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六幕——「終末」5

蘇雪 | 2021-11-27 11:07:46 | 巴幣 144 | 人氣 91


  這次經歷狂亂發作的黎瑟安和日影都陷入自責的情緒。

  來到日影的身邊時,他雖然接受了簡單的治療,被綑綁的他卻還未抹去全身的血跡。

  唯拿著溫熱的毛巾為日影擦臉,確認他的神智順利恢復,身體也沒有大礙。還沒恢復視力的日影輕易就透過聲音,很快認出唯的身分,當然他也沒有忘記他們面臨的問題、尤克的命令,也理解自己做過了什麼。

  「我⋯⋯我記得的,就是拯救那些人⋯⋯對吧?」在唯為他鬆綁後,疲態百出的日影扶著頭,以顫抖的聲音說道。

  然後他抬頭對唯勉強地笑了笑,只是身邊其他同伴投來的視線,仍明顯地令他不自在。唯覺得自己能理解日影的顧慮,可惜想不出適合安慰的辦法。

  唯用帶來的水盆洗淨毛巾,再次靠上前為日影擦去臉頸的污漬,輕笑說:「拯救……嗯,這麼說沒錯的。下一次如果換成我發作,還得麻煩日影阻止我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所以請充分休息、養足精神吧。」

  她還在思考該如何讓日影振作精神,就看到對方原本蒼白的臉一下子就恢復了血色,甚至變得比平時更佳紅潤。

  「謝……謝謝唯。」日影別過視線,在他說出這句話後,唯才意識到日影的害羞。

  在這種場合,日影的反應讓唯有些意外,但或許這種無論面對何種逆境,都能為了憧憬的對象那一抹微笑而立刻振奮精神,才是日影的特色呢。看著日影那揮去不安的神情,唯覺得為此鬆了口氣的自己有些卑鄙。

  當唯收拾護理道具準備離去時,日影輕輕握住她拿著毛巾的手,正視了她的雙眼、堅定地說:「我會賭上全力阻止唯的。」

  在唯對他輕笑頷首後,日影也露出如同以往的燦爛笑容。為了讓日影能夠長久保持這樣的純真,唯知道自己必須繼續努力,才能一直扮演那個讓他敬愛、追逐的目標。


---


  夜精靈的狀況比日影更複雜一些。

  黎瑟安對唯承諾過,凡事會為她分擔、絕對會保護唯,如今她在非自願的情況下成了加害者,縱使唯說明過「不是所有義勇軍同時發病,自己和其他夥伴都沒受重傷」,黎瑟安仍無法止住淚水,被解開束縛的繩索後,她張臂將唯緊緊抱在懷裡,平時對其他義勇軍們總表現出冷漠氣質的她,此時一點也不在乎自身的形象維持。

  「我根本,什麼事都做不到。」她艱難地擠出這些話。

  「黎瑟安已經做得很好了,入伍前後,一直都是。」唯輕撫黎瑟安身上的繩索勒痕,「這種『瘟疫』是很棘手,我們的對手用了許多手段在逼迫我們放棄、遠離夥伴⋯⋯黎瑟安不認為。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更需要互助合作麼。」

  「即使...我們再次兵刃相向嗎……姐妹,唯,我想——」

  誰也說不準下一次的發作會有多嚴重,自我信心盡失的黎瑟安要求唯在她下一次的激烈發作時,別再心軟。

  「請妳,不要猶豫,將我斬殺吧。」黎瑟安沉痛地說。

  唯靜靜地聽完,苦笑著提醒道:「『萬不得已的時候』,對吧。入伍時,我們都抱有覺悟,在這種情況下也能抱持初心實屬難得,但也別輕易放棄希望才好⋯⋯記得麼?阿斯嘉特,還有個等待妳回去的家,言還在等妳,黎瑟安。請盡量⋯⋯別讓我失信呢。」

  她沒忘記離開阿斯嘉特前,深愛黎瑟安的男人曾私下拜託過自己替他照顧女友,後來黎瑟安也知道了這件事。

  讓黎瑟安記起那名堅持為她守著歸處的男友,似乎是不錯的激勵方式。黎瑟安的表情明朗許多,不禁又一次向唯許下一起活著回城的約定,還要預約唯擔任她結婚時的伴娘——唯欣然同意了。

  儘管她們心裡清楚,這可能是無法遵守的約定。


---


  協助為義勇軍同伴們治療傷勢後,哇又回到營火邊燒熱水。

  「唯那頭還行嗎?要三不五時就發作一次,怕是連休息都困難了。」人影出現在火光的另一側,對方緩緩走近,這嗓音和說話方式都讓唯感到熟悉,那是河浪。顯然她也忙完了手邊的工作。

  唯抬頭對上河浪的視線,沉穩的笑容一如往常。她沒有多談自己方才那算不上專業的戰鬥表現,草草帶過就轉而關心河浪的狀況。然後聽說對方沒有出手攻擊,而是使用她的冰凍能力為傷者救急。

