尼莫的居民們,像是突然從這世界上消失了。

  在尤克下定決心以前,義勇軍們就駐紮在此地,將尼莫村搜了一遍又一遍。位於村北的海邸神社,其散發的光芒一天比一天強烈,像是在催促著他們。

  並且隨著時日經過,例行的巡視任務不再強制安排複數成員一起行動,畢竟這裡的義勇軍數量有限,營區多的是需要幫手的工作。對於偶爾需要獨處的唯而言,尼莫的巡視任務算是她沉澱、轉換思緒的有益時光。

  只有一次,唯獨自走在應該要冷清、寂靜的街道上,然後注意到有一棟民宅飄出一縷白煙。本以為終於找到重要的線索,或是及時察覺危險的跡象,她靠近一看才發現是義勇軍夥伴,一名叫菲娃的人類女子在任務中開小差,躲在裡頭泡澡……還是利用在這民宅裡找到的水屬性魔法道具。

  「我們從啟程來到北方這段時間,都一直沒有好好休息過,氣溫超冷不說,連日被那該死的敵人精神攻擊也實在讓我身心俱疲……所、所以,我就趁這個機會……抱、抱歉讓妳擔心了嗚嗚……」

  菲娃是個紅髮、金眼的年輕女子,身高略高於唯,體魄卻是強健許多,並且,她是名可以控制熱能的異能者,在戰場上十分活躍,尤其擅長肉搏。她的個性開朗直率,甚至有些冒失……透過資料和平時的觀察,唯只知道這些,過去她和這名夥伴並沒有多少交集。或許菲娃看唯在任務中嚴肅,休息時又八面玲瓏的模樣,以前也沒想過要太主動親近虛偽的她呢。

  好在唯是更傾向成果導向的類型,看菲娃無辜又可憐兮兮的模樣,不但沒有刁難,還提議在菲娃的沐浴時間為她提供警戒……順便享受溫暖的蒸氣,一邊整理她自己的巡視報告。這樣的做法讓菲娃又驚又喜,大概提升了一點印象分數。菲娃在熱情邀約唯一起泡澡被拒以後,還貼心地為唯準備一盆溫水暖腳。那充滿期待的閃亮眼神可真讓唯難以招架。

  在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偷閒過程中,菲娃大方地分享自己的過去、生涯背景。唯聽說菲娃是黑街出身,收留幾名同樣生活在黑街的孩童,還有短暫的幫派打手經驗等。

  一提到幫派組織的上層如何殘忍無道、一名收留的妹妹死於戰爭之災,菲娃絲毫沒有掩飾她的怒火、憎恨。唯不難看出對方情緒起伏激烈、嫉惡如仇的特質。

  「這也是我參加義勇軍的原因,既然這個世界如此無理,試圖奪走我重視的人,就算賭上這條微不足道的命,我也要狠狠揍『它』一拳。」

  「失去夥伴、家族的苦痛與仇恨,我想自己是稍能體會、理解菲娃的憤怒。我們不只要對四災打出一擊,而是要阻止、摧毀他們。因此才更需要冷靜行事,將我們的力量發揮在最正確之處,對麼。」

  看菲娃一個氣上頭來,就把洗澡水都給燙滾了,唯趕忙試著安撫。還好菲娃的火氣來得快、去得也快,而且坦率。她很快收斂釋放的熱力,向唯道歉後把自己沉入浴缸裡,只露出腦袋。

  「妳說得對,生氣無濟於事⋯⋯老實說,其實比起對這個世界,我對自己的無力感到更生氣。能和家人、夥伴們相處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就此結束。」

  「不會讓這樣的日子結束的,所以我們才成為義勇軍,集結我們的力量要保護我們珍惜的日常,不是麼。」儘管唯也為自己的無力感到無比煎熬,還是對消沉的菲娃展現出自信、沉穩而堅定的微笑,「生氣不會無濟於事,生氣是巨大的能量,能促使我們努力不懈,全力向目標邁進,達成我們的理想。」

