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六幕——「終末」4

蘇雪 | 2021-11-27 11:06:21 | 巴幣 1136 | 人氣 70


  唯按著自己受傷的頭部,邊咳嗽邊維持自身的站姿平衡。

  黎瑟安在日影牽制唯的空檔接回脫臼的手臂。夜精靈的實力可不只有肉搏,她操弄風魔法,方才脫手的短刀宛如有了生命而騰空朝唯飛去。

  雖然能感覺到危險逼近,但唯一時之間腳步踉蹌難以反應,她的視線才剛聚焦,飛來的刀尖就近在眼前。她趕緊偏過頭去,在刀刃掠過她的臉龐,要釘入側邊的岩壁之前,唯忍著暈眩感和疼痛,迅速逼近黎瑟安與其纏鬥。

  黎瑟安的拳腳剛猛,唯只能從側卸力、迴避,兩個回合後唯以假動作誘使黎瑟安大幅度打出直拳,自己則趁機扣住對方的關節再次來到黎瑟安身後。只是這次她不再試圖用關節技壓製黎瑟安,而是從後方鎖住黎瑟安的頸子,雙腳鉤緊黎瑟安的腰部。

  「安吉兒!繩索!」唯的側腹捱了黎瑟安一記結實的肘擊,還是鎖喉不放,對附近的安吉兒喊道。

  「放開……我!咳……咳……我……我……我不想什麼事情都做不到了……」受唯壓迫的喉嚨深處發出沙啞、無助的話語。溫熱的淚水溢出眼眶,被唯限制行動的黎瑟安拚勁全力掙扎。

  將這些話聽在耳裡,唯痛心地咬緊牙關,卻沒放鬆手上的力道,甚至又加了把勁。

  「來了!」

  聽聞唯的呼喚,才剛擊飛日影的安吉兒架著大盾於半空中轉身,張開著雙翼向著唯與黎瑟安的方向折返。安吉兒把握狀況後執起大盾,配合唯的動作以大盾將猛力掙扎的黎瑟安壓制在地,另一手則取出繩子,不一會兒就縛緊黎瑟安的手腳。

  之後,安吉兒和唯各自應付其他對手,停止這場騷動沒有花上太多時間,只是就連領路的葉摩雅都一度陷入狂亂,義勇軍們還是累得筋疲力竭。

  根據葉摩雅的說法,先前喀爾登的居民也大量死於這種暴動,當時他們將狀況稱為「克蘇魯的呼喚」,如今看來是猶格所為。


---


  當洞窟恢復平靜後,唯才悄悄地離開義勇軍的帳篷,她本想前往洞窟外側的野外廁所,卻在途中倒下,跪在雪中將胃裡所有的東西都吐了出來。方才被日影摔的那一下可重了,雖然已經止血,但腦震盪的影響還是存在。

  苦笑著喘了好一會兒,她勉強用手挖了雪將穢物掩埋,也清潔了弄髒的嘴臉,才試著起身想走回營區,結果當然是沒走幾步又摔入雪堆裡。

  她懊惱地想:「糟透了……竟然連猶格‧索托斯都沒見到就變得這麼狼狽……」掙扎了幾次都沒能站起,反倒是被埋在雪中,凍疼的身體開始麻木。

  「唯!讓我看看傷勢。」

  是金屬靴踩踏雪地的聲響,再來是傑納斯那熟悉的嗓音、為她操心的話語。唯感覺身體被拉了起來,然後靠入傑納斯的臂彎裡。

  模糊的視線中,唯看到傑納斯焦急的神情。加入義勇軍以來,這樣的表情唯已經見過很多次,每一次都讓唯既感激又內疚。

  「挫傷不太嚴重,應該是腦震盪……別擔心,我馬上帶妳去找古伊德爾,請忍著點。」

  傑納斯說著就想將唯抱起,不過唯壓著他的手臂阻止道:「不……晴香,應該還再休息吧。這種程度靜養一陣子,不會惡化的。」

  「可是我們不確定下一次,什麼時候會被襲擊。古伊德爾也不會希望妳顧慮她的幾分鐘睡眠,就這樣勉強自己……我當然更捨不得。」

  他小心翼翼地將唯橫抱起身,朝山洞走去。但唯推著他的胸甲說:「等等、等一下,傑納斯……至少讓我用自己的腳走回營區。」

  「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真的,我很高興。」唯補充道:「大家才剛經歷了一場艱難的戰鬥,別讓他們太過擔心才好,不能讓士氣持續低迷……何況,我想當大家的可靠戰友。」

  傑納斯慢下腳步,為難地望著唯瞧。當唯又說了「拜託」後,他才心軟地將唯的雙腳放回雪地上。

  「謝謝……總是讓傑納斯配合我的任性……」

  「真是……令人傷腦筋的公主呢。」傑納斯無奈地苦笑道。

  在鬆軟的雪地上果然沒能好好走上幾步,傑納斯的大手及時扶上她的背。唯抬頭對傑納斯抱歉地擠出笑容。

  而傑納斯只是溫柔地回應道:「請不用擔心,因為無論多遠、多少次,都有我扶持妳。」

  寒冷的下雪天,唯感到眼眶、胸口有些發熱。她「嗯」的應了聲,和傑納斯一起慢慢走回洞窟。傑納斯用寬大的披風為她遮擋風雪、始終堅定地守在她的身邊。


---


  「即使變成這樣,妳還想繼續下去嗎?唯……妳已經做得夠多了,妳……如果……我是說……」

  回到洞窟裡的紮營處,晴香熱心地替唯治好後頭部的傷處,甚至細心的她也一併治癒了唯身上的其他創傷。在唯準備離開,去幫忙照顧其他傷者、昏迷的夥伴前,她哽咽地開口問道。

  「我會的。」唯回答得乾脆。她揉著後頭部,試著轉腰、伸展肩頸,確認身上的傷勢已經復原,接著對晴香微笑道:「我會在這裡,和義勇軍的大家一起堅持下去。」

  「嗯……唯總是,很堅強呢……」

  晴香看得出唯在遭遇不能直接碰觸的魔物、會控制精神的猶格‧索托斯以後,在作戰上是如何困擾。她以為唯可能會考慮停損、就此退出,也認為自己能支持那樣的選擇,與唯同進退,但顯然唯還沒有收手的打算。

  「如果現在放棄了,不就得永遠維持這種隨時擔心狂亂症發作的狀態麼?而且我們還不明白瘟疫之災真正的模樣、不清楚瘟疫之災會如何危害世界——即使逃離這裡,也無法逃離受到四災威脅的命運。所以與其說是堅強,不如說這只是選擇了讓自己不後悔的做法。」

  晴香認真地咬著下唇聽完,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只有從眼神中透露出欽佩與憧憬。

  唯優雅地起身,簡單整理了自己的儀容,一邊說:「在我看來,如此關心同伴、和我們一起努力至今的晴香也很堅強。這次也謝謝晴香為我治療,辛苦妳了。」

  唯的肯定讓晴香笑開了臉,前來關心狀況的安吉兒也替她對唯多慰問了幾句。之後,疲憊的晴香才安心地靠著洞窟的岩壁稍作休息。











創作回應

小洛
面對這種情況,又不能隔離也不方便繳械[e26] ,畢竟也有可能遇襲太難處理
2021-11-27 18:18:07
蘇雪
就算繳械,也有太多可以手撕敵人的義勇軍⋯⋯不是唯就對了。
2021-11-30 00:10:18

更多創作