  「不過真要幫忙還不知道要站哪邊才對啊⋯⋯」河浪故作輕鬆地說。只是她不擅隱藏情緒,還是能從眉宇間看出她的憂心。

  「若我們沒有被猶格‧索托斯控制,立場上必須兩邊都提供協助,並且優先制伏狂亂症的發病者。無論發病者或是意識清醒者身負重傷,對我們接下來的任務都會造成影響。」唯認真地點頭回應,稍作停頓後又苦笑著說:「我明白這很不容易,辛苦你們了,大家再撐一陣子吧,抵達尼莫後或許能找到改善現狀的契機。」

  「道理我還懂啦。」這種教科書一般的標準答案當然不是河浪想聽的,她雖然是直腸子,腦袋可靈光的很。她煩躁地搔著後腦,嘴裡唸著狂亂的危險性,想找出更有效率的壓制方法。

  她繞過火堆來到唯的身邊,很快便注意到唯的衣領、髮梢上留有還未完全清潔乾淨的血跡,「先別說別人了,妳這不就傷到了?」她的眉心鎖得更緊,口氣聽著也多了幾分焦慮。

  「還好不嚴重,我請晴香用魔法治療了。下次會更注意些⋯⋯當然我們都不希望有下一次。」

  她在河浪的提醒下伸手摸了自己的後頭部,接著輕輕拍去沾在手上的褐色冰屑。比起已經治好的傷,唯明顯更積極想要幫忙解決河浪的困擾。她又珠炮似地分析、提供許多戰鬥應對方面的建議。

  河浪一度認真和唯討論自身能力的應用方式,但沒過多久又把話題轉了回來,說:「我怎樣都不打緊。妳才剛經歷生死交關,要真不幸又遇到,最好盡快解決對方。」

  「不幸?啊⋯⋯船上的事情麼。如果猶格‧索托斯的影響是那次的程度,確實很不好處理。」畢竟五感失靈,除了賭運氣也沒什麼辦法,唯搔了搔臉無奈地說:「就算有能夠綁住鯨的繩索,要壓制她的雙手也不是容易的事⋯⋯黎瑟安無法使用關節技應對,不曉得鯨⋯⋯不對,她的關節可以變形⋯⋯果然除了盡可能快速用套索綑綁以外,就沒什麼單獨應對的高效方式呢。」

  「我是說之後要是不走運⋯⋯等等,黎瑟安先不說,面對如鯨這種程度的異能者,唯還打算徒手制伏他們嗎?妳不會想跟我說後頸的血汙也是這樣來的吧?妳的刀呢?」河浪挑起一邊的眉毛,先是用著玩笑口吻試探地問。

  面對狂亂症發作的對象,不是舉刀抵住要害就能解決的問題,不過唯確實沒打算對發病的同伴動刀。這樣的回答讓河浪很不滿意。

  「我相信繩索能牽制住我,不過在這之前呢?我不認為陷入狂亂後的我會兩手一伸乖乖地給妳套牢。我相信唯的能力,而我也用同樣的信任去看待一路走來的其他夥伴們,妳不能保留太多的。」

  「不是保留的意思……」

  唯很清楚自己的說詞沒有說服力,但為了自己的堅持,唯除了激勵自己、相信自己下一次能做得更好、運氣更佳以外就別無他法。面對河浪那玩笑般的質疑,唯的沉默一次比一次久,接著她又端起從容的微笑,補充道:「我會盡量提升自己的行動速度——」

  「不、不是這個意思!」

  以河浪的脾氣,她為了顧慮唯的心情,已經耐著性子,委婉暗示她許久了。而唯這種裝模作樣、避重就輕,骨子裡又特別頑固的態度讓河浪越看越是焦躁。一急之下,便猛然伸手來想捉住對方的手腕。

  大家患了狂亂症的非常時期,唯的警覺性自然不差。並且,不知道算好還是糟,她曾經的過度反應習慣也找回不少。

  唯立即以擒拿手勢反制河浪伸來的手,另一隻手同時反射性地伸爪挖向河浪的雙眼,迅捷地讓河浪措手不及。

  不過就像她先前對上日影那樣,唯很快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忙踩煞車。她收爪變掌,收斂力道推向河浪的臉部。

  這突然的變招破綻極大,特別是對河浪這種擅長拳腳的武者。她轉過頸子,角度大到讓唯擔心她的頸骨,不過這一下就讓唯連河浪的鼻子也碰不著。河浪閃開推掌後與唯四目相對,唯才注意到河浪的雙眼未帶狂亂發作時的紅光。