  菲娃仰頭看著唯,用那比常人更溫熱的臉頰,輕觸唯向她伸出的手。然後,唯輕撫菲娃的臉頰、髮絲,在她溫柔的安慰下,菲娃露出滿足的笑容,不一會兒就昏昏沉沉地睡去。

  可惜當菲娃下次睜開雙眼時,唯已經進入任務模式,催著她一起要趕在點名時間內巡完市街。在確認同伴充分休息過後,唯在提出工作要求時總不馬虎,自己也以身作則,一刻也沒停下腳步。

  「唯小姐……妳先前在船上才受了重傷,不要太勉強吧?」走在唯身邊的菲娃略顯擔心地問。

  「嗯?啊……我請博勒森治療過,現在已經痊癒了,不要緊。謝謝菲娃的關心。」唯愣了愣,然後輕拍了拍舊傷處溫和地回應道。

  「啊,不愧是博勒森先生!幸虧這一路上有他的幫助,我們才好不容易能來到這裡呢。」菲娃很快反應過來,臉上的笑容帶著對博勒森滿滿的感激。

  「上次來北方行軍,在卡律布狄斯對上島鯨一戰的時候,也是他帶著我和其他三名同伴,來到陷入瘋狂的葉摩雅小姐面前,才終於能讓小希莉卡壓制了她,阻止了那場慘烈的戰役......」講到此處,她的神情又嚴肅起來,似乎又想起了當時的慘狀,她猶豫了一會兒,然後擺手說:「啊啊,不提這個了。」

  唯從戰報中讀過這紀錄,當時的葉摩雅率領軍隊攻擊聯邦船隊,在支援趕到以前,北行的義勇軍們全體經歷一番苦戰,總算撐到希莉卡成功壓制了葉摩雅。雖說不是能夠炫耀的大勝仗,不過也正是因為那一戰,義勇軍們才在葉摩雅的協助下壓制大陸南邊的爪獵部落,順利登陸喀爾登。

  唯以不強迫為原則,鼓勵菲娃分享那些英勇經歷,又多聊了一陣子後,她笑道:「有生之年可以見到世界中僅此唯一的獨角獸,還接受了對方的幫助,我們都很幸運。」

  「咦!獨角獸只有一隻嗎?」

  「這個麼……我聽過許多說法是如此。傳聞中獨角獸是善良又溫和、友善的神獸。會化身成人形、不斷輪迴、主動並無私地幫助各種族的智能體。實際與博勒森接觸後,我想那些傳說是有些信服力。」

  菲娃望著唯那溫柔微笑的側臉,好奇地問:「唯小姐好像很喜歡獨角獸傳說?我還以為妳不喜歡神族還是權能者那一類的。」

  「比起種族,我個人的喜惡判斷標準是良善與否,以及對世間眾生是否帶來正面的幫助、其程度又是如何……不只是要求他者,我也期許自己對於世界,是有些益處的。」唯說著,不自覺地輕碰左腰的佩刀。

  「總覺得唯小姐是比想像中更有夢想、很浪漫的人呢。」菲娃認同地用力點了點頭,開心地笑道。

  「唔……這樣的評論很少見。謝謝妳。」唯搔了搔側臉,害臊地別開視線。

  「嘿嘿,不過比起嚴肅的妳,我更喜歡和這樣的唯小姐相處喔。」菲娃笑嘻嘻地拍了拍唯的肩頭。「要是能早一點和唯小姐聊聊就好了。」

  「未來,我們還有很多相處的時間,至少我想這麼相信。」

  對呀,有光之種、質點者們,還有像博勒森這種友好、權能強大的助力。會有辦法戰勝瘟疫之災的。

  那時,唯確實這麼想過。






借用角色:菲娃





創作回應

小洛
我記得菲娃其實蠻強壯的[e19] 跟河浪的強壯相較,是另一種方向的健壯
2021-11-27 18:28:32
蘇雪
強壯程度大概是菲娃>黎瑟安>河浪>唯的,各有特色!
2021-11-30 00:20: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