  她放心下來,說:「不是狂亂症⋯⋯還好⋯⋯抱歉,我只是有點緊張,不是故意想傷害江⋯⋯」

  河浪看唯放水已經大感不快,見到唯的表情更是按捺不住。

  她扭轉被扣住的手腕,讓被唯抓住的同時也反過來牽制唯的行動範圍,唯的臂力可扯不贏河浪;同時河浪咬緊牙關,硬是朝著唯的額前送上一記頭槌,挺起身子壓了上去。

  「唯不願意傷害人,我同樣也不想妳受到傷害,其他人肯定也是這樣想的,我⋯⋯啊啊!要怎麼說好呢!」

  早已失去戰意的唯一下子就被河浪壓倒在地,驚愕地望著河浪對她咆哮。附近的義勇軍們很快就注意到營火邊的騷動,只是聽她們倆還能正常對話,就決定暫時靜觀其變。

  河浪又喊:「我用我的方式說!狂亂的人沒有辦法分辨敵我,是會往死裡打的,出手有所猶豫很可能會釀成更大的傷害。我不想傷害別人,但真的要選擇,我寧願憑自己的意志選擇傷害對方並為此負責,也不要在下一秒睜開眼的時候看到誰滿身是血。唯,纏鬥不是妳的強項,請用最快的速度放倒我,為了妳的安全;也為了我的尊嚴!」

  被按倒在地的唯也注意到其他同伴的視線,這種爭執方式令她感到難堪,河浪說她不擅纏鬥、擔心會傷了她⋯⋯更讓唯感到不服氣。聽了河浪說出「尊嚴」一詞,習慣顧慮彼此情緒的唯同樣揪心難受。

  她奮力試圖掙脫,只是用上全身的肌力也沒能推開對方。比拼力氣讓唯喘得臉紅,河浪像是要加強說服力,始終壓在唯的身上,扣住她的手腕、腳踝,讓唯動彈不得。

  「我施展不出治癒魔法呀!沒辦法簡單接回被截斷的肢體、治好粉碎的骨幹、破裂的臟器⋯⋯多一個受重傷的夥伴,義勇軍的總戰力越低,所以即使知道勉強,也不能輕易拔刀⋯⋯否則我又能如何負責?江,請妳理解⋯⋯」

  「我知道,同樣也沒辦法施展治療法術,但是猶豫同時也會造成傷亡,他可能攻擊你、攻擊我或是其他的人,所以我選擇在最快的時間拿下對方!這種事還是得先做了再說!」河浪居高臨下地盯著唯的雙眼,「現在妳因為沒有發揮全力而被我抓到空隙,壓倒在身子下。如果我恢復理智的時候看到的是滿身是血的妳,我應該也沒辦法繼續作戰了。」

  她們都想將選擇權交給意識清楚的同伴,不想讓自己的身體成為猶格‧索托斯拿來傷害朋友的武器。何況唯對於維持義勇軍整體戰力的想法又更加執著,聽了河浪的說法就再也使不上力,只有表情仍然糾結。

  在附近的亞茵走了過來,蹲下身子笑看倒地的唯:「亞茵覺得使用全力制伏,和使用全力殺害是不一樣的。唯同學用劍的方式靈巧,要避開致命傷肯定沒有問題。就算受傷流血,質點者目前都還沒有陷入狂亂,他們會幫忙治療呀。」

  「我、我也會幫忙的,所以……就是……我也希望唯多保護自己一點、多相信我們一點,能用習慣的戰鬥方式面對狂亂的夥伴們……」藉口來幫忙燒水的晴香也立刻跟著說道。

  「如果這麼做,妳們受傷時要承受難忍的疼痛……」

  「既然都加入義勇軍了,就不會為了這種事情喊痛的。嘻——」亞茵露出優雅又自信的笑容。

  「可能會留下永久性的後遺症……」

  「我會努力治療的,就算……可能治不好……我、我也不會後悔!」晴香握緊雙拳,認真地說道。

  河浪看唯欲言又止的模樣,握緊她的細腕,鼓勵道:「我相信俐落的妳可以做到的。」

  唯因為吃疼稍微皺了眉,不過身邊的夥伴們願意說出這樣的話,唯難以忽視她們的意志,確實也為這些溫暖的話語而感到安慰。她闔上眼,深吸了口氣,才緩緩睜眼道:「嗯……我……會努力的。謝謝妳們。」

  「河浪,差不多該起來比較好哦。」亞茵滿意地點了點頭,起身時順手輕敲了河浪的後腦勺。

  恢復冷靜的河浪趕緊將唯扶起,她摸了摸現在才感到發熱的紅腫前額,想起那記頭槌的力道,又慌亂地驚叫道:「啊啊啊——唯妳的頭!還、還好嗎?」

  原本氣氛沈鬱的洞窟,又短暫地傳出輕快的笑聲。











創作回應

小洛
每個人都這樣說Orz希望對方不要留手,但又有幾個人狠的下心又或者說狠下心能及時煞住呢?
2021-11-27 18:25:18
蘇雪
唯只要為了大義,對誰都狠得下心,只是能力可不可以殺掉玩家角色又是另一個問題。
2021-11-30 00:15:08
命徒然
補充一下:河浪說的纏鬥實際上指的是扭打、只是她一造起來腦子就不太好使、另外嘴上是這麼說,她還是很慶幸沒有被唯傷到照子
2021-11-29 17:38:16
蘇雪
感謝茶願意這樣做面子給唯w
劇情中因為有河浪的發揮,我覺得特別有劇情張力呢!
2021-11-30 00:17: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